诗歌万里行经不起金钱万里行 | 诗通社 | 诗生活网
 
关闭窗口
 更多诗歌新闻>>>               返回诗生活网

 

诗歌万里行经不起金钱万里行


2020-12-10


这不是一篇关于诗歌的新闻。收录于此,只是想提醒和鞭策一下未来的诗人,“诗歌”这个词曾经所遭受到的侮辱和伤害。未来的诗人们,你们一定要用自己的作品,来洗刷这个时代诗歌所承受的耻辱。

 

“诗歌万里行”总策划被指职务侵占540万,背后是主办权利益之争(原标题)

来源:凤凰WEEKLY | 作者 黎滔
 

  12月6日,中国诗歌学会网站发布通报称,学会前任副秘书长祁人涉嫌职务侵占,已于12月2日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同日,祁人在中诗网发表《声明》,否认指控,称诗歌学会会长黄怒波以学会名义对其“造谣污蔑”。

  诗歌学会在通报中指出,祁人于1994年至2012年4月担任中国诗歌学会副秘书长、财务负责人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借助两个公司,以代领工资和劳务费、转移资金、虚开发票收据等方式,侵吞资金共计540万元。

  中国诗歌学会现任副秘书长马瑾告诉记者,祁人担任学会副秘书长期间,代领数十人工资、劳务费共计40万元;此外,祁人秘密开设银行账户,收取“中国诗歌万里行”活动中的地方活动经费,总计近500万。

  经记者查证,1994年,祁人参与创建了中国诗歌学会,2012年祁人离开学会,并以公司名义获得了“中国诗歌万里行”活动的主办权和品牌。双方的争执从2017年明朗化,并多次引发攻讦、诉讼。

  而这一系列的争执,均缘于“中国诗歌万里行”主办权和巨额利益的争夺。

职务侵占540万?双方各执一词

  中国诗歌学会官网在12月6日的通告中称,中国诗歌学会前任副秘书长祁人涉嫌职务侵占一案,经北京市公安机关审查,2020年12月2日,已被北京市公安局某分局经济犯罪侦查支队正式立为刑事案件。

  该通报首先指出,祁人于1994年至2012年担任学会副秘书长、财务负责人期间,利用其注册的两个公司“北京拿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拿来文化艺术(北京)有限公司”,侵占了“中国诗歌学会举办的‘诗歌万里行’活动的收入和利益”。

  通报提示,这两个公司的法人分别是祁人的妻子严谨、前妻张群红,而第二家公司的股东还包括原人民日报干部、祁人现在的岳母唐军,以及中国作协副主席吉狄马加的妻子钱英。记者查询工商信息证实,这两家公司的股东人名属实。

  对于祁人职务侵占的事实,中国诗歌学会列举了三项主要内容:1998年1月至2011年的十三年里,祁人以代领工资和劳务费、冒领各种报酬的方式,获取近40万;祁人通过诗歌学会下属的两个分支机构“影视诗歌专业委员会”“学术工作委员会”两个账户,侵吞资金近500万元,并提现,但两个账户已被祁人于2010年、2011年分别销户;祁人利用私(虚)开发票和收据等手段侵吞诗歌学会收入。

  中国诗歌学会现任副秘书长马瑾告诉记者,诗歌学会的财务资料显示,1998年至2011年,祁人连续在学会支取工资,但一个证人明确告知,“他没有领取过,也从来没有人转交给过他工资”。而冒领工资、劳务费一项,涉及数十人,资金总额约40万元。

  而对于第二项侵吞资金500万,马瑾说,祁人以诗歌学会两个分支机构的名义开设了对公账户,“之前他是藏匿了,我们都不知道,也是在今年整顿、整理的时候才知道有这个账户”。而这两个账户的预留印鉴都是祁人,账户流水显示,祁人经常在账户得到汇款的第二天,就以现金、支票的形式,将钱取走了。“比如今天转进来10万,他第二天就把这10万提走了。”账户流水总计约500万。

  马瑾说,当年,中国诗歌学会发起了“中国诗歌万里行”活动,担任副秘书长和财务负责人的祁人“设计了这两个账户,作为诗歌万里行的对公账户”。而这总计500万的收益,“都是一些各个地方汇到我们的对公账户”。

