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在赖斯街上的亮点洗衣店--格雷格.沃特森
orchid 2015-11-5 15:23
少男少女们厌倦了,没有其他地方可去, 也不想回到熟悉的单调的安居工程的家 和公寓建筑群。我们也无方向感,而且 在同一的地点和时间里没有方向感--在工作之间, 在爱情之间,在雄心之间;我们无目的地闲逛。 布满灰尘的小喇叭里传来汉克.威廉姆斯的声音, 钱币兑换机滚下来25分硬币,台球击打出冷淡的柔和。 天花 ...
个人分类: 2015的|3110 次阅读|0 个评论
榆树--弗里德里克.赛德尔
orchid 2015-11-5 14:48
它唱着无声的歌:天真的榆树 喜爱的音乐。它们都活着。 哦,丝线音乐没有榆树能活。 一只潜行猫低头滑行着, 黑豹的暗影泼到猎杀上, 进入每一棵榆树--它们饮着它。 干杯寂静。然后寂静一饮而尽。湿了下巴, 辛辣的,威士忌般的黑暗。每一棵榆树都病了。 除了快乐还能给予什么呢?疾病。 创伤。闪电,或如同缓慢 ...
个人分类: 2015的|3121 次阅读|0 个评论
阿富汗--雷蒙德.卡佛
orchid 2015-11-5 14:27
路两旁的落叶松树悲唱。 雪下静息的远处的森林。 开伯尔山口。亚历山大大帝。 历史,天青石。 没有书籍,没有电影,没有让我喜欢的小摆设。 但她让我高兴。天青石。 她把那种蓝石头戴在她可爱的手指上。 那让我特别喜欢。 桶在井中卡塔卡塔响。 提起尝起来甘甜的井水。 沿河的纤道。 穿过杏树林 ...
个人分类: 2015的|3139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祖先--托马兹.萨拉蒙
orchid 2015-11-5 12:13
冷吗? 你被雪覆盖吗? 帐篷,仍旧嘎吱嘎吱响吗? 1911年 在赫尔佩列-科济纳附近的一片田野里 一名警官学员开枪自杀 用一把手枪打进嘴中。 Is it cold? Are you snowed in? The tent, does it still creak? In a field near the Hrpelje-Kozina station in the year 1911, a cadet shot him ...
个人分类: 2015的|2668 次阅读|0 个评论
完美--托马兹.萨拉蒙
orchid 2015-11-5 12:05
皮革没有历史。力量没有佝偻病。 在一个抽屉里。手上的一根电线。 血是丝绸。悄悄地走。血 就像水果。这儿太热了。 沙阿的水箱被装满。起初 我们情不自禁地摇摆。 我们吼叫,变得兴奋 镜子没有烤箱的功能 你从路上看见它们。 在造梦机器上。 有人在往返之间阅读。 完美的形式像一只耳朵冒出来。 我认识一位脊 ...
个人分类: 2015的|2133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哥伦比亚--托马兹.萨拉蒙
orchid 2015-11-5 11:44
猫给自己安上翅膀。 按钮上有毛艮花。野兔是柔软的肉, 野兔是柔软的肉,他们颤抖着挤成一团。 他们升起太阳,竟然把它 留在栽种在沙地上的 小钓鱼杆上 水加固了河沙上的杆子。 陶土上别具一格颤悠悠的一池水。它自然溢出 没有有节奏地回返。海 是一个保证,多管闲事的人充满了兴奋。 现在?你好吗? 火山里是 ...
个人分类: 2015的|1894 次阅读|0 个评论
华盛顿--托马兹.萨拉蒙
orchid 2015-11-5 11:20
无人在山顶上驰骋。 无人阻止伦勃朗。 裤子在帕尔玛干酪上磨损。 在胡佛大坝顶上。 恐龙是橡胶造的, 非常恰好的,绿色 水溶性的口香糖 糖蜜做的 用水冲淡式的雪莉酒, 你醉了。 当然我预定了两张床。 当然我要用力推门,我干嘛在意呢 No one rides on the crest. No one stops Rembrandt. Trousers w ...
个人分类: 2015的|1350 次阅读|0 个评论
信仰--托马兹.萨拉蒙
orchid 2015-11-5 11:00
珍贵的铜口。 我藏入,把我的头藏进你之中。 我只有一个洁白的感觉。 来自亚当的一根肋骨造的。 峭壁,它们如何滔滔不绝地吟诵。 湛蓝色,如何燃烧你。 你的,困倦和饥饿。 我正拥抱着你。 Precious copper mouth. I hide, hide my head in you. I have only one white sense. The rib from which Adam was ...
个人分类: 2015的|1315 次阅读|0 个评论
历史--托马兹.萨拉蒙
orchid 2015-11-5 10:41
托马兹.萨拉蒙是个怪兽。 托马兹.萨拉蒙是掠过天空的球形。 他在暮光里躺下,他在暮光里游泳。 我和人们,我们都吃惊地看着他, 我们都希望他好,或许他是一颗彗星。 或许他是神的惩罚, 世界的界石。 或许他就是宇宙中的一个小斑点 他要把能量给地球 当石油,钢铁,和食物短缺时。 他或许只是一个驼背,他的头 ...
个人分类: 2015的|1220 次阅读|0 个评论
佩索阿责备惠特曼--托马兹.萨拉蒙
orchid 2015-11-4 17:33
太阳系里所有的娼妓,所有勤奋的小蚂蚁, 咱们开始这个约束。直至 这儿的奶牛,但这儿的宾客已经可以 擦他们的背了,除非我们 在门外 把这些洗得衣物弄干,皮手套也挂上, 虽然在波西尼的贾玛是夏天。斯波乐 现在已经是一位曾祖母了,她有一位确定无疑的孙子 他在塔夫茨打曲棍球,也已经被忘记了, 像 ...
个人分类: 2015的|1827 次阅读|0 个评论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2-8-9 16:43 , Processed in 0.054026 second(s), 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