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山林和海滨的度假

已有 139 次阅读2018-12-1 05:43 |系统分类:小说

山林和海滨的度假
——《那些无尽的夜很小很小的的火》诗并序

(一)
一次度年假,我决定去山里住上一个月,那里可以租到条件简陋的小木屋。这让我很兴奋。为此我很早就开始准备,后来感觉我准备的东西似乎太多了。以前旅行总想尽量少带东西,但这一次什么都想带上,仿佛预感到这回一进到山里就再也不会出来了。我还带了许多书,还有那台我心爱的可以和电脑连在一起的BOSE小音箱。不过,在选择音乐上我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这次只带贝多芬的全套钢琴奏鸣曲。从某种角度来说,这是对巴赫的放弃,至少是把他从神的位置拉回到世俗的人间,而我甚至不能肯定哪一种说法的罪孽更加深重。那时我开始迷恋上了贝多芬的钢琴奏鸣曲,不是某一首而是作为一个整体,一个音乐家的一生。并且像热恋中的年轻人一样相信,我对它们的爱也将会持续一生。那时我可一点也不能说年轻了啊!已经快要到达这样的一种人生阶段,信仰空气和呼吸,所以爱上贝多芬的奏鸣曲很好。它说明:第一,我还不老;第二,我依然还能爱一点什么除了空气和呼吸之外的东西。贝多芬的钢琴奏鸣曲是不同的。他在开始创作之初就着手终结了莫扎特、海顿开创的古典奏鸣曲式;在他创作的中期逐渐达到自己完美的高峰;然后,在停止写作奏鸣曲很久之后,他又在生命的最后开始了一系列晚期作品的创作,最终把自己打造的完美又给打破,终结了他一手发展出来的那种奏鸣曲,用阿多诺的话说就是终结了奏鸣曲这种曲式,他用支离破碎,痛苦,缺乏优美,怪异,打破完美与和谐,来描述艺术史上这种难以理解又令人心情激动的晚期风格。但贝多芬的晚期奏鸣曲同时依然是完美的,而且它们的优美是可以触及的。他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天地。这样的创作过程在艺术史上绝无仅有。与毕加索的创新不同,贝多芬始终在一条路上往下走。也可以说毕加索是一个武功盖世的老顽童,他可以在不同的山峰间随意跳跃;而贝多芬始终是一个背着十字架的朝圣者,一个殉道者而非追求简单的快乐,像杜尚那样,依靠几个小点子,享受呼吸和心跳。

当然,也许音乐和绘画间不应该做这样的比较。它们是有着本质的不同的。画家画完一幅画后,你就可以直接看到画家的作品。但音乐不行。必须有人借助某种乐器来为你演奏。演奏者通过他们的生活和长期复杂的训练形成了他们的演奏方式和对作品的理解。但是,没有人曾听到过作曲家真正的音乐,作曲家本人演奏也不行,那时他就变成了一个演奏者。作曲家所作的真正的音乐是写在乐谱里的。所以,那些演奏者只是看见过作曲家的音乐的人,他们来讲给你听,为你模拟那音乐的声音。有一次,一个人向贝多芬询问他的第五交响乐中某一乐句所要表达的含义,贝多芬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然后说他也记不起来了,因为时间太久了。这个可能是真有其事的记述中,没有记载当时贝多芬的脸上是否有过一丝痛苦或自嘲的表情。或许只有作曲家本人在创作时才听到过真正的音乐。而且很多时候是从混乱喧杂的背景中,他把它们捕捉到,然后记录下来变成一种两维空间里的文字。就是这样的,人是一种四维空间里的存在,却总是要趋向于将存在投射到两维的世界中,所以也可以说其实我们的真实的存在是在两维空间里的。在这之后,演奏者们就可以开始根据这些怪模怪样的文字来试图模拟出那个本原的声音。通常,模拟时台下会坐满了听众。后来,人们发明了一项神奇的技术,可以把声音记录保留下来,然后再在不同的地方反复播放。而录音仍然是这种文字,只不过要由机器来解读。并且真正的音乐仍然是无法被录下的。人们录下的仍然只是演绎的版本。而录放的技术同乐器一样由最初的极为简陋逐渐发展得极为复杂。有趣的是,最早的音乐录音是一段勃拉姆斯亲自弹奏的钢琴曲。但这个录音完全被噪音覆盖了,录音里你听不到一丝勃拉姆斯的弹奏。这倒很有意思。未来或许能发展出一种技术从噪声中分离出勃拉姆斯的琴声。那么,这样的过程似乎就有些像在寻找真正的音乐了。但好像还是不同。在选择版本时,我有些犹豫不决,最后确定只带上玛丽亚•格林伯格的那套。然后,我就变得非常愉快了。我相信我的这些抉择是不会错的。这将是一次非常惬意的度假,也是一次在深山中的朝圣。

