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穿行在作品里--约翰.厄普代客
orchid 2016-5-7 14:28
每天早晨我刻画的人物 都带着一张模糊不清的脸问候我 乐意,虽然有点害怕的感觉, 鼓起另一天的进步 透过弥眼的流沙, 在空白纸上行进。 瞬间就俯首帖耳 他们换了衣服,改变了言谈举止, 减少了讲话口吃, 朝反方向发展一个动机 为适合行为的得体。 他们伸展瘦骨嶙峋的手臂 为戴上精巧设计的手铐, 温顺地埋头于 巧合的操演 ...
个人分类: john updike|266 次阅读|0 个评论
失去父亲--约翰.厄普代克
orchid 2016-3-26 16:05
苍天在上,我能感觉到, 他泰然自若的渴望,沿着一条边缘 猛掷出他的恐惧 牙疼,低收入,班级里的 纪律问题所在都是消融在一起的 混沌的阴影 在他身边,他只有简单粗暴的衍生物, 我不仅躲避而且畏缩。他是容易犯错的 而且勇敢强悍,即使当他趾高气扬地驾驶 瓦解之中的战前的汽车,沿着雷丁的 大街叮叮咣咣地而下时,经过 ...
个人分类: john updike|4562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工具--约翰.厄普戴克
orchid 2015-11-27 16:20
告诉我,生产者如何利用工具获得利润? 我曾使用同样的羊角榔头四十年。 结满铁锈的螺丝刀一旦溜进我年轻的,一位新房主的手中, 等待被使用的工具,未察觉:钳子, 切口张得像一张卡通鲨鱼嘴;扳手的钳口在螺丝上; 刨子仍然锋利的足以带着其香气,卷曲的咬钩;夹子 和钻头仍然适合在松树上咀嚼出一个洞像一位病 ...
个人分类: john updike|5087 次阅读|0 个评论
三月:一首生日诗--约翰.厄普戴克
orchid 2015-4-23 16:38
我的孩子还没有出生,医生们点头致意, 认为你的第一个月将是三月, 我熟记于心的每年的这个时间 喜欢讲--我,也出生在三月。 三月像十一月多半无人喜欢的一个月, 四月之前的游行,他万象更新的滑稽表演 抢足了所有的风头。 热情期待蜡笔小丑的靠近, 我的父辈们嘲笑三月,管他 ...
个人分类: john updike|10668 次阅读|0 个评论
阴道--约翰.厄普戴克
orchid 2015-4-22 18:36
米罗的维纳斯没有一个,至少没有阴道 把其影子留在大理石上,但包提柴里的维纳斯, 虽然我们不能看见她海葵的手掌, 的确,毫无疑问我们会吻一张琥珀色毛绒绒的高贵的嘴 如果我们进入油画中这辆阿卡迪亚式的飞机。 我们一定会接受我们美丽信条的女性阴部。 九月的早晨紧紧抱住她收紧的大腿,这些美娇娃 我们长大脱光其衣服 ...
个人分类: john updike|9885 次阅读|0 个评论
在一座岛上--约翰.厄普戴克
orchid 2015-4-21 16:43
孤立,我妻子打开收音机收听家乡的消息。 她却听见就在我们附近一架飞机坠入海中。 晚饭后她告诉我她不能面对回家的航班: ”难道我要对孩子们说我们也一样沉下去?“ 我呸呸了她的不言而喻,说不存在这种几率; 我们带着一种绝望的潜在情绪做爱,然后沉沉入睡。   ...
个人分类: john updike|10370 次阅读|0 个评论
声爆--约翰.厄普戴克
orchid 2015-4-21 15:55
我坐在客厅里, 此时,上面,末日的撞击声 回响。镇定。那是声爆。 天花板颤抖着鼓掌, 镜子倾斜,椽子崩断, 婴儿从小睡中聒醒。 “安静,宝贝。我们穿上飞行员的行当, 让声速下降, 是否天空裂开像一分钱大的鞭缝。” 我们的世界远离恐惧; 我不在拼命读懂天空 ...
个人分类: john updike|10361 次阅读|0 个评论
星期日雨--约翰.厄普戴克
orchid 2015-4-21 11:11
Sunday Rain 纱窗 试图 做填字游戏 但似乎知道 只有纵向的字 The window screen is trying to do its crossword puzzle but appears to know only vertical words.
个人分类: john updike|9639 次阅读|0 个评论
普拉维达--约翰.厄普戴克
orchid 2015-4-17 16:19
这么热!让脑瓜一片空白。 反复发生的,芝麻小事变成每日新闻--- 这只白鼻子的南美浣熊踩着这只罗佩的 弯曲的细树枝,像天空中的人行道, 这只猩红尾巴的唐纳雀像火星一样掠过 包含在湿绿之内的火绒,点头致意的棕榈树叶 有像提花机纸板一样钻出的虫洞, 这只黑鹰一次又一次的划过虚无。 这个世界溢出宽广的意义,充满 ...
个人分类: john updike|9963 次阅读|0 个评论
复活节七节---约翰.厄普戴克
orchid 2015-4-13 16:01
没犯错:是否他全然上升 正如他的身体; 如果细胞的分裂没有颠倒,分子 再结合,氨基酸再重新活跃, 教堂将会倒塌。 那和花儿不一样, 每一个柔和的春天都复生; 也不和人们的嘴里他的精神及 这十一个门徒迷离的眼睛里的一样; 那和他的肉体一样:我们的肉体。 同样骨节的大拇指和脚趾, 同样有瓣的心脏 那彻骨的死 ...
个人分类: john updike|9916 次阅读|0 个评论
123下一页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2-8-20 01:25 , Processed in 0.059843 second(s), 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