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马诗集《回家的语言》出版 | 诗通社 | 诗生活网
 
关闭窗口
 更多诗歌新闻>>>               返回诗生活网

 

沙马诗集《回家的语言》出版


2020-11-03



 

附录:

自  序


如果通过诗歌写作,能够对汉语有一点儿贡献将是我莫大的欣慰。我从不怀疑语言对事物的真诚,也不怀疑一个有着语言力量的诗人能够渐渐接近世界的真理。不同的时代,语言都会以不同的方式,构建诗歌的家园。

“如果我不能发现心中的无价之宝,我的语言也不会有什么价值。”(杨健语)
在我这么多年的诗歌写作中,既担心丧失个性化的写作,又担心因为固守“个性化”而丧失其“丰富性”。 英国哲学家梅铎认为:艺术家的伟大之处在于他善于遣散自我,让位于他最终所发现的世界。艺术的基础是对自己之外的现实充满爱意的尊重,艺术家最大的敌人就是对于自己的满足,艺术不是个性的表达,更确切地说,是以特有的方式不断地驱逐自己。”这意味着诗人对世界的尊重,就是主观上的自我隐退。到了中年以后开始小心翼翼地回避自己,不让“观念”先于写作,不让主观性性代替客观性。

诗歌价值不是自我呈现,不是自我抒情,不是自我揭示,也不是叙述已经有过的事物。而是深入那些未知领域,创造新的现实、新的事物、新的图景、新的审美、新的文明。或者颠覆人们惯性的审美思维、价值谱系和阅读习惯。它的意义在于能否给这个世界带来改变并给予全新的呈现,无疑这是危险的。在没有经验、没有“标记”的路上行走,随时都有掉入陷阱和跌落悬崖的危险。“哪里有危险,哪里就有拯救”。艺术的存在价值,都是在探险和创造中获得的。阿多尼斯说:诗人,应该如火焰一样为人们照亮新的天际。

我敬畏伟大的诗人,他们的伟大文本来自于伟大的实践和创造精神。他们是在不断地质疑、思考、探索中前行的。他们的灵魂,经历了无数的煎熬和淬炼,才具有了成熟的命运语言、完整的精神体系,他们用理想主义之光照亮每一个词和每一个事物。他们用一生的热情和智慧在不断的自我完善中完善了诗歌。

我在写作中不断地失去,又在失去中不断的写作。感觉自己逐渐失去了揭示世界真相的勇气,或者在迷茫中丧失了写作方向。如果没有一个能够让我义无反顾地前行的目标,没有一个让我甘愿舍弃一切而为之献身精神,我想,这样的写作,都是值得怀疑的。
为此,我必须做一个灵魂在场的诗人。

诗歌,是一门以少胜多的艺术。诗人,不能成为自己风格的囚徒,突破,是一场革命,也是获得写作尊严的唯一途径。对诗人而言,文本之外,一无所有。

阿伦特曾痛心地说:“当现代人丧失了彼岸世界的时候,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有赢得这个世界。”为此,语言,常常出现在“第三条河岸”与诗歌相遇……
202048
于安庆菱湖南路书房

 

更多诗歌资讯,请关注诗生活网: www.poemlife.com

  编辑:NS  来源:诗通社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窗口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