桦君 ◎ 当诗歌真的成为表达时——赵学成其人其诗简评 | 诗观点文库 | 诗生活网

 

 
当诗歌真的成为表达时——赵学成其人其诗简评 (阅188次)

桦君





  首先要说,中国诗人太多了。真正能被称作诗人的,却不多,我觉得学成算一个。怎么界定一个写分行文字的人是不是诗人?个人觉得并不是单纯地通过这个人是不是能娴熟地掌握写分行文字的技巧,而是他会不会认真严肃地面对自己的表达。
  中国是一个诗歌大国,从最早的《弹歌》和《击壤歌》开始,距今已经经历了三千年。最早的诗歌都是劳动人民在劳动间隙时的口头创作,作者都是无名氏,门槛虽然很低,但写得生机勃勃,文采斐然。就拿《弹歌》来说,全文仅八个字——断竹,续竹;飞土,逐宍,却非常准确地写出了人们从制作工具到进行狩猎的全过程。八字虽短,也能满足我们对解读这首诗时的所有需要。在中华诗歌发展初期,那些并没有掌握多少创作技巧的普通劳动人民,为何能写出这么好的诗歌?这是值得我们今人深思的地方。读者朋友如果耐心读一读学成的诗歌,也许能找到答案。
  学成是一个诗人,又是一个才华横溢的诗歌评论家,他自谦说,平时忙于教学,所写却不多。我最早知道他是因为另一个朋友潘越松,当时正值自媒体方兴未艾之际,我和几个爱好文学的朋友打算搞一个纯文学公众号玩玩。公号弄了一段时间,便陷入好稿难以为继的窘境,于是四下托朋友寻找好作者和好稿子。越松在江苏海门一所中学任教,他向我推荐了同在这所学校任教的诗人赵学成。记得越松一口气向我推荐了三位年轻诗人的作品,另外两位比学成名头要响亮得多,然而三位诗人中,一读之下唯有学成的诗歌,触动了我作为一名读者阅读时燃烧的情绪——我当时的直觉是,这是一位年轻的有着蓬勃激情的诗人,作品虽未臻完善,却有着无限发展的空间和可能性。
  认识学成几年间,断断续续读了一些他已经发表和尚未发表的诗歌,最大的感觉这是一个具备真性情的人——对于诗歌创作者而言,这是多么重要的品质,将从心之发起的源头,杜绝了假诗和伪诗的产生。诗歌好坏优劣,每个阅读者都有自己判断的标准,圈内人或许要考量这首诗的技法,词句整合过程中是否遵循了一首诗生成时的操作规范,诗歌应该承担的美学功能和价值使命。从单纯的阅读意义上来说,我们如果给一首诗绑架了许多它不应该承担的额外之物,会让这首诗在担负这些额外之物时变得似是而非。似是而非跟诗歌的深刻,是南辕北辙的两回事。依照本人的浅见,当一个人为了写诗而写诗时,他写出的东西就会滑入似是而非的境地。他可能因为自己掌握的创作技法,让自己写出的的东西表面上看起来更像诗,分行文字的里面,实则空无一物。当一个诗人真的有话要说,且不得不说,诗歌才能成为一种真正意义上表达的有效工具。诗也才真正还原成诗歌原本的样子。
  学成的性情保证了他不会无病呻吟,一旦写,自然是表达的需要。这就让他的诗歌脱离了演戏的成分,具备了诗歌原本该有的样子。诗歌应该是什么样子?恐怕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不管答案和标准如何——或许根本就没有答案和标准,但我们在衡量一件作品时,对其真诚性的裁定,却一定是排在首位的。真诚的诗歌不一定是好诗歌,但不真诚的诗歌却一定是不好的诗歌。真诚是学成诗歌中从不缺乏的一个特点,这也是我喜欢他诗歌的很重要的原因。
  最近去昆明出差,按照每次的习惯,包里要带一本可以阅读的书才可安心。我最先想到的是发微信给学成,让他发些诗歌来。白天忙忙碌碌,晚上待在酒店基本上没别的事干,正好可以利用这段闲出来的时间,比较集中地读一读他的诗。在云南的一个多星期,办完事后便在公司的安排下,与闺蜜游玩了一下大理丽江的古城,和丽江的蓝月谷以及玉龙雪山。白天和闺蜜马不停蹄地在各个景点间奔波,晚上躺在酒店的大床上,就着还算明亮的台灯读学成的诗歌,一行行读下来,我的感觉是精神被涤荡后的感动,仿佛学成就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一脸严肃地在跟我叙述着一些发生在生活中的令他触动不已的大事情。他面色忧戚,神色凛然,坐姿显得孤独而倔强,像个寻求答案却得不到回应的孩子,因为认真和不愿妥协,眉头一直紧锁。但他的心却是清澈敞开的,有温暖的烛光,从中满溢出来。我注视着这团烛光,感觉它在挣脱束缚它的黑夜时多么辛苦和用力。但这团烛光一旦挣脱束缚,就变得恣意汪洋,像决堤的海水,可以在自给自足的空间快意恩仇。
