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我正在阅读一片科普文章--玛格丽特.阿特伍德
orchid 2017-11-18 16:05
他们拍摄了大脑, 这就是照片,充满了 我一直感觉有问题的分支, 每一次你看见你是一株 巨大的树,缓慢地穿过你的颅骨, 根波动卷曲着,就产生激动的感情 那是一个地球,其纤维包裹起 隐藏的东西,你忘记的话语 被铭刻进我的脑中,一种错综复杂的 红蓝色,粉色缠绕的化学 像叶片一样有纹理 网络,或是一幅 有珊瑚和闪亮 ...
个人分类: 2017|67 次阅读|0 个评论
观众--康妮.温克
orchid 2017-11-17 14:57
多么善良的人们啊! 人群中真心希望绷紧 的绳索会断的人多么少啊。 稀罕的是要射杀教皇 或朝撒谎者扔鞋子的人, 然而加入进来了--那是自然。 圣保罗教堂的 麻雀般的观众 很容易厌倦,很容易受惊。 他们四处传播一种亵渎上帝的言论。 即使一只有教养的狗也会 申斥过程中打鼾 虽然他醒来会以精明的 眼光追踪点心。 但人们 ...
个人分类: 2017|65 次阅读|0 个评论
布拉格男人--安妮.伯克利
orchid 2017-11-16 15:37
因为我的波兰没有奔向“电车票”, 我得步行。我的相机卡住了。 我用手套猛击它。风冲出柏油路。 掠过橙色的沙砾。那是很远的距离。 不管怎样。光走了。 穿过,跨越维斯杜拉河的桥,是布拉格-- 熊坑,贫瘠地带,混凝土高楼。 天空沉重地压在河上,把它敲打平坦, 挤出浮渣,芦苇上的尖齿。 我想象上流是重工业。 . 但不是 ...
个人分类: 2017|43 次阅读|0 个评论
粉红旅馆--玛格丽特.阿特伍德
orchid 2017-11-16 14:51
我父亲用斧子砍 树叶从树上落下。 那是一九四三年。 他为过冬劈木柴。 他的枪靠在门后, 就在他鹅油抹过的工作靴旁边。 烟从金属的烟囱里冒出。 夜里我睡在一张双层床上。 波浪击湖 早晨天非常冷 我们能看见我们的呼吸 和岩石岸上的冰。 我妈妈把灰烬 从火炉里耙出来 这就是舒适平安, 空荡荡的树林里砍树的声音, 炊烟的 ...
个人分类: 2017|59 次阅读|0 个评论
喇叭裤和粗跟鞋--玛利亚.马奇奥蒂.姬兰
orchid 2017-11-15 16:50
一位朋友发给我一张她自己 七十年代的照片--喇叭裤,厚底鞋 一件有图案的单排扣衬衫, 烫着爆炸头。 我能看见她现在的轮廓,她 让我想起七十年代的我自己-- 和一位男人结婚八年了 我知道我看见他的那刻就爱上了他, 两个孩子对我来说似乎也精致漂亮 因为他们看上去像我的丈夫 而不像我。 这张照片让我想起所有那些夜晚 那 ...
个人分类: 2017|87 次阅读|0 个评论
天黑之前-温德尔.贝里
orchid 2017-11-12 15:16
黄昏时我在门廊上 看着一只翠鸟胡乱飞着 他可能只是以此为乐。 他飞落到河里,拍击 水模糊的脸蛋 像一块打水漂的石头, 继续漂过看不见了。但 我仍然能听见 离我越来越远的溅水声 随着天变得越来越暗。他以 同样飞方式回来了,暗淡如他的影子, 突然飞越柳梢。 飞溅声继续,渐渐听不见了。 然后天黑了。夜晚在某个地方 ...
个人分类: 2017|50 次阅读|0 个评论
死者知道的真理--安妮.萨克斯顿
orchid 2017-11-9 15:20
致我的妈妈,出生于1902年3月,死于1959年三月 和我的父亲,出生于1900年2月,死于1959年六月。 去了,我边说边从教堂走出来, 拒绝加入僵硬的到墓地去的队列, 让死者独自乘坐灵车吧。 那是六月。我厌烦了做勇敢的人。 我们驾车到岬角。我自我支撑 阳光从天空流淌下来, 海摇摆着像一扇铁门 我们接触。进入另一个死人的 ...
个人分类: 2017|63 次阅读|0 个评论
你永远不能乘车到格陵兰岛去--玛吉.史密斯
orchid 2017-11-8 15:34
我女儿说。除非汽车能漂浮。 除非乘车你意思是乘船。除非海洋 成冰,保证不会断裂。 除非格陵兰岛漂过这儿, 已经起锚。除非我们能把我们的国家 划船送到那儿。我们整个的大陆 必会一道来,是不是?除非 除非我们自我割舍。我们可以使用 什么样的锯子做那个?什么样的船桨 能把我们的国家送到另一处? 她问,为什么格陵兰岛 ...
个人分类: 2017|52 次阅读|0 个评论
诅咒孩子--格林.麦克斯韦尔
orchid 2017-11-8 15:13
亲爱的,把我想成一辆停着的火车。我一路行走,但你可以在你喜欢的任何地方下车。 --向前的移动的男性说在托雷茉莉诺斯一直很成功 . 愿你生命中的爱在安架搭上 或在四号终点站唤醒沉睡。 希望他的带帽防寒短上衣变大,带着笔记本 记下他看见的火车的数字。 希望他用尖利刺耳的声音读出这些。 希望他和他的伙伴喝真正的麦芽 ...
个人分类: 2017|75 次阅读|0 个评论
我为什么喜欢嫁给一位化学家--芭芭拉.克鲁克
orchid 2017-11-7 15:52
因为他仍然会引起我的体内反应 当他谈论双分子亲核取代反应置换(作用)时, 胺类和脂类在它们酮类的基质上 寻找受体部位。因为他用力拖拉回家 严肃的大部头书,像美国化学学会杂志 或美国塑料行业的社会会刊,迥然不同的是 色彩丰富的诗歌薄卷,充满了我的书架。 因为曾经,多年之前,一个周六 黎明时在铃声叫醒我们喧闹的儿 ...
个人分类: 2017|39 次阅读|0 个评论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3-1-29 03:17 , Processed in 0.056012 second(s), 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