但是在住进山中的第一个夜晚我就意识到我的这台电脑没有光驱,来前我把这件事给忽略了。所以我在未来的一个月将无法播放这些音乐。这让我一时间感觉焦躁,懊恼万分,一时的失误已经无法弥补,我甚至觉得这个假期已经被我给毁掉了。不过,仅仅是一夜之后,烦恼就烟消云散。在山中的日子像生活在云里,非常美妙,白天我在群山中游荡,探幽揽胜,有时坐在林中的树荫下或山间的瀑布旁写作,有时尽情的睡个懒觉一直美美的睡到中午;下午转心读书;晚上在小屋里饮酒,有时通宵写作,有时走出屋子在夜晚林间的小路上散步,看看山间的明月。住处附近有散落的小屋,看见邻居时我们会有好的打点点头,但相互之间从无往来。这里还有一家小酒吧,兼做餐厅和小卖部,无论白天晚上总会有人喝酒或吃饭,有时晚上那里还会有人聚集唱歌跳舞,但我从来没有参加或者走出小屋去看看热闹,但住在这里也就不会过于冷清和寂寥了。有时在夜晚我会拿出那些光盘在灯下翻看。这时夜晚山中的小屋变得格外宁静,那种宁静仿佛是一种非常巨大的东西,我拿着一叶小小的光盘不禁想到,如果这时屋中响起玛利亚的钢琴声,映衬着这夜晚的宁静,那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夜晚?如果这时有一人站在屋外就会看见小屋窗口透出的朦胧的灯光和隐隐约约传来的贝多芬的钢琴奏鸣曲,回响在这空旷的夜晚的山谷里。但现在屋子里寂静无声,而贝多芬的钢琴奏鸣曲就在那些光盘里,光盘就拿在我的手中,我突然意识到这其实不仅是别有趣味的一种经历,而且还是不同凡响的。因为,现在我手中的这些光盘已经从音乐的媒介变成了一种对于音乐的纪念物,从一件普通的商品变成了一件圣物,如果我真的就这样一直生活在无法播放它们的深山里,它们就真的会变成一种圣物,一个传说,而我此刻还可以用一种更世俗的说法,把它们叫做思念的寄托。这听起来更加亲切,它们把无形的思念变成了一种有形的物品,可以看得见,可以触摸到的东西。

一个月后,我回到家。那天晚上迫不及待拿出光盘播放了起来。我听了一整夜的玛丽亚演奏的贝多芬的钢琴奏鸣曲。第二接着听,像久旱逢雨的庄稼,被大雨浇着,酣畅无比。然后又开始听巴赫,马勒,勃拉姆斯,布鲁克纳,肖斯塔科维奇。生活又恢复了正常,日复一日,忙忙碌碌,起起伏伏。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思念在山中的那些夜晚啦。那一次正是因为无法播放这些音乐给我在山中度假的美妙时光,带来了一丝缥缈的遗憾和悠悠的怅惘,像是一缕炊烟,一丝乡愁,一道扩散向远方的水波,或者某种注定无法实现的梦想,一个难圆的好梦啊,一段无望的恋情,遥远的青春时代里的单相思,甚至只是对于单相思的无助而甜蜜的幻想在那个孤独的年纪里。而现在即便我不把这些光盘放进音响里播放,仍然无法重新体验到那种无声的思念,对某种声音的思念。但生活依然是美好的。因为,时光依然在流逝,而我依然还有着许多的思念,如丝如缕般揪扯不断的遗憾,和淡如云烟的忧伤。于是,我把光盘从封套里取出来放进音响,在又一个安静的夜晚,那些许许多多的夜晚,播放着贝多芬的钢琴奏鸣曲。生活依然是美好的。但我并不是那种认为生活里没有什么都依然可以是美好的超脱之人。我的生活依然美好,是因为我知道了,在我的生活中有一些静默之声,无声的歌唱,有一些声音它们从来都没从我的生活中有消失过。

