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安魂曲--安娜.阿赫玛托娃

热度 1已有 9278 次阅读2015-7-8 15:19 |个人分类:Anna Akhmatova|系统分类:诗歌

不是在外国的天空保护
或异域出生的天使的拯救下--
我那时在那儿--和我整个的民族--
那里,啊!是我的祖国。
1961  
代替序言

在Yezhovschina 那些糟糕的日子里,我在列宁格勒监狱探视者的等待线外,度过了十七个月。一次
那里有人”认出“了我。然后一个女人,站在我队伍中我的后面,当然,从没有听说过我的名字,从蛰伏中醒来,对于我们在那里的大家非常典型,问我,在我耳边轻轻说(在那里讲一切事情都要笑声):
”你能描述这个吗?“
我回答:
”当然,我能。“
然后好似隐约的微笑滑过,她曾经的脸上什么样子。
1957年4月1日:列宁格勒
献身
高高的峭壁在这种痛苦面前崩塌了,
大河也不再向前流,
但他们是坚强的--监狱的锁,石头,
在他们后面--囚室,黑暗,低矮,
死气沉沉的松柏铺展 。
对于某人,某个地方,吹来一股清新的风,
对于某个人,某个地方,一个黎明醒来--
我们不知道,我们同样总是在这里,
我们正好听见钥匙的尖叫,闷闷不乐,
哨兵孤独沉重的脚步;
早早起来,为复活节的弥撒,
沿着空旷的首都而行
产生半死的人群。
太阳西沉,涅瓦河上变得雾茫茫,
但我们的希望在远处唱歌。
有一个句子..刹那间热泪盈眶..
现在分开了,割开了我们。
好似他们把她的心脏掏出来扔掉
或把她退到了一条石街道上--
但她继续走..踉踉跄跄...独自一个人。
现在不情愿的朋友待的地方,
我两年的那些朋友,残酷吧?
他们在西伯利亚的冰雪中看见了什么,
在月亮的循环中,暴露出?
对于他们, 我送上永别的致敬。
开场白
这个时代,就是一个死人也能掌管半边天
一丝无力的微笑--平和状态的高兴。
但像某些沉重,不必要的附加物,
监狱内部回旋着灰色的列宁格勒。
当一个经历过一系列折磨的人
那些行进的军队,他们已然毁灭了,
最后分离的引擎歌唱者
呼啸着穿过灰暗的硝烟,
让人想到死亡的星星悬在我们头顶之上
我们长靴下扭曲的俄国---
鲜血完全覆盖了清白--
布莱克.玛里埃什黑色的路线上车轮滚滚。
1

你在黎明柔和的光里被带走。
我护送你,如我死胎产下的孩子,
孩子们在就要麻麻亮的房间里哭喊,
圣象旁的灯失去了光辉。
你的嘴唇上栖住着圣象冰冷的吻
你的眉毛上--冰冷的甜美--不要忘记!
像一名年迈的反叛者的妻子
在红场上,我要无止尽地等着
2
静静的顿河安静地漫流
新月进入小屋。

他戴着帽子进入,
他看见一位女人像暗影。

这个女人绝对病了,
这个女人绝对孤单。

她的男人死了,儿子--在监狱中,
哦,为我祈祷--一个可怜的女性!
3
不,不是我,有人在苦难中--
我不能忍受这样的痛苦,
咱们都,穿上沉闷的黑衣,
让灯笼自灭...黑夜
主宰。
4     
   你应该看见过,带着点嘲笑姿态的女孩,
你的所有朋友至爱的尤物,
整个皇村里都是罪人,曾经充满乐趣的--
为什么送来你迟到的岁月。
如何,背着你的行囊,经过这些十字架,
你和第三百的牌子站在一起
带着你苦涩无比的一滴热泪,
烧尽新年的之冰,提心吊胆,
监狱的白杨低着额头,
多少次,在那里,听不见一丝声音,
现在无罪的人放任他们的生活...
5
我哭喊了十七个月之久,
我唤你回家,
我感觉刽子手的节奏--不止一次,
你从我的子宫到地狱。
这一切都永远混淆在一起,
现在我界定
谁是野兽谁是人,最后
到他们要杀了我的儿子时。
留下的只是尘土下的花儿,
香炉的风飑,烟迹,抛进破坏里...
窘迫地窥视我的红眼睛
死亡的线,那来得很快,
这个巨大的彗星。

6.
一周又一周轻快地飞逝,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你石头的监狱里,
白夜看起来怎么样,我亲爱的儿子?
要不然他们也盯着你吗,
以隼灼热的目光,
谈到高高的十字架,你紧握着的,
谈谈缓慢到来的死亡吗?
7
THE SENTENCE宣判

