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金枝原创:被梦驮远的马匹(纪实小说·第三章)

已有 7895 次阅读2016-1-21 15:48 |系统分类:小说| 小说, 纪实

        此下的一段时间里,我的心灵总是被虚无紧紧的包围着,本身就具备着艺术素质的身心,而现今又经临友君失去兄弟的悲哀,内在的灰色就倍加浓郁了。想着人生为什么有那么多的苦难时时捕捉那些正在幸福中的人们,使我们防不胜防,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自然、社会、亲情把精神和物质绑架了。

       路是那么的宽阔,天是那么的高远,可世人渺小的是如此的可怜,方向有路,却没有躲闪的地方.

       老蒋,我也奇怪我这人,你说我与远方的朋友还尚未谋面,这心是不是操的有点过大了?可我,可我老是不经由的,想着朋友处于极度的痛苦之中内心总是踏实不下来,也时不时的揣摩朋友的形象,千万个形象总是在我的脑海里不停的变换交替,而没有一个形象从此定格。

行走在小区柏油路上,午夜里的一窗窗灯火都把世界关在外面了,甚至我感觉我自己也被人们遗忘了,唯有路畔上桔色的灯火时而扑闪着些微的温暖。夜,静的如此的合适于人们的入眠,依我来看这世间,与其说是入眠,不如说世界在他们的目光里彻底的灭绝了,因为征服他们的只有自己,也终究会被自己的碳火所熔化------

我活着,可终将在你们的视野里消逝,当我从这个星球取走了的时刻,我会再来!

       行走过去了的先前已成为终身痛苦的烙印,未卜的明天将是如何永远处于不确定之中。

       又是次日了,这样的次日与我是不是存在我并不知晓,因为这样不眠的夜晚总是与明天衔接,加强了我面颊的消瘦。内地的人应该知道的很明晰,从北京到乌鲁木齐实在不是很近的距离。午昼时分我收到她的传呼,于是我们就此通了话,知道她买断了工龄,我考虑到她刚失去兄弟不久,又在那个乡村部落,在这样的一种环境中,除却思念小弟不能自拔之外,可能还要添增一些不必要的烦恼。我到没想别的,说真格儿的,甚至连考虑与她什么关系都尚未进入我的思想领域,我把我的工作性质与休息与她做了一番交代,不行要她来北京小住一段时间,三五个月减轻了心情的不悦再回新疆。她说要我过去,让她的父母看看我,又说可能她的父母不让她去,但她还是愿意的。我心想她说的不无道理:人家姑娘素来就没有出过远门儿,也没有与我谋面过,我过去一趟造访一次的确是千该万该的。

        小十天的时间里,我把家庭与单位的事情里里外外整理完之后,这时已经四月下旬了,也就是26日那天午后,我被她的妹妹与父亲传呼了,电话里她的妹妹告诉我,她的姐姐不打算来京了。我接受完这样的消息之后,若有所失的心情布满心房。是夜了,我提留四瓶啤酒放在桌面,因为我不知道该怎样排解自己现在的心情,其原因我一切都准备好了,就等待五月二号那一天赶赴新疆,而就在这样的情景下,突然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式的侠妹来,这使我没有提防,所以酒就使我安慰起来。不觉中我忽然醒悟,因为哈鹃曾与我说过,她很想来,我顿悟一定她的父亲和妹妹背着她与我通话,不是她真实的意思,否则她一定要和我通话的。我心目说:酒啊,你光辉和照耀了一切,使我的黑夜破晓了。

        呵呵,老蒋,时而想起我这人也挺神的,在许多的事情上我需要远行,不是赶上暑运,就是在黄金周,而此次我再度碰上---------五月二日,这倒不是我非要这么做,也可以往后拖一拖,可我的心神总是不定,想像着远方的朋友也同样的在期盼我,况且我们也实在约定了这个时间,失约好像与我根本就不牵连。于是我下班之后就赶到北京站,在免票口签69次从北京西到乌鲁木齐的特快,可不承想没有了,签票口哪位大姐和我说,叫我签一下75次到兰州的硬座,在兰州我呆不了多长时间69次就到了,到该站下的人很多,随便就可以坐上。我一想也是,听人劝,吃饱饭,想着走一点儿,就离朋友就近一点,管不了那么多了。啊,老蒋啊?我已经三十多小时没有入眠了,可我没有一丝困意,因为我被朋友痛苦的天地占据了.

       那铁轨在岁月的涛声里澎湃着,时时刻刻,分分秒秒,都被车轴驰骋:

 

                     那些仓里的谷子

                     和那些忍冬的麦穗

                     正在我们丰厚的梦中

                     奶着我们的根

 


        饥饿,是那么的叫人难以忍耐,无论是物质上的,还是精神上的,他们始终占据你的时空,时光依旧如水,而那些灰色的汉语随时随刻都在想念你的昔日而不肯退去,叫你淋漓尽致的品尝何谓人类。那年或许我一十三岁,那一年应该是让中国人永远被复制永远不老的一年,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老一辈开国领导人都把自己从这个世间取走了,四。五天安门广场事件,唐山大地震,粉碎四人帮,而我的父亲也不肯放弃自己-------1976710日,让道路交通堵塞,从此回了家乡。无法忘却,永生难以忘却的那一幕幕,哭声走遍了街头,田野很是宽阔,都容不下悲哀的哭泣以水的形式向四周蔓延-----

        郑州,西安,天水,兰州,这些在儿时充满着很遥远的名词,今天都在我的视野里一目带过,因为他们都不属于我的,我只要新疆,新疆,朋友的天地,揉入了我太多的梦,她究竟是谁???

        火车把脚跟压的很低,很低----------------

        东西横跨的祁连山,那峰峦上的积雪在阳光下于波动中闪闪泛光。

山麓下,一大片戈壁里的羊,引导牧人的鞭子,在绿色上展开。

 

 

 

       有一种心灵的最初感觉

       这是因为我们被设置在一座包房里

         忍了许多的日落月出

         不知道谁的手在经营着人类

       一个准确的消息

         一张面庞因此而发生了

       让泪以一个大写的一挂满天地

 

 

       不记得谁家的花开有这样的记忆

       或从中暗示什么

       队伍依旧延续着一组组镜头

       凌乱的脚步

       使眼睛张开了尘土的翅膀

       守住秘密,守住秘密

       那支歌让生命在水面上洗涤着

       我要故乡,就仰仗你的手啊

       快把你的臂弯松绑

       你成全了故乡的一片风光了吗

       倘若你的歌声从此不再哽咽

       你可以让我把衣服脱净

                         我洗洗手   穿上你的笑容让你继续上路

                        你的心灵可否有一个秘密概括世人

                        你在驾驭我的最初吗

                         余下的由你负责

                         还是经由传统旋律

 

 

                         故乡

        我被自己走丢了

        想念你的情景

        我无言以答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2-1-22 12:56 , Processed in 0.027315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