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2013_闪小说整理_2

热度 1已有 6912 次阅读2015-10-22 17:51 |系统分类:小说| 小说

悉尼小站

我曾经在悉尼生活三年。那时工作辛苦,每天靠火车通勤。后来我经常会回想这段火车上的时光。

中 途有很多站。火车进站减速,但并不是每站都停。外面的天要么还没有亮要么就已经很黑了。因此在我记忆中站台的白炽灯总是亮着,灯光外是黑暗。有些站台空空 荡荡,有些站着人,他们离车很近,脸上没有表情。在途中有一个很小的站叫Tempe。在我的记忆里火车从来没有在那停过。现在我又更仔细地回忆,没有,从 来没有停过。

那是一个清晨,天还是黑的。火车进入Tempe在减速。那时车厢里只有我一人。白炽灯正照耀着空旷的站台。我看见灯下有一张 蓝色的长条椅,上面坐着一个男人,一身考究的藏青西服,头发梳得十分整齐。在他的身边立着一只黑色的行李箱,箱子不大,拉杆提了起来。他身体前倾,肘支在 腿上,垂着头。火车经过时,他抬起了头。那时我正在车窗前看他,我看见了他的正在注视着我的眼睛。火车徐徐经过,他被甩在身后,越来越远。我一直看着他, 但火车正在加速……。晚上回来时,又一次经过Tempe。外面一片漆黑。我又看见灯下的那张蓝椅子,已经空了。站台没有人。然后Tempe从我的眼中消 失。我转过身环视车厢。我看见一个戴着礼帽的老头在打盹,一个男人手举报纸完全挡住了他的脸,还有一个女人,目光呆滞,看着自己的脚。

三年后,我离开悉尼时,和妻子离婚了。



2013-06-05


奥运之梦

有段时间,我反复做着一个关于北京的奥运之梦。

我梦见一座巨大的体育场,里面一片漆黑。然后,空中突然亮起灯,刷的一下所有光线汇聚在体育场的草坪上。草坪非常大,上面站满了人。成千上万排列整齐的男 人。从任何角度看都是,一条一条笔直的线,向着四周的黑暗放射出去。所有的人都一模一样。一身黑衣,一顶白羽高帽,胸前挂一只鼓,手中一只褐色的槌。然 后,所有的人同时,慢慢举起鼓槌,向右,迈出弓步,停止。体育场上,空气仿佛停滞,千万只鼓槌静止在空中,无声,无息。鼓槌开始下落,千万只鼓槌,轻轻一 击,一声很轻的鼓声,从体育场的中心悄然升起。随后,所有的头,同时,向左转。灯光下,成千上万双眼睛,看着同一方向的某个点。两腿并拢,所有的人渐渐升 高,像从土中正生长出成千上万颗人头。站直,左腿水平拉开,成千上万颗头又同时下降,蹲成马步。再次,轻轻击鼓。 “咚”,一声轻响,像千万滴水溶在一起。突然,所有的人同时跃起,在空中转身,击鼓。一声巨响炸开,半中空,一片白羽晃动。“刷”的一声,所有的人又同时 落地,蹲成马步,一瞬间,一动不动。所有的人在笑,露出成千上万,白色的牙齿。强光灯下,一张张笑脸,汇成一个巨大无比的笑,僵持在空中。灯光之外,一片 漆黑,寂漠无声……

在某处,一间屋子里,导演双手抱胸,站在大屏幕前静静观看着。



2013-06-13



在某一天的夜晚

在某一天的夜晚,他,一个人,独自放风筝。牵着线,风筝飞在高高的夜空,他仰头看时,看见夜空是深蓝色的,群星闪烁,还有,一只风筝,离他很远,离星星,那么近,好像正在发出微弱的光。

一阵风吹来,他松开了手。他想,现在好了,他自由了……



2013-10-20




那时我还是个孩子,一个肢体柔软的小男孩,在看一部南斯拉夫的电影,名字叫《桥》。那时,我是一个天真、勇敢的小男孩,渴望着战争,荣誉,幻想杀死敌人,然后再光荣地死去。

很多年以后,我偶尔又听到了那首歌。突然间感动得几乎要流下眼泪。许多年的岁月,就这样全都回来了。有过那么多的人,有过那么多的事。

在歌里唱到:

“有一天早晨,从梦中醒来。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2013-10-10





我 站在有的边缘,面前就是无,对于那个世界我是一无所知。这时从那里,却跳出一只猫,先是在空中,出现一个头,随即化出脖颈,躯干,一条长长的尾巴,长长尾 巴尖的细毛,一抖,落入有的世界,从我身边走过,然后,消失了。在有与无的临界,我试图参破这个谜题,从那里,却又跳出一只猫,没有停留,与我擦身而过。 我纵身一跃,跳向无中,就要看见那个秘密了……
这时,从无之中,跳出一只猫,走了。



2013-09-16

走出埃及

走出埃及,每个人的一生都要走出埃及,在心中某种声音的引领之下,在信与疑之间摇摆着,走出埃及,走向那个流着奶与蜜的幸福之地。

你是否曾经听到过内心中的召唤?你是否曾经用心去倾听,在静夜,在清晨,在热闹的集市上,在你孤独的旅途中……

你是否还相信,你是否还记得那些声音。

那些声音,
清脆的,
平静的,
优美的声音……



2013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5-11-2 11:09
两腿并拢,所有的人渐渐升 高,像从土中正生长出成千上万颗人头。站直,左腿水平拉开,成千上万颗头又同时下降,蹲成马步。
这么写,才更觉得那场景的可怕
回复 立写的诗歌 2015-11-2 15:04
平林: 两腿并拢,所有的人渐渐升 高,像从土中正生长出成千上万颗人头。站直,左腿水平拉开,成千上万颗头又同时下降,蹲成马步。
这么写,才更觉得那场景的可怕 ...
平林你好。谢谢你的评论。看到评论是令人愉快的。
回复 平林 2015-11-3 13:58
   一阵风吹来,他松开了手。他想,现在好了,他自由了……
喜欢这样的文笔,让我想到最近看到的电影,小王子。一部童话电影,能让人哭,也不过是因为那是成人童话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2-12-2 18:05 , Processed in 0.029645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