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孤寂--安娜.阿赫玛托娃
orchid 2015-7-11 17:40
许多石头在任何时间扑向我, 现在不怕他们中的任何一个。 进入塔楼,窥视最高的人, 在为我制造之前,被一个与之前截然不同的陷阱吗。 我感激这高墙四壁的建筑者, 让他们被悲伤和烦恼遗忘。 在这儿,我早早地看见这降下的猩红, 这儿赞美时常透过窗户的 夕阳最后的光束,我的小室看见它, 在北海清新的风中流动 ...
个人分类: Anna Akhmatova|8956 次阅读|0 个评论
诽谤--安娜.阿赫玛托娃
orchid 2015-7-11 17:18
到处都是对我的污言秽语。 我在我的噩梦里感觉到几乎爬上台阶的她, 并且在城里,在无慈悲之心的天堂之下麻木不仁, 而且凭着运气,寻找,有些面包和住的地方。 她的火焰映在所有男人的眼睛里-- 有时如背信弃义,有时,如简单的恐惧。 我不害怕它。这儿的每一次挑战 我总是保证,深入绝地。 这天,我不能避免,现 ...
个人分类: Anna Akhmatova|8883 次阅读|0 个评论
书稿--安娜.阿赫玛托娃
orchid 2015-7-9 15:26
绍特.鲁斯塔夫利 自真不去注意的废墟下我吟着短诗, 在下面我哭喊着多么大的一场雪崩啊: 就像我在生石灰中燃烧着 在地下寝室的电压下。 我要模仿一个冬天,沉默而迷茫, 飞快地靠近,总是开着的入口, 而且他们将会听见我孤独的声音, 相信这将是他们最后的宣判。 From under what deaf ruins I speak rhyme, ...
个人分类: Anna Akhmatova|8546 次阅读|0 个评论
安魂曲--安娜.阿赫玛托娃
orchid 2015-7-8 15:19
不是在外国的天空保护 或异域出生的天使的拯救下-- 我那时在那儿--和我整个的民族-- 那里,啊!是我的祖国。 1961 代替序言 在Yezhovschina 那些糟糕的日子里,我在列宁格勒监狱探视者的等待线外,度过了十七个月。一次 那里有人”认出“了我。然后一个女人,站在我队伍中我的后面,当然,从没有听说过我 ...
个人分类: Anna Akhmatova|9260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河流匍匐着--安娜.阿赫玛托娃
orchid 2015-7-6 09:36
这条河沿着无风的山谷匍匐前进, 看见山坡上房子的窗子... 好似在叶卡捷琳娜的时代,这位女皇, 我们等着庄稼,去做寂静的弥撒。 两天的分离足够了 金色的原野上驰骋着我们的宾客, 亲吻,上楼,接待处祖母的手, 而我们的嘴唇正走下楼梯。 The river crawls along the valley breathless, Windows spot the hous ...
个人分类: Anna Akhmatova|8406 次阅读|0 个评论
普希金--安娜.阿赫玛托æ
orchid 2015-7-6 09:08
谁知道成名是什么滋味! 什么样的代价让他换来行家性, 合法性或最高标准 关于这一切--& ...
个人分类: Anna Akhmatova|8426 次阅读|0 个评论
彼得格勒--安娜.阿赫玛托娃
orchid 2015-7-5 16:18
在旷野的国都--我们的监狱-- 城镇,大草原,黎明和湖泊 我们伟大的土地,好像在叛逆中 白日和黑夜,兜着血淋淋的圈子, 我们因这虐待的清闲而憔悴... 在苦难中没有人帮助我们, 因为我们待在宝贵的,家中, 因为,完全的痴爱,, 而不是那给予光荣的,自由, 我们为我们自己保存 其宫殿,其水与火。 它们更 ...
个人分类: Anna Akhmatova|8905 次阅读|0 个评论
这么美的飞行器--安娜.阿赫玛托娃
orchid 2015-7-5 15:53
我们如此神圣美丽的飞行器 从世界之初就存在... 因着它--世界的无光自启。 但仍然没有一个诗人说这个道: “无智慧,不老, 死是一个传奇,恰好被讲述了两次。” 注解:上帝的道(the word)又是什么?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 Our so holly and beautiful craft Exists from a dawn of the world… Wit ...
个人分类: Anna Akhmatova|8388 次阅读|0 个评论
我们的原生地--安娜.阿赫玛托娃
orchid 2015-7-1 08:35
世界上没有任何人-- 这样单纯,高尚,不流泪--像我们一样。 我们没有把它戴在胸前的小金盒里, 没有在诗中哭诉它, 没有唤醒我们苦涩的下半生, 好像也没有对我们许诺像伊甸园的地方, 在我们心中,我们永远没有尝试看待 这个像争吵着讨价还价的主题, 而病了时,不快乐,花时间于它, 我们甚至不能看见或了解 ...
个人分类: Anna Akhmatova|7872 次阅读|0 个评论
我们的命运,非常精彩--安娜.阿赫玛托娃
orchid 2015-7-1 08:14
To B. Sreznevsky 我们的命运,这样精彩这样大胆, 我们被称为“上帝麻烦的女祭司” 但我知道我们会被救赎 一直守望着全部的木枷, 守望着他亵渎的一个日期, 守望着永远不能唤会爱的他, 就看看那里吧!...那华丽的开端-- 我们黑暗血腥的化妆舞会...! Our fate, so wonderful and bold, Called us ‘priest ...
个人分类: Anna Akhmatova|9411 次阅读|0 个评论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2-7-4 17:24 , Processed in 0.054934 second(s), 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