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自由人2014年原创诗歌自选15首

已有 12588 次阅读2014-12-24 09:58 |个人分类:在自己的生活里言语|系统分类:诗歌| 自由人, 诗歌


自由人2014年原创诗歌自选15首

 

1.《野渡》

 

大片大片的芦苇,在江边自由生长

夏夜的风中,苇叶摇啊摇,邈远的汉江

两岸都是芦苇荡,偶尔停歇几只水鸟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野合的男女

深陷其中,一苇航之,来来回回

在茂盛的芦苇丛里,擦出一朵朵火花

飞溅成天空中几粒星子,满眼妩媚

又似一弯微笑的月牙,小船一样飘荡

 

江流清澈见底,鱼水之欢转移到岸上

呼吸急促,水流击打,芦苇摇荡

用力地划啊,快啊,让小船也飞吧

呢喃之声不绝入耳,惊飞偷窥的野鸭

他们想要飞翔,想要灵魂长出翅膀

一只大鸟,湿漉漉的,猛力俯冲而下

翅膀终于打开,自由地远走高飞吧

一切终将安静下来,野渡无人舟自横

 

2.《隐形人》

 

友人邀我赴一场盛宴,香车宝马来相召

凯撒宫金碧辉煌,旋转门里鬓影香风

东道主,一位地产商,像一座楼盘

而我只是一个隐形人,诗歌仅作插花

高朋满座,寒暄之中认识一位书画家

今天他是座上客,宛如曲江池上柳

席间风生面颊,大谈中华饮食文化

几位官人,附庸风雅,点出一道女体盛

 

人道是秀色可餐,玉体横陈于水晶灯下

楼盘站起来发话,今晚承蒙诸位赏光

鄙人略表寸心,大家尽兴,满饮此杯

人常说,美无处不在,宴后请吟诗作画

看各路神仙高人,觥筹交错目光如炬

指点江山,双峰浑圆挺拔,凹凸有致

激扬文字,冰肌雪肤花貌,细腻光滑

后来个个目光迷离,我和友人沉沉睡去

 

3.《你的亲吻无法抵达》

 

你的亲吻无法抵达

我的眼睛看透你的想法

除非你是真的天使

否则永远在泪水中眺望

看不见的未来岁月

我的唇只接受真情灌溉

 

你的亲吻无法抵达

就像你的梦想无法开花

任凭你如簧的巧舌

怎样千回百转柔媚万千

我性感的烈焰红唇

只接受真实直接的爱情

 

你的亲吻无法抵达

就像你的犁铧无法进入

这片滚烫的处女地

任凭你怎样尖锐和锋利

我微启的双唇里边

是一双洞察真伪的眼睛

 

你的亲吻无法抵达

就像你的钞票无法购买

一栋黑暗帝国大厦

加勒比海盗船长的眼睛

被娇艳的红唇吞入

似一轮太阳被天空包围

 

你的亲吻无法抵达

就像你的权力无法满足

一个黑洞全部要求

GDP再大或卫星上天

核弹头总数翻一番

一只眼却洞见全部真相

 

4.《你无法阻止的熔化》

 

一场网球赛已进入白热化

在这个激情四射的夏日

我的喉咙已经冒出火花

我脚下的胶鞋开始发软

整个大地滚烫温柔地沉陷

仿佛一场云雨缠绵之后

坚硬直挺逐渐柔软弯曲

那些塑料制品正在熔化

 

拖着疲惫的身体匍匐前行

我挣扎的手正伸向冰柜

球拍外圈已经扭曲变形

网球是一枚煎好的蛋黄

绿白相间的柜体已成液态

场外的像机头盖滴流着

身后白色椅子软瘫在地

橙红色的背包也在熔化

 

原谅我用如此写实的笔法

描绘一幅超现实的作品

不管你有多坚挺或硕大

时间让一切都开始软化

无遮拦的阳光比爱更火辣

达利的时钟像一张煎饼

半搭在桌布上或树枝上

橙黄色的月亮悄悄落下

 

你无法阻止塑料的熔化

就像无法阻止死神出发

 

5.《可怜无定河边骨》

 

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

夫婿觅封侯,粪土当年

万户侯,高楼上的女子

此刻就活在一首唐诗里

她的爱与思念光鲜亮丽

让帝王将相,黯然失色

堂皇肉身已成一黄土

 

