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一块猪肉

热度 2已有 9378 次阅读2016-1-27 21:32 |系统分类:诗歌

一块猪肉
            
           给截肢的农民工小Z

 
一块肉
血迹已干 

一块血迹已干的猪肉
曾经是一头猪的一部分 

一块业已风干的腌猪肉
孤零零地悬挂于阳台的竹竿上
像一件旧衣服,随风摆动
它不动时,我不知道它像什么
如果不是今天,有一只猫出现在竹竿下
我都已经快忘了,它是嚎叫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一枚硬币

垃圾遍地的摊位前
一枚硬币闪着微弱的光
像一名乞丐

它的面额
不足以支付一次弯腰
一次伸手,一次淡淡的喜悦

我弯腰。伸手。捡起它
观察它。掂量它
确定它
只有两面

确定我的面具多于它
我的面额大于它
我稍微犹豫了一下
就把它和自己一同递给了摊贩


一名躲雨的乞丐

天空靠什么支撑
我们就靠什么而活 
大雨落下,躲闪的
不一定是傻瓜 ,但不躲闪的
一定是屋檐,雨伞,树木和哲学家 
雨箭虽急,但顶多只能穿透我们的衣服
而穿透我们内心的,也不一定是最锋利的 
比如,桥洞下那个瑟瑟发抖的老乞丐
他瑟瑟发抖的目光,每天都能杀死我两次


一个卖艺的小孩

被蛮力拉开的一张
弓?
没有愤怒的箭矢
一张可以被任意折叠的
凳子?
谁能坐在上面读完
一张报纸?
无论她的身体怎样弯曲、
扭曲和变形,都能分毫不差地还原成一个
人 


一粒种子

“它死了......?”平静得就像
没有一丁点欢乐和痛苦 

我尝试着唤醒它——
但它坚硬的外壳,像一副棺木 

也许,把它埋入土中
它才能复活

这么多年,我把你埋在我心里
让身体像一截墓碑立于人世

但我还是不能确定
这是不是埋葬


一个苹果

已经够甜了
已经够大了
再圆一点

就是一只完美的苹果了!

它开始拼命地向内收缩:
将尖刺,棱角,伤疤
欲望......将它身上
一切凸起之物
向一个中心收缩!

稍一放松,它就有可能是一根香蕉
一个榴莲,一个冬瓜,甚至
一只豪猪.......

瞧,它已经无限趋近于圆——
趋近于3.14,趋近于完成
一只拼命收缩的苹果和
一只拼命膨胀的气球
我过早地知道了
它和我的结局


又一个苹果
         
        它不是一个苹果

                ——马格利特

它不发光

但它的光芒,已经无法遮挡
在墨绿色的背景中

它不是星体
但我们的手,我们的心灵
一旦被它吸引,就再也无法轻易地逃脱

它的表面:
光滑,平坦,适合登陆
但不适合居住。那里有血斑,阴影......还有风暴过后
巨大的平静:一张被时间暴政统治的脸

它的内部
是否可以居住?
是否也像我们的内心,岩浆翻涌?


一棵行道树

是一棵树
就应该有一棵树的样子
不要想入非非
去追逐一辆汽车或一只鸟
也不要把脚伸得太长,站到马路的正中央

是一棵树
就应该学会接受而不是其他:
接受剪刀的修剪
接受四季的更替
接受直线和距离

接受一棵树与生俱来的命运——
我是说,你必须站着:
站着吹风,站着淋雨
站着做梦——
喂,我跟你说话呢
醒醒!醒醒!醒醒!
立正!稍息。
稍息,立正!


一只柚子

打开一只柚子的方式
只有一种 
用刀

认识一只柚子的方式 
只有一种
用嘴

我用刀和嘴
进入一只柚子——

这是爱上一只柚子的
唯一方式



一本书

醒来时,四面都是墙壁
门窗闭锁,内心幽禁

我打开一本书
深蓝色的封皮,打开这片海
古老而沉重的平静。打开这扇门
哦这扇唯一的门,进入18世纪
法国南方雨后的街道,向一位长裙曳地的妓女
打听:教堂在哪里


一朵花

比天空更高的
是飞鸟
比飞鸟更高的
是杉树
比杉树更高的
是他的头颅
比他的头颅更高的
水泥夹缝中的一朵花——
那么弱不禁风,那么强壮有力:
她一把揪住他的目光,猛地一拉
他的头颅和身躯就立刻获得了方向

足足让天空和大地颠倒了两分钟


一棵路中间的树

一棵树长在路中间
路中间长着一棵树
它站在那儿
你就得绕过它
光绕过它时
留下了阴影
风绕过它时
留下了风声
汽车绕过它时
留下了长长的刹车痕
而我绕过它时
留下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我该怎样绕过“绕过”这个词 


一条不会游泳的鱼

浮上来也是溺水 
沉下去也是溺水 
一条不会游泳的鱼 
爬上了它心驰神往的陆地 
练习呼吸
和行走 

离开了熟悉 
而又陌生的海洋 
它的身体越来越沉重...... 
它的腮变成了肺 
它的鳍变成了脚 
当它的脚再也无法支撑它 
越来越沉重的思想时 
大海离它已经很远很远 
当它想要返回时 
它自身的重量 
已经将它压垮 


一个比喻

戈壁滩上,一棵胡杨在喝水
它那干渴的嘴在地下
三十米深的地方 
那么多的嘴
在那么深地方
争抢几滴水
那些嘴相互撕咬着.....

而它头顶上的太阳——
这台超大功率的抽水机
抽干那条暗河后
趁机把这漏掉的几滴
也悉数抽到了天上诸神
那美轮美奂的空中花园里


一个梦

台风过后
门前的那棵樟树
挣脱了晒衣绳 

逃走了——
地上只留下一个 
深深的大坑 
我不知道
我是怎样掉进去的 

反正我拼了命
也爬不出来
渐渐地 
我长出了根和枝叶......
麻雀天天在我头顶上拉屎 
该死的乌鸦  偏偏要在 
我怕痒的腋下 
垒窝 
我不知道
那根又粗又长的晒衣绳 
是怎样拴到我并不粗壮的身上的
反正我就是这样阴差阳错地 
顶替了原来的 
那棵树  


一声狼嚎

夜黑如漆
他迎风兀立
掬一捧纸上的月光
为水——
洗发
洗手
洗面
洗心

沐浴完毕
他焚香枯坐
折一枝纸上的傲梅
为友——
论诗
论道
论剑
论酒

红日东升
他振衣而起
取一根身上的狼毫
为刀——
杀西风
杀落叶
杀傲雪
杀狂草
然后
在一张宣纸的空白处
留下一声狼嚎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6-2-1 10:36
把他一次次固定,松开,松开,固定
在一条看不见火车的轨道上
  上班下班,上班,下班,望不到终点的循环
回复 东门扫雪 2016-2-5 18:04
平林: 把他一次次固定,松开,松开,固定
在一条看不见火车的轨道上
  上班下班,上班,下班,望不到终点的循环
春节快乐
回复 东门扫雪 2016-2-5 18:05
海上鸥: 第一行短,接着每行加长,一个直角三角形
感觉这样比较平衡
回复 平林 2016-2-5 19:06
春节快乐!节日算是让这循环稍微有意思一些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2-4 09:02 , Processed in 0.031227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