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多么简单啊---安娜.阿赫玛托娃
orchid 2015-6-21 15:13
永远舍弃人生多么简单啊, 没有思想,痛苦也停止闪耀, 但对于俄国诗人来说永远没有被赐给 这种无忧无虑而死的权利。 很可能,一把笔芯会打开天堂 为有翅膀的灵魂等待不可谈判的飞翔, 或者令人畏惧的野兽,有覆盖着毛发的,爪子,--- 像挤压一块海绵一样--把人生从心中挤出。 How it is simple to leave life for ...
个人分类: Anna Akhmatova|1696 次阅读|0 个评论
他,被称为...安娜.阿赫玛托娃
orchid 2015-6-21 15:00
他,在往昔的日子里被人们称为, 国王--以嘲弄,以实录--一位神, 他曾经被杀死--他受难的工具 在我炽热的胸膛上永久地蠕动... 他们检验死亡--耶稣的见证人, 苛刻的士兵,说闲话的老妇, 罗马的地方财政官...--全,都在悲痛中, 是否经过这立着一个醒目穹顶的地方, 在那里轻击海,把一面悬崖泼溅上黑色,-- ...
个人分类: Anna Akhmatova|1569 次阅读|0 个评论
黄昏时--安娜.阿赫玛托娃
orchid 2015-6-20 16:56
花园里响着音乐 难以言传的绝望。 一碟牡蛎摆在冰上 闻起来有海的味道,新鲜而刺鼻。 他对我说:“我是一位忠诚的朋友!” 轻轻摸着我的衣服 多么不一样的拥抱啊 那样两只手的触摸。 那就是一个人如何抚摩一只猫或者鸟 或者看着一位苗条的女骑手... 就在他淡金色的睫毛下 他安静的眼睛满含笑意。 小 ...
个人分类: Anna Akhmatova|1995 次阅读|0 个评论
灰眼睛的国王--安娜.阿赫玛托娃
orchid 2015-6-20 13:15
欢呼!向你致敬,哦,毫不动摇的痛苦! 灰色眼睛的年轻国王昨日被杀害。 这个秋天的黄昏闷热而艳红。 我的丈夫,归来,平静地说了。 “他要离开去打猎;他们把他带回家; 他们在一棵老橡树的穹顶下找到他。 我同情王后。他,这样英年早逝!... 一夜之间她的黑发变灰白。” 他在温暖的壁炉上发现他的烟 ...
个人分类: Anna Akhmatova|3028 次阅读|0 个评论
幽灵--安娜.阿赫玛托娃
orchid 2015-6-20 12:56
它们擦破了--这悬挂着的灯笼球, 它们被点燃得太早了。 雪花,落到它们里面, 闪耀得更亮,更美丽更喜庆。 它们甚至加快速度向前, 似乎追逐着它们自己的好感觉, 马群奔驰穿过飘落的雪花 在白雪织就的蓝网之下 哥萨克人,披着漏泄的金光, 在雪橇后,站得像一块石头, 沙皇奇怪地看着这一切, 人影彤彤 ...
个人分类: Anna Akhmatova|1629 次阅读|0 个评论
一年的四个季节--安娜.阿赫玛托娃
orchid 2015-6-20 12:39
今天我回到此时此地, 我去过春天了。 我无需道歉,也非不公-- 我只是带来黑暗。 那非常深的黑暗,像天鹅绒, 它对我们极其珍贵 像树上飘落的枯叶, 像一阵风的呼啸声,它长长地铺展开 遍布滑溜溜的冰面。 I shall return today right there, Where I had been at spring. I’m neither sorry, nor unfair - I ...
个人分类: Anna Akhmatova|1806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怪诞诗歌中得到---安娜.阿赫玛托娃
orchid 2015-6-20 12:29
怪诞诗歌中每一词都是秘密。 无论左右都是同样的鸿沟, 脚下,像枯叶,铺了一地名声-- 在这个圈子里没有我的救赎。 From the strange verse where’s secret every word, Where on the right and left a gulf’s the same, Where under feet, like dry leaf, lays a fame – There’s no for me salvat ...
个人分类: Anna Akhmatova|1506 次阅读|0 个评论
被忘却--安娜.阿赫玛托娃
orchid 2015-6-20 12:18
被忘记?甚至我都不奇怪! 我被忘记上百次了, 我也进入墓中,上百次了, 或许,我的尸体现在躺在那儿。 缪斯也聋了,瞎了, 正腐烂着--一粒种子--漏进土壤的网眼, 之后冒出来成高原蓝 像凤凰从黑色的灰烬中重生。 Forgotten? I’m not even wondered! Forgotten was I hundred times, And times, I’m in grav ...
个人分类: Anna Akhmatova|1120 次阅读|0 个评论
回响--安娜.阿赫玛托娃
orchid 2015-6-20 12:04
很久以前就是通往封闭之过去的路, 我怎么与过去相处呢,全然不知? 那里怎么样呢?只是用鲜血洗刷平板石, 或者大门,镶在一面墙上。 或者这种回响,所有的时间让我担心, 虽然我祈祷静默,很难... 这样的回响回应着同样的故事, 那--之一,我记在心里。 Long ago were paths to the past closed, And ...
个人分类: Anna Akhmatova|1824 次阅读|0 个评论
不要憔悴了你的心--安娜.阿赫玛托娃
orchid 2015-6-19 16:34
不要让一闪而过的尘世的幸福憔悴了你的心, 不要习惯于你可爱的妻子和家, 从你可爱的孩子嘴中拿下最后一块食物给 给某个人,某个需要的人。 作为一个奴隶,对他的话唯命是从, 他是你的仇敌--更准确地说,不共戴天, 骂你哥哥是一只荒野之兽, 等不到上帝的任何消息 Don’t pine your heart with fleeting wor ...
个人分类: Anna Akhmatova|1632 次阅读|0 个评论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3-1-29 03:48 , Processed in 0.055392 second(s), 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