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国发 ◎ 散文诗:艺术发生与群体效应 | 诗观点文库 | 诗生活网

 

 
散文诗:艺术发生与群体效应 (阅76次)

崔国发

 
 

打开《2021安徽散文诗年选》,忽然想起一句话:我们来自安徽的四面八方,为了散文诗发展的共同目标,走到一起来了。倘若说得文雅点便是:艺术发生与群体效应。

安徽散文诗发展到今天这个样子,是相当不容易的,这得益于众多散文诗作者的坚持与努力。许泽夫先生是散文诗的有心人,2018年,在他的促进下,成立了安徽省作家协会散文诗创作委员会,稍后又成立了安徽省散文随笔学会散文诗专业委员会,由此看得出许先生对推动安徽散文诗繁荣与发展事业的担当。

现在,让我们感到欣慰的是,由许泽夫主编、陈俊任执行主编的《2021安徽散文诗年选》与大家见面了。这是值得赞许的一件事,更是值得庆贺的一件事,因为在安徽文坛,编选出版散文诗年度作品选尚属首次,具有开创之功。也是一次由民间发起,把安徽散文诗作者团结起来,凝聚起来,在艺术发生学上发挥出群体效应,虽有很多实力作者未能参与,但就目前把示给读者的这个本子,亦可见安徽散文作者之广、作品涉猎的思想感情之深、艺术探索之喜矣。

散文诗艺术的发生模式,首先是出于“这一个”诗人之手。好的散文诗,是通过其所创作的“这一个”作品,经由媒介传播而使“这一群”读者获得阅读与欣赏上的共情、共美、共思与共鸣,进而阔步迈入真善美的艺术目标定向,产生审美群体效应。

散文诗人中的“这一个”,就是不同作者作品中的“不同”,换言之,就是作品的差异性和独特性,这是形成散文诗作品特色的关键所在。写什么和怎样写,千万不要扎堆,如果众口一辞、千人一面或众手一法,艺术则了无生机。一个有出息的散文诗人,一定是立志找到自己的位置的人,也就是在散文诗坐标系上有你“这一个”而且是别人不可替代的位置。

倘若在“写什么”上与别人雷同,则需要在“怎样写”上发掘出属于你自己的生活经验、生命体验和艺术试验,从而写出风标独树的艺术异帜之作。我不反对一个散文诗人题材多样化,这样写的好处在于百花齐放,体现出作品的丰富性,但同时也因为四面出击而使笔触不能集中,往往会给读者留下的印象不深,作品的特色也不鲜明。有时集中火力攻其一点,反而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别人一下子就记住了你。一提及写乡土,收入这本集子中的也有很多,但更能让我们记住的是许泽夫的《刻骨的乡愁》(此前他的咏牛作品亦可圈可点),看到的是陈俊质朴无华而有情的杨塘纪事,品出的是张道发东岗村头刀春韭的味道,听到的是蔡兴乐与花草的对话,它们来自田野的一股清风,或是出于心灵的一泓清流,素面朝天而又生机勃勃。一写到事物,我们就会提及潘志远笔下可亲可爱的“昆虫世家”和动物世界、王忆贫笔下的鹰翅、徐盛的黑马、蒋默的家燕、陈永华的中国宣纸、陈劲松写出的思想属性的“白纸”和在天地间发出天籁之音的“竖琴”,还有胡世远的“最后的事物”、汪维伦的“深秋的向日葵”、丛林嘟嘟的红玫瑰与白玫瑰、程洪飞的“黑皮火车”“词语门上的铜环”、李树侠笔下的秋天的栾树与孤独的乌桕、黄其海的花语、吴中伟的花儿、庆红的白莲花、查晶芳的绿竹、王光中和宋业国的银杏、柏永的香樟、吴祥龙的桂花、江玉中的粽子、郭全华的文化石、老秋写的尘埃、张培亮笔下的砂砾等等,及物格物而化物,物性中蕴含着人性与灵性,更富有个性,与众不同,这就是“这一个”的艺术魅力。

