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金枝原创:被梦驮远的马匹(纪实小说·第五章)

已有 2892 次阅读2016-4-10 15:12 |系统分类:小说| 小说, 纪实

       老蒋,我的友人,大于我八岁的哥呀,你可知晓,沿途的都市俨如被棋子安排的古老的家乡,没有一个命令让我步下心来,因为它们不懂我,我要的心灵的家乡在远方……
       69次,这个神秘的数字,我可能被命运之路“遛”的太“久”了吧,我总是不由的琢磨这两粒数字的出土,是不是已经光临了我心灵的家乡,要歇脚了。西域的首府在时时抚摩我的心,包不紧瞳人的眼皮被泪水破堤了,镜片被酸涩洗的越发的朦胧。
       一大把颜色让天空染黑了,手指扣不动的星星一大片的亮,火车的车厢与车站的楼房颔首的微笑。二十点三十分,列车抵达了终点站,乌鲁木齐南站。随下车的乘客我步将下来,当时我多希望有个年轻的女子迎我走来,笑容满面接过我的行李:你就是柳思吧?虽然我知道她不是在这里接我,可我是多么的愿望突然一个标致的姑娘扑入我的眼帘,慰藉我一路的思念和泪水,尽管我知道这是白昼梦,可我又是如此的生发这样的奇迹,好太阳一转身,阳光就照过来了,可上帝并不慈悲,满目站台上,陌生的面孔在支撑着站台上的灯火,然后被灯火推到出站口。
       出站后我回首顾及一下站台,望着那列69次车体:哦,是它把我送到这里,是我自己走出来的。
       奇怪的是,那列火车是谁?我又是谁?
       一股难以名状的思绪在心地久久的徘徊,和着乌鲁木齐南站灯火黯淡的人们个体着…………
我的眼睛不时的在乌鲁木齐火车南站四下张望,主要的是我要打问铁路旅馆,因为同一系统的旅馆一是在安全能够得到保证,次之价格上相对的比较便易,然后再做下一步的打算,随便询问现在有无到吉木萨尔的车次,眼下我巴不得立刻见到她,好安抚我不塌实的心地。一番询问之后,我拎着行李径直拐向右侧的胡同,张眼目睹一块“铁路旅馆”的牌匾。这于我来讲仿佛到了家一样,总有些亲切感涌向心头。
       我推开铁路旅馆的大门,服务台前一个着铁路服饰的年轻的姑娘站起来问道:“先生您好,你要住宿吗?”
       “啊,您好,是的,是有这样的打算。”我颔了颔首,微笑的答道。心目说,如果这二十多岁牌亮条顺的姑娘是哈鹃多好,省却了一段路程。顿了顿我温和的问道:“和您问一下,如果我到吉木萨尔,我怎么走?今晚还有车吗?和您说,我也是铁路职工。”
       她“哦”了一下,微笑的回答:“还是同一系统的,您从北京来呀?”
       我笑着应答了她的提问。
       她告诉我,今天没有车了,如果要到那里,得明儿清晨了,从这里有到东北方向有公交到二毛厂,然后从那里乘坐吉木萨尔的车,也可以坐到三台的,在吉木萨尔都停,你告诉售票员说你到吉木萨尔,他们到那里就会告诉你的。
      听了铁路宾馆前台服务员音质悦耳的告知,我心里有谱了,便在这里下榻了。
      随漂亮的女服务员拾级而上三楼,于昏暗的光线下在楼道跟随着,亮闪的钥匙,入境的带着女服务员柔嫩的小手把门打开,和我微笑的告诉我,有什么需要可以找她,随后拉着长长的楼道一径远去。
       这里是六人合住的尤为平常的房间,其他几张已经让呼噜声占据了,独有临门的那一张非常谦虚的等候我,也有可能是命令和无可挑剔。我实在的累了,把自己安静的放在床榻,让呼噜时时的灌入耳洞。我很喜欢静,这可能与自己平常的读书有关,如此的居室让我立刻入眠也不太可能,再有忐忑不安的心境,大缕的思绪总是萦绕在我的脑海,使我不得消停。尽管有三天三宿我尚未就寝了,又不得不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堂吉诃德站着睡觉能做半个梦,我没有明确自己,也不知道,也没有细细思量自己为什么来新疆,没有目的的目的,让我无从透露心灵的底版色。
       我是谁?我是谁??我是谁???
        一声声的叩问在整个房间回响,被四个角度包揽而透不出去,游移着,在空气和呼噜声往而流动。
        我要探望的姑娘又是谁,我们——甚至我们的相貌都没有得到证实,这一去新疆就是安慰友人吗?
        与其说是次日,毋宁说是今天,因为连续的周而复返的日出月落,似乎在更替着时光,可与我却恰似一日。我被日子折磨的没有时间概念了,甚至我是谁,又如何来到这里,得不到清醒的认识,我把自己捆在对友人的牵挂中,我被嫁接在她的心灵了吧?
       许多人都言郁闷,可现在我都不明白何谓郁闷,已经有几个时日我尚未入眠了,可却得不到解决。
       室内的呼噜声,在偌大的房间俨如黑色的水流,总是源源不断的往我的耳洞里灌。
       既然无法入眠,客观与主观因素都有。于是,我索性站在床榻,一个跟头拿起了大顶,邓丽君的歌曲《原乡人》便回响在我的脑海:

