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文竹 ◎ 自媒体诗歌的自否意识和诗歌意识 | 诗观点文库 | 诗生活网

 

 
自媒体诗歌的自否意识和诗歌意识 (阅406次)

方文竹

 


  由博客、微博、微信、论坛∕BBS、百度官方贴吧等构成的网络社区称为自媒体。从其消费主体看,用“大众媒体”统称大体上是不错的,且得到内业的承认。从其承载的内容比如个人生产消费自由度、无水平高下的限制、审查制度的缼失等且与官方媒体的不同运行方式看,称其“自媒体”也颇恰当、合适。作为公共自媒体大家庭之一种,“自媒体诗歌”由此而生。特别强调,本文的“自媒体诗歌”除指传播手段外,还暗含一种诗歌性质如民间意味、个人写作等等。在某种程度上也暗含与纸质媒体的不同。

  从受众的阶层构成看,自媒体也可称为大众媒体,其消费群体多处于社会阶层的中间部位,为社会的主体。其实我们言及自媒体主要是关注她的性质,自媒体关键是其“自”。由于现代技术性的制作方式,自媒体具有携带的方便、信息共享与独享以及匿名的灵活运用、非文体类表达、参与的自由和广泛等等特点,日新月异的软件开发让这些特点愈加明显。为此自媒体总是与主流媒体、官方媒体或意识形态媒体对称与对阵,意思是相对于“中心”的“边缘”情境。这样,主流∕大众转换成中心∕边缘。两者的不同是明显的,如印刷体一旦使用书刊号,却成为官方的了。当今众多的诗歌民刊纷纷使用公开书号,以便“晋级”改换身份。虽然主流媒体、官方媒体或意识形态媒体也利用自媒体,与自媒体有重合之处,比如当今主流媒体基本上皆有博客、网站、公众号等运行方式,而“中国诗歌网”是最大的官方诗歌网站,形成了主流媒体与自媒体的融合,但是主流媒体、官方媒体或意识形态媒体表示的是一种性质和身份,这一点是不可能改变的。

  其实,“中心”与“边缘”是一个历史性的构成,在时间的漩涡中相互打量、比拚与转化。英国文化学者费斯克认为:当作为主流文化代表的经典成为大众文化的对象时,往往显得遭到亵渎和贬损。①这就是大众文化消磨、改写和压倒主流文化的结果,于是某个阶段、某种程度上大众文化形成时代的洪流主潮。由于人数上占优势、以中产阶级为主角的社会身份、地理分布广泛和蕴藏着巨大的消费配额与潜能,“大众”引导、代表了一个时代的时尚,并成为主流、官方和意识形态关注和运作的焦点,并不断产生新型的文化禁忌。对于小众化、边缘化的诗歌来说,却颇显蹊跷:她非主流(指消费层面而非意识形态意味),也非大众;她既依存于传统媒体∕主流媒体,也依存于自媒体。无论如何,诗歌总归是一种精神存在。因此,对于她的认知出现复杂难辨的现象,聚合了太多的方面:问题,时间,审美,标准,语言,等等。

  因此,我们仅从价值论视角来看待主流媒体与非主流媒体时难免显得狭隘,并让一个时代的天平稍显倾斜。我们将“非主流”加于自媒体其上,或说,自媒体不明不白地承担了“非主流”的名号,要么说自媒体与“非主流”和“大众”就这么简单地划上了等号。自媒体不能总是以非主流或边缘状态自居,或说,非主流或边缘状态只会属于某个时段,在一定时候也会一跃而为“主流”。比如,我们今天所讨论的主题——自媒体诗歌就是这样。不仅历史上《诗经》在当时是通俗文学,今天却成为国学部分的高雅文学构成部分。今天众多的自媒体上不乏好诗甚至好中之好诗,说不定她们构成了未来的诗歌经典。许多好诗都是通过自媒体活动选拔出来的且效果不错。除此,自媒体还开展学术讨论、作品大展、各类评选、与纸媒互动等有声有色活动。

  当今的中国诗歌被普遍认为处于边缘状态,这与自媒体的性质一拍即合,“自媒体诗歌”的说法于是顺理成章,有一定的理论通行理由,从而暗示出一种文体的性质和处境。从流通手段看,虽然自媒体诗歌只是诗歌传播形式之一,但是自媒体诗歌遵循自身的性质和依赖路径,如安于边缘、乐于创造、形成群体、特色文本、发表快速等,尤其是至今还没有出现任何种类取代的方式,短小体型的诗歌最适合自媒体、现在几乎中层群体人人都是手机控,诗歌的生产与传播便捷、发表门槛低,而且不受监控的写作是一种自由的写作,但愿自媒体诗歌写作真正地享受到了这种自由的甘霖。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自媒体诗歌不仅不是边缘而是主流。如今大量自媒体诗歌红红火火,还产生一些自媒体诗群等。只要打开手机,微信朋友圈、群和公众号等海量诗歌铺天盖地,应接不暇。甚至有人断言:若不是自媒体的兴起,中国诗歌目前的状况就不会是这个样子。虽然有人预言五年后,自媒体将取代纸质期刊,甚至大量纸质期刊消灭有点耸人听闻,但多少表达了一点现实。这一点同样适合诗歌状况。

