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金枝原创:被梦驮远的马匹(纪实小说·第八章)

已有 179 次阅读2018-8-21 16:27 |系统分类:小说

       径回内地的时候,那时已经五月上旬的某一日了。在上午落脚了北京西客站,把自己快快的拿到家里。居住京畿,需要两三个时辰才能抵达,再加上交通堵塞诸如此般的,到了家里已经黄昏大把的交给小区了。尽管心情有诸多的不悦,也在不时的窥探自己的内地,设法找寻出能够批评自己的责任,可我没有苏醒什么,宛如梦幻似的,摸不到它的经纬……
       蜗居,一种是表象的,一种是心灵的,而我却属于第二种。我呢,一不会跳舞,二也不会麻将什么的,尽管哥嫂在这方面比较有特长,可我却不能与他们为伍,我这个居小的弟弟,让他们操碎了心也不能成气候的弟弟,现在又被寂寞和孤独包围了。
       把自己成功的守在蜗居。
       茶几上堆满了啤酒和一些简易菜肴,面对着这一切,每一种菜,都时时的喊着孤独。
        一把起子的成长要素在于:它总是那么的乐意助人,心情郁闷的时候,它绝对不后人的帮助我起开啤酒或白酒,漫漫的把烦恼和痛苦堆向过去,倘若是这样的话,新生命一定要活起来吧?
       滴滴……滴滴嗒嗒的嗒滴……滴滴……滴滴嗒嗒的嗒滴……
       几瓶啤酒以健忘的心情下到胃部之后,我的呼机突然的响起。我戴上镜子,从腰间撤出呼机扫描起来:09943824798。目睹之,我生发奇怪了,怎么这么长时间没有叫了???
       之后我电话咨询了朋友,他告诉我:你没有申请漫游吧?
       是啊,的确是这样的,我真的没有申请。
       我捏着数字键,往下目睹着:柳思,你在什么地方?你怎么不给我回电话?我每天三五次的呼你,想你,你在什么地方?明天下午十六点你给我打电话啊?
       看完后,我用拳头敲打自己的胸脯,不住的,喜忧参半的泪水淌下来。
       桔黄色的灯火,被许多泪朦胧了。
        次日下午四点半钟,与同事告诉一下说出门有一点事情要及时处理,并让之在值班小坐一番。来到了公寓西侧那家私人百货店,按照呼机告诉的电话号码我打将过去,于是,那边的话音自线路扑入我的耳洞:
        “喂!是柳思吗?”
        “啊……是啊,是我,哈娟。”我顿了顿,继续说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怎么在汽车站没有见到你的踪影,到你家也未见你?”
        “原谅我,柳思,我在昌吉呢,自从我知道五月五号你抵达乌鲁木齐,我就一直呼你,可总不见你的回音,我困惑的非常失望啊?
        “乌鲁木齐距昌吉只有三十八公里的路程,我的呼机没有加漫游,是收不到的。不过,我也奇怪,你妹妹电话呼我并告诉我,说你不来北京,和我要到新疆已经一个星期,这一段时间你怎么没有呼我?你私自改变约会地址,我怎么知道呢?“
        “柳思,你知道吗,我家住在乡下,电话是非常不方便的,而我的父亲和妹妹一直监视我,使我不得离开他们的半步,你说,我的心情是该多么的灰色啊?到昌吉这里,也是在我妹妹和她的同学伴陪下过来的。就是现在,我也是在我妹妹的同学不在的情况下与你通话的-------”
       她告诉我,她每天四次呼我,期盼的焦灼等待,她为自己下了通知,如果今天5月11号还等不到我的电话,她一定痛苦不堪的,并灰心的忘却这一切。
       这时,我发现我的身畔出现一对男女,似乎要打电话的样子,好象等了好长时间了。
        “……柳思,”电话里她问话的声音很大的,连旁边的人都能听到:“你说,我们是什么关系呢?”
        “我……,”我支吾的有些语无伦次,不知道该如何答复这样的问题。
        旁边要打电话的女的插话:“你说,你说,你说:我爱你!”
        “我爱你!哈鹃,我爱你!”言罢,我的面庞腾的红了,连自己都无法明白事情的发展怎么就成为现在了。我颇为惊讶,惊讶的让人无法理清这林林总总的一切。
        “恩,这还差不多。”
        “你爱我吗?”继之,我反问道。
        “爱!”
        哦……爱,那是一种真诚的心灵的默契,那是一种时间从而日日的播弄,那是一种忘我的生死的考验。
       被袭击了,被爱的神圣与尊严,从心灵突破了。
       日子在以后的岁月变的越发芳菲了,连时间都因此愉快起来。我们所说的快乐,就是让时光加快自身的步履,尽快透露出生命的真谛。
       水到渠成,也是被现实中的人物时而推崇,尤其是女人,只有直接的,具体的,现实的事情才能在她们的身上发起作用,而理性的本身也无不女性化,这就是作用与被作用。
        时间转眼已经是六月了,在七号的下午我收取了她的照片之后,次日我就将她从北京西站接回家里。她是个身材苗条的姑娘,尽管容貌平平,可确实具备了令人顶礼般的气质,在面色上我总是不由的从中窥探出什么,一种难以整理的五官我不明白要预示出什么,但要相见的心情起浮我的脑海,使我无从揣度……
       次日一大早,我自京畿赶到了北京西站。因为是铁路职工,有证件提供自己的身份,不费什么周折我就进入了接站口。
       穿过了人际往返的流动,我拾阶而上了第三站台,这时离七0次列车的到来还需要一刻钟的等待。
       来了,终于就要光临了,可我的心潮并不澎湃,平静的心田就象要等待落地的种子要发芽一样。
        列车缓缓的自西驶来,出车厢的人们都涌到了门口,在列车员打开车门后,随逐渐步将出来的旅客,我的鼻子有些发酸,也一眼在18车厢的门口目睹哈娟的出现。我三两步的赶上前去,接过她手中的绿色帆布行李箱,温和的说道:“来啦,路上累吗?
        “不累!她笑了,温柔的回道:“就是想尽快的到达。”
       是啊,就是想尽快的到达,难道不是我们共同的愿望与希冀吗?

 

 

                                                                           完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2-9-29 12:47 , Processed in 0.026894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