渭城朝雨轻尘,客舍

青青柳色新,年年柳色

霸陵伤别,温暖的友情

如今就活在古典诗词里

你凝神谛听着阳关三叠

深情吟诵那一首忆秦娥

让所有新诗,哑然失声

大浪淘沙沉淀多少黄金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

春闺梦里人,梦里寻他

千百度,最坚贞的爱情

此刻在古老文字里复活

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残忍

裹挟无数血肉之躯牺牲

让所有史册,充满腥味

这些亡灵需要我们超度

 

6.《持续高温K线》

 

滚烫的路面和燃烧的天空

从正午一直持续到黄昏

冰镇西瓜和冰淇凌

中央空调和绿茶

轮番上阵

出门

进门

毛孔张开

私密空间也拥挤

精兵简政到比基尼

一头扎进绿莹莹的泳池

披挂走出游泳馆走到街面

 

街面热烘烘闹嚷嚷的人群

冷饮烧烤扎啤生意火爆

男女老少围坐街边

电风扇疯狂旋转

冰火两重天

入口

出口

请不要吸烟

请不要大声喧哗

狗吐长了舌头哼哼

孩子扯开了嗓子哭闹

爷爷奶奶的扇子也不管用

 

最好宅在家里

像我,空调下

敲击两条K线

 

7.《有一阵凉风吹进来》

 

那晚雷鸣电闪

有一阵凉风吹进来

愤怒地摔打着门窗

伴着星星雨点

 

窗纱尽情摇摆

有一阵凉风吹进来

从辽远的南方吹来

伴着尘土腥味

 

选一个制高点

想不顾一切冲出去

想站在32层楼顶

让风尽情吹来

 

让我衣袂飘飘

让我随狂风一起飞

飞往寂静的山林里

飞到你的梦里

 

和你在一起

自由自在尽情缠绵

让暴雨来的更猛烈

然后是黎明

 

静静的早晨

你在疲惫中酣睡

像幸福的宁馨儿

我悄然离去

 

我不辞而别

像昨夜的一阵风

更像做了一场梦

醒后风在吹

 

一阵凉风在吹

不知从哪里开始

不知到哪里结束

我还是自由人

 

8.《夏天误入一片林子》

 

这个夏天很有些意思

一不小心误入一片林子

林子阔大我小巧

林子喧闹我安静

林子茂密我稀疏

林子幽暗我阳光

林子包围了我

我是一只画眉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大家一直都这么说

可我没看见凤凰

也没瞧见雄鹰

更不用说大鹏

到处是鹦鹉

模仿伦敦口音

偶尔说点美国俚语

 

还有麻雀

叽叽喳喳聒噪

有时来点荤段子

引得众鸟笑倒一片

只有猫头鹰表情严肃

环顾左右枭叫凄然

腐肉在林子外边

气息随风吹来

 

让它们腐败去吧

让它们去争名夺利吧

死神送给它们黑夜

鸱鸟如是说

我们都是林泉客

隐逸林中多快乐

几只鸟儿随声附和

我保持沉默

 

我是一只画眉

无意间闯进这片林子

也算不速之客

我从笼子里飞出来

以为获得了自由

却发现林间是另一种笼子

我拒绝任何潜规则

包括吹捧棒杀

 

这个夏天很有些意思

一不小心误入一片林子

认识了新新乐府诗歌

打量着现代中国

还有尖峰存在

特立独行

我也就闹着玩

不定哪一天飞离

 

呵呵,我就是自由人

 

9.《这有什么难以启齿》

 

它被夏天的情欲折磨

到处捕捉雌性的气息

它心中藏着一头猛虎

却埋头细嗅一只蔷薇

 

它血统高贵像个绅士

大摇大摆且神气十足

它对美食没有了兴趣

对昔日兄弟置之不理

 

它四处寻找中意伴侣

宠物也会遇到发情期

它穿着一件防弹裤头

为防止意外情况发生

 

它雪白的毛发在阳光下散开

粉红色的舌头在喘息中吐出

它竟然敢置主人禁令于不顾

遇见美色挣脱绳索狂奔而去

 

这有什么难以启齿

动物本性天然纯真

有时看人,人很远

有时看狗,狗很近

 

