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金枝原创:被梦驮远的马匹(/纪实小说/序)

已有 11089 次阅读2015-10-17 17:06 |系统分类:小说| 小说, 纪实

       20014月中旬一个午昼时分,北京铁路分局(现归属于北京铁路局)承德机务段的货运司机蒋福贵从入库的机头上跳下来,只见他提溜个蓝色布包,步履匆匆地直奔密云铁路公寓的大门,绕过那棵两可合抱的白腊树,幼小而青绿的树荫淡淡的洒在他的脸上,使得他瘦削的面庞和他那双时常有神的目光既疲倦又坚毅。他拐过公寓的第二道门,在洗脸间止住脚步,搁下手里的家什,随意的在洗脸池擦洗一把就直奔我们的叫班室,拣着那张长形的紫色凉椅便一屁股坐下,笑意便充满他的目光中。而我呢,当时我确实有一件事还在心里窝着,已是小一个星期的光景了,总是锁在我的眉心,叫我无法开颜,委实不知道该如何针对这件令人棘手的事。好在春光明媚,他的光临,却为我送来了和风。我把身体转向他,叹了一口气,露出一缕困惑的笑容说道:“呵,老蒋,哎呀,现在我有一件非常的事情需要你建议一下,因为我不知道该怎样对待该事,我正愁呢!”

      “呵呵,什么事啊?”他笑了,两手交叉地抱着右腿翘起的膝盖:“什么事能把你难住啊?你讲一讲,我们俩一块儿看看。”

      于是,就这样,我在他的关怀下谈起我此下的困惑之事。

       2000年也是在这相同的日子,我在怀柔街心报亭里买一本《散文选刊》杂志,于夜里在桔色的昏灯下一一的阅读,在不经意中我发见一则诗歌散文大奖赛,便不由的被之所吸引而倍加关注起来。真的,对于大奖赛,我素来不屑一顾的,因为我认为虚假和骗人的成分比较多,况且各种媒介也时不时的向社会披露,这就更令我不会青睐了。可不知道我怎么想的,对这则消息我不由地珍视起来,来来回回的读了几遍我便热衷的不得了,生怕这则消息从我的眉梢溜走。我就这样在如此的心情下把该事认真起来,将一篇名叫《小英子》的散文诗按杂志所标明的地址寄发过去,鬼使神差似的,把它放入邮箱里还在梦中走着,一会儿就想不出自己是怎样投进去的。那一段时间我的神色一直恍恍惚惚的,弄不清自己在想些什么,仿佛自己没生存这个世间,打开目光也找不到一个好玩伴,也不知道自己将来要归往何处,梦一般的在空中悬着,“晕菜”十有八九都冲着我而发生,我就在这样的时日里被阳光摇着只身孤影,不定型地在人海里被水挤来挤去。哦,人是那么的多,我怎么能看出去啊?我感觉着很孤独,但我又多一个人我都认为很挤,可又希望有一个人和我席面而坐,谈一谈心理话,可三十多年了,我总是找寻不见,也弄不清自己要找一个什么样的人才能适合自己的口味。没规格,也没方向。可我总是独守自己一个人,也向外发出光芒,可阳光总是由自己向外照耀,也由自己温暖自己。

       我不住地述说着自己内地中的点点滴滴,是为了让他能明白我当时是怎样的处境,是在怎样的心态里树立一种空乏的渴盼,而又不使自己的独立屈从于世俗的倦怠无聊。而就在这时,我发见他已进入了睡眠中。望着他瘦削的体骼和这张发乌的面孔,我默默地在心理祈求他的宽容:哦,老蒋,很对不起!我多自私,你跑了一宿的车了,却在我的喋喋不休的讲述中死死地抗着,而你终于……哦,我对不起!

       我走近他的面前,将铁制衣架上我的外套取下来为他轻轻地盖上。我就这么小心翼翼的,没想到还是把他弄醒了。他笑了,尽管脸依旧的还是那么因睡眠欠缺而引起的发乌,但气色比刚进入我们叫班室鲜亮了许多了,尤其他那透着洒脱的笑声里,牙齿总是那么玉皙而整齐,跟奶洗似的,这是我素来喜欢的一面。

       他站起来,整理一下八成新的旧款路服,双手又各自提溜着膝盖蓝色的裤子自然而然的坐下。

       与蒋福贵我们一同结识五个年头的光景了,在此期间,通过我们相互的交谈和对人生的认识,逐渐地,我们的关系便越发密切起来,有一份肝胆相照的阳光总是照耀着我们的心地。其实,我们的相识既特殊又自然,最最主要的是他常常出乘跑北京密云我所就职的铁路公寓,就这样天长地久了,亲密的关系便与日深入,说真格儿的,时而看不见他,还真想。

       我望着他不无感叹地莞尔一笑:“不好意思,真的,我实在不落忍的,你还是去休息吧,晚间我还是在班上,等你睡醒之后你再过来,这样我可以平心静气地和你交谈,行吧,老蒋?”

       “行,听你的。”他呵呵地笑着,起身回首顾盼一下我的神情,便折回他的室内入寝。

        我目送他步出我的叫班室,大缕大缕徘徊不定的思绪便在我的脑海紊乱起来,就象波涛汹涌,无法透出大海的理念。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2-12-2 00:18 , Processed in 0.027440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