但即使是有个性、有特色的散文诗作品,也不只是作者一己之情之思之志,当然不只停留于孤芳自赏。与散文诗人个体的心理发生模式或者与目标事物相对应的模式,应将“这一个”作品转化为“这一群”读者的审美激赏模式,从而引发读者产生共鸣和群体效应,以实现散文诗作品于魅力群体发生过程中的认知、情感、意志的协调与动态平衡。从《2021安徽散文诗年选》中,我们看到了个体与群体(即“这一个”与“这一群”)之间思想上的相通、情感上的相通、文化上的相通和美感或艺术上的相通。

一是思想上的相通:“我的金鱼死了,它以生命殉了它的理想!/ 它是卑微的生命,但它有一颗伟大的自由的灵魂!”(李成:《金鱼))李成笔管中流出的一尾金鱼,曾经有过“生气与亮色”,但现在以身殉之于理想,乃有一颗自由的灵魂,灵魂的重量亦即思想的力量。“一张白纸,它的出身,是来自一束摇曳的草茎,还是一棵大树的枝丫?或者是,一棵思想着的芦苇?”(陈劲松《白纸》)通过白纸出身的追问引出“思想的芦苇”以体现出精神的庄严。“云更有一颗向善之心,可以遮烈日,可以洒甘霖,可以美山川。云是一位好诗人,心中有万象,常常是摊开天空的白纸写诗。”(陈俊《云》),诗中“云”的意象别有深意,遮烈日、洒甘霖、美山川的表象后面,寄寓着向善的主旨,可谓观察之细致、体悟之深邃、境界之高远。“灿烂着光,灿烂着秋天的金黄”“而这株向日葵依然稳稳站立风中,成为天地间的《思想者》。”(汪维伦《秋天的向日葵》)作者把向日葵的特性与人心沟通起来,它对于阳光的忠诚向度,让我们想到了《思想者》所站立起的雕像。“当下的声音太喧嚣、太芜杂了。寂静,是心灵的无声流淌,是入微的搏动。”(陈巨飞《寂静之声》),诗人从生活常态看透世道人心,祈盼远离喧嚣而复归世界的宁静与心灵的寂静。此外像韩英的乡愁、赵克明的故乡三帖、杨宏永的回乡散记、音岚的一轮明月照故乡、秋石的遥望故乡,还乡体认中有思想上的相通,即可“共思”也。

二是情感上的相通:此之谓“共情”。诗人写乡情亲情,“那段我赤脚走过的山路,在我体内长成了一根盲肠。/月圆也痛,月缺也痛。”(许泽夫《村路》),由村路引申出来的乡情,由“盲肠”比拟村路,也许只有同声相应、同气相求的人才能感受到月圆或月缺之痛。诗人注重内在心性的展露,情深意切,以出神入化而独擅胜场。“天蒙蒙亮,种菜的老婆婆已走进菜园,用慈祥的目光与每一棵植物打招呼。/她对土地说:‘看呐!我的蔬菜们多有礼貌!它们的手是那样的柔软’。/你瞧,蔬菜的叶子在她眼里都是孩子般的手,她把蔬菜当成了最亲近的人呢。”(王长征《菜园记》),种蔬菜的老婆婆饶有情趣,一种亲切、自然、慈祥、博爱而怀揣爱心的形象跃然纸上。诗人寄情山水自然,陈巨飞的山川入梦、姚中华的额济纳、叶枫林的星星碎语、包训华的草原石人、蒋林的玉门关和汉长城、郭贵勤的天山雪、方华的大雪无痕、舒铭华的骆驼峰、刘虎的颍州西湖、吴传兵的天柱大峡谷、李大鹏的平天湖、汪远定的诗意黄山、党锐强笔下的新疆、丁德芬的樱花湖、王皖军的千岛湖、王亦标的运河,以及杨辉写的明月夜、许干生的雨花、周丽的听雨、李春雷的园中秘语、晚侠的秋天的画卷等,无不情景交融,灵性跃动,充分体会天地之道心和自然山川的生命真相,其情、其景、其思、其意、其象、其趣皆别具风味,诗意盎然。