  也就是说,自媒体的主体地位影响是潜在的或说是一股不可忽略的巨大潜流,这种主体地位影响有着时间性的照面即在某一时段会显示出来。顺便澄清一个问题,自媒体与大众媒体是否能够划上等号呢?或说,自媒体与大众媒体或大众文化是否能够相接近呢?我看可以,大家知道,高级别官员与大师几乎很少在网上游,同时边远落后地区或过于贫穷的人群也很少运用自媒体,运用自媒体的几乎都是普通大众,且有一种民意表达的普遍倾向,正因为“普通大众”才显示出大众媒体或自媒体的主体地位。它与主流意识形态或官方话语的博弈本身即暗含着身份确认的自信。如老牌“诗生活”网站的信息发布、个人专栏等多年来形成了一定的权威性。

  吊诡的是,自媒体或大众媒体在身份确认中宁愿以“去中心化”的立场和姿态来介入当代文化潮流,从而进行自身的价值诉求。如某些诗歌民刊和网站有意宣扬民间立场,有些诗人以“网络诗人”而自豪等。他们认为,与“中心化”对立的边缘化更利于突破框框和限制、张扬个性,更利于艺术探索和创造,而在他们的眼里,官方媒体似乎成为“共性”“固化”“保守”“大一统”“相似性”等代名词。诗坛“民间写作”由此而来,并大胆标榜之。

  物极必反。“去中心化”自身会成为“中心化”,如本文开头所言的“大众文化时代”的文化境状,自媒体自身也因此而形成一个新的“形而上学”,自身的“形而上学”,成为“文化霸权”,一旦“霸权”确立,革新机制必然受挫。也就是说,自媒体不像自媒体了。同时在自媒体的发展中,官方媒体也在利用自媒体,建立网站、公众号等,如今百度搜索几乎具备官方需要的一切内容,可以说官方像建立纸质媒体一样建立自媒体平台,几乎不分纸质媒体和自媒体,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彼此难解难分的现象(但是无论如何,自媒体还是民间化的代名词)。除此,官方还存在某种程度上与民间自媒体的市场竞争,自媒体与官方媒体的区分、混合与博弈一刻也没有停止过。如今再怎么活跃于自媒体上的诗人也以在官方媒体上发表作品为荣就是一例。因此,面临严峻的挑战是自媒体的宿命。如何突围、找到自身的位置?我认为,自媒体建构起一个自否机制极为重要,在自否定中突破与更新,明白地讲,“自否”就是把自己看差看低一点,充分认识到自身的劣势,然后据此扬长避短、见缝插针,自己开创出一片更加宽阔的天地,如很多优秀的探索性诗人主要是靠自媒体推举出来的。这就要在警惕他者的同时警惕自己,时刻激发自身的活力,保持自身的活力,这一点似乎成为关系到自媒体发展成败的生命线。更主要的是,自媒体必须扬长避短,人无我有,广挖潜力,量身制作,显示出不可替代的特色来。如“长淮诗典”所选诗人的大容量,“诗日历”“天天诗历”的快速,“读一首好诗”的策划,“诗情画意”的精致,“诗网刊”的诗歌观念,“诗赏读”的专业精神,“逍遥文艺”的层级推举,“早晨好读首诗”的干脆,“乡村诗生活馆”的好诗海选,“李锋评诗”的眼光,“诗与画”的别致,“最诗刊”的边缰性,“无限事”推出不同诗人十首诗,“元知”的高品位,以及《诗刊》等众多诗歌期刊的公众号可取处多多,等等,都是灵心妙运、精益求精的成功范例。

  我因此将自媒体诗歌的自否称为“守势”,它表明的是一种态度、一种镇静、一种眼光, 甚至以退为进、以诗歌艺术为本体的生存发展策略。虽然表面上她很“大众”、“日常”,容易渗透生活的各个角落,但是在流行的意识看来“非正规”“门槛、档次低”等,如不少作者还是以在纸质媒体发表作品或留名为荣。有一种类似于“后妈”生的味道。我想,这并非坏事。边缘处的摸索更能够言之成理并不自觉在扩大了空间,对于诗歌名利的摒弃激活了自身的艺术潜能,放开了自己的“手足”,天马行空式的思路和写作路径得以张扬,诗歌文本的辨识度得以大大提高,因此才真正开创了名符其实的“自媒体诗歌”。

