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甘肃80后乡村教师诗歌欣赏( 一)

热度 1已有 5677 次阅读2013-5-21 15:42 |系统分类:诗歌

甘肃80后乡村教师诗歌欣赏( 一)

深蓝之鹰的诗

深蓝之鹰,原名马进军,回族,生于1984年,qq号为10735170962005年毕业于临夏师范学校,现为积石山县某初中语文教师。
    2001
年进入临夏师范学校学习,这是一所文学气息浓郁的学校。在这儿敏感贫穷的我,发现了海子、顾城等好多诗人,从此喜欢上了诗歌。第一部震撼我的书是歌德的《少年维特之烦恼》,它深深的打动了我,从此对文学爱得一发不可收拾。我拥有的第一部书是《红与黑》。他们至今仍是我的至爱 ——马进军

深蓝之鹰的长诗:消失的进攻

消失的进攻

——炫如水浪花

夕阳拾去的梦又一次重放

循着不同的足迹写出眼中的房屋和村寨

 

知更鸟的鸣叫在广阔的天宇间回荡

恶臭的宿舍内躺着几条疏懒的躯体

 

别人呼吸很均匀

而我睁着眼身体里似乎有点饿

 

把边裁扶正成主导

让夕阳换回旭日的容颜

 

从没乘坐过它的银座

但耳边时时回响着它的声音

 

 不要让梦的翅膀老死

再仔细也听不清吆喝或吱呦的响声

 

黑暗中对着纸片的汉子

你在碰撞着怎样的宫门

 

面对着陌生的树林

你又一次流下了痛苦的眼泪

 

原来

世人也是这样的得过且过

 

有很多繁华你知道

却忽视了很久

 

而今

你要为自己的狭隘付出数倍的努力

 

往日的乡村教室里看见了脚步的倾斜

但疏懒的你没进行补救

 

其实许多回你早就看见了

但劣根性让你吃上了痛苦的损失

 

妈妈

你可还在吆喝着我或是笑骂着我

 

你可还在用线针做着布鞋

那夹鞋底的的金子形夹板你曾用旧了许多

 

我只能是我

不可能成为别人的追随者

 

不同的日子里喜欢着不同的书

手翻着不同的卷册心情也和卷册一样神秘久远

 

曾经有一个小伙说

你已经具备了能量可以营造工程了

 

逗落时激情非凡

回顾为何却平淡无奇

 

惊世骇俗  振聋发聩的文字

该如何营造

 

为何你的目光总是离开众人的视线寻找那孤独的司令

凑热闹的天性遗落到了哪里

 

强盗和小偷本是亲戚本家

你为何却走上了另辟的道路

 

要长歌当哭吗 要歇斯底里吗

或许心如止水才是最本真的微笑

 

又一次骚着发里的痒

又一次选择逃避和离开

 

面对着苦难你深深悲伤

而欺压的风也曾猛烈地吹打

 

你的头只有缩回壳里才能得到安全

傍着别人的好运收获了几盆咸菜

 

或许

藉此可以度过神秘的暖冬

 

你的回忆里可有平原成沟壑的踪迹

那一片水土或许是永别了

 

沙石也不从脚面上滑过

但你的形象依旧定格在那一个年代里

 

该把书递给留言的朋友

给那个打哈哈的人发一个绝交的短信

 

鼓励

苦难中受伤的友朋

 

你曾为你的路镶嵌了花边

但你的心从不曾华丽过

 

你用你的灰暗和苦难

生活在过去和未来

 

听不清的声音总在耳边响起

看不见的人总在指引着方向

 

你所说的希望

究竟是什么

 

黑黑的衣服搭在衣架上

那三根拼凑的架子或许你亲手制造

 

为什么你的意识里没有婚育和嫁娶观念

为什么家人的焦急你视而不见

 

你等待的曙光

究竟是什么

 

或许那连绵的群山会把你育成通灵的使者

南岔的雪也曾浸泡过你的双足

 

变化莫测  遥望着国外的种种事象

你有一种可怕的心静

 

不翻翻递来的纸片

你就有一种被遗弃的感觉

 

你只营造自己的世界

拒绝和别人交谈

 

寻找了很久

还是没有一位友伴

 

或许

那一颗启明星由你点亮

 

过去的梦已经做完了

林花又一次春回大地

 

 

不知

收获的心情是否喜悦

 

把毫不相干的碎片收集进行走的口袋

再用回忆做串联结一朵扑朔迷离的水浪之花

 

可谓活在自己的心灵里

活在众人的视线外  活在未来的模糊影子里

 

闪闪炫耀的亮光

你可是生命的终底

 

又有谁的口

曾问过你的名字

 

主啊 你让我的心里苦了很久

可否让我有一个喜悦的收获

2008  4  7

.

