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金枝原创:被梦驮远的马匹(纪实小说·第四章)

已有 6556 次阅读2016-2-11 08:26 |系统分类:小说| 小说, 纪实

       也说不清是从上层建筑领域嫖来的,还是由小滩上吃早餐时顺手牵入心头的,说什么命运好比强奸,有高潮就有低潮,而眼下只身独上西域探访朋友的我,不消说绝对处于疲软状态,能不能在精神上壮阳还是个未知数。

       列车行驶在河西走廊十分愉悦,沿途的都市让夜色一笔带过。

       我的心绪在69次空调车上总有一股难以言喻心情,在时空上总是不时的往返。如此的情况下一想,再怎么说,必定与朋友的距离都在分分秒秒中拉近,想念中我深感着无比的安慰,而我总是不由的扪心自问:这个朋友是谁?怎么将她的痛苦和无奈提上我的日常生活上来了?叫我无法驾驭自己的思念而只身独上新疆来看她?

       把北京这座庞大而繁华的都市放在内地,让东亚挤来挤去,我是否被挤出来这并不重要,我担心内地人是那么的多,愿望中的人们在每一位个体身上摊的少而又少,甚至指标都在日夜竞争,于是乎,生发而出财产的亏空和情感的失调也在所难免。作为芸芸众生中造物创造的分支——人类,这个脊髓动物中的理性者,欲望总是时刻占据他们的心房,无,是那么的令人恐惧,于是意念就驱赶他们的时空,他们始终被欺骗中被欺骗着,无论是位居上层建筑的高度,还是下里巴人的百姓,都永远脱里不掉奴役的锁链,因为宇宙中这座小小的星球太微不足道,而人类这个生产与被生产的延续,迷梦时刻都在一一的粉碎。

       列车肯定有营养供应着,否则黑夜是那么的漫长,怎么叫过去退之以往?

       空调车上的硬座说是硬的,当然再硬也没有美国硬,硬不起来怎么办?中国人知道该怎么调节自己。我发见我对面有俩位青春年少的小伙子,让手机对准自己的眼睛迷糊着不住的笑,我生发奇怪,把身体探过去让眼睛热衷起来。我发现有这样一条短信,说某些国家领导人坐飞机出国考察:

       A说:扔下一张一佰的,谁拣着谁乐;

       B说:扔下两张五拾的,俩个人拣到俩个人乐;

       C说:扔下一佰个一块的,一百个拣到一百个乐!

      飞行驾驶员小声嘀咕:把你们丫的都撇下去全国人民都乐!

       我的眼睛象把那条短信勾搭过来一样,这心目中一个劲的乐,仿佛使自己的灰色心房透出一缕新鲜的空气。记得上几天我去早市采购蔬菜,在人际往来不断的菜摊中,两个似乎熟悉的年轻人相互问候,其中有位三十上下的男士用不解的目光,扫视手拎塑料单的青年:

        “耶,你买的是什么?”他有些怪异:“你买那么多生姜做什么呀?”

        “啊-------?“青年神秘的笑着:“那还想不出来?”

        “弄不明白!”男士困惑的摇了摇头,笑着问道:“你做什么,我怎么知道啊?”

        “真的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

        “那我告诉你:送小姐去中南海—泡姜!”

       那男士楞了一下神,象是醒过闷似的,忍俊不禁的大笑起来。

       每每想到这一幕情景,心目说,这中国的高人真是比比皆是,足见人不要太张扬自己,不要自以为是,山外有山,宇宙是如此的浩瀚而广阔,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太多了,只要我们在路上,我们只能谦虚的学,我们永远是学生,永没有毕业的时间。

        青色的大天从无涯的戈壁向西推广,底蕴雄厚,颇为壮观的嘉峪关,宛如骑着历史的痕迹,以旷野的晨风迎我而来。

       大太阳把金黄色的光束,宁静的披在嘉峪关头。啊,仰靠着戈壁与沙漠,你存活了六百余年了,你这古代军事城堡,河西第一隘口,养着无量数内地人对你的向往和崇拜,你把握了历史的硝烟,也目睹了无烟的现代战场。

       中国第一大疆域广阔的新疆,就要以它自身的雄姿扑入我的视野。

       火车刮着十余级大风,带着内地一个普通人朴素的情感和心灵的关照,以诗歌的真纯与西域一个素未谋面的姑娘衔接,就此融入这片土地。

       我思潮汹涌,满眶泪水,撑开眼帘的包裹,千丝万缕无从释怀的情感夺出窗口。

       天山,我现在勇敢的为你而亲近,你骑着千万年的风雪,自东向西的驰骋。哦,山那端,山那端该是怎样的一种景色?山那端的姑娘究竟是谁?为什么如此的令我牵挂,日月让我心神不--------

        我要带着她径返内地,让北京的风光来疗养她心灵的痛楚,让她的诗歌从而倍加空灵且丰满:

 

    

 

           是谁的思念之灯 饱满的 如一枚麦粒

           在西域 被足跟一步一步地压低

           却突然的松绑全世界 掘开堤坝

           从您的眼眶中涌出来


           妈妈 就在六月 我要在您的源头上降下

           将形象从此转移

           而现在 妈妈 把我的秀指从家里伸到小园中

           在杏枝上 让我从少女扶出一片晴空

           叫我往外红吧

 


           妈妈 就在六月 我要把自己从您的面容上摘走

           如同那园中沉甸甸的苹果 难道没有一条河

           在夏夜里行走

           在梦中熟着秋


           妈妈 就在六月 我要把自己清清美美地放远

           找一块醉人的风景 把脚从此定居

           再让我使您美丽 把您的妙龄 从我的芳容上温柔出来

           连水都是雪做的 叫全家都浇出来泪

 

 

           妈妈 当您想我时 可以拭拭目 掠一掠发丝

           把我的形象让入家中

           把天山也随之牵近瞳孔

           雪峰 我们的亲人 那一十三载的起讫

           不是因我的翩跹而从此洁白 从此永恒

           如果我不漫出 从您少女的娇容中 让时日不朽

           这层层的积雪又从何处飘来

           永恒着天山

           亲爱着我们的雪峰

 


           妈妈 如果在镜子里找不到我那头秀发

           就把脚放出门外 看看天山

           那高度中的高度 那洁白中的洁白

           又岂止我的眼睛啊

           被您从此牵挂

 

       透过车窗,远望着天山,内地涌起的情感,使我的诗情顿而浮现她别离母亲时,内地真实的感受--------

       当缪斯的浪花旋舞在你心神的时候,你便从而抵达永生的家乡。因为我们始终在路上,在路上,人是如此的多,使我们找不到一个人,安逸的享受这个星球。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2-1-22 12:36 , Processed in 0.027500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