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老桥--西尔维.鲍姆嘉德尔
orchid 2015-10-21 15:15
老桥是为肉店 建造的。 这条桥缝缀在一起的河 流淌着血。 这唯一免遭希特勒的东西, 只为他爱从隔断的窗子里 看见的风景。 这条挂上爱锁的桥。 在老桥的阴影里, 雕像在黑暗中发出暗淡的光。 我们的房间能俯瞰 普鲁托紧抓的手深深地 钳入普罗塞耳皮娜的 逃避的大腿,她肉感的臀部。 我的腿臀就是它的腿臀 ...
个人分类: 2015的|3239 次阅读|0 个评论
欲望--卡莉.芳登
orchid 2015-10-20 14:11
厨房的窗子外 黄蜂变得密集, 声音散开,增加, 飘进飘出 它们秃头似的巢穴, 移动着 似乎又没有动 我刚想起来,站着, 洗咖啡壶, 看着它们 松散地悬在空中-- 薄薄的翅膀;厚实的, 细长的腹部; 悲伤,沮丧-- 触角的指向-- 这就是 心理不断地投射; 这简单的知识;学会 如何把 绝望和希望 结合在一 ...
个人分类: 2015的|3471 次阅读|0 个评论
夜间迁徙--路易斯.格鲁克
orchid 2015-10-19 13:55
此刻你又看见了 花楸树上红彤彤的浆果 在漆黑的天幕下 群鸟的夜间迁徙。 它让我悲伤地想 死者看不到它们了-- 这些我们信赖的事物, 它们消失了。 此时灵魂为安慰做了什么? 我告诉自己或许它不再需要 这些快乐; 或许仅仅单方面的存在是远远不够的, 简直难以想象 This is the moment when you see aga ...
个人分类: 2015的|4146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一品脱光--约翰.格林戴伊
orchid 2015-10-19 08:40
我无意中听到我父亲说 那是他最喜爱的酒,我闭上眼睛 想象他的身体充满了轻飘飘的无助。 经年之后,我看着他倾吐出 这条令人失望的真理,但仍 忍不住继续想象:他从酒馆没精打采地慢慢走回家 在黑暗的背景下唱着,他迈出的每一个步子 呼吸的每一次空气,唱出的每一个音符 不知怎么的变得越来越浅,变成光亮 ...
个人分类: 2015的|3226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一个独特的秋天--W.S.默温
orchid 2015-10-18 15:50
我父母死的那年 一个在夏天,一个在秋天 相隔三个月又三天 我搬进他们度过了晚年岁月的 那座房子 那再也不是他们的东西了 但仍然以他们的样子 存在了好一阵子 每一个房间里 都没有声音回响 我们从来不能说 每一样东西 我都不能记得 收集的玩偶 在一个瓷器橱里 盘子押在架子上 折页式的桌子上的花边 ...
个人分类: 2015的|3231 次阅读|0 个评论
聆听--威廉姆.斯塔福德
orchid 2015-10-17 13:59
我父亲能听见一只小动物的脚步声, 或黑暗中一只蛾子撞到屏幕上的声音, 每一次遥远的声音拉进的地方 我们其余的人从没留心聆听过。 与其说柔和野性的夜晚对他诉说 倒不如说来到我们的门廊上迎接风中的家人; 我们看着他聆听,他的脸变得热切, 直到世界墙壁张开,拓宽。 我的父亲带来那么多以至于我们仍然 ...
个人分类: 2015的|3138 次阅读|0 个评论
从秋分到秋分--芭芭拉.克鲁克
orchid 2015-10-16 15:07
又是十月。枫叶耍滑头 几乎一夜之间变黄;夏天雾蒙蒙的天空 变成钴蓝色。我的朋友自西方来, 到此时遭受了一年的毫不留情:化疗,骨髓移植, 更多的化疗,头发一撮撮露出,两次。秃如一个南瓜。 然后,这位外科医生的小刀。 但她全都挺过来了,火退了, 冷静沉降到她的骨子里,像山谷,和低洼的地方 早晨的薄雾, ...
个人分类: 2015的|3509 次阅读|0 个评论
在天最短的日子里--乔伊斯.萨特分
orchid 2015-10-15 14:15
差不多下午四点, 风又刮起,细查着金色的树林。 树干变成青铜色,发红,阴沉沉的天空下 树枝红彤彤,随正在消失的太阳 闪烁着。我琢磨着 我欠这渐渐褪色的日子什么呢, 为什么我一直待在窗子边的这张黑暗的书桌旁 估量着风的威力,估算着 一朵微云将会停在那粉色的边缘多久呢 即使现在它已经悄悄溜 ...
个人分类: 2015的|3018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夜莺--托尼.莫里斯
orchid 2015-10-14 14:20
我女儿是一个小婴儿时, 有时,她会哭啊,哭啊, 夜晚的肩膀上沉重的 天生沙哑的夜莺, 晃动的催眠曲,热牛奶, 蓝色的天鹅绒毯,都不能抚慰, 喃喃低语,我们 不受约束表达的安静的嘘 . 同时在木地板上 来回踱步。都不凑效。 直到一天夜里,偶然, 我们需要尿布, 我妻子,也和我一样疲惫 ...
个人分类: 2015的|3461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现在--芭芭拉.克鲁克
orchid 2015-10-13 13:47
我能说什么呢,现在夏天走了,带走热的影响力, 其湿热的厚毯子,百日草,金盏花,鼠尾草刺耳的嘈杂? 现在天空是清澈湛蓝的,万里无云,就一个沉着自信的音符 那只可能意味着十月。你走了。树叶在日历的电烤炉里 变成金黄色,放弃了它们的绿色,燃烧的荆棘点燃了, 擦燃它们的火柴之书。足够让心碎了,不是吗? 我们 ...
个人分类: 2015的|3419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2-8-9 15:57 , Processed in 0.053190 second(s), 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