  基于此,中国诗歌学会于11月4日向北京公安报案,举报祁人职务侵占。12月2日,诗歌学会收到“受理回执单”。马瑾说,诗歌学会已经将掌握的证据提交给警方,警方已立案。“肯定是取证、调查后,才会立案。”但马瑾没有向记者出示立案回执单。

  祁人于12月7日发布在中诗网上的“严正声明”称,“本人现在一切正常,没有任何公安部门找我了解情况”。

  此外,祁人称,“黄某以中国诗歌学会名义”指控他的“职务侵占”罪名,均为“造谣污蔑”,“此系黄某不择手段,为达阴险目的的造谣”。祁人所称的“黄某”,系指中国诗歌学会会长、中坤投资集团董事长黄怒波。

  截至7日傍晚,祁人告诉记者,警方仍未联系他。但祁人不愿对诗歌学会指控的内容,包括两家公司的近亲属股东,作出回应。“现在我这边正在准备律师函的事情,(打算)进行诉讼,所以比较忙”,祁人说,“我说得再多,别人也觉得你仅仅是个解释,所以最重要的还是拿起法律武器来保护自己的权益。”

  祁人称,他将起诉黄怒波和诗歌学会“侵犯名誉权”“诽谤”。

“诗歌万里行”主办权与利益之争

  实际上,祁人与黄怒波、中诗网与中国诗歌学会之间的争执战火,从2017年就已在诗歌界燃起。而其背后,是“中国诗歌万里行”活动主办权及收益归属的争夺。

  根据官网资料和公开信息,中国诗歌学会是1994年由中国作家协会申报,经中宣部批准成立,民政部登记注册的国家一级社团,是全国性的学术团体、非营利性社会组织。成立之初,首届会长为艾青、臧克家,副会长为公刘、牛汉、绿原、屠岸、曾卓、蔡其矫、吉狄马加等15人,秘书长为张同吾。第二届会长为臧克家。2015年,中坤投资集团董事长黄怒波成为诗歌学会第三届会长兼法人代表。但官网上没有列出前任“副秘书长祁人”。

  公开资料显示,黄怒波笔名骆英,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是诗人、企业家、慈善家。1995年4月,黄怒波创建北京中坤投资集团,任董事长,并投资开发安徽宏村。黄怒波热心于诗歌事业,成立了中坤国际诗歌发展基金会,2007年与北京大学中国诗歌研究院合作设立了“中坤国际诗歌奖”。2011年6月,黄怒波捐资9亿,设立“北京大学中坤教育基金”。

  祁人笔名海松、黑子,1998年加入中国作协,曾任中国诗歌学会副秘书长、中国诗歌万里行总策划、《中国诗人报》主编、中国诗歌网总编辑,著有《命运之门》《鲜花与墓地》《掌心的风景》《命运之门》《和田玉》等诗集多部,曾主编《21世纪中国诗人大辞典》。12月7日,祁人的百度百科资料被人加上了“祁人涉嫌职务侵占一案,经北京市公安机关审查,被立为刑事案件”的内容。

  中国诗歌学会现任副秘书长马瑾称,祁人“职务侵占”涉及的500万资金,“都是一些各个地方汇到我们的对公账户”。而这些“地方汇款”,即2004年启动的“中国诗歌万里行”活动中的地方缴费。双方的争议,正是由该活动的主办权分裂引起的。

  祁人于2004年创办的“中诗网”和“中国诗歌万里行”官网均介绍:中国诗歌万里行是由“全国诗歌报刊网络联盟”主办,“诗歌万里行”系中国诗坛唯一由国家商标局注册的诗歌活动商标,被誉为中国文坛第一品牌。自2004年7月1日在屈原故里湖北秭归举行启动仪式以来,先后组织全国1000多位诗人、画家、书法家、朗诵家,走进包括港台在内的全国28个省(市、自治区),80个地区,共计130站。2013年起,中国诗歌万里行开始行走“一带一路”100个沿线国家和地区的规划,先后走进英国、法国、罗马尼亚、津巴布韦、南非、越南、斐济、泰国、老挝、印度、斯里兰卡等十多个国家。