  可见,自媒体诗歌的自否性带来了活力,但是自否的关键在于自立,自否与自立相反相成,自否是为了自立,自立的前提是自否。自否是手段,自立才是目的。如何“自立”?关键就是诗歌意识的确立。也就是说,自立意识就是诗歌意识,诗歌意识就是自立意识。此话何讲?自媒体诗歌首先要克服很多诗人存有的“玩”诗歌的“好玩”心态,将诗歌当作一门严肃的艺术,回归诗歌本体,而不分什么诗歌的传播和消费方式。诗歌就是诗歌,不分什么传播形式,要有一种责任感和使命感。就是像办纸质媒体一样用心用力,在激烈的媒体竞争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坚守自己的立场和界线,打出自身的旗号,活用自己的资源,如各个自媒体诗歌单位要立足自身,摸索自己的方法,形成自身的特色,打出自己的品牌。特别是准备充分的不逊于纸质的优秀作品。这样,化劣为优,化次为主,化残为整,化被动为主动。“面面俱到”是大忌!什么都想占有,结果什么都得不到。因此要有针对性地面对某些特定的群体,选定相匹配的内容,从而形成自己的优势。如各家诗歌报刊皆建立了自己的网站和公众号(一种典型的官方媒体与自媒体二合一的形式),尤其是《星星》诗刊公众号根据微信点击率较高、读者面较广的情况适当增加一些接近诗歌甚至诗歌之外的内容,并且注重三刊之外的栏目特别是评价纸刊作品以起到与纸刊互动的弥补作用,效果良好。

  实行自媒体诗歌的自否不是丢掉自身的优势,而是诗歌主体意识的确立,对于自身方方面面的清醒梳理,对于诗歌文本的审美特征和审美理想的睿智观照,以更好地看待和利用自身的特点和优势。自媒体的优势在于电子技术的现代传播特点,如即时性、现场性、亲身性、私人性,自媒体对于诗歌资源的原创性利用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显示出别具一格的诗歌态度,其生活化和鲜活性往往激发了一首诗的生命形态。其实有人指责自媒体诗歌的“泥沙俱下”,其实这正是“生活化”和“鲜活性”的写照,特别是无形中壮大了诗歌队伍。如很多诗歌网站和公众号的栏目众多和口味兼容就是这样做的,尤其是一首诗后面“评论栏”附有众人评说是一种很好的方式,她适当地发挥了人人参与、表态、众语喧哗的诗歌民主,扩大了中国新诗的审美边界,并由此克服了诗歌评论的某种固化僵化、居高临下、一边倒的弊端。

  最后必须强调的是,由于传播的特点如上面提到的“泥沙俱下”等,对于自媒体诗歌来说,先不要急于提出什么“公共性”,因为“公共性”有一个前提,即“多元性”,只有“多元性”的充分发展才会产生真正的“公共性”,“公共性”是在“多元性”丰富经验的基础上总结和归纳、概括出来的,是“意见集中”式的化约机制。也就是说,“公共性”是建设性的,或说是结论性的,甚至她为“多元性”提供修正纠偏的参考系和“理想类型”(韦伯)。

  “公共性”是标准,“多元性”是状态。关于前者,有识之士多有论及和呼吁;关于后者,显然是一种事实的存在:中国诗歌已经进入开阔宽容、互否并存、繁荣兴盛的局面,多少有些让人欣慰,我想主要得力于自媒体诗歌的功绩。显然,后者是前者的基础和前提,后者是“水”,前者是“渠”,“水到渠成”,但是,这个“渠”的形成不应操之过急。这与在路上的百年新诗的探索品格正相符合,也是应对自媒体诗歌态势和走向的有效策略,因为对于“泥沙俱下”的自媒体诗歌的辨识和甄别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

  其实,因为诗歌意识的确立,自媒体诗歌也有“公共性”,只是一种广大诗歌爱好者和作者参与的“公共性”,而不是“标准”意义上的“公共性”。这样,在“公共性”与“多元性”的长期艰难磨合中,自媒体诗歌与百年新诗的探索阶段相适应,不断调整自身的方位、策略和手段,各种风格、流派、理论主张和文本面貌等也在不断的变化和选择之中,时间最终会筛选出它的真正的“公共性”。自媒体诗歌由此加入到诗歌经典生产,最终实现新诗“中国梦”的生力军。同时,自媒体诗歌的“自媒体诗歌”的命名和身份也由此告别某种莫名的无奈和尴尬,真正形成具有“诗歌意识”的自媒体诗歌新局面。
 ————————————————
 1 《走向后现代与后殖民》,徐贲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6。第258页。


          来源:《凤凰台·中国诗刊》2020年10月31日      编辑:赵卫峰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返回文库首页]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