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的武汉诗人③:先把所有的问题、抱怨和不解都放在一边 | 诗通社 | 诗生活网
 
关闭窗口
 更多诗歌新闻>>>               返回诗生活网

 

疫情中的武汉诗人③:先把所有的问题、抱怨和不解都放在一边


2020-02-15


澎湃新闻记者 范佳来

  “慌乱。”
  这是武汉诗人张执浩经常提到的一个词。“看到外界的信息蜂拥而至,生命的无力感特别强烈。”
  1月23日10时起,武汉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停运营,机场、火车站离汉通道暂时关闭。张执浩选择足不出户。社交媒体和新闻里不断传来感染的消息,使他作为写作者倍感压迫。
  在他看来,文学的意义在于对人性有深刻的见解,如果只是停留在表面的呐喊,就没有什么帮助,不如默默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人所经历的一切,都会化作文学的经验。人性中所自带的生命之韧性与默默的善意,这是人类绽放的对生命的反思。诗歌应该拥有强烈的悲悯意识,不能为时代所裹挟,有尖锐和独特的窥见,这也是文学的意义所在。”
  封城期间,张执浩试着写诗,他笔下的《封城记》记录了作为个体的感悟:院子里的叶师傅被确诊/回想了半天才想起他儿子曾是我学生/那年夏天因抑郁症投江而死/傍晚我戴口罩去丢垃圾,抬头/看见月明星稀,好像不可能的事
  面对网上的部分舆论,张执浩感到痛心。“我理解人们的恐慌感,但是在灾难面前,更需要的是众志成城的决心,需要将心比心、设身处地的思考。某些攻击武汉的舆论,是与现代文明精神背道而驰的。”
  “事实上,在我看来,在疫情中‘武汉’只是一个标签,我们面临的真正困境应该是,能否从中培育出一种生命的韧性,达观,从容的处世能力,这才是我们共同需要的‘自救’能力。”张执浩说。

  “揪心”
  封城前,诗人沉河回到了位于湖北省潜江市的老家,“从没考虑过,居然会有回不去的一天”。
  看着不断增长的确诊病例,他时时刻刻感到揪心,身边亲朋好友确诊的消息接踵而至:缺少床位、家人感染、无法确诊......沉河走在路上,会突然流下眼泪,他实在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了。
  现在,他连买菜都不需要出门。他老家所在的村委会,将所有居民拉到微信群中,将每天需要的蔬菜统一登记,再统一购买,分发给大家。超市里许多物资接近断货——吃不到最新鲜的瓜果蔬菜,已经是这场疫情中,人们所遇到最微不足道的麻烦了。
  “这种痛苦,只能亲身经历才能体会。很多人看不到,没办法将这种切身的痛苦传递给其他人。”沉河说。“这是一场比战争更艰难的战争。把所有的问题、抱怨和不解都放在一边,先让病人得到救治和隔离,这才是我们所有人应该去做的事情。”
  “只有在重大疫情面前,我们才能感受到生命的渺小,个人的悲欢、人们追求的金钱、名誉是如此的微不足道。”沉河说。封闭在家不能外出后,他只能依靠抄写《心经》和《龚自珍全集》平息内心的不安。“最大的心愿就是这场灾难早点过去,希望战斗在一线的医务工作者,能坚持下去。”

  “理解”
  整个春节,在广播电台工作的诗人余笑忠基本没有休息,作为媒体人,他需要全天候关注每日的新闻。“看着那些确诊人数和疑似病例不断增多,内心很难受。但是转念一想,和被感染人群的伤痛相比,和那些不幸去世的人相比,我这点焦头烂额又算什么?”
  这几天,他收到许多外地朋友的关心和祝福,武汉这座城市也因一场疫情变得异于往常的平静。这几天春光明媚,大街上却没有人,张执浩形容为:“安静得能听见心跳的声音。”
这几天,在网上看新闻时,余笑忠也有自己的一些感受。“希望大家能够理解我们。”
  因为媒体工作的需要,他不时去办公室值班,遇到同样一脸疲惫、戴着口罩的同事,简单地打声招呼,不多言语,就开始了工作——身为一个普通的武汉市民,似乎只能在这样的非常时期,为城市默默贡献自己的力量。
  武汉封城第14天,街道上渐渐有了过路行人和车辆,人们出门添置生活所需的食物和药品,大部分时候,城中仍是一片寂静无声。
  在诗人小引看来,武汉现在就是一个舞台。2月4日,在最新的日记里,他这样写道:
“2020年一开张就是鸿篇巨制,魔幻得很,也残酷得很。不知道是地球出了问题,还是人类出了问题。”
  “或许多年以后我们想起这个漫长的春节时才会恍然大悟,这其实是宏大的宇宙规则为人类安排的一堂课,如果此时不认真理解,等这个节点过后,我们将再也无法回望今天。”
 


更多诗歌资讯,请关注诗生活网: www.poemlife.com

  编辑:NS  来源:澎湃新闻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上一篇  下一篇

关闭窗口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