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鱼线

热度 1已有 8267 次阅读2016-2-28 14:54 |系统分类:诗歌| 小燕子, 临界点, 力度, 苹果, 中心

午后,当我打开一张报纸——
 
银行大楼,像一支巧克力雪糕
在太阳的舌尖下溶化了
而我的屋内是冬天,大雪纷飞
瞧,这些蜂拥而来的雪片
悄无声息地落在茶几上
沙发上,地板上。还有些
落在我肩上、脸上、额头上
但只有落到我心里的,才会成为积雪
我希望它落到外面去,落到街道上去
落到这个国家的每一个地方......
阿拉斯加也在下雪。而且更大
地松鼠们躲在地洞里,谈论着天气
和披肩鸡的冬装。“为了理想主义的白
必须忍受专制主义的冷......”
而土卫六上的雪,是不需要忍受的
也不需要等它们落下来,这些零下170多度的固态
甲烷,会颠覆你对雪的全部认识
“而我无法忍受的是,这个星球上的一切
几乎都是可以忍受的”


鱼线

鱼漂静止于水
树木静止于岸
一天就要过去了
我和鱼的关系若有若无

河岸的另一边,是一所监狱
高高的围墙
当我的目光
追逐一群白色水鸟,时不时地越过它
夕阳正缓缓落下,而河水总是惊心动魄地平静着

当我即将越过忍耐的极限时,鱼漂动了一下
我身体的某个部位也随之一动!
一只蛰伏于空中的爪子
突然呼啸着切割开
空气,挥向
猎物! 


而水面总是能比我更早地平静下来

就像桶里的鱼,总是能比水面
更早的平静下来:
挣扎如此短暂


在旅馆

窗外在下雨。淅沥之声
单调,重复,像无限循环
小数。我无法加入到它们中间。
我是个多余的单数。“十二,十三,
........”当我数汽车数到十八,这个双数时,
楼下有一个女人乌云一样飘过。她拎着裙摆
跳过水洼的样子,美极了,但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雨箭还在漫无目的地射来,带伞的人们举起柔软的盾牌。
我想起了早上照镜子时看见的那张脸:它好像在抵挡着什么。
街上有人摔倒。公共汽车正把无助的人们带到我看不见的地方......
而在更远的地方,也没有人想我和我想的人。但恨我的人将永远恨我.......
窗外还在下雨。无缘无故地下雨。无缘无故地把一个无辜的人关在房间里。
我把窗户也给关上。和房间里的床、沙发、一次性洁具、200分贝的寂静,
还有发票房卡门牌号码“307”.......被迫发生着一夜情般荒唐的的关系。



归来

零下十八度
像十八级台阶,向下
向他皮肤以下,源源不断地输送着寒流
冰川,荒原,跋涉者,冻疮......和颤抖。以及一些
关于气候和地理方面的知识:这里是北极圈
内的一个点:纬度略高于血压。冻土层
差不多和夜色一样厚。北极熊
像一个危险而又甩不掉的念头
时近时远地跟在身后

而他的眼和心一片漆黑,“极夜不过如此。”
摸到的恐惧一个比一个大:一条腿
然后是一个没有头颅的躯干
当他摸到了自己的脑袋时,一些冷飕飕的念头
正在那里诞生:
“还没走到世界的尽头吗?”
一个微弱但清晰的声音,仿佛从遥远的星空
传来:喂,你打算在那里过冬吗?
接着,他眼前一亮:一个身穿兽皮的爱斯基摩人
无所适从地站在另一个世界的门前.......

“.......怎么不开灯呢?!”当工友气呼呼地走进来
扛起一袋冰冻的四号猪肉往外走,他
也笨拙地扛起了一袋——
硬邦邦的。
像铁坨。像冰块。像他身体已经
被封冻的那一部分


忽然

八只麻雀飞向天空。他都没有抬头看。
风在使劲地摇晃一棵樟树。但它又怎么摇得醒
一个装睡的人呢 。回忆,像一次飞速的倒车,
他还没坐稳,就被带到了三十多年前
那个傍晚:蜘蛛在屋檐编织罗网。
母亲在床前缝补漏洞百出的生活。
收音机在播放《神秘岛》,而父亲暂时忘了
吹牛和发牢骚......
——他忘了回家。和她坐在樟树下。
聊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题:未来,
远方,大西洋底来的人.......
蝉声衰弱,四周都是易逝的光.....
他希望时间能够慢下来,慢慢地
起身,慢慢地告别,慢慢地转过身去——
慢得就像操场上的两只蜗牛,一辈子只能遇上一次。
他忽然想哭。但泪腺已经无法使用。


航海宾馆

在它鲸鱼一样的胃里,居然还会有家一样的感觉:
灯光,音乐,沙发,桌子,床
还有马桶,杂志之类
不易消化的东西。
这个异食癖患者。有数不清的胃。
它们在分泌寂静。孤独。
情欲。和诸如此类
酸性的物质。
“再加点开胃的酶怎么样.......”
一个地址。一段旅途。一次相遇。
浸泡在酸酶液里。一个男人的远方,
搁浅在一个女人的乳沟里
“先生你怎么了......”一个PH值小于1的声音
在分解男人的骨头。
他正在被消化。但他并不痛苦:
把肉体变成一堆秽物
把灵魂变成一股臭气
排出这只怪兽的体外——
“欢迎下次光临!”
说完,它就闭上了
肛门一样的嘴巴。
或者,嘴巴一样的肛门。