  根据最新资讯,“中国诗歌万里行”于今年1月走进斯里兰卡和印度,于9月走进资阳,于11月走进“为你诵读”北京总部。

  但中国诗歌学会马瑾却指责,2012年祁人从诗歌学会离开后,将该活动的资源、品牌和主办权都拿走了。“我们一直在主张,诗歌万里行这个活动是由诗歌学会发起的品牌,应该是属于学会的知识产权。所以祁人把这个东西拿去,用自己公司去组织和策划这个活动,本身就是一个侵权和侵占行为。”

  但中诗网“诗歌万里行”组委会的介绍中却说,该活动是由诸多诗人共同创意策划,北京拿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出资启动的,与中国诗歌学会签署合作协议,自2004年5月19日起至2012年5月18日止八年合作期满,自2012年5月19日起由《星星》诗刊、《诗歌月刊》、《华夏诗报》、《中国诗歌》、《中国新诗年鉴》、《大诗歌》、《大河》诗刊、《大昆仑》杂志、《星河》诗刊等全国诗歌报刊共同主办。

  2012年,祁人将“中国诗歌万里行”活动从诗歌学会剥离、独立,此后,活动名单中已无中国诗歌学会及相关人员。双方互相“除名”。

“论资排辈”与互指污点

  主办权和利益引发的矛盾原本是潜伏的,直至2017年5月,该矛盾演变为双方的互相攻讦。

  2017年5月5日,中国诗歌学会发表《“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盗用中国诗歌学会品牌的声明》。声明称,诗歌学会早在2012年5月就曾发表说明,称该活动与诗歌学会无关,但近日,活动组委会又提及“八年合作协议”,以及合作期满后,活动不再由中国诗歌学会名义主办,“由此引发大量诗友和网友质疑和批评中国诗歌学会借此活动敛财八年”。

  因此,诗歌学会澄清,2004年牵头和发起“中国诗歌万里行”活动的是时任诗歌学会副秘书长的祁人,但“是在他隐瞒了北京拿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是他本人和妻子严谨二人注册成立的公司的情况下,才与该公司签署了八年的合作协议”。祁人用自己的企业与诗歌学会合作主办该活动,“本身就带有借助本会名义谋取私利的嫌疑”,“何况当时诗歌学会对上述情况根本就不知情,”且该活动“举办的八年期间涉及金额巨大,但诗歌学会没有获得过任何经济回报”。最后,该声明还指出,“依法办会,坚决杜绝以本会名义敛财、发家”。

  祁人说,当时,中国诗歌学会还先后发布公告称,“祁人不是中国诗歌学会副秘书长”“祁人先生把中国诗歌学会的钱交回来”,网络风传,他不得不在新浪博客回应,称对方“混淆是非、别有用心”,并贴出自己已发表的文章,回忆1990年代,他从四川往返北京,拜访冰心、艾青、贺敬之、臧克家、张志民、邹狄帆、牛汉、绿原、文怀沙等文坛前辈,创办《中国诗人报》,最终在艾青、臧克家、贺敬之、玛拉沁夫等人的支持下,登记成立了中国诗歌学会,一年多后就吸收会员1000多人。

  祁人将诗歌学会的历史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为1993年至2012年,张同吾、祁人为第一代;2012年至2015年为第二代;2015年后“企业家黄某姑且算第三代”,“作为唯一健在的中国诗歌学会创建者,说内心话,我作为爷爷辈,还真没想过认不认可第三代的孙子辈呢”。祁人称,他早已不在乎“前秘书长”的头衔,如果硬要给他,他“不以为荣、反以为耻”。祁人说,他的博文引起了诗歌界、政界许多老同志的祝贺,还有人提供举报材料,鼓励他“揭露现在黄某的丑陋与非法行为”。

  2017年5月6日,“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发表反击声明,“再次重申:中国诗歌万里行活动,2012年5月以后,与中国诗歌学会没有任何关系”。声明说,2012年5月之前的“中国诗歌万里行”一直是北京拿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独家享有的品牌,在“八年合作协议”中有明确权属规定,中国诗歌学会仅仅是活动主办单位之一。2012年11月28日,北京拿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已经正式获得国家商标局颁发的“诗歌万里行”商标证书(证书号:10015470)。因此,“诗歌万里行”品牌“过去是、现在也是,由北京拿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独家享有品牌权利,中国诗歌学会从未享有过‘诗歌万里行’的品牌”,而中国诗歌学会的声明是“别有用心地歪曲历史背景”。

