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仓决

热度 1已有 11377 次阅读2015-8-13 20:32 |系统分类:诗歌

仓觉

走近一座山,不必
说“我来了”
走近一棵树,不必
踮起脚尖——
它们听不见。听见了
也跑不掉
我放下凶器:一把榆木柄的斧头
以及脑袋里那些疯狂的念头
挨着一棵榆树坐下。浓雾早已经消散
而寂静还没有散去。当一只机灵的花松鼠
捧着松果蹲在松枝上,突然和我一起
跌进了一声鸟鸣里——
如果这时有风吹来,我就是一片落叶
如果这时没有人上山,“请把我留下来吧......
和自己在一起,我从未感到过孤独”
当山间的浓雾
再次弥漫时,我捡的松果和鸟鸣
已经足够我在山中小住了
去河边

美好的事物
都爱在清晨醒来
“我会是第一个吗?”
一只长腿蛛爬向蛛网的边沿
它的猎物,是一个庞然大物:
一只红太阳,舒坦地伸了个懒腰
慢慢悠悠地从一只鸦巢中坐了起来
一滴滴青翠的鸟鸣洒落林间,地面变得更湿了
湿泥巴也散发出好闻的香味,沾在鞋帮上也不叫人讨厌
紫色的小花一夜间就开满了山坡,“姑娘们,麻烦你们让个道......“
雨后

湿漉漉的
鸟声覆盖了山谷
林中小径旁,蘑菇姐妹们忘了
收起她们漂亮的花伞。七八颗松果砸下来,也没能打断我
和一朵野花的交谈,“告诉我你的名字,我也会告诉你我的.......”


独坐

蛙鸣闪烁的地方
就是黄昏——
那里有公共的池塘
和半封闭的天空
有若有若无的灯,照着
若有若无的村庄,和田园.....
它们随时都可能消失
而这时,月亮还没有出来
你必须忍受这短暂的黑暗
(哦,这是只属于眼睛的黑暗)
和孤独,哦,这是不可分担的孤独.......
没有凉风吹过来,也要把身体敞开,让心灵裸着.......
月亮也一定会裸着。一切都那么自然。没有什么需要遗忘
 

鸟鸣

这么大的一片天空
藏不住几颗星星
这么大的一片山林
藏不住一声鸟鸣
他。藏在鸟鸣里
还是露出了一些破绽
只要他想起自己是谁,风就会朝他吹过来
当他走动起来,满山都是他的脚步声
他只能像贼一样,踮着脚尖,偷回一些松果
和几根鸟的羽毛,那些飘落的白月光.....
而月亮安静地趴在鸟窝里
像一枚发光的蛋:他想要亲自孵化
那枚蛋.......
那只下蛋的鸟,早已经飞出了那声鸟鸣


山中

仿佛与山外没有什么不同:
树喜欢站着
水喜欢躺着
我喜欢坐着

坐着坐着
我就和一尊山石交换了身体和姿势
坐着坐着
一弯溪水就站了起来,跑下山去

坐着坐着
就想起谁说过,没有在孤独中度过的每一天
都是虚度.......
坐着坐着
就希望一辈子就这样过去

坐着坐着
谁从后面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吓了我一跳 ——


内心独坐

先将一只手 
伸进去
点亮一盏灯
然后,是另一只手,护住光亮
再然后是脚,一点一点地
(但最后只可能是挤)

进去,并尝试着弯下
粗硕的腰 ——
看里面能否容纳
你身体的其他部分......
只要能钻进这个狭小得近乎
虚构的空间,你就会把那些
塞得满满的身外之物 
都扔出去 。焚香枯坐,面壁忏悔
在这小小的坟墓中等待轮回



应该有一棵树

应该有一座山
高于尘世
山上应该
有一座庙
低于门楣
庙的门前应该
有一片树林
阻挡红尘
树林里应该
有一棵树
不同于
其他的树
歪脖,裸根
横着长,逆着生
既适合厌世者上吊
又可以跟随那还愿的人  下山


如果是一棵树 


他不能解释
他为什么在这儿
也不知道,一棵树
和另一棵树的距离,需要多少年才能走完
现在,他比一座山高出一点七五米
再高一点,他就该绝望了——
天空,有时像一个神经质的女人
她有完美的泪腺,发达的声带
足够把他卷入一场风暴中

比一场风暴更猛烈的
是那一声比一声清脆的鸟鸣:
“飞吧,飞吧,如果你想要飞......”