道貌岸然人模狗样

满腹装着男盗女娼

贪婪凶残未必是狗

单纯忠诚未必是人

 

夏天很快就会过去

发情期很快会过去

思念疯长也会过去

这有什么难以启齿

 

10.《她比夜店的动物更寂寞》

 

昼伏夜出,不是蝙蝠

亮出舌苔或者空空荡荡

热吻和冷饮,摇摆和对晤

杜拉斯,还有来自星星的你

若能看出一群骷髅拥抱着孤独

还不如深夜穿各种马甲去诗歌网站

 

激情过后,只有灰烬

每次高峰之后更加绝望

肉体和灵魂,颤栗和飞翔

小萝莉,最终会输给都教授

如果用一堆文字能喂饱吸血鬼

我愿意去三联在深夜陪你一起刷书

 

刷书的人,是自由人

她比夜店的动物更寂寞

民主和自由,光荣和梦想

某某某,海外漂泊的思想者

与其在书中拜访一群孤魂野鬼

我不如翻墙越户大口呼吸新鲜空气

 

可惜可怜,可悲可叹

到处是愚昧麻木的行尸

自恋和意淫,党同和伐异

毒蜘蛛,正编织更大的网罗

虚名浮利引诱秀色可餐的猎物

不如归去新新乐府或现代中国发帖

 

呵呵,我是一枚自由人

 

11.《这些湿漉漉的花瓣》

 

周末,乘地铁去漫游

那么多人,倏忽之间

从地面上消失,仿佛一阵风

刮跑了窈窕淑女和谦谦君子

 

短装吊带,简洁而性感

裙摆飘飘荡荡,仙气十足

这些湿漉漉的花瓣,鲜艳欲滴

硬朗的枝柯,或肥或瘦的叶子

映衬着赤橙黄绿青蓝紫黑白色

 

进入地下隧道,就像进入

阴道,长廊光滑,灯光幽暗

列车呼啸而来,子宫张开

人群缓缓蠕动,进进出出

 

诞生与投胎,交错进行

人们行色匆匆,表情诡异

这些湿漉漉的花瓣,引人注目

遒劲的主干,或粗或细的毛发

凸显丰满苗条修长短小的姿态

 

一段行程,梦一样轻

指示灯,闪烁不定,提醒

诸位过客,你们即将抵达终点

没有什么可怕,死亡就是新生

 

走出地铁,就像走出

子宫,然后沿着光滑的阴道壁

缓缓蠕动,与母体分离,回到地面

光明铺天盖地而来,这些湿漉漉的

花瓣,又将在哪一站开放或者凋零

 

12.《世间有另一个黑洞》

 

黑洞,比黑夜还要黑

没有月光,星光,灯光

没有萤火虫,鬼火

甚至比贪婪凶残的人心更黑

没有宽容,仁慈,怜悯

没有爱,真诚,希望

只有暗物质,引力强大

吸附一切,包括气场

 

黑洞,比深夜还要深

无限纵深,也探不到底

无法抵达终点,极限

甚至比人类的欲望还要深

没有愉悦,满足,幸福

没有爽,高峰体验

只有自私冷漠,绝望

吞没一切,包括死亡

 

黑洞,比无边的夜还要广大

核聚变,裂变,急剧膨胀

宇宙的孕妇,还未分娩

黑孩,又迅速坍缩

密度飙升,升至无穷大

多么虚无的存在,无论

夜晚有多漆黑,也无法

和黑洞相比,欲望的黑洞

 

星际旅行,令多少人痴迷向往

四维空间里,他们疯狂寻找

都教授,《来自星星的你》

却忘记了霍金,真正的大师

在《时间简史》里膨胀,迅疾

又在轮椅里坍缩,他郑重宣布

黑洞不存在,可他知不知道

世间有另一个黑洞,亘古存在

 

13.《我将开口,同时感到空虚》

 

对于我而言,写是一件很私人化的事情

暗房里冲洗曝光的思想,自由并且好玩

就像我跟你隔着文字,玩捉迷藏的游戏

你可以不懂装懂,也可以故作深沉

这是你的自由,就像你遇见陌生人

装作看不见,就像看不见空气一样

你呼吸其中,遐想,猜测身份

甚至想入非非,就像做白日梦

借助个人经验,进入作者内心

 