  5月10日,祁人在博客再次揭发黄怒波。祁人自称“中国诗歌学会第一卫士诗人”,指出黄怒波是被最高法列入失信被执行人的“老赖”,擅自修改注册为中国诗歌学会法人、会长。

  2015年12月1日,国家工商总局发布通知,规定全国工商失信被执行人(即“老赖”)将不得在全国范围内担任任何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老赖”履行偿债义务后,任职资格限制将自动解除。而2017年争议发生时,黄怒波被各级法院列入6项失信被执行人信息,涉及金额近7亿,其中一项金额为5亿。

  同时,祁人还揭露,黄怒波成为诗歌学会会长后,大量吸收会员,会员人数从2000人增至5000人,大量收取会费。此外,2005年,黄怒波曾公布,向诗歌学会捐资1000万,每年给付100万,但截至2012年,诗歌学会仅收到150万。但副秘书长马瑾告诉媒体,仅2014年,黄怒波就捐了300万。

  当时,双方互相指控。祁人要求中国作协对中国诗歌学会没收公章、封存账务、接管办公,实行严肃清理整顿,并请求纪检机关审查黄怒波“3000万捐款诗歌资金”问题。中国诗歌学会则要求有关部门对“八年合作协议”期间的祁人过手的活动资金来源及流向进行深入核查。诗歌学会还举例称,“中国诗歌万里行”去广东中山市8次,仅有1次交回1万元。而据知情人反映,每次活动收费都有百万元左右的收入。

  此次针对诗歌学会“职务侵占”的指责,祁人再次称,“失信被执行人黄某已被撤销中国诗歌学会党支部书记职务”,“意在扰乱中国作协对中国诗歌学会的整顿,以此搞乱诗坛,其实是痴心妄想。”但马瑾称,“黄会长是我们的党支部成员,并不是党支部书记。他连黄会长担任的职务都搞错了,他后边说的话还能是真实的吗?”

  根据企查查工商信息,黄怒波共担任15家企业的法人,间接持股企业52家,从2014年起,共涉19宗执行案件,其中,终结执行的案件标的总额11.8亿,目前仍在执行的案件有3件,被执行总额2204万。

旧官司与新官司

  12月7日、8日,记者拨打黄怒波的电话,显示为空号。记者多次请求采访黄怒波本人,诗歌学会副秘书长马瑾均称“黄会长暂时不方便接受采访”。


  12月6日,中国诗歌学会官网发布通告《前任副秘书长祁人涉嫌职务侵占已被立案

  为证明“中国诗歌万里行”的主办权,以及自己与中国诗歌学会的关系,祁人提到2018年的一场官司。

  2018年1月15日,广西南宁诗人郑正西在其名为“网络诗选”的新浪博客发布了题为《<呐喊>第2期:中国诗歌万里行是什么玩意?》的文章。北京拿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事后向北京朝阳区法院起诉时指出,该文章存在16处侵权内容。

  这16处侵权内容包括,“祁某偷梁换柱,搞起了中国诗歌万里行……以失败告终”,“祁某套‘中国质量万里行’是借诗歌敛财”,“一个私生子,满满的正能量。‘中国诗歌万里行’一出生,第一声啼哭很正能量……第一步,骗取中国诗歌学会签约起家,第二步,当中国诗歌学会发声明后,没有归属了,无奈之下拉一群臭味相投的刊物建立敛财‘联盟’,支撑‘诗歌万里行’,第三步,当‘万里行’越来越多人识破…去香港注册的‘国际商标’,民证部门承认吗”,“哪有钱就往那里去‘万里行’,把……这些老家伙挂上,无非拿他们的名气作虎皮,他们的名气反正放着也是浪费,挂出去那点回报,也是‘双赢’,不就是一个诗歌旅游团吗?什么主任,什么秘书。联系到钱了,拟个名单,想请谁玩一趟就通知谁,带上一块印好‘中国诗歌万里行’的红布,就开始行了”。

  郑正西在文章中还说,“所谓‘中国诗歌万里行’,其实是个‘私生子’”,“2004年祁某时任中国诗歌学会常务副秘书长……所谓中国诗歌万里行由原告出资启动,与中国诗歌学会签署合作协议,实际上是祁某的左手和右手签协议,原告就是祁某和他老婆开的公司,签约时他隐瞒了这一真情,可以说是骗签的……中国诗歌学会怎么可能和本会常务副秘书长的公司签合作协议呢”,“黄某出任中国诗歌学会会长后,2015年11月开始了管理制度上的清理、整顿和规范化……这样一来,必然翻出了此前‘中国诗歌万里行’的老底,发现‘中国诗歌万里行’活动借助中国诗歌学会名义谋取私利的嫌疑”。