1.幸福

勤劳是一枚向里钻的螺丝钉

它会把生活的幸福钉在我们的心里

2012.7.10晚于二弟家

 

2.你要知道

你要知道

母爱好比是空气

她每时每刻无不在呵护着你

2012.7.10

 

3.祈求

本是一棵淮南的橘树

被移到了水土不服的淮北

 

本是头戴金碧辉煌王冠的天使

却在一次天劫中折断了双翼

 

被现实的利簇瞎了双眼

像荷马一样长久在黑暗里啜泣

 

浑浊的急流一次次淹没到我的脖颈

我有一次次的挣扎着游离痛苦的漩涡之处

 

内心的滚滚巨浪滔天而来

直烧得我头晕眼花四肢无力

 

在困乏无力的意识之海中闷躺了很久

可就是没有一束光亮来照明我的眼睛

 

我只祈求伟大的造物主

让我拥有像返璞归真的侠客一样多天造地的伟大能量

2012.8.9早晨于吹麻滩家中

 

4.劝告

明明像毒素一样阴险狡诈

却偏偏给自己戴上天使的美丽面孔

 

你以为自己具有白骨精改头换面的本事

殊不知在我火眼金睛的照耀下你的原形毕露无遗

 

其实你根本没有必要如此花费心力地装饰

因为外貌的历史只是过眼云烟弹指一挥

 

装饰外形还不如装饰自己的心灵

即使矮小的外形也会放射出泰山般伟岸的心灵形象

2012.8.12晚;8.21

 

5.误入歧途

失去了我纵横驰骋的辽阔草原

落入了狭隘的小小罗网

 

拿起射日的弓箭瞄准苍蝇的翅膀

射落了一身的悲哀

2012.9.6

 

6.我是曲江池边的衰柳

 

我是曲江池边的衰柳

听凭过路的人任意地蹂躏践踏

 

我只是为了求得一嘴糊口的稻梁

就屈辱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在这个风云变幻不定愁云惨淡的世界上

处处都蔓延着玄幻小说中的无情妖虫

 

它们不吐骨头地吞噬着人的身形

让你感觉到万箭穿心而又说不出痛的憋屈

 

浓浓的黑暗浸泡着你

让你感觉到说不出的压抑和无力

 

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里都生长着专制的毒瘤

让你防不胜防地品尝着权势张牙舞爪的肆虐

 

这里全都是好似借着风力飞来的妖怪

让你惊恐得无处躲藏体无完肤

2012.10.4

 

7.我成了春蚕

焦虑和急躁成了弥漫空中的云彩
我成了春蚕

使劲的吐着丝

来编织易破的虚幻之花

用两只手书写着教案
用习惯的坚持驱赶着疲乏

心灵的不平衡就像千钧一发
过长的战线消耗了我太多太多的内力

我像推石头上山的希绪福斯
还被老鹰啄食着五脏六腑

一个国家究竟需要多少教师变成痴呆才会可爱
一个民族究竟需要多少教师猝死才可以兴盛


为什么统治者的眼睛望不见最冰寒的角落
为什么一直用高高在上的专制肆无忌惮地榨取普通者的血汗

即使那贫寒的枯树也用孤独衬托我们疲惫的躯体
即使那冬天的冷风和雪花也来呵护我们的肌肤

我想着吐出无私的丝
可我永远只是人永远散发着人的七情六欲

我爱着生活中的一草一木一草一木也爱着我

我们共同丢失了人性中最恒久最本质的元素
2012 12 31早上于吹初中

8.晚上的例会

白炽的灯光弥漫了每个人的脸

其上闪烁着艳艳流动的亮光

 

每个人的心中

似乎注满了心灰意懒的失望汁水

 

无边的光

照亮不了小小的心脏

 

我们都在做着同一个梦

而梦却把我们引向了悬崖边缘

 

我们都是身披铠甲手持利刃冲锋陷阵的勇士

不幸却在巨大冰苞的打击下丧身殒命

 

我们努力微笑着把伤口当成灿烂的酒窝

而邪恶的巨手仍在继续地制造出一个又一个大大小小的伤口

 

我们似乎是滚石头上山的古人

在无望的悲哀中消耗着自己的寸寸身体

 

我们都是把蜡烛当成太阳用来照明的人

而漆黑的夜连我们的那一根救命蜡烛也要熄灭

 

主啊  你让我们的心灵受伤了

可我的内心仍没有丝毫的怨恨

2013  3  17 晚于吹初中

 

9.理想是刺穿唇腮的鱼钩

 

我是一条小小的鲫鱼

在门阀森严压榨残酷的水族世界里生活

 

我的拳头很小

力道也不是很大

 

冷酷的凶神恶煞四处横行

没人性的残酷压迫广行于世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

名目繁多的各种支出让我过早地认清了眼前世界的真实面目

 

拥有冬天薄薄的单衣和一日三餐

成了我最朴素最简单而又最奢侈的愿望

 

我用懵懂而又敏锐的目光

搜寻着我的出路和梦

 

从此

我身形扭曲  脸容变形

 

现实使我的梦

像一弯鱼钩刺穿了我的唇腮

 