其实你进入的是自己的内心,我将开口

同时感到空虚,读也是一件很私人的事

对于你而言,在别人的草地上放牧自己

就像骑着驿站的马,传递你的信息

你可以每站必换,也可以一站到底

这是你的自由,就像一生只爱一次

或者许多次,回味,比较异同

甚至重复千遍,就像自我繁殖

哈姆雷特不止一个,读者也是

 

我将开口说出谜底,同时又感到一阵阵

巨大的空虚,包围着自在自为的自由人

我本身就是一个谜,存在更是荒诞离奇

就像我站在你对面,彼此互不认识

拥抱,接吻,深入,就像在镜子里

我走近,你也走近,然后转身离去

留下背影,我看不见,我是谁

就像一束合欢,在阳光下绽放

在雨夜凋零,枝头只留下叹息

 

14.《嫉妒的乌云,遮不住你的光芒》

 

坚硬的现实,攻陷柔软的浪漫

并非所有梦想,都举手投降

牙齿都掉光了,舌头还在

老子李耳说,柔能克刚

水滴石穿,谁能抗拒时间

装点山河的野草,在风中述说

历史真相,总不能只有瞒和骗

 

我是自由人,拒绝出卖灵魂

肉身鲜活靓丽,像玫瑰或牡丹

娇艳欲滴,或者国色天香

狂蜂浪蝶闻风而动,欲睹芳颜

名花有主,主就是自己

无需孤芳自赏,也不出卖色相

嫉妒的乌云,遮不住你的光芒

 

15.《灵魂不在体内的人》

 

我不是伏地魔,可以把灵魂

封存于里德尔的日记,冈特的戒指

斯莱特林的挂坠盒,赫奇帕奇的金杯

拉文克劳的王冠,毒蛇纳吉尼

哈利·波特——这七件魂器

罗琳女士,您笔下的黑巫师

将灵魂破碎为七瓣,从肉身分离

封存于魂器,藉此获得永生

 

我不是光明与橡树之神,巴尔德尔

主神奥丁和妻子弗丽嘉之子

将灵魂寓居在槲寄生里

他的孪生兄弟,黑暗之神

霍尔德尔,受到邪恶洛基的欺骗

割下槲寄生,投向巴尔德尔

橡树与光明之神,瞬间倒地而亡

这是斯堪的纳维亚神话

 

我不是希腊神话里的英雄,墨乐阿格尔

将灵魂寓居于未燃尽的木柴之中

当他出生的第七天,命运女神

把这个秘密,告诉了他的母亲

她把木柴从炉火中取出,藏进箱子

多年以后,英雄杀死了自己的舅舅

母亲一怒之下,将那根木柴扔进了火炉

英雄墨乐阿格尔在极度的痛苦中死去

 

我不是希腊神话里莫格拉的国王,尼撒斯

相传他头顶有三根金黄色的头发

一旦被拔去,尼撒斯就必死无疑

后来克里特人围攻莫格拉,国王的女儿

斯库拉,爱上了克里特人米洛斯

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人儿,斯库拉

趁父亲熟睡之际,扯掉了他那三根头发

国王就这样,在爱情与阴谋中死去

 

我不是巫师,在《一千零一夜》里

他把灵魂寓居在一座大森林,那里有一条

七头蛇,中间的蛇头里有一只小野兔

野兔头中有一只小鸟,小鸟头中有一颗宝石

谁要能把宝石放在巫师枕头下,巫师必死

他掳走公主,关在大洋中一块漂浮的岩石上

得意忘形之余,说出自己不死的全部秘密

智慧的王子获得宝石,救回公主杀死巫师

 

我不是灵魂不在体内的人,不懂得分离术

我只是自由人,灵魂寓居于年轻的胸膛

沸腾,燃烧,汹涌,忍受着蓬勃的欲望

肉眼看不见的黑洞,吸纳无数银河星团

渴盼飞升,在诗歌世界里寻找永恒的救赎

把灵魂盛放在文字里,炙烤,锻打,锤炼

语言的魂器,从仓颉到伏羲到文王到今天

一次次打开纸页,聆听千年来灵魂的歌唱

 

 

自由人:海滨的另一种存在方式。网络是虚拟的,而海默是客观存在的。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1-28 19:37 , Processed in 0.032474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