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如果真理和正义没有出路,写诗又有何用!

已有 70 次阅读2018-5-10 21:37 |系统分类:随笔

  如果真理和正义没有出路,写诗还有何用!
              一

    县城的大道旁,刚刚砌好一幢幢白墙,上书写着时下流行的政治口号和标语——
自由、民主、平等、博爱、友善、诚信、公平、公正、和谐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我们的初心就是为人民谋幸福,我们的使命就是为民族谋复兴
人民有信仰,国家有力量,民族有希望
决胜2020,全面实现小康社会而奋斗!
——多么动人、多么美好的词句啊……
谁知道,这一堵堵白墙内,是所谓的棚户区改造产生的废墟。
古语云:义之生,道之亡!凡是不断强调的,凡是不断标榜的,就是早已不存在或岌岌可危的事物了。每次穿过这些白墙,心里都有一股无名的怒火和压抑。
言行不一、似是而非,不是一天两天了;掩耳盗铃、贼喊捉贼早已司空见惯。真的很难想象,历史上还有比他们更无耻的了!
前年起,借棚户区改造之名拆迁的社区至今都没有任何建设迹象,又开始搞空心房拆迁。去年还有每平米60元的补偿,今年却无偿强制拆迁了!他们滥用国家机器,出动大批警力参与这场蛮力行动。任意打压百姓,打击民生,还师出有名,美其名曰“建设美丽乡村”!
这些年来,政府一直在搞投机倒把,同时欲擒故纵地放纵民众投机取巧。房地产经济骑虎难下,政府不惜铤而走险,置民于水火之中!2018.4.30.
街头巷尾不断传来拆迁运动的消息,听说已经引发各种恶性冲突事件。他们的走狗们将坚守家园的老汉抬出,把正在做饭的老婆婆牵出,把正在冒着炊烟的农舍叫做“空心房”!
空心房!空心房!都是空心房闹得鬼!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你说空心房就是空心房?我说这是老祖宗留下的唯一财产!你们的高楼大厦、洋房别墅是财产,老百姓的瓦房农舍也是财产!宪法上不是有“私有财产受法律保护”这一条么!自己修宪自己践踏!你们就可以这样为所欲为么!你们一定会受到人民的谴责和历史的审判!
空心房!空心房!你们这些当官的、做大买卖的,哪个不是三套四套十几几十套地占着,尽占茅坑不拉屎吧!我看你们一个个都是空了心,根本没有心房!
……我情不自禁地为百姓们鸣不平,一阵阵悲愤积郁在胸间。我总是有一种唇亡齿寒、同命相连的隐忧。
无知的群氓并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种窘迫的局势。他们在为自己的懦弱找借口——
这是统一性的政府行为,不是针对某个人的行动,一定有它的合法性?
大部分人都建了新房,甚至占用了大面积的耕地,而且从未审批,本身就已经违章,我们有什么理由违抗拆迁空心房?
别人都不反对,我又何必反对?枪打出头鸟,何必充大头?大家都不反抗,一切随大流吧。禾鷝子撩不动瓦背,谁还蛮得赢政府!
人心齐泰山移!七老八十了还怕死吗?一个个连起手来联合抗议,看他们怎么办!
——我都替他们着急,心里暗地给他们出谋划策,好像就在现场似的。即使在场,他们肯定也不会听我的。
在一切的理由之上,他们一定有一个更重要的、更一致的理由——好日子过着,社保领着,国家的恩惠享着,又何必为这些没有多少利用价值的旧物伤心呢?
他们不但不伤心,甚至为那些被先拆掉房子无处安身落脚的邻居们幸灾乐祸呢!.
这不是拆空心房,而是在拆民心啊!不是吞并老祖宗留下的薄产,而是要彻底吞并农民的根据地!让你永远没有退路和“后顾之忧”,逼你进城!逼你上楼!5.7.
群氓永远搞不懂,为什么过去拆迁的都成了地主,现在拆迁竟成了斗地主?
——此一时彼一时,心动咋有运动快,对策咋有政策高!
为什么这边在搞无偿拆迁,那边却在搞面子工程——城乡结合部大道旁和高速路旁的公私建筑全部统一由政府出资粉刷装修。
——这个世界,有的地方风景这边独好,有的地方则像是后娘养的孩子。一个县官一片天啊!
这个世界,有的人天生习惯悲天悯人或怨天尤人,有的人则敢掀天揭地和改天换地。有的人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有的人总是蓬头垢面举步维艰!
我生之初尚无为,我生之后逢此百罹!该来的总是要来,长痛不如短痛!为什么我总是这样无尽的慨叹,为什么我总是这样凌迟般的痛苦?……5.10.