曾经

它那么明亮  又那么诱人

 

不远不近的在我身边

像一顿饥饿中的美餐

 

又似乎像空气一样

轻而易举地送到了我的嘴边

 

瞬间现实的渔人穿透了我的唇腮

我被扔向了干旱的沙漠

 

疼痛和饥饿

烧灼得我乱跳乱舞

 

有人感觉自己像被锁进了雕花的鸟笼

而我感觉自己更像被扔进了沸腾的油锅

 

在垂死挣扎的幻觉中

我似乎释放出了生命爆炸样振聋发聩的能量

 

恍惚中我意识到自己追求的理想美妙心情跑到了九霄云外

意识到自己的生命到了奄奄一息的边缘

 

可我仍期待着又一个黎明的到来

使劲用残破的手抓住那伤人的金色鱼钩

 

就在这惨痛的黑暗中

我消耗着我的每一个白天和黑夜仍未死去

 

至今我仍未死去

仍用自己残喘的机会苟延着那一条生命之线

 

至今我仍卑躬屈膝点头哈腰地浑浑噩噩于这个冷酷的水族世界

至今我出卖自由只为了换取那一点点可怜的生存稻粮

2013.3.20晨于吹初中

3.22修改

 

10.我们是两只需要诉说的嘴唇

 

你在你的花园里静静绽放

我在我的高空中自由翱翔

 

一个强烈的共振媒介

使我们像两条平行线一样关注了彼此

 

我们是两只需要诉说的嘴唇

可不幸偏偏生在了这个冷酷无言的世界

 

这个世界好像是千年冰冻下冷酷的桃源

人人失去了黄发垂髫般的怡然自乐

 

防备和猜疑像无处不侵的病毒

蔓延了每个人的眼和心灵

 

可偏偏我们的心灵深处还有微弱的亮光苟延残喘

像夜风中闪闪烁烁的希望烛光命悬一线

 

许多人都用嘲讽的蒲扇煽起冷风

希望给这个与众不同的烛光致命一击

 

众人忙忙碌碌的走来

又昏昏沉沉的离去

 

虽然口说着对现实中飞舞尘埃的埋怨之言

可仍然增砖添瓦地保护着这个压榨人的现实之楼的永不倒下

 

我们都不想让现实的冷酷压碎弱小的心灵

都竭尽全力的伸着我们那无力而又温暖的手臂

 

我们对现实之虫的吞噬无能为力

只能用共振的暖意来给对方些许的鼓励

 

2013.3.22

11.——

终究是遗弃不了落幕

不闪烁不刺眼

只是暗暗的活

花香鸟语并非过

只是人心出了错

———题记

我的心灵是无边的漆黑夜晚

你的眼眸是夜空中升起的一轮明月

 

鸟语花香的美景我也曾欣赏过

我只是在自己的世界里暗暗生活

 

浪花的飞沫曾溅湿我的鞋袜

从此我远离了大海的边岸

 

我只是一只受了惊吓的飞鸟

从此我的心灵里漆黑一片

 

我吱吱地闪动着自己受伤的木翅

假装在青天白云间飞翔

2013  3  28 

希望是我五彩斑斓的绚丽朝霞

失望是我午后流血的夕阳


 雨夜

细雨迷离

我的心灵被淋成了雨夜

 

如果我有天眼

会发现

整个世界被分割成了伞里伞外

正如时间被分成了白天和黑夜

 

清晰的界线分割了你我

我只好撑伞在雨中伫立

 

我的世界是雨水

你的世界是晴朗

都在寂静无声中消耗着

我们生命的分分秒秒

2013 4 6于中咀岭家中

22.丰碑

内心蕴含着风起云涌的火山

可表面却平静如水

 

你用心灵的脚步

跋涉着自己的千山万水

 

那无声的哭泣

带着淡淡的血丝

 

那是不屈的灵魂

在悲壮的咆哮

 

时间的刻刀

轻轻拂过

 

最终把你雕成了永不沧桑的丰碑

站立成人间的永恒

2013        4  8

23.你是我手中捧着的名贵金鱼

你五彩的羽衣

仿佛从九重天上翩翩而降

 

你温柔亲切的话语

深深撼动了我心灵的最深处

那秘密阴暗的角落

 

你用若即若离的无形丝线

紧紧捆绑了

我这条桀骜不驯的鲤鱼

 

当我翻转身

把你捧在了

我的心里

 

你金灿灿夺目的腹部

照亮我那遥不可及的

远方

 

可你太滑腻

我无力

把你握进我的心底

2013        4  11

24.——

我喝着甜甜的糖茶

可我的心里流淌着酸涩的汁水

 

我皱着眉头

强压下心中的思念

和孤寂

 

你用一个错误的眼神

俘获了我

又把我丢在了悬崖的边上

 

我像一个

离家出走的孩子

在黑暗的无边旷野里

哭泣

 

你让我的心

受到了震颤

又把它扔进了冰窟

 

