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一位行走在商路上的旧式旅行者--罗斯玛丽.唐克斯
orchid 2014-10-17 15:56
我坐在巴士的上层,诅咒着浪费时间,随意把我的人生倾泻在那穿过伦敦的疯狂的旅程上--而逐渐地这摇动着的不稳定的玻璃沙龙,那让我们轻柔地弹跳着像麦捆或柔道上议院,开始其中富有吸引力的伦敦景色内部的有疗效的运转。 ...这辆巴士,其显而易见的甲板上的人们,颤抖着。似乎是唯一客套地自我推送着像一只有 ...
个人分类: rosemary tonks|12157 次阅读|0 个评论
这个小纸板手提箱--罗斯玛丽.唐克斯
orchid 2014-10-17 15:11
事情把我推进这个角落; 我生活在一个固定的路径中, 拿着我装满了烂书的纸板手提箱。 ...是否我只能信任我的血!那些可恶的外国女人 顶了许多嘴,同这个家庭结亲--- --这些错误,这些错的人,这考虑不周的观点, 她们对每件事情恶劣的评论。很坏。 但这不可遏制的消遣,我是整个麻烦。 ...
个人分类: rosemary tonks|11946 次阅读|0 个评论
完蛋!罗斯玛丽.唐克斯
orchid 2014-10-16 15:09
照顾混在你生活中的人,无责任感的一个, 因为如果你和有问题的人混在一起 --你自己可能成为不对的人中的一个-- 如果你跟这个错的人做爱呢。 在有肮脏布料的某个老建筑中, 如魔幻的云朵,硝化甘油,和蛋糕, 一个秋天的夜晚仍有绿意的灌木丛 我们无血色的落日..然后让数以百计的经过,不 ...
个人分类: rosemary tonks|11621 次阅读|0 个评论
黑色的迷糊状态和理性--罗斯玛丽.唐克斯
orchid 2014-10-16 14:40
我要填上我心中的那个坑 用我最忧郁的思想;然后 铺展自己,五体投地,一动不动,在它们上面。 啊,最后的悲惨!得体。 那些喝饮这海水腥气的人 不知道我贪婪地吞吃着死亡多么可怕 关于意识形态--令人不快的教义,辩证法,信念; H.P.酱汁,番茄酱,蛋黄酱,酸辣酱, 肮脏的厨房产生那种冒牌货 ...
个人分类: rosemary tonks|11624 次阅读|0 个评论
对旧床垫成瘾--罗斯玛丽.唐克斯
orchid 2014-10-15 15:30
不,这不是我的生活,感谢上帝... ..破烂不堪如此,被神经衰弱弄残; 起初被一个人迷恋,接下来 (不是立刻)最可怕地使另一个人沉迷; 这些二月,充满了干旱和裂缝, 他们属于街上的人,其他人 在那外面--缝纫用品店,菜单上的作家。 含盐的微风!从伊斯坦布尔吹来! 晴雨表,充满了蔑 ...
个人分类: rosemary tonks|11396 次阅读|0 个评论
穿着晨衣的奥林匹亚人--罗斯玛丽.唐克斯
orchid 2014-10-13 15:48
我坚持在这儿像植物一样生活 在虫蛀了的高贵中。难道我不会计划吗 像一个疯子一样到这儿?既然这样。 这些自由的日子,这些小巷, 破旧的或锃亮的,有着黑白混血的灯光: 我,也有积怨,敌人,一种宗教信仰, 政治,一种新的道德准则--一切! 用酒和咖啡保持清醒, 在她东方尘土的 ...
个人分类: rosemary tonks|11474 次阅读|0 个评论
旅馆走廊的时代--罗斯玛丽.唐克斯
orchid 2014-10-13 15:24
我理解你,令人很不愉快的时代, 你的果酱罐,妓院,偏执狂。 你的恐惧的天才,你不能停止的战栗。 夜总会,我淹没在你高大威猛,破句中。 我知道要通过你,我的时代, 我必须拿着一颗钻石 划在你瘾君子绿玻璃的皮肤上,我的消息 我的喜悦--冷静,刺骨,若隐若现。 在你住的旅馆里 ...
个人分类: rosemary tonks|11492 次阅读|0 个评论
窗扇--罗斯玛丽.唐克斯
orchid 2014-10-11 16:06
在那个房子外面。我站得像一条狗; 窗户上神秘的,有大而暗淡的窗格 黑暗抛下泥糊在上面,含碱的天空 缓缓地滑过,与大地贴得很近。 --但因强烈的恶心摇撼我 所以我的喉咙被他的酸刮伤 (它的味道是真正的拉丁文化)-- 我可能已经过着这些路的人生。 那片污秽的月桂树上下 ...
个人分类: rosemary tonks|11537 次阅读|0 个评论
在波特莱利思的学生--罗斯玛丽.唐克斯
orchid 2014-10-10 15:11
冬天!我们把政治倾泻到布龙的墙壁上, 这些油渍斑斑的小吃店像一块肉排。 每个人都用观点塞满自己,他吃着他的猪肉报纸。 三两张洋白菜的钞票,你能听见雾笛, 巨大的钟表发出鸣响报时(多么令人讨厌啊),这警钟,无惧。 我们准备溜进最近的贫民区, 喜欢这古老的巴黎旅馆,雾没有悄悄离去 ...
个人分类: rosemary tonks|12171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俄而浦斯在苏豪区--罗斯玛丽.唐克斯
orchid 2014-10-10 14:45
他的寻找是绝望! 冥间这个小夜店 还有他们的电话亭...他们熟悉, 这个充满了灰尘的小酒吧像一个高桩蛋糕一样, 这些地方都会存在着俄而浦斯 他们多么熟悉它啊。 ...当话语前往另一个城市, 冥界匆匆被建成了, 有贱货俱乐部,地窖和组合设施, 所以他能继续搜索,拼命地! ...
个人分类: rosemary tonks|11828 次阅读|0 个评论
12下一页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2-11-27 09:18 , Processed in 0.060555 second(s), 3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