  阅读赵学成的诗歌,我从来不担心他的诗句会将我引入某个歧义的黑巷,我清楚地知道他就站在那里,即便中间隔着百米的距离,即便山重水复,我也能清晰地倾听到他诗句后面血液流淌的声音,和他驮着长夜躬身前行时依旧不改初衷的强有力的心跳。他的诗歌不故弄玄虚,不人为设置迷障,句子指向明白,避开了不必要的分叉。读学成的诗歌,犹如老友敞开心扉在对谈,饱满充沛的情绪,让他的诗歌自始至终停留在一种燃烧的状态。
  因为这种燃烧来自于他对世间万事万物本能性毫不掩饰的情绪反馈,使得他在组织句子和词汇时,非常可贵地保留了诗歌语言最应该保持的内在节奏和力度,剔除了为了刻意保持的深刻和抽象,而导致的语言上的泥沙俱下和松散。他的诗歌非常完整,很多读来感觉是一气呵成式,句子干净利落,尽可能地让情绪引领脚步却又不泛滥,在一个相对理性的喷发中,让诗歌承担起自己的职责:说该说的话,立该立的志,将批判和揭露的立场旗帜鲜明地呈现出来。《致敬》、《在医院里》、《80后:一代人》、长诗《星》、《卖苹果的》、《清明节》、《我震惊于……》、《赶紧去生活》、《苍井空的婚讯》都是这样的诗歌。
  如果说学成是一个被激情裹挟的喷发式的诗人,则又是对他的一大误解。他有他很细腻的一面,有些诗歌写得非常内向细致,如《黑匣琴》、《早》、《立冬》、《我爱的人在镜中》、《清明》、《雨下数日》;有些写得很奔放璀璨,如《春日》、《风筝》、《咏叹调》、《小谣曲》、《冬》;有些则非常的温情柔软,如写给女儿的那首《致女儿书》、《春日捉蝶》和不太彻底的《归途中》。但更多的情形下,学成是以一个清醒的诗人的形象,站在尘土飞扬的人世间,思考着一个诗人在生活中遭遇的无法回避的不断向内加压的一些问题,如《一根针》、《开会》、《理发记》、《黄昏,在乐天玛特超市外遇见一支被扔在地上的玫瑰》、《千里无鸡鸣》、《五秒钟的迟疑》、《论阅读》、《铜锁记》……在这里我不就不一一引述他的诗句了,如果读者朋友们感兴趣,可以找来读一读,相信一定不会让你失望。无论学成怎么写,写什么,有些东西在他的诗歌中一直是贯穿始终的,即对世间一切假丑恶不遗余力的鞭挞。作为一个诗人,他的立场和态度非常明确,从不屑于搞一些似是而非的花里胡哨的实验,语言始终保持着一贯的通透。诗人应该具备哪些素质,答案不尽相同,个人认为没有立场和态度的诗人是不配称为诗人的。才情和高超的修辞手法或许能为诗人的作品增色,唯有从人性和真理出发,才能成就一首优秀的诗歌作品。
  作为有态度有立场的诗人,学成内心一直是焦虑的,他平时大部分时间交给了教学和生计,留给写作的时间很少。我猜他严肃的性格多半是不愿在尘世间俯就,也有对匆匆流逝的时光的担心:书生有志,然现实重重挤压,一腔才情无法施展,实乃一生之悲。学成的才华和时刻警醒的心,让他无法真正泯然于庸众,敏感加剧了他内心的痛苦和不安,使得他无法在沉重严酷的生存面前,释放内心——他的山头空置,明月孤悬,唯有他独坐,眺望不确定的远方。尽管现实有种种不如意,作为诗人的学成,诗心永远跳动不息。
  我于是想到十月六日晚,十一点五十九分,学成发在微信朋友圈的一段话:“都这个点了,一个女人坐在楼下马路边的路灯下哭。一边哭一边向另一个劝她的男人哭诉,那哭声直冲上十楼来,哭声中的悲愤和绝望在四下的黑暗中散开,像月光中绽开的石块咚咚作响,又迅速碎裂为更小的埃尘,长久地浮荡在秋凉的空气里。大部分人都睡了,没人在意她的哭声,她的不幸便更显得孤单。人间空旷,一弯新月在天上徘徊不前。她用以哭诉的语言是本地方言,我听不懂,但这哭声我觉得我听懂了。”拥有这样一颗悲悯之心的学成,我相信他内心的广阔能容纳人世间所有的缺憾,也有勇气担当一切的缺憾,并在缺憾中冲出一条光明的路来。
  我喜欢学成的诗歌,更佩服他写诗歌评论时展现的不可阻挡的才华。作为情长技短的我,今天写这样一篇小文,心里是惴惴不安的,评论不是我的强项,评身为评论家的学成的诗歌,更有班门弄斧的嫌疑和隐忧。我不揣浅陋,斗胆在这里说几句,是作为一名普通读者,同时作为他未曾谋面的朋友,对他人品和诗品的一种发自内心的激赏。
  最后愿上天眷顾蠖屈不伸的学成,也祝愿那些配得上上帝之杯和祝福的人们,从此花开四季,一生顺遂。

  来源:作者惠赐 编辑:zwf

更多诗歌资讯,请关注诗生活网  www.poemlife.com

 

联系诗生活 | www.poemlife.com

[返回文库首页]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