再次醒来

每一次从睡眠的泥潭中爬出来

都会有种重获新生的绝望感
他不停地敲打自己的脑袋:
那里面还残存着一些涟漪,
气泡,和一只
陷在圆周率中的绵羊
“我明明记得我在草原上狩猎.......”
当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张
比草原小得多的沙发床上
他开始伸懒腰,穿衣服,抱怨
他需要唤醒
自己体内的那头狼
和对外界的敌意。他冲进厨房
寻找猎物
然后扑向阳台,把朝阳
从洗衣机的腹腔中掏出来
血淋淋地晾到阳台上
他狼吞虎咽早餐的目光
突然和谁在楼梯间迎面相撞


杏花

此刻,他无法看见他听见的;一如他
此刻,也无法听见他看见的——
他只听见自己说:这是
什么地方......
一觉醒来,他只看见四周
的黑暗,比寂静,比墙壁,甚至比铁窗
更有金属的质地 。他用力地推了几下
就放弃了。哦,唯一的那一点光亮
就是花朵的香气 ,像星星一样
一闪一闪,他的鼻子看见了
周围的一切,渐渐地
有了一些模糊的清晰:一棵,不,至少两棵
开满蓝花的杏树,在院子里悄悄地走动,每走一步
黑暗就退后一步,他悄悄地跟在杏树的后面
往外走,直到眼睛也看见了
光亮.....加歇医生
拿着装满镇静剂的针管,微笑着走来


注:加歇医生, 梵高的精神病医生,画家,兼好友


怪兽与小孩

“怪兽先生,你在干嘛?”
怪兽抬头一看,是一个小孩。
“我在看自己能不能把自己捆起来......”
它摆弄着绳子,想打一个双扣渔人结,
和另一条看不见的绳子连接在一起。
“再打一个四结索扣,和一个二扣水手结,
把双手套进环里使劲一拉.....”它使劲一拉,
《捆绑指南》就从掌中掉到了地上。
“怪兽先生,为什么你要捆自己呢 ?”
怪兽站起身来, 不小心碰翻了一张桌子。
“因为我生气时,就会这样——”它苦恼地亮了亮自己的爪子,
收回时不小心又碰碎了一只花瓶。墙壁上出现的锯齿形剪影,
和地面上的碎片一样锋利。它听见屋外有许多声音在叫喊:
“你应该回到远古的森林里去......”小孩吓得后退一步。
随即又上前一步,“怪兽先生,让我来帮你捆吧?”
“不用你这么好心!”怪兽恶狠狠地咕哝着。
随即给某个还在挣扎的念头打上死结。


王老太和自行车

王老太出门倒垃圾
发现遗弃在楼下的那辆破自行车
少了一只前轮
车身前倾
跪在冰冷的水泥地上
“真可怜。”王老太颤颤巍巍走过去
用自己的拐杖把它支起来

王老太买菜回来
发现那辆车又少了一只后轮
车身扑倒在地
铃铛也摔掉了
“真可怜。”王老太小心翼翼把它捡起来
去花坛挖了个浅坑埋了......

那天晚上,王老太做了个梦——
花坛里长出一棵奇怪的树
树枝上结满了铃铛
只要微风轻轻一吹
便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一棵行道树

是一棵树
就应该有一棵树的样子
不要想入非非
去追逐一辆汽车或一只鸟
也不要把脚伸得太长,站到马路的中央

是一棵树
就应该学会接受而不是其他:
接受剪刀的修剪
接受四季的更替
接受直线和距离

接受一棵树与生俱来的命运——
我是说,你必须站着:
站着吹风,站着淋雨
站着做梦.......
喂,我跟你说话呢
醒醒!醒醒!醒醒!
立正!稍息。
稍息。立正!


一只苹果

已经够甜了
已经够大了
再圆一点

就是一只完美的苹果了!

它开始拼命地向内收缩:
将尖刺,棱角,伤疤
欲望......将它身上
一切凸起之物
向一个中心收缩!

稍一放松,它就有可能是一根香蕉
一个榴莲,一个冬瓜,甚至
一只豪猪.......

瞧,它已经无限趋近于圆——
趋近于3.14,趋近于完成
一只拼命收缩的苹果和
一只拼命膨胀的气球
我过早地知道了
它和我的结局


午休时间

急雨初晴,阳光依旧强烈
我半蹲半跪在花坛边,观察一只蜗牛
它正在一微米一微米地
搬运一个重物:
它大概没想到自己会这么沉

它一微米一微米地向前移动:
仿佛在展示和炫耀
它的慢——
它敢于慢。敢于落后
任何事物......

从一个点,到达另一个点
从茶花叶子灼热的正面
到达阴凉的背面

仿佛从生到死
仿佛用尽了我的一生


黄昏


依然是自由的
天空
依然是用来仰望的
白昼与黑夜重叠的部分
身体是用来遗忘的 
而不是飞翔
鸟声坠落。夕阳下沉——
“瞧啊,它多像一只变色中的章鱼
一边逃逸,一边喷射出诡异的墨汁 ”
再过一会儿,天空就会黯淡
黑暗就会明亮得像一盏
永不熄灭的灯:“足以照亮你
和这个世界没有重叠的部分”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6-2-29 19:43
再圆一点
就是一个完美的苹果了
有谁不向往圆满?
回复 东门扫雪 2016-3-1 20:21
嗯,难得圆满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1-30 01:33 , Processed in 0.030640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