(二)
那么好吧,我承认其实真正发生的事情可能并不是这样的。生活从来不是以一种理想化的形式呈现的。我不是一个人在山中,而是在海滨。那时我和我的女友去海边度假,我们在一起看海,还做爱,而且大吃海鲜,同时又斤斤计较着每天的花费,时而想千金散尽及时行乐,时而为花钱太多而唉声叹气痛心疾首。然后,在很久以后记忆中我的女友消失了,地点由海边变成了一个人在山中游荡,时间也由白天变成了夜晚,太阳破碎成一小块一小块的钻石,变成了满天的星斗,或许就像我的心,而月亮在夜空中变成一艘发光的小船,或者是一个躺在那里洁白发光的美丽的肉体,我的女友的一个温情的隐喻,只有黑色的山脊像是大海的波涛,才让我恍惚间似乎回想起了那个在海滨的夏日,海浪拍打礁石,我的女友的身体和她的阳光般的笑声。当然,也可能所有的一切都只是虚构。我虚构了一个我,并且还在一味的埋头虚构下去。不顾真实的世界。

那是在某一年的夏天,我和我的女友开车去海滨度假。一路上阳光似火。我们先找到订好的旅馆,入住卸下行李,把屋子简单布置一番,像个临时的家。当她知道我带了一大堆音乐光盘,却忽略了电脑没有光驱这个细节时,就笑得不行。她就是这样。一笑起来就会失控,然后什么都会发生。你看好吧。果然,接着她说我out了。“现在谁还听光盘呀。”那时她晃了晃手中的手机,说手机里什么都有了。我看见了她穿的超薄的小内衣上显出的乳头的形状和暗暗的颜色。我的女友比我小很多,所以当我看书时,她却看手机,我告诉她纸质的书是不一样的,她却冲着我皱皱鼻子,然后一吐舌头,发出了一个奇怪的无法写出的单音节的声音,像一只乌鸦的叫声;在我上网时,她在看她的手机购物,我的网上的论坛日益冷清,她的手机上的公众号却越来越红火;在我偶尔看电视时,她还在看她的手机里很小的视频,或者低着头微信,甚至在我和她吃饭的时候,在她自己上厕所或刷牙的时候,甚至做出蹲下拾东西这个动作的时候,她都在看着她的手机,我想如果有防水的手机,那么,在我和她一起洗浴,或她自己洗浴,或我们即将的在大海上游泳、嬉戏、潜水时,她一定还会同时的在看着她的手机,而在夜晚,我失眠吃安眠药的时候,她还在看手机,而看手机从来不会影响她的睡眠,这样,只有在深夜我仍然不能睡去,或从沉睡中独自醒来时,她才在我的身边安静的躺着,双眼闭合,手机就放在她的枕边,我能看到她的呼吸带来的美妙无比的轻微的起伏,这时我才便得到了极大的安慰和幸福。但这一起都是怪异至极。我的女友是一个怪物!她一定是一个小妖精。

有时我会想我们还是智人吗?这时,我的女友坐到了我的腿上开始摇晃。她穿着一条小裤衩露出两段洁白匀称的大腿和一件杜甫草堂似的露出肩膀、锁骨、腹部的一条小肚皮,小巧的肚脐,小蛮腰的松松垮垮已经洗得又薄又软四下透风通气的小背心。我把两只智人的手不由自主的放在了上面来回抚摸她所有暴露出的身体,她的腿部的皮肤和下面的脂肪层和脂肪层下面的肌肉给那个抚摸她的智人,我,来一种难以描述的舒服美妙的感受,然后我侧身从桌子上拿过一张装在环保纸封里的贝多芬钢琴奏鸣曲光盘对我的女友晃着,教训她说:“那种音质是无法比拟的!”一只手仍然抚摸着月亮凉丝丝的大腿,另一只拿着光盘的手伸出一只指头指了指放在桌子上的BOSE小音箱:“手机就是垃圾。”月亮仰头大笑,她的腰向前弓出一个柔软的小狐狸的弧形,小而柔软的乳房在背心里上下颤动着,快活的仿佛就像当年杜甫的胡须在草堂里在为写出一首好诗而快活的颤抖,可能是想到了被他大庇的天下寒士此刻都会像我的女友听到了我的话后在尽欢颜了。然而,月亮,月亮竟然一把抢过我手中的光盘,一边“梆梆梆”的用光盘胡乱敲打我的鼻子,一边教训我说:“这就说明你根本不懂得爱,”“梆梆”,我在月光中躲避着光盘,“如果你真的爱你的贝多芬”,“梆梆”,“那你就不会这样挑剔音响,” “梆梆”,“同理,如果你真的爱我,” “梆梆”,“那你就不会老嫌弃我不知道”,“梆梆”,“马蒂斯,” “梆梆”,“不知道达利,” “梆梆”,“不知道沃……”,“梆梆”,“梆梆”,“梆梆”,她一边敲打着我一边停了停问我:“那个人叫什么来的?我怎么又忘了?”枪林弹雨,月亮平滑的穿过云间。我只好把头埋在月亮柔软的胸前,在一片圣洁的昏天黑地的花香里说:“沃尔玛。”月亮于是仰头大笑,使劲拧我的耳朵,噢,月亮,我亲爱的月亮,然后点着我的脑袋说:“你就是一只怪物。”