三是文化上的相通:诗人笔下的文化诗性,体现在价值观念、道德情操、民族性格、审美趣味、人格理想等方面,诗、思、史三者的深度交融,业已成为散文诗文化诗性的一种执著追求。2021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又开展了党史学习教育,因此,诗人拿起手中的笔抒写红色文化,讴歌伟大建党精神。像王业旺的《光芒》、程灿萍的《肥东:红色印记》、王潘的《红色的记忆》、秦芳的《跋涉》以及夏书阔歌颂毛主席的诗,吴长颖的彩虹皆是。诗人还写中华传统文化和民俗文化,如江玉中笔下的端午风俗、刘虎笔下的年俗、胡品选写的《被春节萦绕的秘境》以及佐夫的《那个腰系兽皮围裙的女人》,诗人在诗与文化之间架起了心灵的彩虹,一首首散文诗成为红色的记忆和一个民族的心灵写照。

四是美感上的相通:又称作“艺术上的相通”。著名文艺理论家林兴宅在《艺术魅力的探寻》中指出:“我们把艺术的魅力界定为美感效应,即文艺作品诱导出来的一种审美心理反应。这种美感效应是建立在审美客体的美学结构与审美主体的心理结构对应关系的基础上,它们经过复杂的中介环节(历史的积淀和心理组织作用),实现主客体的动态的契合,从而产生一种精神需要获得满足的愉悦情感。”主客体美感(艺术)的发生及其群体效应,体现在对不同的艺术体裁互文式的阐释,并令人感动且能激发人们内心的共鸣。在收入本书的作品中,王妃的《爱的五重奏——致夏加尔》便是用散文诗的形式,对20世纪俄裔法籍犹太艺术家夏加尔的《恋人》(1916)、《绿色恋人》(1916)、《生日》(1915)、《散步》(1917-1918年、《城市上空》(1914-1918)系列油画进行解读,“你是我的蓝色火焰。抱着你,我们一起燃烧,我带电的身体在燃烧中慢慢锻造成透明又通红的铁。让我们一直燃烧,在火焰里慢慢被你吞噬,一点一点,我进入你,直到合而为一。”诗人带领我们走进夏加尔爱与梦的世界,乃是一次关于爱、生命与色彩的艺术之旅,让我们在欣赏中获得超越时空的爱的普遍性和永恒性。宇轩在他的散文诗《与勃莱谈谈我的乡居生活》中,写与友人在山中读诗时,援引美国诗人罗伯特·勃莱诗歌《牵牛花》当中的诗句“所有诗篇都是旅程,它们从一处通往另一处”来表情达意,甚至他的诗《身体周围的光》还与勃莱同题,以诗解诗,互文见义。禹茜茜的《我是镜头,无处安放之眼》则是通过一幅摄影作品《天鹅泉》引发诗人的思索:“摄影是无声的思考”“摄影是一块简洁的或有思想的画布”“思想是摄影乃至文艺作品的先行者”“大自然是最好的思想家,她超越现实,永赶人前。”看来艺术作品的思想魅力与美感都是相通的,一种文艺形式与另一种文艺形式互为思想再创造的媒介,可以让“这一群”欣赏者用来寄托情怀,进而作出审美愉悦的心理反应。

总之,审美群体效应的实现,取决于作家、作品(“这一个”)与接受者/读者、批评家(“这一群”)之间的双向运动,与接受美学息息相关。限于篇幅,在兹恕不一一。如有不当之处,还请读者诸君批评指正。

谨以之为序也。

(本文系《2021安徽散文诗年选》序)

 来源:网络   编辑:赵卫峰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返回文库首页]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