 
因为我总是看见似曾相识的黑暗!我不断发现历史在循环中重复!不是在史书里,不是在电视剧里,不是在前世的回忆里,而是在现实中!
正义被正派者践踏,真理被捍卫者奴役!如果先驱们看到这样的丑行和劣迹,会不会寒心和后悔?
而他们的口号依旧那么响亮!他们的歌喉依旧那么动人!
正义,多少罪恶假汝之名以行!
历史是胜利者的历史,真理永远握在少数人手里。且看这是怎样的胜利者和少数人!这真理又是怎样的真理!
这真理,就是由少数的“胜利者”(其实就是权势者)操纵着的权力和资本的媾和!
与过去不同的只是,这些“少数人”比以往更多、更有力量;这些胜利者,是有史以来最伟大、光荣、正确的,也许是唯一正确的、永远正确的?因为他们手中有“永恒的真理”作尚方宝剑和致胜法宝!
近十几年来的观察和思辨,让我彻底看清了这一切乱象和秩序后的真面目——中国的现代化无论多么深入人心,其实质仍然是一场以蛮力推动的社会运动!在这场惊天动地的变革中,隐藏着一个个可怕的阴谋!
城镇化与房地产就是最大的阴谋!深化改革就是继续走富人路线,搞寡头经济,继续搞两极分化、阶层固化!全面小康?还2020?骗人的鬼话!
他们的历史抱负真的空前绝后啊——野心和雄心并存,计划与阴谋共举?
从来没有哪个政治集团像他们这样高明——一边用小恩小惠笼络民众,一边以极端手段做空人民;一边挖你的肉吃,一边送创可贴给你。他们一向善于自说自话,自我洗白,自我修正,自我革命呢!
记得某位智者说过,哲学一实践,就要出问题;世界盼英雄,危机已四伏!何况在这个权力集中到登峰造极的体制,欲望膨胀到无以复加的社会!
毋庸讳言,这年头所有的人都生活在不道德之中,只是直接和间接的途径,只是五十步笑百步的程度罢了。人们已习惯违章,习惯违心,连违章和违心也变成了循规蹈矩。
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深刻地感受到权力和资本的可怕。权力是一种资本,资本也往往是一种权力。他们与道义是一对宿敌——人一旦有足够的权力和资本,就会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看待别人,将有条件去役使他人。权力与资本并不敢与全世界作对,但权力与资本可以控制和误导世界。这就是当今的政治体制之所以这样自信的原因。
权力本来可以做很多好事,可它偏偏喜欢做坏事。不是做坏事更容易成功,而是做坏事能获得一种奇怪的快感,尤其是与资本勾结起来之后——可以偷梁换柱,可以偷天换日;可以釜底抽薪,可以买空卖空;可以借刀杀人,杀人于无形!
这个时代,权力与资本最大的成功,就是他们找到了历史以来最大的合法性——一边扮演救世主,一边充当魔鬼!明明在做坏事,却可以为自己博得美名!
集权变成了极权!当权力与资本狼狈为奸时,他们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啊!宏观调控和超发货币是这些人的惯用伎俩,哄抬物价和绑架民众是他们的常见手段。
一次次有组织有纪律有武装有计划的运动,集体犯罪不是罪,明明是犯罪可以说成犯错误。自我吹嘘为中国文化的前进方向、先进生产力的代表、最广大人民利益的体现者,却一以贯之地推行弱肉强食的强者哲学,崇尚社会达尔文主义生存理念。一个着意把自己打造成特权阶层,一切围绕特权利益的政治集团,他们究竟还能代表谁!5.7.
多少人被蒙蔽了!多少事被遮蔽了!常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我宁愿相信这是体制者为了蒙蔽民智的故弄玄虚。我越来越相信群众往往是无知和盲目的——与其称之为“群众”,不如称之为“群氓”!
群氓最大的特点就是自以为是、小智自用,互相践踏,互相哄抬,互相绑架,其实是各自为阵,一盘散沙;群氓喜欢争强好胜,也喜欢随波逐流。群氓相信法不责众,只要是大家在做的,即便知道是不道德的、甚至罪恶的事情,也照样干得起劲。群氓看待人与事从来只看表面、看现象、看眼前,还以为很“现实”。群氓只能看到目前对自己有利的东西,一般想不到或不会顾及下一秒将发生什么。群氓总是看重物质的、“实在的”东西,并相信“存在即合理”。5.10.