我已经像一团无辜的乌云紧紧抱住我的月亮开始云潮雾湿的亲吻她躲在杜甫草堂里的乳房,然后渐渐向上,我亲到了月亮,是吗?“俄顷风定云墨色,”月亮安静下来了,风吹走了浮云,“秋天漠漠向昏黑”,我们开始于是亲吻,我们的亲吻越来越昏黑,我们两个智人的嘴里都分泌出大量的口水,有时不得不稍微停一停把口水咽下去,可有时我们停不下来,所以多情的口水就从我们的胶着在一起的嘴唇间漏了出来,像沉沉乌云中露出的月光,或时光,月亮下面,无数条河水在流淌,于是,我们中的一个人,那通常是我,最终不得不停下来把口水吃进去,或者用肩膀擦一下,但如果是月亮,她会把湿漉漉的嘴唇,噢,那月亮湿漉漉的淡红色的嘴唇,在我的肩头擦一擦。这时,我把手已经伸到了她的下面,我在摸她,我是在摸她吗?突然间我感到一阵轻微的震动,心往下沉,果然她立刻松开,仍然骑在我的腿上,侧身去取桌子上的手机,然后回复短信。我悲伤的说:“迟早他们会开发一个‘阿扑’让手机可以当自慰器使用。”我的女友猛的一仰头大笑,然后又埋头,一边笑一边埋头一边回复短信一边说:“好,等到时候我下一个给你用。”我说:“谢谢。”但我不能就这样悲伤的坐在你的身旁,于是我又开始摸她。她一边继续飞快地写着一边扭动身体说:“讨厌,等一会,别乱动。”她的气息有些凌乱,像是谁往水中月亮的影子上投下了一粒石子,那个“厌”字声音拉的很长,并且在尾巴上打了一个结。我继续固执的摸她。然后她突然挺起上身使劲的吸了一口气,仿佛停止了回复,我忙吓得停下手,然后听见她又开始动匆忙的输入一边说:“别停。”我于是继续。她终于扔下了手机,扭转回来亲我,我们一边亲吻一边匆匆忙忙的向着那张床移动,像是向着岸边挣扎,我们在床边开始,脱光了衣服,上了床,我们穿的都很少,但慌慌张张的脱下那几块纺织品仍然给了我们带来了极大的快感。没有脱衣服的做爱总会让人感觉到欠缺,就像欠了债没有还就开始大肆消费一样让善良的人的良心感到不安,我们是善良的人吗?就像朋友们在餐厅聚会没有点菜就开始进餐,就像没有洗牌就开始了发牌,就像飞机没有起飞就已经在准备着陆。而我们完成了这一切,我们还清了债然后消费,我们点了菜然后开始大吃,我们洗了牌然后发牌,我们已经经过了一段助跑然后飞向了蓝天,但是,当我们做到动情的时候,手机又响了。震耳欲聋。我的女友推开了我,像一只泥鳅从我的身下钻出来,跳下床,不顾一切,像是从飞机上拉开门,跳了下来。我趴在床上,从来没有如此的悲伤,“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等她回来时紧紧抱着我,求饶般的使劲的亲我,这个精灵的小可怜,她问我生气了没有。噢,月亮,你是我的月亮。所以,我说:“当然没有生气了。”我骗了她吗?但为什么我感到如此的幸福?我说:“爱你就不会嫌弃。”但是她却说:“傻瓜,你应该说生气了。”然后,她告诉我,她已经把手机关了。我那时就脱口而出,说:“谢谢。”我差点就叫出了圣母玛利亚的名字。

