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靡靡之音布鲁斯--兰斯顿.休斯
orchid 2019-3-13 14:31
持续低音令人昏昏欲睡的切分音调, 来来回回摇摆的身体伴着醇厚的低声哼唱, 我听见一位黑人演奏。 前几天的一个晚上在诺克斯大道上 老旧的煤气灯发出惨淡的光 他慵懒地摇摆... 他慵懒地摇摆... 伴着那些疲惫的布鲁斯音乐的曲调。 他乌黑的手放在象牙白的琴键上 他让那破旧的钢琴发出呻吟的旋律。 哦 ...
个人分类: 2019|77 次阅读|0 个评论
哈莱姆区的夜间葬礼--兰斯顿.休斯
orchid 2019-3-12 14:31
哈莱姆区 夜间葬礼: 他们在哪里 弄了两辆好车? 保险推销员,他不赔付-- 前几天,他的保险单就断保了-- 然而他们弄来一个缎面盒子 盛放他的头颅。 哈莱姆区 夜间葬礼: 谁送来 那个花圈? 花儿们都来自 那位可怜的男孩的朋友们-- 他们也会需要花儿, 当他们命归黄泉时. ...
个人分类: 2019|86 次阅读|0 个评论
诗三首--Claude McKay, (克劳德•麦凯)1889 - 1948
orchid 2019-3-11 15:27
1.新罕布什尔州的夏日早晨 昨天一整日,瓢泼大雨,夜漫长 我不能睡着;连绵不绝的雨打在 盖木瓦的屋顶上像一首怪异的歌, 落在草地上像奔跑着的孩童的脚步。 顺着被黑云亲吻的山而降下, 像穿着薄而透明的纱料衣服的奇怪的人形, 缓缓地滑下,沉默无声,像鬼魂似的雾, 柔软地依偎在大地湿漉漉的胸膛上。 但瞧,有奇迹在黎 ...
个人分类: 2019|80 次阅读|0 个评论
诗两首
orchid 2019-3-8 15:58
1.朝鲜蓟--比安卡.斯通 我打赌我永远不会出现在一个梦中,或穿着夏天的连衣裙 或出现在隔壁。在一只手上炫耀我的高超技艺,在另一只手上 展示我的困难,我打赌将有刚刚好的痛苦 让我继续活着,活得足够长到月亮成为我的, 就如海是女人:海扇贝,星星, 地球的运动。就像鲸鱼,卡在其鲸须的笑容里, 爬上来,脱离深处, ...
个人分类: 2019|77 次阅读|0 个评论
副驾驶座上的珍--詹妮弗.哈伯
orchid 2019-3-7 14:42
汽车的底部板是湿的。发热器一阵阵爆发。天空暗淡; 田野没有表情。你得问老爸,珍回答。后座的人没有 问老爸。那是新英格兰州的二月。 目的地是乔之店。 珍知道数个世纪之前,女人们穿过田野 给邻居家的孩子接生。她们穿着雪地鞋, 带来蜂蜜,朗姆酒,和黄油。雪 被搅起像撩起她们的裙子。雪结成硬壳像 睡眠。雪深深。 ...
个人分类: 2019|68 次阅读|0 个评论
人和骆驼--马克.斯特兰德
orchid 2019-3-6 14:29
在我四十岁生日的 前夕 我坐在门廊上抽烟 此时突然,一个人和一头骆驼 恰好出现。 起初都一言不发 但随着他们缓缓移动沿街而上 出了城,他们两个开始歌唱。 然而他们唱的内容对我来说仍然是不可思议-- 歌词模糊不清, 调子 太多装饰而记不起。 进入沙漠 边走,边发出声音 扬起如上帝筛风沙的声音。 ...
个人分类: 2019|77 次阅读|0 个评论
夏末,黄昏时的妈妈--马克.斯特兰德
orchid 2019-3-5 15:00
1 月亮出来了 几座风吹雨打的谷仓 在低低隆起的群山之中 显得十分醒目 闪着光 它被遮盖了一层充满了灰尘的面纱 那灰尘也漂浮在田野上, 我的妈妈,头发挽成一个圆发髻, 她的脸在阴影里,她的香烟冒出的烟 紧贴着她闪着淡黄色光泽的裙子盘绕, 站在房子附近 看着向晚的光渗出 顺流下来钻入茅草 ...
个人分类: 2019|85 次阅读|0 个评论
德国人--查尔斯.布考斯基
orchid 2019-3-4 15:19
上世纪二十年代,在洛杉矶,作为 德国孩子是不容易的。 那时有许多反德情绪, 自一战遗留下来的东西。 成群结队的孩子在街区内追赶我 大声叫喊着“稀内耶!稀内耶!稀内耶!” 它们从来赶不上我。 我就像一只猫。 我熟悉所有穿过灌木丛和小巷的路径。 我一下子攀上6英尺高的后院篱笆 穿行在后院和周围的大楼之间 爬到车库屋 ...
个人分类: 2019|85 次阅读|0 个评论
带着珠宝首饰的女人--罗拉.里奇
orchid 2019-3-2 15:16
带珠宝的首饰女人坐在咖啡馆里, 射出的灯光像喷泉 钻石在她圆胖的手指上 粗如大腿的手臂上,闪烁, 她耳垂涌出的钻石喷到甲状腺肿的喉咙上。 她是肥胖的美。 她的眼中充满了迷离的光, 像焦油的小池塘,由疯狂奔向岸边的水手洒出的... 她的嘴唇是猩红的,肥嘟嘟--只是有点起皱--像一朵挤碎的花儿... 为什么她独自一人来到 ...
个人分类: 2019|86 次阅读|0 个评论
走过草地--约翰.莫尔
orchid 2019-3-2 14:28
高脚杯里,长长的泡了很久的柠檬 还有伤感,兰姆的肖像摄影中 斯特雷奇细瘦的双腿,还有书籍 它们中的许多确实太久了。 长长的,长长的栅栏,女贞树的绿篱 和尖刻的谈话,友好的一对的场景, 傻傻的唇枪舌战 实在已经进行得太久。 长长,长长的今生的生活 太长了, 一种石头和石头的平衡 散步 ...
个人分类: 2019|90 次阅读|0 个评论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3-1-29 04:42 , Processed in 0.052888 second(s), 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