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老N走了

已有 5011 次阅读2016-3-7 23:01 |系统分类:诗歌

老N走了

 
地球那么小。却挪不走
呼吸机。药费单据。以及从星期一
到星期日滚落又爬起的日头。
在通往天堂的最后一路班车
后面,老N的女人
一早便知道,老N是回不来的。
刚刚下过的雨,又下。刚刚
收拾好的房间,掺入了异味。
小卖店里麻将机发出的连贯声响,被
电流充斥的磁场搅着
稀碎。一个“未亡的人”
就站在窗边,吸油烟机的下面,手中
还端着那锅粥。她急于想知道
这未来的日子如何能在其中生根、发芽。

2016/03/07

 
小兴安岭上的棕熊

 
做一个有经验的猎手
不容易。将瞄准镜抬高
或者降低,都不利于他
准确地捕获现实。
这么说,不是针对
栖息在小兴安岭上的
那头棕熊。一个
国家未来的命运,无须它关心。过上
“人”一样的日子,也与它无关。
现在,它委身在了
红松树林密处的山洞里
冬眠。一颗子弹,从物理学
意义上它的近处,飞了过去。
它翻转一下身子,舔了舔
自己的熊掌,继续酣睡。

2016/03/02

 
可移动的街头画师

 
大而轻的脸,没人能相信它的
真实性。像被风
卷起的一份旧报纸,又像
是盛在这天空底下
巨大容器里的回响。一朵
灰白之花,素描在了人
低频的精神世界里。在
“二月春风似剪刀”这样一个
“刚柔并济”的午后,阳光
戏虐寒意。他徘徊在
景子街,新建成的高铁站出口
在商贸宾馆边上的地下通道里,他像
城中的硕鼠。又像是一台
只顾计算时间和
意念的机器,忽略着存在自身
也忽视着释放空间的本能。
他低着头,一直从
低温低气压的亚寒带针叶林移动进了
热带雨林高温高密度的湿气里。

2015/02/23

 
在赶往时空隧道的某处

 
他没想过把自己手中的牌
弄糟。他也理解鳄鱼,过
水陆两栖生活的初衷。
他的老婆,前些时
去了一个他怎么找
也没找到的地方。
这几年,他一直将父亲的牌位
供奉在了一只吃饭用的碗里
(目的时刻记着它)

夜晚来临了,他端起
那只碗在楼梯间里辗转
徘徊。敲门的时候,他脸部
茫然,给感应灯瞬间照亮了。
对于居民楼外的
每一空处,月色都
有目的地进行着漂白。
仿若时光机¬,不停顿地
在赶往时空隧道的某处。
 
2016/02/25

 
玛利亚

 
提到玛利亚。我装作
不相识。名字不是种子。大海
被冬天裹挟了。心情糟糕
的时候,我肾不好。在
生理盐水中,加些玛咖。
在空心胶囊里,翻找
阿莫西林的用法。同事手中的
变压器油,看上去淡黄
并且透明。它的绝缘性,可以
灭弧。但不适用于我
对生活中一些事物的感性看法。

2016/03/01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2-5-28 15:58 , Processed in 0.025066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