我的女友是一个小妖精。我告诉你的。但你那里会相信人世间会有这般的小妖精。

做完爱后,我们又一起躺了一会。然后,女友跳下床,迫不及待的打开手机。我们于是各自坐在分居两地的沙发里。我说:“可能未来我们只有做爱时才会像个人,那时只有色情文学才是最人文的也是最人性的。”但我的女友晃晃手机,告诉我:“欧洲已经有妓院完全由高仿真的芭比色情娃娃服务了。”她边说边笑。我说:“噢,你这个好大胆的小荡妇。100年前没有女人敢说出这样的话。明目张胆,会把你塞进麻袋装满石头扔进河里。”然后,我告诉她:“未来连芭比娃娃都不用了。只要吃一片药片,然后就会到达性高潮。”说着我躺在沙发里伸直身体开始抽搐起来,并模仿着她叫床的声音。她还在埋头看着手机,一边在笑。我停止了抽搐,又重新做好。然后说:“那时所有的快感都可以吃一片药来获得。那时可能真的就不需要听贝多芬了。”“也不需要我了。”我的女友冷冷的说,不待我回话辩解,她又说:“但还会需要手机。”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那时在海滨我是静静的躺在宾馆客房的沙发里,然后对着我的女友说出了“我爱你,亲爱的”吗?但她没有抬头,仍然在摆弄着手机。

第二天我们去海边游泳,那天有风,海浪很大。我们游了一会儿,就游不了了,于是上岸。走到浅水的地方我们都被涌来的波浪冲倒,然后狼狈的大叫着爬起来,嬉笑着跑上岸,然后并排躺在沙滩上。风更大了,但天被吹得更蓝。蓝蓝的天上一丝云也没有。我又开始给她讲起了贝多芬的那些钢琴奏鸣曲。它们可以听上一辈子。不,一辈子都不够。这真可惜啊!我告诉女友,在贝多芬晚年重新开始此前已停止很久的钢琴奏鸣曲的创作时,他的耳朵正在完全变聋,开始进入一个他所从未经历过的无声的世界。这让他一度十分消沉。但随后贝多芬开始了晚期钢琴奏鸣曲的创作,并迎来他生命中最辉煌的高潮。在这一期间贝多芬还写下了三封著名的信。之所以著名,第一,这是因为它们是贝多芬写给他暗恋的情人的三封情书;第二,这第三封信从来没有寄出,是贝多芬去世后人们在整理他的遗物时发现的;第三,贝多芬信里没有提及他的情人的名字,他用的称谓是,“永远的爱人”。所以人们至今也不知道这个贝多芬暗恋的女人是谁。在最后一封信结束时,贝多芬写下了:“永远是你的,永远是我的,永远是我们的。”这个神秘的女人很可能对于贝多芬晚期的音乐创作具有至关重要的意义。你听一听贝多芬最后的钢琴奏鸣曲中的那些柔板,既伤感又复杂,从一个调性转到另一个,不停的变调,晚期的贝多芬好像对于变奏特别的钟情,那是音乐最独特的,也是最迷人的,也是最神秘的,还有最后的那部交响乐的第三乐章,那里面有人类最优美的感情,直到最后的合唱“欢乐颂”,“永远是你的,永远是我的,永远是我们的。”

但是,贝多芬的钢琴奏鸣曲并不只是人们最常听到的那几首,月光,悲怆,和热情,或者再加上华尔兹坦,暴风雨,和告别。它们是一个整体。贝多芬创作的第一首钢琴奏鸣曲就是完美的。那时青年的贝多芬以这首有着海顿风格的奏鸣曲,以一种优美的明朗而决绝的方式和海顿告别,用这种方式终结了古典的奏鸣曲,开始了他自己的时代,一个音乐史上的新的篇章。

