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桑 ◎ 当代诗:走向伦理 | 诗观点文库 | 诗生活网

 

 
当代诗:走向伦理 (阅287次)

胡桑


 




诗,来自于虚无。虚无不可言说。
诗,也许来自于一片树叶下坠时的突然停顿,来自于全神贯注的沉浸,来自于片刻的欢愉和长久的苦痛,来自于两行树之间的留白,来自于亲人的背离,来自于陌生人的相遇,来自于也许,来自于可能,来自于不可能。
诗不可剥离于语言,不可僭越形式,不可敌视经验,不可毁坏人生。
人生说到底是虚无,是失败,是一段又一段起伏的经历,是无限的海,是有限的市井。
 




我一度把诗歌写作视为赋形,是让万物和人世凝聚成可见而清澈的形式。这里面有一个悖论,现代诗歌显然对古典形式有着不信任,于是开始抵制古典形式背后的精神和伦理,因此获得了贫乏的自由。
如果说诗是民主的,它就可以拥有一切形式,表达一切精神内容。
不如说诗是伦理的,是超越了道德束缚之后的伦理探寻——探寻人如何存在于这个唯一世界的方式。道德,设定了对与错的法则与命令。伦理,关照历史、现实和生活的暴风雨中颤抖摇曳的个体。道德是实践。伦理则是对法则的可能性的探寻,法的暴力是对法则的批判、僭越、瓦解和重构。伦理处在力的紧张之中,诗的伦理,邀请诗人去创造。
诗,是对于情与志的言说。“言说”本身指向并非只是格律、节奏、声韵、词汇、句法、段落等形式本身,而是形式之力的紧张。“言说”道出了诗是对情与志的无定形的探讨。言说是复数的,情与志是复数的,因为人是复数的,传统是复数的,这唯一的世界其实也是复数的。
复数要求我们伦理地面对自己、他人和世界,要求——毋宁说是邀请我们打开自己,打开诗歌本身,让诗的言说成为对语言的理解,对世界的理解,对自我和他人的理解。
我和你之间、人和人之间、人和世界之间横亘着无数条深渊。关键之处并非是如何弥合深渊,而是学会隔着深渊凝望、说话和交往。
诗,就是对深渊的揭示。诗是伦理的。
 




当代诗在经历了意识形态书写阶段、形式狂欢阶段、历史化阶段之后,我以为正在进入伦理阶段。当代诗开始回到诗本身——并非形式主义以上的诗歌本体,而是诗的自然状态,诗指向一种对情与志的言说的敞开方式。每个时代的情与志一直在形变,接受着历史和精神发展链条的塑造,可以是道,可以是自我,可以情欲,可以是身体,可以是神秘的体验,可以是神圣的沉思,可以是微末的感受,可以是琐细的人生,可以是被侮辱和被损害的陌生人,可以是不可言说和无处言说的沉默者。
当代诗,无须执着或焦虑于自己的本体,而是面向一种敞开的言说——可以言说一切,并在每一首诗的书写中探寻紧贴情与志的言说方式。这就是创造。创造要求当代诗每一次都面临诞生的艰难,并在对艰难的克服中获得自由,即便最终形成的言说方式是朴素而容易的。
当代诗的伦理,不仅是个人化的历史想象力,也不仅是对微末个体的道德审视,更是对人的存在方式的承诺和探寻,是对生命和生活的眷恋和责任。
当代诗正在经历一场“伦理的转向”。
 




当代诗,敏感于时间甚至历史。
当代诗的器皿足够脆弱,也足够强大。当代诗的时间不是商品的时间。恰恰相反,当代诗的时间凝结为废墟,是对碎片的召唤和收集——当代诗,是一个收集废墟的收藏家。
时间,是面向他者的运动,是在与他者共存的相处中经历变化、停顿、弥合、断裂、相遇、分离和永别。
 




走向伦理的当代诗,理解着每一个他者,理解着万物,理解着脆弱不安、摇曳不定的人和事物,并寻找着贴合于此种存在的诗歌书写。
在我的第一本目前为止也是唯一一本诗集《赋形者》之后,我继续书写着“者”系列和“的人”系列。这些诗中有着对我自身的游移不定,自我的反讽——我一直拒绝对自我的眷恋。但是最终,我想要实现的,并不是要和自己争辩,而是要和生活争辩。在争辩中,看见一个个意外而混沌的他者,让他者进入加法,变形、弥漫、生成和建构。
我想要突破对技术和形式本身的沉溺,试图克服技术诗学和形式诗学的禁锢,去关照光怪陆离、错综复杂、风云流变的当代生活,和在生活旋涡里盘旋、漫游的他者。让诗成为异质性的容器,在他者的枝头微微震颤,接纳来自记忆碎片的幽兰光线。记忆,便是预言。
当然,诗歌不可能不忠于形式,但必须是创造性的形式,甚至是流动的无所凭依的形式。不是说形式就是内容,而是说,形式和内容全部隐匿在创造中,消弭在对世界异质性的发现中,呈现在语言之力的角逐中,接受记忆的召唤和未来的牵引。
我试图在诗歌写作中消除写作主体的显性存在,将自我清空为一个敞开的容器。曾有一扇半掩的窗或门横亘在我的诗和他者之间,现在我拆掉窗框和门框,让诗歌中的观察者、偷窥者、凝注者、反思者走出去,直接暴露在流动的风中,置身于他者的广场,漂泊于满溢的海。让书写者从看台上走下,走入人群,体贴社会,呼吸自然,自我消融,让他者成为世界的主体,揭示着自身生存、时代、历史和公共空间的境况。
 




当代诗的伦理,不是诗的道德,不是责任的束缚,而是丰盈的语言和伦理的邀请,是敞开的自由和内敛的重负。

(2020年7月15日,上海金山)


    来源:网络      编辑:赵卫峰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返回文库首页]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