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苇 ◎ “诗之思”与“思之诗” | 诗观点文库 | 诗生活网

 

 
“诗之思”与“思之诗” (阅100次)

沈苇

 

 



《论诗150首》的写作持续一年,从2020年12月到2021年11月。实际数量更多些,诗集选出150首,每首4至10行,长短不等。它们大多写于杭州下沙大学城和湖州庄家村,有的写于外出旅途,甚或会议间隙和疾驰的高铁、汽车上。写作过程是愉快的,诗句常常突如其来,好像在主动寻访一位写作者、召唤者,但我不能简单地将它们看作“灵感”的眷顾与莅临。

“以文论诗”,在中国传统中历史悠久,刘勰的《文心雕龙》、钟嵘的《诗品》是开创之作、经典之作,当然,《文心雕龙》是兼论诗文的。而“以诗论诗”这个新体制,则为杜甫首创,这里指的是他的《戏为六绝句》,还有《解闷十二首》也属此例。“不薄今人爱古人,清词丽句必为邻”“别裁伪体亲风雅,转益多师是汝师”……这是杜甫的高度自觉,“转益多师”,兼采众长,成就了一位风格多样化的集大成者、一代伟大的“诗史”。唐末司空图的《二十四诗品》是比较系统化的“以诗论诗”,但今天我们主要将它归于古典文学理论。宋朝的苏轼、陆游、杨万里,金、元朝的王若虚、元好问,明朝的方孝孺、王士祯,清朝的袁枚、洪亮吉、龚自珍等,都写过论诗绝句。其中元好问的《论诗三十首》,体量最大,质量最高。元好问主张“天然”“真淳”,反对“雕琢”“柔靡”,尤为重视诗歌的独创精神,旨在恢复建安以来的优良诗歌传统。“一语天然万古新,豪华落尽见真淳”“纵横诗笔见高情,何物能浇块垒平”……志深笔长,梗概多气,其高情之绝思,能够影响和警策今人。杜甫和元好问,无疑是“以诗论诗”的高手、高峰。

在西方,英国浪漫主义诗歌有一个“以诗论诗”的显著现象,布莱克、华兹华斯、柯尔律等,都写过这方面的作品;现代主义之后,从波德莱尔、瓦雷里、里尔克到奥登、博尔赫斯、希尼、斯奈德等,都有过这方面的代表性作品。波德莱尔的十四行诗《通感》直接“以诗论诗”,认为诗人是自然与人类之间的中介(惠特曼说是“和事佬”),各种感觉在宇宙中交融、统一,“香味、颜色和声音在交相呼应”,从而可以汲取“普遍的一致的迷醉”。希尼的《个人的诗泉》写儿时乡村记忆中的水井——观井即凝视、窥幽,他将地方性的日常经验和瞬间感知转化为诗学意义上的“使黑暗发出回声”。

遗憾的是,白话文运动之后,我们古典的“以诗论诗”传统没有很好地承继下来并加以光大。现代文学中,出现过零星一些篇什。到了当代,也未见有关此类的专著。前些年袁行霈先生写过《论诗绝句一百首》,评述历代诗歌和诗人,仍采用七绝形式,主要以今天视角向古典传统致敬。“以诗论诗”,可以涉及诗歌写作和诗学问题的许多方面,也关乎诗人的身世、境遇、性情等,在今天,可视为一种“元诗歌”。

作为一种“元诗”,令人欣慰的是,许多当代优秀诗人、诗评家或多或少写过“以诗论诗”,如陈先发的两卷本《黑池坝笔记》,主要是断片式的随笔体,但也有不少诗歌体。这一现象的再度复苏、出现,代表了诗歌自觉精神的回归,以及新诗百年之际中国诗人正在日益走向内省、稳健、成熟。

诗歌从来不是分行的论文和论述,这是我在写作《论诗150首》时的一个自我提醒。论文都可以写在大地上,“以诗论诗”更不能变成象牙塔里的沉思默想。即便以诗歌样式去论诗,除了思想性,还要有必要的可读性。与此同时,情感、张力、感性、具象、细节、语感、口吻等,都是一首诗(哪怕只有短短几行)不可或缺的要素。雅与俗也是相对的,就像诗与词、曲的多棱镜,折射出的乃是“世界无限多”。我的“以诗论诗”,更接近“诗之思”与“思之诗”的混合体,一种瞬息化凝固下来的个人“正念”,也契合我在1990年代提出的“混血写作”“综合抒情”的诗学理念。