那时,我们躺在海边的沙滩上,我是仰面平躺的,头枕在两只手臂上,眼睛看着天空,口中讲着贝多芬。我的女友在我身边侧身用肘支着身体,居高临下俯视着我。天空一片蔚蓝。讲完时我想到了太阳底下没有新鲜的事物了。而我的女友呢?她在一边听一边往我的身上埋沙子。我想那天如果我能一直讲下去,讲一个足够漫长的故事,就像托马斯•曼或者古老的一千零一夜,那么她就会把我和我的声音一起慢慢埋进地下的沙土里。在我讲完之后,我的女友又抓起一把细沙举到我的胸前,停在半空中。然后,她微微放松一点紧握的手,让沙从手中漏下来形成一道细而均匀的沙流。没有看我而是专注的看着那滑落下来的细沙。在古代人们用沙漏来计量时间的流逝,还有日晷。其实,世界上的万事万物都是时间流逝的计量仪。那些恒星,行星,大海,和山峰,一粒纽扣,一串老祖母留下的珍珠项链,一只碗,一辆单车,一本书,还有森林,鲜花和雨滴,还有我们,和我们每个人的命运,都只不过是时光流逝的某种方式,某种显示的方式,某种主题变奏的方式。后来,女友手中的沙漏净了。我的胸脯上已经铺了一层沙土。而她又想起我昨天犯下的那个可笑的小疏忽。昨夜它让我懊恼不已,好像这是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而我的女友则一直无所谓的安慰着我。于是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又开始嘲笑起我来。她就是这样。一笑起来就会失控,然后什么都会发生。但这时我的心中已经没有丝毫的懊恼了。就在刚才我忽然意识到了这件事情的真正寓意,而昨天我还因为没有领悟而执迷于悔恨和烦恼中。我们遇到的每一件事情都是生活向我们显示的隐喻,把我们由此时此地的当下引向另一个地方和另一个时刻,或者是过去,或者是未来,或者是立身成佛,坐在莲花上拈花微笑,或者是恶魔缠身坠入深渊。每一个隐喻都是进入一重世界的路径。只不过那些隐喻,我们能猜透的非常少。于是,它们就旋生旋灭,与我们擦肩而过,从我们的生活中消失了。

我告诉女友,正是因为我的这个疏忽,这件事才变得更有意义。我们出来旅游由于偶然带上了无法播放的光盘而让我明白了音乐和人生的真正的意义。可能是因为我在说这些话时过于一本正经的表情,或者说话中用到了诸如“人生”和“意义”这样的词汇,我的女友听完后就笑弯了腰。笑罢,她俯身过来吻了我,然后从空中向下看着我,一边用手摸着我的面颊,一边让我说给她听听我明白的音乐和人生的意义,就像是母亲饶有兴趣的给孩子机会让他讲一讲他想出的那些为自己犯下的错误的好笑又强词夺理的辩解,而且说到“人生”时她还故意粗着嗓子把这两个字的声音拉得很长。问完就又忍不住的微笑了起来,把挡在眼前的那缕头发甩开,然后俯过身来看着我,那缕头发于是又重新搭下来,被风吹动,轻轻飘扬。那天她的笑就像海风吹的浪涛声阵阵涌来,而最后波浪越来越大终于变成了恐怖的惊涛骇浪。但是在那时我面对着她的微笑的注视并没有感觉窘迫或者难堪,而是看着在蓝天映衬下的我的女友那格外清晰美丽的面庞,看着她的清澈的眼睛,和被海风吹的飘飘而起的长发,平静的对她说出了下面的这段话。这些话在当时她可能听到了,并且在许多年以后的今天、明天和漏沙般越来越少的时光里可能仍然还会记得:

什么是人生真正的意义呢?当音乐被人们演奏时,它就只是音乐。只有在演奏结束后,当我们仍然会回忆起它们谈论起它们时,它们才会变成一种神圣的东西,一个神话,一种永恒,一只能使我们摆脱此刻进入无数次重生与轮回的魔戒。这就是人生的意义。那不是什么高深的道理或者实用性,它只是一种纯粹的激情,一种渴慕,一种思念,就像此刻。归根结底,人生所有有意义的时刻都是那些最终将化为一种思念的时刻。这就是人生的意义。那时我们就不仅仅在活着,我们在思念在幻想。就像此刻。


2018/07  在我的文章结束之后,我还不得不报告一下那天后来发生的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并惊讶得目瞪口呆的事情。硬着头皮吧。虽然至今我仍然不想提起它,但毕竟这是我当年的那一席议论引发的如此严重的后果。说话一定要慎重啊!尤其在我们还年轻的时候。尽管那时我已经不能算年轻了,尽管在这一事件中也有掺杂有我的女友的任性的成分,和生活中一些我们谁也无法说清和把握的神秘。但后果毕竟是极为严重的。而且,可能也是再也无法挽回的了。

那天当我说出了上面的那段话后,我的女友就开始大笑起来,并且笑得越来越厉害。我当时感觉到了我的女友的笑有些不对头,其实在这次旅游时当我第一次意识到没有带光驱而无法播放那些光盘时,就已经感觉到了某种异样,可是在那时我却仍然躺在沙滩上保持着平静的神态,仿佛面对她的嘲笑毫不在意,仿佛我就是一个真理的发现者和掌握者。最后,我的女友笑得完全失控了。