  此外,郑正西还说,“记得祁某在文章中炫耀过,某公司给了‘万里行’巨款,这是‘万里行’在搞‘外遇’啊”,“看某某路上骗吃骗喝。搞一拨人到处游山玩水,美其名曰‘中国诗歌万里行”,“看‘万里行’走进了散发着酒肉香的某某酒店,为了以后常来能享受免费吃、喝、拉、撒、射,他们又把这家酒店授名为‘中国诗歌万里行’创作基地。”

  郑正西是1946年生人,定居南宁,是国家公务员,一直从事期刊编辑工作,退休后在新浪博客创办公益平台“网络诗选”。郑正西在诗歌界以炮轰他人出名,他自称“因诗坛反腐、打假,得罪了不少人”。多年来,他先后攻击《诗刊》主编李少君、副主编商震、编辑刘年“权钱、权色交易”,攻击《人民文学》编辑朱零“诗歌独裁”。

  2017年,刘年发文指责郑正西像“星宿老仙丁春秋”,“在郑正西手里,诗歌是用来制造仇恨的。几乎他所有的文章都充满戾气,满口大字报风格,非白即黑,表决心,戴帽子,攻击人身,攻击私生活,上线,上纲,顺者昌,逆者亡,反对他的人都是敌人。”

  刘年还指责郑正西“制造事端,制造新闻,攻击最出名的诗人和编辑”。他统计,郑正西先后攻击过“谢冕、吉狄马加、商震、李少君、于坚、雷平阳、谢有顺、林莽、金铃子、荣荣、朱零、李琦、李犁、陈先发、西娃、霍俊明、潘维、玉珍、颜梅玖、杨克、汤养宗、夏午、张二棍、侯马、李元胜、林莉、陈仲义、高洪波、庞培、何三坡”等数十位著名诗人。因此,在诗歌界,郑正西被视为“疯子”。

  记者搜索裁判文书网,发现郑正西与腾讯、字节跳动、新浪等互联网公司,以及多位诗人,共产生21件诉讼文书。2016年至2018年,郑正西与著名诗人余秀华互相骂战,郑正西发起“名誉权”诉讼,余秀华被判败诉。

  实际上,诗歌界对“中国诗歌万里行”的非议由来已久。如博主“中国酋长”在2017年也曾称,“‘中国诗歌万里行’,在某一种程度上讲,是一种严重的隐蔽性腐败行为,他们以‘深入基层’等美名,实质上是拿国家的钱、拿纳税人的血汗钱去全国各地公费旅游,去走马观花,相当于政府官员以种种借口以‘学习考察’的名义公费出国旅游。”

  但在与“中国诗歌万里行”的诉讼中,郑正西败诉。庭审中,祁人提交了2003年5月19日中国诗歌学会出具的《关于同意祁某辞去专职工作的批复》,写明“批准祁某辞去专职副秘书长工作……对外仍保留专职常务副秘书长名义出席社会活动”。而2012年5月,中国诗歌学会发布声明,称“诗歌万里行”采风活动自即日起停止。不再举办带有商业色彩的活动。”

  2018年8月朝阳区法院判决,郑正西在新浪博客向原告北京拿来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赔礼道歉,并赔偿原告5万元。

  祁人说,郑正西诋毁、污蔑“中国诗歌万里行”活动的文章,缘于他“恶意转发”了中国诗歌学会的公告,造成恶劣影响和损失。祁人认为,2018年的法院判决则证明了他与中国诗歌学会的关系,以及“中国诗歌万里行”的权属,也证明了此次黄怒波所称“职务侵占”的指控内容,均为造谣污蔑。

  12月7日,祁人表示,针对黄怒波和中国诗歌学会的行为,他将再次诉诸法律,提起刑事诉讼,维护自己的权益。同时,“对于黄某行贿受贿的历史事实,本人将竭尽全力,继续向有关部门举报”。


更多诗歌资讯,请关注诗生活网: www.poemlife.com

  编辑:NS  来源:诗通社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窗口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