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1955大富翁游戏--芭芭拉.克鲁克
orchid 2015-12-30 15:34
我们把钱成扇形状撒开,开始,五颜六色的 像耐考薄饼;粉色,黄色,薄荷色,金色。 从第一个滚动的骰子,差异性拓宽: 宝蓝的木板道和公园广场 瞧不起从波罗的海大道和地中海大道来的 带着葡萄味的移民。 我的来自意大利的祖父母在大舱里 用橄榄油衡量着他们的黄金,不是钞票 和契约。戴高帽穿无尾燕尾服的人 总是抓到一手 ...
个人分类: 2015的|6300 次阅读|0 个评论
迷失--戴维.瓦格纳
orchid 2015-12-29 14:25
静静地伫立。前面是树林,旁边是灌木丛 你没有迷失。无论你管这个地方叫什么, 你必须把它看作是一位强大的陌生人, 必须请求允许,认识它或被认识。 森林低声说话。听。它回答了, 我让这个地方围着你。 如果你离开它,你可能又回来了,这个地方说。 对乌鸦来说没有两株树是一样的。 对鹪鹩来说没有两根树枝是同样的。 无 ...
个人分类: 2015的|6836 次阅读|0 个评论
假日河马群--比利.柯林斯
orchid 2015-12-28 14:46
假日河马群真不是一部电影的名称 但如果它是,我确定会看。 我爱它们的小短腿和大脑袋, 整个河马的外观。 成百的它们会在宽广, 缓慢流动的泥水河里嬉戏 我会在黑暗的一个街区剧场里 吃着我的爆米花 当它张开他们布满巨大短粗的牙齿 的大嘴巴时 我会喝着我的巨杯可乐。 我会在我的座位上 或水里和河马玩耍, 那就是它们的 ...
个人分类: 2015的|7059 次阅读|3 个评论 热度 1
女儿14岁时:圣诞舞会--玛丽亚.莫兹奥提.吉兰
orchid 2015-12-27 15:06
你脸上恐慌不安,你写了问题问他。 他到来时,你平静了,你的恐惧 骗不了人。你多么不像我啊。 舞会之后, 我看见你的幸福;他握着你的手。 虽然你们几乎一言不发, 我能读懂你身体洋溢着的信息 一切都很好。他吻别你道晚安, 他的身体移向你的身体,你的身体 回应。我害怕,捂住我的嘴 唯恐我这个害怕的妈妈 会脱口而出 ...
个人分类: 2015的|6309 次阅读|0 个评论
圣诞日玩接球的兄弟--盖里.少尔特
orchid 2015-12-26 14:57
只有一盏小灯留着 这个新橄榄球感觉沉重 我们的投球也棘手 就像兄弟们的交谈 几句交流之后 他们偶尔互相看一眼, 信任渐增, 传球接球 感觉自然而标准。 逐渐地, 我们间隔移动的更远一些, 出去到田野里, 我们之间的距离 充满了黑暗。 他引领我, 向高处击出完美的螺旋式 进入夜空。我的眼睛 发现了这只球洁白的蕾丝。 ...
个人分类: 2015的|6969 次阅读|0 个评论
聚首--亨利.沃兹沃思.朗非罗
orchid 2015-12-25 14:43
很久缺席之后 我们终于相聚: 这场聚会赐给我快乐, 还是赐给我们痛苦呢? 生命树一直摇晃, 但现在我们中很少有人留恋, 像先知的两三枚浆果 在最高的枝梢 ...
个人分类: 2015的|6639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降临节黎明--托马斯.R.史密斯
orchid 2015-12-24 15:48
七点三十分。出城向西北驶去, 柔和的雪景,天空晕染着烟熏粉。 后视镜里的风景,亮橙色的光 弥漫在短粗的树木线上。突然 地平线上射出一列明光, 一根火柱!一只眼出现了路上, 我看见身后一个金色的小孩 开始在山的两黑膝之间 上升。冬至两周后, 如此近,冬天的太阳 似乎在南方升起。 一位炽热天使站在他的树枝摇篮之上 ...
个人分类: 2015的|6778 次阅读|0 个评论
圣诞诗--罗伯特.布莱
orchid 2015-12-23 15:36
圣诞节是一个地点,像杰克逊霍尔,我们一致赞成 一年一次在此聚会。那里有水,喂马的草; 所有的皮草商人都能进来。我孩童时 参观过这个地方,但从未听说过精彩的故事。 那些故事只在大帐篷中被讲述,在深夜, 当时一位陷在自己圈套中的扑杀动物者, 忍受着冰冷的水,谈论;一个扎着马尾辫的人 和一个跛子从火焰边缘走进。 ...
个人分类: 2015的|11808 次阅读|0 个评论
雪--肯尼斯.洛克斯罗斯
orchid 2015-12-22 14:52
云朵压山 雾满森林。 不远处,巨大的树 逐渐后退,变得隐隐约约。 两百步之外 它们隐形了。一整日 雾变浓,缓缓移动。 鸟儿大声喊叫 它们听起来令人害怕,冷漠。 一个小时有一个小时天变得越来越冷。 就在落日之前,云朵 跌落到山坡上。树木之间丝丝缕缕的雾 迅速地飘走。现在下面的山谷 充满了云,像凝成块的奶油 太阳穿雾 ...
个人分类: 2015的|6634 次阅读|0 个评论
简短的遗嘱--安妮.波特
orchid 2015-12-21 14:47
我的一生,你宽广的创造中 无论我可能做了什么样的伤害 如果我不能修复它 我恳求你修复它, 然后那些全部受伤的 穷人,聋人,寂寞的人,和老人 我粗暴地打发走的人 似乎我不是他们其中的一分子。 我不公正地对待他们,籍此 我不能修复 我请求你 无限地安慰他们, 我可能已经摧残了我周围的生命, 或远或近的陌生人的人生 ...
个人分类: 2015的|6151 次阅读|0 个评论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2-7-4 17:07 , Processed in 0.053466 second(s), 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