开始她仍然可以用一只手按在沙滩上撑住自己的身体,另一只手五指张开捂住了脸,低头咯咯咯的笑个不停,肩膀随着不住的颤抖。后来,她笑得再也不能用那一只手支撑住身体了,于是双膝跪倒在沙滩上双手扶地,垂下头一边笑一边不住的摇头,下垂的长发也随着凌乱的抖动,她笑得流出了眼泪和拉得长长的清亮的鼻涕,弄得满脸都是又湿又粘,并且鼻涕都滴到了地上,而她的笑丝毫不没有减缓反更加强烈了,她把双手握成拳头不停的捶打着沙土,喉咙里发出笑声和噢噢噢的声音,那声音仿佛听着痛苦无奈,像是呜咽,同时她还在使劲地摇头、叹息着,后来身体就向前一栽,栽倒在沙滩上,头埋进了沙土里,滚圆的屁股却撅了起来翘向天空随着身体一下下的抽动着,从沙中传来瓮声瓮气的呜呜的响声。我这时惊讶的发现我的女友小便失禁了,尿液从她的身体里渗出,沿着她大腿的内侧源源不断地流下来浸湿了下面的那片沙土。我这时才失去了镇定,慌忙坐了起来,却不知该如何是好。而我的女友尿完后圆软的臀部就缓缓的落到了地上,她不笑了,仿佛是笑累了,疲倦的侧过身蜷成一团,躺在海边沙滩上像子宫里的胎儿,安详的闭着眼睛,但满脸泪水。我松了一口气,坐下来,却还在批评她说:你不能这样的任性胡闹,尤其不应该在海滩上尿尿。但就在这时,我的女友突然双目圆睁,翻过身仰面朝天身体在沙滩上展开、伸直,然后双眼又紧闭起来,痛苦的皱着眉,面色潮红,仿佛一阵痛苦的红色的海波从远方的海上涌来,身体突然变得僵直,开始一下一下剧烈的抽搐,双手胡乱的抓着。天啊,我吓坏了,我看见她的双腿绞在一起,一边抽动一边在融合着,她的泳衣破成碎片掉落到地上,她的白皙光滑的皮肤一块块的爆裂开,从下面的鲜肉中钻出来一片片鱼鳞,并在她的身体表面迅速的扩散,我看见我的女友的面庞渐渐消失在了这些扩展开的鳞片中,她的脸变成了一个鱼头,刚才还在大笑的嘴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坚硬突出的鱼嘴,因窒息张大到极限,形成了一个O,一下一下的开合着。我的女友她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变成了一条鱼!我们这个国家到底还有没有法治?这时已经有人注意到了这边的异样,有人似乎在向这边跑来。我犯罪了吗?我手足失措一下扑倒在我的女友的赤裸的身体上,却发现自己抱住了一条大鱼,它的鳞片凉丝丝的又粘又滑,我吃力的把它抱起来,头脑里一片空白,这时周围已经站满了人穿着泳装的人注视着我们。我们这对恋人!大鱼在我的怀里扭动,我紧紧抱住它。这反映了一种斗争。我的心中充满苦涩,嘴边粘着沙子,抱着我的女友狼狈的向着大海艰难走去。众人的头随着慢慢转向我的背影。当踏进海水的那一刻,我流下了眼泪,把脸贴在了我的女友的身体上,再次感到了那冰凉的鳞片。我的女友变成了一条鱼!但是,我想抱着我 的女友往回走。我们回家去。但当我又向前走出几步后,我怀中的大鱼突然猛地一挣,摆脱了我的怀抱,落入水中转眼就回到大海的深处。没有和我道别,甚至没有在水中稍稍的停留,或者转过头来看我一眼。2018年的7月,我的女友变成了一条鱼。

