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鲁 ◎ 《看见鹿》:除了鹿,还看见什么? | 诗观点文库 | 诗生活网

 

 
《看见鹿》:除了鹿,还看见什么? (阅97次)

徐鲁

 

  文学界的老前辈、散文作家郭风先生,把散文、散文诗和童话的元素融合在一起,创造了一种篇幅短小却富有魅力的文体,可称为“散文诗体童话”,或“童话体散文诗”,在儿童文学的百花园里散发着迷人的芬芳,也成为郭风作品鲜明的风格“标识”。

  《看见鹿》在文体上似有向郭风先生“致敬”之意。全书收入一百多章短小的“童话体散文诗”,每一章既可独立成篇,各章之间又互有连贯——有一位“鹿先生”作为全书的主人公,“统领”起所写的各种角色、故事和景物细节,使全书浑然一体,形成一个完整的叙事结构。细品之下也不难感知,这种文体,除了郭风风格,或许也有泰戈尔《吉檀迦利》《新月集》和《园丁集》的润泽?甚或还有《小王子》和《小银和我》的踪迹可循?

  比如,在《小狐狸和铃铛》里,小狐狸拿着一个铃铛,碰见谁都说:请你叫我的名字吧。这跟《小王子》里那只神秘兮兮的小狐狸,几乎就是兄弟俩。再比如,泰戈尔《园丁集》里也有一只“金鹿”。泰戈尔说:“我追寻着金鹿。你也许会觉得可笑,我的朋友,可是我仍在追寻那逃避我的幻象。……我把一切所有都撇在身后。我翻山越谷,走遍大地——因为我是在追寻着那只金鹿。”

  泰戈尔在散文诗里寻找自己“丢失的金鹿”。在《看见鹿》里,“鹿先生”也在不断地寻找、偶遇和看见他所丢失的一切。全书从“鹿先生”的旅行开始写起。那么,“鹿先生”是谁?

  “鹿先生戴上高高的帽子,提上小箱子,就出发了。他有一只蓝色的小鸟在头上做巢。这只小鸟吃过一种叫梦的叶子,飞起来无声又无息。在这之前,鹿先生去过最远的地方,是森林边的小溪。”作者开篇就用三言两语营造了一种童话的氛围。鹿先生显然是一个童话的主人公。所以,你尽可以把鹿先生想象成世界上的一个旅行者,也可以想象山谷和溪边的一只真实的鹿。或者,你也可以把“鹿先生”当成一个“象征体”,就像《小王子》里的小王子、狐狸和玫瑰花,像《园丁集》里的金鹿一样,各具象征意味。作者用一章一章小美文告诉了读者,鹿先生都遇见、找到和看见了些什么。

  万物有灵且美。世界上的万事万物都不是孤立存在的,也许,它正在为你而存在,就看你能不能发现和感知它了。作者用细腻、丰饶和灵动的小细节,缓缓推动着全书的叙事、抒情与寓意,用短到每篇只有二三百字的“极短篇”,去呈现万事万物的大气象和生命、自然中的大美丽。是散文诗?是童话?是寓言?似乎都是,又显然是各种文体的跨越与杂糅。

  且来感受一下这些小叙事里的大气象与大美丽。《走在春天里》说,“大地上长出来的每一棵小草,鹿先生也想去认识他。”于是,花草、小鸟和云朵,都会在这个世界上等着他,“他们在这里,在那里,在远方,在鹿先生将要去走的路上。”作者似乎在告诉小读者们,只要您也愿意像鹿先生一样去认识世界,那么,世界就会为你而存在,就会在远方等着你。

  在《歌唱的秘密》里,作者说,万物都有自己的歌声。“一株睡莲静静地站在湖水中央,她是多么安静又美丽啊。”不要以为安静的睡莲没有歌声,不,“她轻轻地摇摆着说:我开出的花就是我的歌。”还有,“躺在地上的老木头听见了:我在等待火焰。等我在火里跳舞的时候,就能唱出美妙的歌。”