 
伐木


它们可以一动不动
地站着 
如果没有风

但没有一棵松
能站着
走出这片松林 


一棵粗大的松树倒下之后
其它的树都依然站着
“我从来没见过一棵跪着的树。”

为了验证人和树的区别,怀疑成性的斧头
又砍向了另外一棵——



下山记


    给LZ

看见什么
就想忘记什么
夕阳坠落山谷后
山巅除了一座破庙
再也没有高过我们的东西了
连山头都比我们矮一百七十公分
几乎所有的树都溜到了山脚下
被一条并不怎么宽阔的溪流拦住
它们终于看清了自己衣衫褴褛的倒影
“山之高峻处无木,而溪谷回环则草木丛生”
我们压低声音。但如临虚空的脚步,还是惊醒了一些石头:
它们先于我们滚下山去,几乎没有惊醒任何事物......


现实一种


几乎和卡佛描叙的一样:
周围全都是鹌鹑。
它们不叫的时候,
我可以抱着枪,眯上一会儿。
薄雾中走出的杉树,有些疲惫,
好像和我一样,走了很远很远的路。
几只野鹅无声无息,从江心小岛升起.....
突然,那家伙爬了起来,从我内心的巢穴里
向外窥探。 它用尖爪撑开我的眼皮——
“喂,伙计,狩猎季已经结束了!”
我扣动扳机。将一个梦击得粉碎......


不要和神说话

无论什么样的庙里
都会有一个神
无论什么样的一个神
都会藏起自己人类的面孔 
谁的手机突然响起,打断了人们和神的交流:
“亲爱的,不要和神说话,否则你会被他拐走......”
门外,山冈寂静,白云飘荡,“一出庙门,就是我深爱的人间”


黑水潭

饮马潭边。
白马很白,黑夜很黑。
更白的月光,被更黑的潭水,溶解、
稀释。白马更白了。他眼前一黑——
跌入谭中......远处,马厩失火,火光熔化了坚硬的夜空。
他无所事事,既不去打捞自己,也不去救火,
仿佛早已经知道,自己身在梦中 。


春天

忽然,从隔世的阳光中醒来——
(耳鸣中掺杂了一些鸟鸣)
屋外的桃花,几乎和我的房门
我的身体
同时打开:房间里充满了植物
迷人的气息
"冬天已经过去了吗?”
我使劲地摇了摇头——
头上的积雪,一片都没有落下


 
午后

满世界都是光——
黄黄的
太阳的分泌物。擦也擦不掉
但如果闭上眼睛,还可以这么说:
满世界都是香——
淡淡的
栀子花的分泌物 ,和太阳的混合在一起,就成了迷药
而栀子花下昏睡的人,是可有可无的人,不必去唤醒
潜伏在花丛中的猫,(也潜伏在我身体里),是一只若有若无的的猫
时不时地跳将出来,挠你一下........


重游

鹧鸪声中寻鹧鸪
重过紫阳湖 
十里亭台
一堤湖柳
藏不住春风一缕

桃花肥了谁的诗句?
湖水瘦了我啊,也痩了你.....
不肥也不瘦的,还是那条环湖的小路
只适合两个人缓慢地行走
我们走啊走啊走啊,生怕一不小心走进了回忆
我们走啊走啊走啊,仿佛永远都走不出那些清脆的鸟鸣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5-8-20 13:40
“请把我留下来吧......
和自己在一起,我从未感到过孤独”
可是人要和自己在一起,也是不那么容易呀
回复 东门扫雪 2015-8-22 21:46
是啊,太不容易了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2-4 09:29 , Processed in 0.030267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