我只好拿着残缺的笔

和着泪

写下

我的思念和酸涩

2013            4  13  

25.天空在哭泣

那无边的天空

阴雨连连

下在每一寸我走过的土地上

也下在

我的心上

 

那雨

滂滂沱沱

雨帘绵绵

 

像潇潇暮雨

从苏轼和柳永的词中

迈着缓慢的步伐

向我走来

 

一下子

下在我的头上

淋湿了我的身体内外

 

曾几何时

我们被

苏轼的悼亡词深深感动

 

我望着雨

望着

溅起水珠的地面

 

这是一片

我真心实意拥抱过的土地

是流下过

我欢乐和辛酸泪水的土地

 

我曾看着

你的脸

内心充满了

滔滔不绝的欢乐

 

我也曾在

这片土地上

拿着小铲

栽种下

充满希望的小杏树

 

如今

雨落下来了

 

打湿了

我眨动的睫毛

也打湿了

我前行的脚步

 

我环顾四周

只深深记住了

命运这个词

这个神秘莫测的元素

 

如一把裁纸刀

割得我

千丝万缕

在空中飞舞

2013        4  19

26.秋水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就这样远望着

是不是多少年以后

我也会练成

像杨过一样

望穿秋水的绝招

 

也许

现在和将来

你一直存在于

我记忆的水中央

 

此刻

我的目光攀援又攀援

传过曲曲折折的幽暗隧道

一直在向你靠近

 

像曹植笔下的

洛神

翩翩起舞

似雾又似风

永远没有个

定形的时刻

 

或许

你就是

我的梦吧

 

是我

在大白天

在灿烂的太阳底下

所做的梦

 

古代的痴人

把自己的梦

说了出来

因而

留下了千古的话柄

 

我学了些

含蓄

只把我的梦

写了出来

 

在我的意识中

所谓秋水

就是那

水中月  镜中花

 

或许

还多了一层

隔雾看花的朦胧吧

 

一切

都在虚无缥缈的灵鹫峰上

缠缠绕绕

 

我知道

它不是毒蛇

不会让我

骨瘦如柴

 

我明白

它是春蚕

而我

就是那一枚枚桑叶

 

在你的注视中

我一滴滴地

流失着

我的骨头和肉

2013        4  17

27.哭泣

鸟鸣声中

天空

在无情的哭泣

 

泪如雨下的汉子

你究竟

为何哭泣

 

你滂沱的泪水

何时会停止

 

你追问本质的脚步

何时

停止了奔跑

 

你把白天

当成了黑夜

你的眼里

充满了

颠倒的元素

 

你的心

干燥成了

吹麻滩的河床

 

你浑身翻滚

到底磨掉了

多少生活的荆棘

 

看看四周

你会发现

时代已经跨上了磁悬浮列车的轨道

而你

还在用原始的两牛带铧

耕犁着自己的心田

2013  4  26

28.

我望着

那一滴恒久未落下的

水珠

心灵感到了震颤

 

望着明月等待日出

望着夕阳等待黎明

 

在缓缓流动的时序中

我被塑成了

一块永恒的雕像

2013 4 29

29.

时间的妙手弹去了严寒

给万物换上了五彩缤纷的盛装

 

我仰着头

眼中流出的

是阳光的味道

 

沐浴着春天的芬芳

我也抬起了

前行的脚步

2013  4  29

 

 

落幕

 

你的无理

 

蔓延着我心中的失望

 

 

 

你的背影

 

换算成我沉默寡言的文字

 

 

 

你用你的任信

 

统率着我们的生活之路

 

 

 

可你不是导演 我也不是演员

 

我们的思想还没有趋于完美

 

 

 

在这个错误的年代里

 

我们表演着我们的悲喜剧

 

如今

 

我们分别走上了命中注定的阳关道或是独木桥

 

清脆的铃声一响我们的生活就幕落剧终

 

 

 

2013 3 23

 

 

我望着

那一滴恒久未落下的

水珠

心灵感到了震颤

 

望着明月等待日出

望着夕阳等待黎明

 

在缓缓流动的时序中

我被塑成了

一块永恒的雕像

2013 4 29

落幕

你的无理

蔓延着我心中的失望

 

你的背影

换算成我沉默寡言的文字

 

你用你的任信

统率着我们的生活之路

 

可你不是导演 我也不是演员

我们的思想还没有趋于完美

 

在这个错误的年代里

我们表演着我们的悲喜剧

如今

我们分别走上了命中注定的阳关道或是独木桥

清脆的铃声一响我们的生活就幕落剧终

 

2013 3 23

  

理想是刺穿唇腮的鱼钩

 

理想是刺穿唇腮的鱼钩

 

 

 

 

 

 

 

我是一条小小的鲫鱼

 

 

 

在门阀森严压榨残酷的水族世界里生活

 

 

 

 

 

 

 

我的拳头很小

 

 

 

力道也不是很大

 

 

 

 

 

 

 

