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在伊甸园最洁白的门廊上..安娜.阿赫玛托娃
orchid 2015-6-30 14:14
在伊甸园最洁白的门廊上, 回望,他哭喊着,“我等着!” 他遗赠给我为一位乞丐 或一位圣徒写就的人生。 而天堂是透明的, 看见,他翅膀的回响, 我如何和一位需要的乞丐 分享我无米的餐饭呢。 那时,似乎战斗之后, 天上的运动都带着血红, 他能听见所有我的祈祷 和我所有的爱的语言。 On the whitest ...
个人分类: Anna Akhmatova|2369 次阅读|0 个评论
一个人
orchid 2015-6-30 14:01
一个人直走 一个人兜圈子漫步: 等待他昔日的女孩 或等着归家 但我的确走了--悲痛就在那儿-- 沿着一条既不直,也不宽的路, 而且进入从来没有的虚无, 像脱轨的--火车。 One goes in straightforward ways, One in a circle roams: Waits for a girl of his gone days, Or for returning home. But I do ...
个人分类: Anna Akhmatova|2325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哦,上帝我可以原谅...--安娜.阿赫玛托娃
orchid 2015-6-30 13:47
哦,上帝,我可以原谅他们对我所作的一切, 但比作一个人更好的是, 做一只狂野的鹰,我会撕碎一只羊羔, 或者,做一条蛇--叮咬草丛中睡着的人, 看看人民群众在大地上究竟做了什么, 透过有毒的耻辱,我的眼睛 不敢直视天堂纯洁的火焰。 Oh, Lord, I can forgive what’s done to me by them, But better, a wild ...
个人分类: Anna Akhmatova|2073 次阅读|0 个评论
哦,无关我知道--安娜.阿赫玛托娃
orchid 2015-6-30 09:22
哦,如果我知道,一身缟素时, 缪斯就会来到我住的地方, 那里尔琴上,以石掷向无限, 永远压住我手上温暖的血肉。 哦,如果我知道,激烈飞行期间 我汹涌澎湃着的爱,苦涩的眼泪中 那将逝的最好的年华, 我就要关闭他,像鹰的,可爱的眼睛。 哦,如果我知道,我成功之时 憔悴,我劝诱着谨慎的,命运, 这 ...
个人分类: Anna Akhmatova|2245 次阅读|0 个评论
新年叙事--安娜.阿赫玛托娃
orchid 2015-6-30 09:00
在多云的黑暗中,无趣的阴暗的新月 送给我们的房间其阴冷的闪光。 六套餐具安放在白色的桌子上 它们中空着的--只有一套。 我们等待着--我,我丈夫和我的几个朋友-- 就要迎接新年的一刻。 但,就像一剂毒药,把我烧成红葡萄酒, 我的手指--就像浸在血红中。 主人极度严肃,定定坐着,拘谨, 举起他满到边沿 ...
个人分类: Anna Akhmatova|2319 次阅读|0 个评论
我的邻居们--安娜.阿赫玛托娃
orchid 2015-6-29 15:10
我的邻居们,遗憾的是--两个街区之外, 老女人,风俗习惯--直到大门边, 但他,他的手之前在我的手里, 将和我一起定居在我的墓穴。 如果他,孤独地,站在地上-- 在这黑色,本土,醇厚的土壤上, 大声地喊我,但没有回响 他,和从前一样,我亲切的声音。 My neighbours, for pities, - a two blocks more, Old wo ...
个人分类: Anna Akhmatova|2552 次阅读|0 个评论
我脖子被串珠遮住了--安娜.阿赫玛托娃
orchid 2015-6-29 14:59
我的脖子被串珠遮住了, 在暖手筒里,手不冷, 心不在焉的眼睛看着眼睑之下-- 它们永远抹不去年龄。 分外苍白的似乎是我悲伤的脸 在耀眼的丁香紫的丝绸映衬之下, 两眉几乎被长刘海包住了, 不卷曲的,还醒目的长刘海。 这非常慢,谨慎的步态 和天堂里的飞行不一样-- 似乎地板是用古怪的筏木制造的, 而 ...
个人分类: Anna Akhmatova|2261 次阅读|0 个评论
我十指紧扣--安娜.阿赫玛托娃
orchid 2015-6-28 11:02
我的双手在面纱下紧扣,暗淡而朦胧... “你为什么这样苍白不安呢?” 那是因为今天我 用后悔的苦酒让他发疯 记住!他走出去,令人震惊 他的嘴因痛苦扭曲.. 我,脚不点地地,跑下来, 我追着他到这条巷子。 完全哽住了,我哭喊,“那是一个玩笑-- 所有的一切都是。你滚开,我要死了。” 他又非常平静地微笑 ...
个人分类: Anna Akhmatova|2346 次阅读|0 个评论
音乐--安娜.阿赫玛托娃
orchid 2015-6-28 10:38
妙不可言的东西永远在里面燃烧, 我喜欢观察其奇异琢面的变幻。 它对我讲述着命运绝非--很少的契合, 而其他人恐惧靠得很近。 当最后的朋友看不见坟墓中的我时 它把我放置在寂静中, 五月唱一首雷暴雨之歌。 似乎所有的花儿在花园中开始谈话。 Something of heavens ever burns in it, I like to watch its wo ...
个人分类: Anna Akhmatova|2426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缪斯走远了--安娜.阿赫玛托娃
orchid 2015-6-28 10:23
缪斯走远了,沿着 这秋天,狭窄陡峭的路, 她黑黝黝的脚行走在泥浆中, 她的衬裙上沾上了巨大的露珠。 我恳求她,带着希望和恐惧, 等到冬天饰上白色蕾丝, 她回答,“这儿是一个坟墓, 你如何在这样的地方还能呼吸?” 我希望给她一只雌鸽, 在我白鸽的巢中最白的那只, 但突然间毫无理由, 她随着我纤 ...
个人分类: Anna Akhmatova|1989 次阅读|0 个评论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3-1-29 04:33 , Processed in 0.055272 second(s), 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