 

                    我展开一双翅膀
                    背驮着一个希望
                    飞过了陌生的城池
                    去到我向往的地方
                    在旷野中我嗅到芬芳
                    从泥土里我摄取营养
                     为了吐丝蚕儿要吃桑叶
                     为了播种花儿要开放
                     我走过丛林山岗
                     也走过白雪茫茫
                     看到了山川的风貌
                     也听到大地在成长

 


      不知道为什么,当“我走过丛林山岗/也走过白雪茫茫,”这两句回荡在我的心头,我的泪却总也止不住,一种声音不知道从何处而来:早经历过了!早经历过了!!早经历过啦 !!!
       仿佛在遥远,仿佛就在现在,仿佛很古老,仿佛还未显现。
       让你(我)永远无法揣度它的脉络,你永远为之奴役,不自主行使莫明的行动,你无从算什么,甚至不知道在做些什么,神着无形的意志,你(我)被自己行走着,可不得不屈从。
        我拿着大顶,“噗嗤”的一声我大笑起来,靠房门东侧的那哥们呼噜不再咆哮,随之室内亮白了一屋。只见三十多岁的男士斜着欠身喊道:“哎------哎哎!我说你干吗呢?”
         “我呀,你们老打呼噜,我睡不着,我就把身体往上放放,回忆回忆往事,给自己增加一些精神养料。”说吧,我把身体放下来,坐在床沿。
         “你再给自己的精神增加养料,”他坐了起来,用食指一再的敲左掌心:“你也别笑啊,这大黑天半夜的,这不是吓唬人吗?”
        那四张床上的人醒了,睁着睡意朦胧的眼睛朝我们这边上扫,大概都在四十郎当岁的样子。
        紧北边的肥哥用胳膊肘支撑着身子,不耐烦的嘟囔着:“干吗呀你们,还要不要人睡了?”
        “你以为我不想睡?”三十多岁望着肥哥指着我:“他睡不着觉,说我们打呼噜他睡不着,自己就起来拿大顶,还笑,你说吓不吓人?”
        “好啦好啦!睡吧!肥哥说完,一头又扎到枕头上,呼噜又起来了。
        “得拉!我不对,对不起哥几个了。”我抱着拳:“我也迷着吧!”
        灯火让房间陷入一片黑夜,只有此起彼伏的呼噜声,衔接着白昼。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2-12-2 18:14 , Processed in 0.026861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