冷酷的凶神恶煞四处横行

 

 

 

没人性的残酷压迫广行于世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

 

 

 

名目繁多的各种支出让我过早地认清了眼前世界的真实面目

 

 

 

 

 

 

 

拥有冬天薄薄的单衣和一日三餐

 

 

 

成了我最朴素最简单而又最奢侈的愿望

 

 

 

 

 

 

 

我用懵懂而又敏锐的目光

 

 

 

搜寻着我的出路和梦

 

 

 

 

 

 

 

从此

 

 

 

我身形扭曲  脸容变形

 

 

 

 

 

 

 

现实使我的梦

 

 

 

像一弯鱼钩刺穿了我的唇腮

 

 

 

 

 

 

 

曾经

 

 

 

它那么明亮  又那么诱人

 

 

 

 

 

 

 

不远不近的在我身边

 

 

 

像一顿饥饿中的美餐

 

 

 

 

 

 

 

又似乎像空气一样

 

 

 

轻而易举地送到了我的嘴边

 

 

 

 

 

 

 

瞬间现实的渔人穿透了我的唇腮

 

 

 

我被扔向了干旱的沙漠

 

 

 

 

 

 

 

疼痛和饥饿

 

 

 

烧灼得我乱跳乱舞

 

 

 

 

 

 

 

有人感觉自己像被锁进了雕花的鸟笼

 

 

 

而我感觉自己更像被扔进了沸腾的油锅

 

 

 

 

 

 

 

在垂死挣扎的幻觉中

 

 

 

我似乎释放出了生命爆炸样振聋发聩的能量

 

 

 

 

 

 

 

恍惚中我意识到自己追求的理想美妙心情跑到了九霄云外

 

 

 

意识到自己的生命到了奄奄一息的边缘

 

 

 

 

 

 

 

可我仍期待着又一个黎明的到来

 

 

 

使劲用残破的手抓住那伤人的金色鱼钩

 

 

 

 

 

 

 

就在这惨痛的黑暗中

 

 

 

我消耗着我的每一个白天和黑夜仍未死去

 

 

 

 

 

 

 

至今我仍未死去

 

 

 

仍用自己残喘的机会苟延着那一条生命之线

 

 

 

 

 

 

 

至今我仍卑躬屈膝点头哈腰地浑浑噩噩于这个冷酷的水族世界

 

 

 

至今我出卖自由只为了换取那一点点可怜的生存稻粮

 

 

 

2013.3.20晨于吹初中

 

 

 

3.22修改

 

 

 

 

理想是刺穿唇腮的鱼钩

理想是刺穿唇腮的鱼钩

理想是刺穿唇腮的鱼钩

理想是刺穿唇腮的鱼钩

 

 

 

我是一条小小的鲫鱼

 

在门阀森严压榨残酷的水族世界里生活

 

 

 

我的拳头很小

 

力道也不是很大

 

 

 

冷酷的凶神恶煞四处横行

 

没人性的残酷压迫广行于世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

 

名目繁多的各种支出让我过早地认清了眼前世界的真实面目

 

 

 

拥有冬天薄薄的单衣和一日三餐

 

成了我最朴素最简单而又最奢侈的愿望

 

 

 

我用懵懂而又敏锐的目光

 

搜寻着我的出路和梦

 

 

 

从此

 

我身形扭曲  脸容变形

 

 

 

现实使我的梦

 

像一弯鱼钩刺穿了我的唇腮

 

 

 

曾经

 

它那么明亮  又那么诱人

 

 

 

不远不近的在我身边

 

像一顿饥饿中的美餐

 

 

 

又似乎像空气一样

 

轻而易举地送到了我的嘴边

 

 

 

瞬间现实的渔人穿透了我的唇腮

 

我被扔向了干旱的沙漠

 

 

 

疼痛和饥饿

 

烧灼得我乱跳乱舞

 

 

 

有人感觉自己像被锁进了雕花的鸟笼

 

而我感觉自己更像被扔进了沸腾的油锅

 

 

 

在垂死挣扎的幻觉中

 

我似乎释放出了生命爆炸样振聋发聩的能量

 

 

 

恍惚中我意识到自己追求的理想美妙心情跑到了九霄云外

 

意识到自己的生命到了奄奄一息的边缘

 

 

 

可我仍期待着又一个黎明的到来

 

使劲用残破的手抓住那伤人的金色鱼钩

 

 

 

就在这惨痛的黑暗中

 

我消耗着我的每一个白天和黑夜仍未死去

 

 

 

至今我仍未死去

 

仍用自己残喘的机会苟延着那一条生命之线

 

 

 

至今我仍卑躬屈膝点头哈腰地浑浑噩噩于这个冷酷的水族世界

 

至今我出卖自由只为了换取那一点点可怜的生存稻粮

 

2013.3.20晨于吹初中

 

3.22修改

 

理想是刺穿唇腮的鱼钩

理想是刺穿唇腮的鱼钩

 

 

 

