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拥抱黑暗--查尔斯.布考斯基
orchid 2019-10-23 07:37
焦虑是神 疯狂是神 长久安宁的生活 就是长久安宁的死亡 极度痛苦可能毁灭 或者极度痛苦可以维持生命 但安宁总是令人恐惧 安宁在最糟糕是事情 边走 边谈 微笑着 似乎这样。 别忘了路边 妓女们 背叛 苹果里的虫子, 铁栏杆,监狱, 殉情的恋人。 这儿是美国 我们暗杀了一位总统和他的兄弟, 另一位总统 ...
个人分类: 2019|69 次阅读|0 个评论
1813-1883--查尔斯.布考斯基
orchid 2019-10-11 14:17
聆听着瓦格纳 漆黑的往外面风吹冷雨 树摇光颤 抽打墙垣 嘎吱作响 猫跑到床下.... 瓦格纳抗争痛苦,他有感染力而且 可靠坚实,他是至高无上的斗士,无数 矮人中的巨人,他径直穿过, 他摧毁壁垒 一种 令人十分惊讶的声音的力量 就如这里摇动的一切 在狂热的冒险中 迎风漂动 弯曲 猛然爆发出的一种气势 是的, ...
个人分类: 2019|92 次阅读|0 个评论
冒烟的车--查尔斯.布考斯基
orchid 2019-10-9 15:09
他们都停在前面户外那儿 看上去车好似着火 燃烧的蓝色烟雾从引擎盖和排气管中冒出 发动机听起来像炮击 车狂野地使劲 一个家伙走出, 天啊,他说,他在帆布水袋里 喝了长时间的酒 给了车怪诞的一瞥 另一个家伙走出来,看着车, 天啊,他说, 他喝了一品脱威士忌酒, 然后把酒瓶递给他的朋友。 他们两个站在那里看着车, 一个 ...
个人分类: 2019|88 次阅读|0 个评论
致珍.库尼.贝克,死于 1-22-62,--查尔斯.布考斯基
orchid 2019-10-9 14:27
我在街上找不到你 打电话也没有,每一刻 都让我不得安宁。 这许多的死还不够吗 那也不是第一次; 我可能还有或许多天 甚至,或许许多年, 那还不够吗 不够。 电话就像一只死去的动物 也不响。 现在它再说话时,总是 错误的声音。 我之前也等待过,你总是通过门 走进来 现在你必须等我了。 ...
个人分类: 2019|70 次阅读|0 个评论
雨--查尔斯.布考斯基
orchid 2019-9-30 08:32
一支管弦乐队。 这是一场雷暴雨 他们正演奏着一首瓦格纳的序曲 人们离开他们树下的座位 跑进亭子里面 女人们格格笑着,男人们假装冷静, 被丢弃的湿漉漉的香烟, 瓦格纳序曲继续演奏,然后他们都到了 亭子下面。鸟儿甚至都从树上进来 进入亭子,然后是李斯特演奏的 《匈牙利第二狂想曲》,雨还在下,但瞧, 一个人独自坐在 ...
个人分类: 2019|59 次阅读|0 个评论
现在--查尔斯.布考斯基
orchid 2019-9-27 08:08
我坐在这儿,二楼的地板上 穿着黄色的睡衣裤,弓腰驼背 仍然假装成为一位作家 有些该死的怨愤 都七十一岁了, 我的脑细胞被 被生活经历 蚕食。 我的身后 一排排的书 我挠着我逐渐稀疏的 头发 搜罗词语 到现在都几十年了 我让女士们大怒 批评家们 大学, 吮吸蟾蜍 他们不久都将有时间 歌颂 “糟糕地高估了..” “令人不快” ...
个人分类: 2019|58 次阅读|0 个评论
新墨西哥州--查尔斯.布考斯基
orchid 2019-9-25 09:22
一开始,我一定得喝酒 我拿出我的酒瓶。沿途一直使用 我阅读一两周,在我和坎德尔看上去 没有那么漂亮之后,但 我们终于办完,我们在魏布斯结束, 我们中的6,8,10个人, 我喝苏格兰威士忌, 葡萄酒,啤酒,龙舌兰酒 注意到坐在我旁边的一位漂亮女人 笑起来缺一颗牙齿, 很可爱,我用手臂环住她 开始说胡话给她听 我第二天 ...
个人分类: 2019|77 次阅读|0 个评论
我和老女人的第一段风流韵事--查尔斯.布考斯基
orchid 2019-9-24 10:58
现在我回顾时 我从她那里得到的辱骂 我感觉羞耻,我是如此的单纯 但我必须说 她的确和我一杯一盏地对着喝酒 我意识到她的人生 她对事物的感情 被毁灭了 一路走来 我只不过是一个临时的 陪伴 她比我年长十岁 受到过去极端地伤害 如今 她对我很不好: 抛弃,其他男人; 她给我带来巨大的痛苦 持续不断; 她撒谎,偷盗; ...
个人分类: 2019|116 次阅读|0 个评论
变形--查尔斯.布考斯基
orchid 2019-9-24 08:45
一位女友进来 给我建造了一张床 擦洗了厨房地板,并且打了蜡 擦洗了四壁 用真空吸尘器扫除 清扫了厕所 浴缸 擦洗了浴室地板 给我剪了脚趾甲 剪短了头发。 然后 都在同一天 管子工来,修好了厨房的水龙头 还有厕所里的 煤气工人修好热水器 电话人修理了电话 现在我坐在这全部的完善中 很安静 我和我全部三个女朋友都分手了 ...
个人分类: 2019|79 次阅读|0 个评论
妈妈--查尔斯.布考斯基
orchid 2019-9-23 09:01
我在这儿 在土里 我的嘴巴张开 我甚至都不能发出 妈妈一词, 同时 狗跑过,停下来, 在我的石碑上撒尿;我除了太阳 获取了全部 我的套装看上去 不合适 昨天 我仅剩下的左臂 不见了 所剩无几,这一切都像 奏不出音乐的竖琴 最起码一个醉鬼 在床上 抽着香烟 可能导致五台消防车 和33位消防员的事情 我不能做任何事情 ...
个人分类: 2019|62 次阅读|0 个评论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3-1-29 03:53 , Processed in 0.048367 second(s), 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