  在作者笔下,所有的生命都有自己的尊严和美,包括那些总是被人踩在脚下、四处流浪的卑微的野草。《野草的流浪》是一首献给野草的赞美诗。野草看上去好像没有一个家,落在哪里就在哪里生长,而且野草也习惯了默默躲在角落不说话。但是野草比任何生命更有力量,也更热爱春天。野草显然也知道,世界上万物都和他在一起,或者在远远地看着他。所以,“夜晚寂静时,野草拍去身上的尘土,仰起头看着天上的群星。星星是这么的多啊,就像他身边的同伴一样多。想到这里,野草幸福地闭上了眼睛。”

  萤火虫的生命很微小吗?一豆小小的光亮,能与茫无边际的黑夜抗衡吗?在《萤火虫的天空》,我们看到,萤火虫提着她的小灯笼,因为天空太灰暗,她飞得摇摇晃晃,一不小心,还撞到了鹿先生身上。“你可以给我换一个天空吗?我想要一个有许多萤火虫的天空。我提着灯笼找了这么久,却连一个同伴也没有遇上。”于是,鹿先生把迷路的萤火虫带到了一条小河边。“那天晚上,他们一起在河边坐了很久。虽然没有遇到另一只萤火虫,可有点点星光在河里闪烁着。”你看,生命多么美丽,世界不也在为小小的萤火虫而存在吗?

  在我看来,《看见鹿》里的每篇故事,作者都会别出心裁,裁出一段美文的布料,再用童话的针脚仔细缝制,最终包裹的是一个寓言的小精灵。比如,《毛毛虫变蝴蝶》《小雪人和雪人妈妈》《美丽的事》等等。书中整个第三篇章“迷路的星星”,几乎每一篇都是用散文诗写成的寓言故事。

  只要你能认识到和看见生命与世界的大美丽,你才能更真切地去热爱生命、珍惜生命中的每一个瞬间。《毛毛虫变蝴蝶》里写到,在毛毛虫冲破黑暗和狭窄的束缚、终于蜕化为蝴蝶的那一刻,蝴蝶们就已经懂得了,这时候如果还想去“比一比谁最漂亮”,已经毫无意义。“她们要学会听懂小溪的语言,追逐花朵的足迹。……这么美又这么短暂,她们真想可以永远留下来。”

  《美丽的事》也是一篇优美的抒情寓言,一篇隽永的哲理小童话。它告诉小读者,大海远远地看着,真宽阔啊,可当你走近它、捧起来的就只是水,也不再是蓝色的;花朵不管是挂着雨滴,还是在阳光下,真美啊。要是摘下了她,她的香气也消失了;雪在空中飘,像在梦里一样,安静极了,可是落在手心里,他们就融化了……所以,“有许多美丽的事,这样远远地看着就很好啊。”

  《看见鹿》是在首届“接力杯金波幼儿文学奖”终评会上被发现的一部风格独特的作品。毫无疑问,这部作品为“幼儿文学”如何拓展内容边界、提升艺术格局,带来了新的和开阔的气象。在“浅语”书写上,《看见鹿》的大部分篇什,是符合幼儿文学的语言特点的。比如《雪花落下》,全篇只有百把个字,皆是“浅语”。还有《小雪人和雪人妈妈》,语言清浅,故事也充满温馨的亲子意味。

  当然,对这样一部风格卓异的作品,也实在没有必要用“幼儿文学”的套子来衡量和限制它。这本书的“文学性”,与它所展现出来的自然、生命、世界的大气象、大境界与大美丽一样,都是润物无声的,就像菌子的气息,虽然看不见,却是真实地飘散在夏日雨后的草地上一样。也如全书最后一篇《未完的路》中所言:一粒种子落在地里,就要使劲发芽。一只鸟长了翅膀,就要飞去更远的天空。“当大地和天空就这样融入他的生命”,幼小的生命和最初的成长,就是获得了最好的润泽。

  (《看见鹿》,木也著,接力出版社2020年8月第1版)


  来源《文学报》2020年10月22日  文库编辑:赵卫峰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返回文库首页]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