我是一条小小的鲫鱼

 

在门阀森严压榨残酷的水族世界里生活

 

 

 

我的拳头很小

 

力道也不是很大

理想是刺穿唇腮的鱼钩

理想是刺穿唇腮的鱼钩

 

 

 

我是一条小小的鲫鱼

 

在门阀森严压榨残酷的水族世界里生活

 

 

 

我的拳头很小

 

力道也不是很大

 

 

 

冷酷的凶神恶煞四处横行

 

没人性的残酷压迫广行于世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

 

名目繁多的各种支出让我过早地认清了眼前世界的真实面目

 

 

 

拥有冬天薄薄的单衣和一日三餐

 

成了我最朴素最简单而又最奢侈的愿望

 

 

 

我用懵懂而又敏锐的目光

 

搜寻着我的出路和梦

 

 

 

从此

 

我身形扭曲  脸容变形

 

 

 

现实使我的梦

 

像一弯鱼钩刺穿了我的唇腮

 

 

 

曾经

 

它那么明亮  又那么诱人

 

 

 

不远不近的在我身边

 

像一顿饥饿中的美餐

 

 

 

又似乎像空气一样

 

轻而易举地送到了我的嘴边

 

 

 

瞬间现实的渔人穿透了我的唇腮

 

我被扔向了干旱的沙漠

 

 

 

疼痛和饥饿

 

烧灼得我乱跳乱舞

 

 

 

有人感觉自己像被锁进了雕花的鸟笼

 

而我感觉自己更像被扔进了沸腾的油锅

 

 

 

在垂死挣扎的幻觉中

 

我似乎释放出了生命爆炸样振聋发聩的能量

 

 

 

恍惚中我意识到自己追求的理想美妙心情跑到了九霄云外

 

意识到自己的生命到了奄奄一息的边缘

 

 

 

可我仍期待着又一个黎明的到来

 

使劲用残破的手抓住那伤人的金色鱼钩

 

 

 

就在这惨痛的黑暗中

 

我消耗着我的每一个白天和黑夜仍未死去

 

 

 

至今我仍未死去

 

仍用自己残喘的机会苟延着那一条生命之线

 

 

 

至今我仍卑躬屈膝点头哈腰地浑浑噩噩于这个冷酷的水族世界

 

至今我出卖自由只为了换取那一点点可怜的生存稻粮

 

2013.3.20晨于吹初中

 

3.22修改

 

 

 

冷酷的凶神恶煞四处横行

 

没人性的残酷压迫广行于世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

 

名目繁多的各种支出让我过早地认清了眼前世界的真实面目

 

 

 

拥有冬天薄薄的单衣和一日三餐

 

成了我最朴素最简单而又最奢侈的愿望

 

 

 

我用懵懂而又敏锐的目光

 

搜寻着我的出路和梦

 

 

 

从此

 

我身形扭曲  脸容变形

 

 

 

现实使我的梦

 

像一弯鱼钩刺穿了我的唇腮

 

 

 

曾经

 

它那么明亮  又那么诱人

 

 

 

不远不近的在我身边

 

像一顿饥饿中的美餐

 

 

 

又似乎像空气一样

 

轻而易举地送到了我的嘴边

 

 

 

瞬间现实的渔人穿透了我的唇腮

 

我被扔向了干旱的沙漠

 

 

 

疼痛和饥饿

 

烧灼得我乱跳乱舞

 

 

 

有人感觉自己像被锁进了雕花的鸟笼

 

而我感觉自己更像被扔进了沸腾的油锅

 

 

 

在垂死挣扎的幻觉中

 

我似乎释放出了生命爆炸样振聋发聩的能量

 

 

 

恍惚中我意识到自己追求的理想美妙心情跑到了九霄云外

 

意识到自己的生命到了奄奄一息的边缘

 

 

 

可我仍期待着又一个黎明的到来

 

使劲用残破的手抓住那伤人的金色鱼钩

 

 

 

就在这惨痛的黑暗中

 

我消耗着我的每一个白天和黑夜仍未死去

 

 

 

至今我仍未死去

 

仍用自己残喘的机会苟延着那一条生命之线

 

 

 

至今我仍卑躬屈膝点头哈腰地浑浑噩噩于这个冷酷的水族世界

 

至今我出卖自由只为了换取那一点点可怜的生存稻粮

 

2013.3.20晨于吹初中

 

3.22修改

 

理想是刺穿唇腮的鱼钩

 

 

 

我是一条小小的鲫鱼

 

在门阀森严压榨残酷的水族世界里生活

 

 

 

我的拳头很小

 

力道也不是很大

 

 

 

冷酷的凶神恶煞四处横行

 

没人性的残酷压迫广行于世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

 

名目繁多的各种支出让我过早地认清了眼前世界的真实面目

 

 

 

拥有冬天薄薄的单衣和一日三餐

 

成了我最朴素最简单而又最奢侈的愿望

 

 

 

我用懵懂而又敏锐的目光

 