那天晚上我一个人又回到海边,站在空旷的沙滩上,面对大海。海滩上没有人,只有风仍然在吹着。我抬头看向夜空,一轮明月正悬在天空,海天显得辽阔无垠。我感到一阵难以言状的孤独和恍惚。海浪不息的涌上沙滩,转眼变成白色的泡沫然后就消失了。从来没有人曾记住过一朵浪花。我想就在此刻我的女友会从海的深处一枚打开的贝壳中走来,踏着海波歌声般的泡沫,高挑的个子,健美的身材,赤裸的纯真,长发湿漉漉的垂在她平滑的肩头,向下淌着海水,月光将她满身披挂的水滴照耀的闪闪发光,并且随着她的步履而摇曳。我站在那里闭上了眼睛,然后又睁开,向大海的深处望去。夜晚的海洋也是一片漆黑,黑暗的深处不时会显现出一道白色的浪花。风在我的耳畔吹动,仿佛带着大海深处的歌声。我再次想到,我的女友怎么会变成了一条鱼呢?又感觉到一阵恍惚,好像这一切都是空中的虚幻。我茫然站在那里,这时仿佛听见夜空中传来了我的女友在山中的声音:“我们是生活在两个世界里的不同的生物。”我于是仿佛又记起了我们在某一年的夏天在山中的度假,或许是后来我的记忆欺骗了我,把山中的场景置换为大海和海滨的假日,我仿佛又看见了那座山谷,满山青翠的植被,山谷中鲜花盛开,我们正在树林间跑着,然后停在了下来。那是某一年的夏天,我和女友去山中度假。后来我们在山里迷路了,我停下来对着我的女友说,就让我们留在这里。不要去寻找出去的路。让我们在这里做一对野人吧。说着我面向大山蹲成一个马步,举起双臂,绷起肱二头肌,像人猿泰山那样发出长长的呼啸声。山谷里顿时回荡起我的怒吼。待到啸声消失后,我的女友对我说出了那样的话,然后她拉起我的手把我带出了山谷。她总是能记住回去的路。然而,我在当时并没有领悟到这句话里的玄机。当时我只是想到了“老马识途”,就叫我的女友,“马”,而称自己是“骑手”。我的女友听了笑而不答。现在想来那花样的笑容里意味深长,而我当时却又懵懵懂懂的由“马”想到了“指鹿为马”,于是就又开始叫她“鹿”,“小鹿”,“小梅花鹿”,“我的小麋鹿”。但直到现在我才知道了,我的女友其实是一条鱼。她爱上我可能也只是一种天真幻想,这条天真幼稚的傻鱼被科学知识误导,以为陆地的生命是来自于大海,于是幻想着有朝一日我会变成一头座头鲸,保持着哺乳动物的高贵的身份而放弃陆地上的生活和她一起回到海洋。可不幸我却偏偏是一只顽冥不化的猴子。我就应该生活在山里,我永远无法融入真正的大海。这时我的心中突然升起一阵恼怒,面对大海我再次举起双臂绷起我的结实的肱二头肌,发出来长长的人猿泰山般的怒吼。但这一次我的声音转眼就被大海吞噬得无影无踪。面对大海我的这个挑战者的姿势显得既渺小又可笑,可笑的厉害。于是,我颓然放下双手,转身向回走。回到屋子里,我坐在桌边翻开我的笔记本,拿出钢笔,开始在写了起来。我要写一个男人的故事。一个男人在一个夏天独自到山中度假,带了一盒贝多芬钢琴奏鸣曲的光盘,但他刻意没有带上光驱。那天的夜晚,我就这样写着,渐渐的发现这个虚构的故事越来越像我真实的生活。我于是开始越来越怀疑我的生活的真实性,就像我现在写的这样,它在这样的写作中渐渐显露出了虚幻的面容。于是,我为自己虚构出了一个女友,一个月亮般的女友,有着水妖歌唱般的笑声,在这些虚构里,我也渐渐的开始看清了我自己。我看见了我的心中的我所不了解的我的内心的孤独与我的深深的痛楚,而在这样的虚构中,我也终于开始怀疑起我自身的真实,那些爱和月亮,并且知道了我的那些孤独与痛楚也不过是一场空。就像此刻,我屋子的窗口溢出的灯光外,是夜晚的黑暗,而更远处的地方是空旷的海滩,那里的月亮依然高悬在夜空,海天显得浩瀚无垠,极其辽阔。但这些是真的吗?在我不在场的那个世界里,我如何证明我和世界的真实。那无尽的夜。世世代代的人生。而那些火呢?那些在这样的夜晚的野外一处一处燃烧着的很小很小的火呢?

那些无尽的夜和很小很小的火

有时,的确
会发生
这样的事情
它通常是在
深夜
你走进浴室
站在镜子前
看着灯光中
的镜子。
不再相信
这样的
夜晚
或者接受
所有的夜,和那些关于夜
的事实?
那些
夜,夜,夜

小小
小小
的,火
……
……



2018-07-08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2-9-29 13:38 , Processed in 0.028157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