    不仅民众被蒙蔽了,连那些高知和精英们也被蒙蔽了。他们似乎真的相信,这是历史以来唯一正确、永远正确的体制?至少是目前最正确的?其实他们是被收买了,被招安了,以致没有人敢于或愿意站出来指出,任何主义和理想都有变质的可能。
有多少人宁愿盲从,宁愿随大流,宁愿装聋作哑,宁愿人云亦云,甚至为虎作伥、助纣为虐,也不愿匡扶正义、捍卫真理!更可怕的是,他们不仅学会了狐假虎威,而且学会了与狼共舞;他们最擅长饰非为是,张冠李戴。
仓廪实而知礼节?温饱思淫欲?礼义失于庙堂,复求诸野?我宁愿相信这个世界存在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唯一的、绝对的、永恒的真理,而从来不相信有永恒的正义。正义不是真理,正义有时比真理更难得。正义更像是大道理,因为相信的人多,因为接受的人多,因为一时的好处,就变得振振有词、名正言顺。正义往往因为声音洪亮、形象体面、轻以许诺而蛊惑人心!正义只是邪恶能够承受的限度和它余留的一锥之地!
所以这个年代,正义成了可以任意诠释、任人打扮的邪教。而这个年代,有多少邪恶借正义之名以行。妖魔化和妖魔光鲜化同时大行其道,成了高超的人生艺术、政治法术!
我一向认为政治是肮脏的,宗教则是另一种政治。但我始终喜欢以文学干预政治(虽然多数表现为社会批判、思想建言),并最终把文学(特别是诗学)当成了一种宗教。也许我一直默认,文学本身就是一种宗教和政治?即使是干预社会、表达思想,本质说也是一种政治。所以历史上才会有文字狱,才会有“字句叫人死”的说法。
文学有提升民族语言表达能力、美化语言主体形象的作用,但我更看重文学的讽喻和教化功能。我觉得一个没有任何教化和讽喻功能的文学是质量低下的、次要的、可有可无的。
诗歌则尤其担负着讽喻和教化的使命。有必要再次澄清和强调讽喻或教化的性质和内容。
所谓“讽喻”,并不是字面上的讽刺和比喻。讽者,风也。仅仅是个别的现象不是风,但需要防微杜渐,以防变成风;而一旦形成了风气,就不一样了。如果是邪风,就必须大刀阔斧、大张挞伐地讽;如果是香风美俗,就应该以诱导、提倡的方式使之蔚然成风。这时候,“喻”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所以讽喻讽喻,主要还是起教喻的作用。教喻就是教化,就是移风易俗、潜移默化,自然形成一种“风”。
但在这个年代,文学和诗歌显然是失去了教化的功能。倒是那种诲淫诲盗的市井文学和欺世盗名的厚黑哲学,起了不小的负面教化作用。
诗歌则尤其退化乃至失去了任何的教化作用。难以想象一个“诗人”多如牛毛的国度,欺世盗名的现象却盛况空前。而仔细一想,又很容易理解。诗人也食人间烟火呀,写诗也为稻梁谋呀。在全面私有化的时代,在权力经济横行的时代,在文化可以变成某种权力的时代,在写诗可能显示一个人品位、品味,可能转换一个人身份、地位的社会,写诗沦为一种谋生手段,一种时尚现象,就不足为怪了。
诗歌也在失去它的初心和使命!为什么?因为这个时代,真理和正义已难觅出路!
如果真理和正义没有出路,写诗又有何用!
多少人被当下这个强势话语蒙蔽了?被霸权话语唬住了?几乎所有的人都忽略了。这是有史以来最重要的文明际遇期,一个宏大的历史主题正在呈现。而我个人,自上世纪的最后几年起,就不时地有一个巨大的历史灵感澎湃于胸!
这个主题就是人性的多面性、文化的多元性、历史的相似性和真理的对立统一性,正以前所未有的复杂形式和明朗度展现在我们面前。
诗人,你怎能辜负这历史赋予的庄严深刻和神圣使命! 
2018.5.10.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10-27 02:39 , Processed in 0.029061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