搜寻着我的出路和梦

 

 

 

从此

 

我身形扭曲  脸容变形

 

 

 

现实使我的梦

 

像一弯鱼钩刺穿了我的唇腮

 

 

 

曾经

 

它那么明亮  又那么诱人

 

 

 

不远不近的在我身边

 

像一顿饥饿中的美餐

 

 

 

又似乎像空气一样

 

轻而易举地送到了我的嘴边

 

 

 

瞬间现实的渔人穿透了我的唇腮

 

我被扔向了干旱的沙漠

 

 

 

疼痛和饥饿

 

烧灼得我乱跳乱舞

 

 

 

有人感觉自己像被锁进了雕花的鸟笼

 

而我感觉自己更像被扔进了沸腾的油锅

 

 

 

在垂死挣扎的幻觉中

 

我似乎释放出了生命爆炸样振聋发聩的能量

 

 

 

恍惚中我意识到自己追求的理想美妙心情跑到了九霄云外

 

意识到自己的生命到了奄奄一息的边缘

 

 

 

可我仍期待着又一个黎明的到来

 

使劲用残破的手抓住那伤人的金色鱼钩

 

 

 

就在这惨痛的黑暗中

 

我消耗着我的每一个白天和黑夜仍未死去

 

 

 

至今我仍未死去

 

仍用自己残喘的机会苟延着那一条生命之线

 

 

 

至今我仍卑躬屈膝点头哈腰地浑浑噩噩于这个冷酷的水族世界

 

至今我出卖自由只为了换取那一点点可怜的生存稻粮

 

2013.3.20晨于吹初中

 

3.22修改

 

理想是刺穿唇腮的鱼钩

 

我是一条小小的鲫鱼

在门阀森严压榨残酷的水族世界里生活

 

我的拳头很小

力道也不是很大

 

冷酷的凶神恶煞四处横行

没人性的残酷压迫广行于世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里

名目繁多的各种支出让我过早地认清了眼前世界的真实面目

 

拥有冬天薄薄的单衣和一日三餐

成了我最朴素最简单而又最奢侈的愿望

 

我用懵懂而又敏锐的目光

搜寻着我的出路和梦

 

从此

我身形扭曲  脸容变形

 

现实使我的梦

像一弯鱼钩刺穿了我的唇腮

 

曾经

它那么明亮  又那么诱人

 

不远不近的在我身边

像一顿饥饿中的美餐

 

又似乎像空气一样

轻而易举地送到了我的嘴边

 

瞬间现实的渔人穿透了我的唇腮

我被扔向了干旱的沙漠

 

疼痛和饥饿

烧灼得我乱跳乱舞

 

有人感觉自己像被锁进了雕花的鸟笼

而我感觉自己更像被扔进了沸腾的油锅

 

在垂死挣扎的幻觉中

我似乎释放出了生命爆炸样振聋发聩的能量

 

恍惚中我意识到自己追求的理想美妙心情跑到了九霄云外

意识到自己的生命到了奄奄一息的边缘

 

可我仍期待着又一个黎明的到来

使劲用残破的手抓住那伤人的金色鱼钩

 

就在这惨痛的黑暗中

我消耗着我的每一个白天和黑夜仍未死去

 

至今我仍未死去

仍用自己残喘的机会苟延着那一条生命之线

 

至今我仍卑躬屈膝点头哈腰地浑浑噩噩于这个冷酷的水族世界

至今我出卖自由只为了换取那一点点可怜的生存稻粮

2013.3.20晨于吹初中

3.22修改

 

 

       甘肃80后乡村教师写作群体是个特殊的群体,他们多属于贫苦农家培养出的第一代农转公"知识青年,能够通过读书改变命运,他们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80后是幸运的一代,是乡村里真正有机会读书的一代,读小初高时正是大学生是天之骄子的时候,农家人把改变命运的希望便寄托在他们身上,他们得以拥有读书的条件。但同时这代人又是不幸的一代,毕业时正赶上中国房价大涨,大学生不再包分配,学费涨价学历急剧贬值的时代。在城市生活有巨大的压力,他们当中很多人受家乡思想观念的影响,在家庭等各方面因素的影响下不得不通过各种基层招考重新回到家乡。
       
他们的文学之路开始的很晚,多数人的父母都不识字或识字不多,村庄里书籍资源极其匮乏,他们千辛万苦通过读书这独木桥走出大山在城市里接受教育才有机会大量接触文学作品,很多人的创作就开始于此。三四年的时间实在太短了,文学启蒙了他们的心智,城市开阔了眼界毕业后回到家乡又面临着失语的困境。在当下旗帜主义纷飞,圈派噪杂的所谓诗坛,他们的声音显得那么弱,他们的坚守在某些方面便有了更深的意义。作为一个无名读者,我也发不出有力的声音,也就是从QQ好友里选出一些人的诗作向大家展示下他们的创作现状,以示敬意。

        
         
