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最高级--查尔斯.布考斯基
orchid 2019-8-27 11:57
唱歌的鱼头出现了 奇装异服的烤土豆出现了 一整天都无所事事的情况出现了 另一个无眠之夜出现了 拧错音的电话出现了 拖着一把班卓琴的白蚁出现了 有黑色眼睛的旗杆出现了 穿着尼龙长袜的一只猫和一只狗出现了 嗒嗒个不停的机关枪出现了 平底锅中滚热的熏猪肉出现了 说着无聊事情的一种声音出现了 填满小红鸟的报纸出现了 那 ...
个人分类: 2019|55 次阅读|0 个评论
诗朗诵--查尔斯.布考斯基
orchid 2019-8-26 11:44
大中午 素净的海滩附近 一所小型大学里 汗水顺着我的双臂流下来 桌子上有一迹汗斑 我用手指把它抹平 血汗钱,血汗钱 天啊,他们一定认为我喜欢这样,像其他人一样 只是为了面包,啤酒和租金 血汗钱 我感觉到不能松弛的紧张,感觉非常糟糕 我正堕落成穷人,我正堕落成穷人 一个女子站起来 走出去 砰地关上门 一首下流的诗歌 ...
个人分类: 2019|72 次阅读|0 个评论
冰淇淋一族--查尔斯.布考斯基
orchid 2019-8-25 11:22
女士暂时让我离开酒瓶 现在鸡巴挺起来 好多了。 不管怎样,事情一夜之间起了变化-- 代之以透过弄得模糊不明的烟雾 聆听肖斯科塔维奇和莫扎特的音乐 夜夜改变,新的 复杂情节: 我们驱车到巴斯罗宾冰淇淋店, 31种风味: 崎岖之路巧克力蛋糕,泡泡糖,杏冰,草莓 奶酪甜筒,巧克力薄荷... 我们把车泊在外面,看见冰淇 ...
个人分类: 2019|37 次阅读|0 个评论
大懒虫--查尔斯.布考斯基
orchid 2019-8-24 10:27
我天生是一位懒汉 我喜欢穿着内衣卧在床上 (当然,内衣污迹斑斑 (还有香烟烧出的洞) 不穿鞋 手里拿着啤酒瓶 试图挣脱 一个难以讨好的夜, 和一位仍然在地板上 踱步的女人说话 抱怨这, 抱怨那, 我会激起 一个响嗝,并且说,“嘿,你不喜欢吗? 那么 给我滚出去!” 我的确爱自己,我 的确爱懒汉的自我, 它们似乎也: ...
个人分类: 2019|84 次阅读|0 个评论
危机--查尔斯.布考斯基
orchid 2019-8-22 10:48
太多,太少 太胖 太瘦 或无足轻重。 笑声或 眼泪 怀恨者 爱人者 陌生人的脸 像图钉的 背面 跑着穿过 喋血街道的敌人 挥舞着酒瓶 用武力, 操着童女。 住在便宜房间里的一位老家伙 带着一张梦露的照片。 世界上有一种寂寞如此巨大 以至于你能在钟表缓慢移动的指针上 看见它 人 ...
个人分类: 2019|78 次阅读|0 个评论
有些事情为招揽员,女尼,杂货店店员,而你..,查尔斯.布考斯基 ...
orchid 2019-8-21 15:27
我们拥有一切,我们一无所有 有些人在教堂里践行 有些人通过把蝴蝶撕成 两半而行动 有些人在棕榈泉完成 把它与凯迪拉克车的灵魂 放进金黄色的黄油中 凯迪拉克车和蝴蝶 无与有, 消失在科珀斯克里斯蒂酒窖中 最后一缕蒸汽中的面孔。 有些事情为了招揽员,修女们,杂货店店员 及你们... 早晨八点重要的事物,图书馆里重要的 ...
个人分类: 2019|56 次阅读|0 个评论
就现在?-查尔斯.布考斯基
orchid 2019-8-16 10:23
词语变化无定, 我不舒服地坐着 手机铃声响起,猫入睡。 琳达牌吸尘器的声音。 我等着要活下来, 我等着死去。 我希望我以某种勇敢的方式摇铃召唤 那是个非常糟糕的时间 而且外面的那棵树不知道: 我看着他在风中摇动 在傍晚的夕阳里。 这儿没有什么东西要宣告, 只是等待。 每个人都孤零零地面对。 哦,我曾经年轻。 哦, ...
个人分类: 2019|78 次阅读|0 个评论
韵诗--查尔斯.布考斯基
orchid 2019-8-15 09:48
金鱼整夜弹着吉他唱歌, 妓女们随着星星隐没, 妓女们随着星星隐没 抱歉,先生,我们在接近凌晨四点半, 而且你妈妈的脖颈脏兮兮, 妓女们隐没在幽深之处, 妓女们隐没在幽深之处。 抱歉杰克你不能回来, 我爱上另一位笨蛋, 34个意大利人,12个日本人, 妓女们离开 妓女们离去 等等。 出自“这里一切正常”--1985 ...
个人分类: 2019|61 次阅读|0 个评论
皮卡迪-斯蒂芬.罗麦尔
orchid 2019-8-14 11:58
1 今天,他说出雪的名称。他自己就是 新雪,破土而出的幼芽。 他注视着湖 一河湾的光 照得他的脸绯红 借来他吃惊的呼吸 情不自禁地出声, 即时发声,立刻流出口水。 在有音乐的车中 他盯着皮卡迪冬天的色调; 但紫罗兰色的色阶 和暗铁锈色的色调 仍然等着进入他的词汇表。 我将及时提供, 因为我需要他正如他需要语 ...
个人分类: 2019|75 次阅读|0 个评论
如果上帝不存在-约翰.伯恩赛德
orchid 2019-8-13 15:16
无人发明不存在: 镉黄,浮萍,松鸡 --明白我会说出名称的那只手如何自我约束 直至我们所有的故事都终结在黑白色中; 通过草地的小径 到达 没逻辑的尽头; 只有色彩: 猪殃殃草和羽衣草; 一切无序;一切都毫无章节。 无人发明延展在草丛里的安静, 夏天的风,天空,野百灵; 总是世界的恩赐,未确定身份的 ...
个人分类: 2019|53 次阅读|0 个评论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3-1-29 03:15 , Processed in 0.046113 second(s), 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