将诗学内置于我们的诗歌,类似于布鲁诺·拉图尔所说的“文学内置生态学”。理论与原创,是可以并驾齐驱、并行不悖的。这本诗集算不上填补什么“空白”,但至少可视为漫漫求索路上一位“知天命”诗人自我鞭策的“尝试集”。



◎论诗(组诗)
     沈苇


◎论诗(诗与寺)

我的身体住着“我”和“无我”
谢天谢地,我还有一具身体可住
罹难者、临终者、消逝者……
许多人,已经没有身体可住了
谢天谢地,语言的肉身住着诗:魂
逸乐,受苦,隐忍,修葺……
这肉身,仍是一座风吹雨打的:寺


◎论诗(另一个)

秦观常问:何人览古凝眸?
他深知豪俊如虹、故国繁雄
却更愿化身为另一个秦观
洗心的狂客,徘徊牛宿和斗宿下 [注]
书写微茫、缠绵、无寐、肠断
斜阳、寒鸦、流水、孤村
柳愁杏怨,一帘幽梦,十里柔情
吴霜渐稠,秦观以月光洗心、再洗心
洗成一颗柔肠回转、芳思交加的女子心

注:牛宿和斗宿,星宿名,合称牛斗,古以扬州为二星之分野。


◎论诗(和事佬)

老年惠特曼认定自己
是人与自然之间的“和事佬”
这或许高于荷尔德林的“金色中庸”
关于学院与民间、抒情与叙事
三十年前,我就是一位
置身边疆启示录背景下的“和事佬”


◎论诗(命)

在赤水河的二郎滩
一位兄长对我说:
沈苇,你有两条命
一条在西域,一条在江南
我说,两条命都丢啦
第三条可能正在诞生中


◎论诗(虚词)

为一个虚词服务
血肉个体,隐而不见
形容词,这些夏日知了
被病理学的热,鼓噪起来
而动词和名词,转身进入
漫长的沉默史和无为史


◎论诗(米)

诗的遗忘是选择过的
诗的记忆是挽留过的
诗的味道是辨认过的
他在诗中煮熟一锅米饭
不见白米和乌米
他只煮无色大米饭


◎论诗(江南)

当江南等于诗——
湖水在天秤另端上演苏小小的人鬼恋
当江南大于诗——
潮生的江南正在朗读《春江花月夜》
当江南小于诗——
暴雨还在敲打浑浊的河水和眼窝……


◎论诗(杜甫)

在风雨和鬼神之间
杜甫的笔起落、喟叹、肠断
在不薄今人和爱古人之间
杜甫化多师为吾师
爱众人中的至贫、至弱
在翡翠兰苕和鲸鱼碧海之间
杜甫颠沛流离,经纬纵横
提前开拓“无边现实主义”


◎论诗(荷马)

盲,就盲到蔚蓝和光明中去
七城诞生一个众我,再化为我众
战争、还乡、爱……《伊利亚特》
和《奥德赛》,只是神明的游戏
当荷马的琴声和歌声响起
人类尽头的地中海,就有了
人类源头的隐秘波澜


◎论诗(气骨)

离人,一座奈何桥上久徘徊
幽人,一间蜗室里打坐入定
词人,一首老歌起哀怨
诗人,一盆劫灰换气骨


◎论诗(视阈)

我用羊的眼睛看江南
取缔草原与草坪的界限
我看见烟雨、舟楫、庙宇
和蝴蝶翅膀上的眼睛
蝴蝶不仅梦见庄子和自己
还会梦见天涯、西风、古道
它们成双成对翩飞在殉情之路上
羊呢,却在去往屠场路上走得沉默安详


◎论诗(灰岩)

如此多的诗的遗骸
化为层层叠叠的灰岩
生物灭绝,以便地质学
赢取最后的凯旋
幸存之诗,则是锲入
古生界与中生界
二叠系与三叠系
岩石间语言硬度里的
一枚长兴金钉子

 
   来源:《星星》公众号   编辑:赵卫峰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返回文库首页]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