在当下说学生毕业回乡是学成归来是很可笑的,很多农村里的学生也都是被迫回乡的,虽说时下大学生泛滥,但在甘肃的一些偏远山区,返乡来的都是乡村里的知识分子,很多村民对认识几个字会加减乘除的都会很尊敬何况他们来会是老师,是干部,一辈子衣食无忧不干体力活,他们在村里是很有威望的,他们的话有时会像格言一样被引用。乡村——城市——乡村,回乡之后之后他们眼里的村庄也不再是记忆中的村庄,他们又得开始重新定位自己,对村庄又有了新的认识,新的思考。
       
马进军笔下也正是反映了他对村庄的思考。夕阳拾去的梦又一次重放/循着不同的足迹写出眼中的房屋和村寨知更鸟的鸣叫在广阔的天宇间回荡/恶臭的宿舍内躺着几条疏懒的躯体不要让梦的翅膀老死/再仔细也听不清吆喝或吱呦的/原来/世人也是这样的得过且过。在村庄里又有多少人为梦想努力呢?他不甘于一辈子安于村庄,一辈子只是为了满足基本的衣食住用行,过那种得过且过的日子,但同时他也看到他要在乡村当一辈子老师,这种抗争是持久的,始更鸟"是他心底的一种提示反抗的声音,警示自己不要融入的村庄里人除了劳作闲暇时就打牌,下棋,扯淡的这些人中间,不要也成为那疏懒的躯体。我只能是我/不可能成为别人的追随者,不要让梦想老死,不能被周围同化。往日的乡村教室里看见了脚步的倾斜/但疏懒的你没进行补救面对乡村,很容易想到自己的过去,没能走出大山,他只能归罪自己的疏懒。妈妈/你可还在吆喝着我或是笑骂着我/你可还在用线针做着布鞋/那夹鞋底的的金子形夹板你曾用旧了许多"80后的母亲也年纪不小了,她们在文革前出生,最美好的时光在文革中荒废,她们是受文革影响很大的一代,他不动神色,用平铺的语言,写母亲对孩子的吆喝和笑骂以展现母对子情深,在农家,谁不是穿着母亲的布鞋长大的呀,五六十岁的母亲了还在做着布鞋,这样的场景,马进军没有用泪啊,心酸之类的渲染,正是这举重若轻的寥寥数语,含辛茹苦的母亲的形象让更多的读者动容,也让人看到了母亲背后一个隐忍苦痛的坚韧的儿子。
       
立足苦难,虽步履艰难但他一定要忠于自己的心灵,要创造出自己的惊世骇俗
 /振聋发聩的文字但理想有多大困难也就有多大,在很多人眼里文字是多么不可靠啊,写首诗还不如种点豆,施把肥来的实际。在周围不得不锁心隐梦。"面对着苦难你深深悲伤/而欺压的风也曾猛烈地吹打/你的头只有缩回壳里才能得到安全/傍着别人的好运收获了几盆咸菜一个人对抗一个环境,他显然不是要做缩到壳里的,你只营造自己的世界/拒绝和别人交谈/寻找了很久/还是没有一位友伴/或许/那一颗启明星由你点亮,这里的就是他要做的人,在这样的没有或者缺乏诗性土壤的环境里的坚守和突围显得更加不易更加可贵。自古以来知音难寻,特别是文艺上的,曲高和寡,很多人多人都是在自我冲突的孤独中挣扎着的。马进军的文笔朴实,词句充满激情,笔下有股坚定的力量,正视现实但不安于现状,不是展示苦难而是正视乡村的贫苦与封闭,以坚定的力量来寻求突围,他本身就是乡村里坚守文字的斗士,一步一个脚印,踏实地践行着他的文学理想,延续了自屈原以来知识分子优秀的精神传统。过去的梦已经做完了/林花又一次春回大地/把毫不相干的碎片收集进行走的口袋/再用回忆做串联结一朵扑朔迷离的水浪之花/可谓活在自己的心灵里/活在众人的视线外/活在未来的模糊影子里这些文字接着地气,朴实有乡土味但又不失知识分子的清醒,是对生活真切的思考得来的文字,印有思索者挣扎的痕迹。黑黑的衣服搭在衣架上/那三根拼凑的架子或许你亲手制造/为什么你的意识里没有婚育和嫁娶观念/为什么家人的焦急你视而不见这就是很多乡村教师生活的真实写照,家人催婚,而自己一直在寻找着一位知书达理女子,不愿为了结婚而结婚,可这个她还在哪里呢?
     
在当下读到这样的文字是欣慰的,理解一个人的写作是要相似的经历,相近的生活体验,只有这样才可能挖掘的到位些。把更多的时间留给大家吧,在文本里,我们共同向这些坚守在乡村里的踏实写作者致敬!

         ——谷木。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3-5-24 16:43
写的很沉重
回复 深蓝之鹰42 2013-6-3 16:26
生活本来就很沉重啊!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2-8-9 12:58 , Processed in 0.050288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