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结局--安娜.阿赫玛托娃
orchid 2015-6-16 15:53
她在我们之上像一颗星照在海上, 寻找结局,巨大的浪波光闪闪, 你赐给她悲哀和骚动的名字, 我们神圣的梦永远不是--快乐的。 白天,她在我们之上环绕--一只燕子; 一抹微笑---她在我们猩红的嘴唇上绽开... 夜里,她让我们都梗住不语,这虚空, 用她寒冷 的手--探入各种的城的深处。 不只被所有荣耀中的一个 ...
个人分类: Anna Akhmatova|1627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莫斯科的一切--安娜.阿赫玛托娃
orchid 2015-6-16 15:33
莫斯科的一切都充斥着诗歌, 被可怕的韵律的长矛刺穿。 让我们在不同的课上和它们同在, 任全然的沉默给我们覆上花冠, 任失语成为它们和你在一起的秘密象征, 虽然似乎总是和我同在, 但你在一场婚姻中自我合一,单身的, 带着处女的沉默,变得极其痛苦,--- 那个人,啃着地下的花岗岩, 让未来变成完全填满的圆 ...
个人分类: Anna Akhmatova|1416 次阅读|0 个评论
只是在往昔中搜索--安娜.阿赫玛托娃
orchid 2015-6-16 15:03
只是在往昔中搜索,你不会脱下 长到肘弯的手套, 圣彼得堡的夜,在剧院的包厢里 那种味道,令人窒息而柔和丰富, 风从海湾吹来。并不远--多么令人震惊啊!-- 在台词之间,避免激情的喧喊, 会再一次对着你这个故意使人苦恼的布洛克微笑-- 这位世纪悲剧男高音。 And just having searched in the past, you’ll unl ...
个人分类: Anna Akhmatova|1437 次阅读|0 个评论
春日黄昏的挽歌--安娜.阿赫玛托娃
orchid 2015-6-15 16:13
暴风雪在松树丛里平静下来, 但,无酒微醉, --奥菲利娅漂在水上-- 白色的寂静整夜对着我们唱歌。 他,似乎一直不还不清楚的人, 那时与这寂静啮合, 又,离开了,他仁慈地和我 待在这儿直到我年龄的末日 The blizzard had calmed in pine groves, But, tipsy without any wines, - Ophelia over her waters – ...
个人分类: Anna Akhmatova|2151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普希金的流放开始之地--安娜.阿赫玛托娃
orchid 2015-6-15 15:58
普希金的流放正是开始于这儿, 莱蒙托夫的驱逐被“取消”了。“ 高原上有舒适的青草的气息。 只有一次我碰巧看见它--- 湖边,悬停着法国梧桐树的荫影, 黄昏冲进来之前在那劫数的末日,-- 塔玛拉永远活着的情人 渴望的双眼中眩目的光。 And Pushkin's exile had begun right here, And Lermontov's expulsion had ...
个人分类: Anna Akhmatova|1942 次阅读|0 个评论
日子照旧--安娜.阿赫玛托娃
orchid 2015-6-14 16:25
爱情破碎时,日子照常运转, 最初的那些日子的幽灵又来光顾我们, 这根银色的柳枝穿过窗户然后伸进来, 她的柔枝的银色之美。 鸟儿开始唱光和快乐之歌 对着我们,害怕从地上抬眼望的人, 谁是如此高尚的人,痛苦和紧张, 大约我们在这些日子里一起得到拯救。 An as it's going often at love's breaking, The gho ...
个人分类: Anna Akhmatova|1944 次阅读|0 个评论
读“哈姆雷特”--安娜.阿赫玛托娃
orchid 2015-6-14 16:01
1 坟墓边的这块地是一块尘土飞扬的热土; 后面的那条河--清凉碧蓝。 你告诉我,“好吧,去修道院, 或嫁给一个傻瓜....” 王子们总是那样说,总是温和平静或凶猛狂热的, 但我珍爱这个言语,简短而拙劣--- 让它自由流淌,闪闪发光流过一千年, 像毛皮的斗篷滑落肩膀一样 &nbs ...
个人分类: Anna Akhmatova|1841 次阅读|0 个评论
爱情--安娜.阿赫玛托娃
orchid 2015-6-13 16:07
一条蛇,盘绕着 迷惑这颗心。 一日复一日, 一只鸽子在白色窗台上 咕咕叫。 白霜中一道明亮的闪光, 催眠的,夜里散发着幽香的紫罗兰... 然而,确定的秘密, 远非平静和喜悦。 它明知如何甜蜜地流泪 在小提琴渴求的祈祷中; 是胆怯地窥测到 一个陌生人的微笑吗? A snake, it coils Bewitchi ...
个人分类: Anna Akhmatova|1683 次阅读|0 个评论
亚历山大的底比斯城--安娜.阿赫玛托娃
orchid 2015-6-12 17:17
我认为,这个国王是凶残的,虽然年轻, 当他宣告,“你们要把底比斯城夷为平地。”时 这个老酋长以这座城为自豪, 他常常被看见,那在叙事诗中被吟唱的。 把一切付之一炬!这位国王列举出另外的 塔楼,大门,寺庙--富庶和繁荣... 而且都沉没于思想中,面露喜色的说, “你只是提供给诗人荷马永世长存。” I think, ...
个人分类: Anna Akhmatova|2032 次阅读|0 个评论
沿着白雪结成的硬壳--安娜.阿赫玛托娃
orchid 2015-6-12 16:59
沿着深厚的白雪结下的硬壳, 你白色的房子,覆盖着秘密, 这样柔和这样宁静--我们两个 走着,几乎迷失在寂静中。 比所有的唱过的歌,都甜美, 是否这个梦,正变成真, 交织在一起的树枝赞成地点着头, 你的银马刺发出光环... Along the hard crust of deep snows, To the secret, white house of yours, So gent ...
个人分类: Anna Akhmatova|1993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1234567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3-1-29 03:21 , Processed in 0.054421 second(s), 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