这个词,像一块沉重的石头,
落在我仍然跳动的胸前,
我准备着。我不抱怨。
我要尽最大努力。

我有许多事情自己抗:
忘掉无尽的痛苦,
迫使灵魂变成石头,
迫使血肉重生。

如果不...发出沙沙声的夏日
窗子后面出卖的盛宴。
很久以前我在睡梦中看见过
这个晴天,空荡荡的囚室.
8
TO DEATH致死神
你横竖都要来--为什么不立刻来呢,因此?
我等着你--我的压力非常大。
我泼灭灯,留下敞开的门
为你,这样简单,这样美好
求求你,就看一眼,你钟爱的拥有:
冲入--在炮弹壳的伪装下,
或拿着刀子爬进来,如一个有经验的流氓,
或用冒着气的斑疹伤寒毒杀我,
或引述这童话故事,根植在你心中的,
每一个病了的人都熟知的,
在其中我会看见,终于,这个蓝帽顶,
这位管家,“依然无畏”
对我来说都一样。寒冷的叶尼塞河
躺在浓雾中,北斗星--亮晶晶,
心爱的眼睛里闪着蓝光
被最后恐怖的黑暗掩盖。
9
疯狂,已经用翅膀
覆上我的半个心脏,焦躁不安,
赐给我冒火的就喝
拖入黑暗的山谷。

我明白只是它
不得不给我胜利,
听见我痉挛的胡言乱语,
现在符合这位陌生人的人生。

我自己的过去不存在
它要让我从这儿带走
(无论我怎么推怎么恳求
而他们出现得多么频繁啊)

起哦亲爱的儿子不讨厌的眼睛--
无尽的痛苦和忍耐--
当雷声隆隆时并不是黑色的日子,
并不是监狱的探视时间。

并不是他甜蜜冷淡的手
并不是焦虑不安的酸橙的阴影,
并不是听起来遥远大地上的轻音--
最终安慰的话语

10 CRUCIFIXION钉死在十字架上
                           
不要为我哭泣,妈妈,
看见我在坟墓里。

I
天使们的唱诗班歌唱着伟大时刻的盛名,
天空融化在火焰的咆哮中。
他对上帝说,“为什么离开我,父亲?”
请求他的妈妈,“不要泪洒我墓...”
II
马格达莱纳痛苦地扭曲呜咽,
最优秀的学生变成了一块石头
而且没有人敢于--甚至一会儿--
看看沉默,孤独的妈妈。

EPILOGUE尾声

I
我知道,这些脸如何,立刻缩回,
眼皮下的窥探是多么恐惧,
怎样的痛苦产生这圣经
苍白的面颊上全是痛苦,
多么乌亮美丽的发卷啊
立刻被银尘覆盖,
嘴唇上一丝松弛的微笑,顺从的微笑,
死一般的恐惧飒飒地干笑。
我不为自己祈求上帝,
而是为他们大家,他们站在那个队伍里,
夏天最酷热冬天最寒冷的时候,
在墙下,非常红,看不见。
II

悼念的时刻又临近了,
我现在能看见你,感觉到你,听见:

她,阵发性地,被带到天堂,
她--脚再也触不到大地。

她---摇动着她美丽的头--
她说,“我来这里就像回到了家园。”

我希望呼唤他们所有人的名字;
但我如何才能那样做呢?我没有名单。

这巨大普通的封皮,我找不到他们全体--
许多的单词,我瞥见了。

只要活着我就能记住那些华语,
在新的惊惧和悲痛中我也不会忘记他们

如果我长期受罪的嘴能停下来--
总是永远能大喊我们的人民大众--

让他们为我祈祷,同样我也为他们祈祷了,
在我的纪念日之前,平静而悲伤

如果再一次,在我的祖国无论何时
他们想到竖起我的纪念碑,

我准许这样的盛情,
但有一个条件--他们必须安放上。

不要靠近海,我曾经出生的地方--
我和它所有温暖的联系都撕裂了,
  
也不要再沙皇的花园,那个树桩附近,恳求,
我要寻找靠近阴郁树荫的地方,

但这儿,我站立了三百个小时
都没有为我打开这扇坚硬的门。

既然在被祝福的死亡中,我要不会忘记
布莱克.玛丽的黑手党震耳欲聋的咆哮,
 
 我也不会忘记如何拍动那仇恨之门,
恸哭的老妇,之前,像野兽。

这青铜般,不动的眼皮,
像某些融化的雪水自然流淌的眼泪。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5-7-9 10:36
伟大的诗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3-2-9 20:00 , Processed in 0.026855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