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雨(我需要一场雨)

热度 2已有 13302 次阅读2015-5-26 21:13 |系统分类:诗歌




已经近得不能再近了:
一张模糊的脸

“大一点!”
“再大一点 !”
“再大一点点—— 我就能听清
你贴着窗户说什么了”

把你和屋顶说的话
把你和垃圾桶说的话 
把你和院子里那棵女贞树说的话
都告诉我吧,我会把你的话转告给隔壁
那个在“夜明珠”上班的女孩
 


想念一个人的时候

正在开会。突然背上奇痒
他偷偷伸出左手,绕到背后:
绕过背后那七八双眼睛就像绕过
铁丝网和探照灯
绕过工会主席的长篇
大论
就像绕过白令海峡
和好望角
把手臂和时间的延展性
发挥到极限......
也摸不着那个地方
于是他又换了右手,绕过脖颈
绕过上个世纪九十年代
留下的一些疤痕
绕过张学友的歌声,黎明的绯闻
绕过南京和无锡

还是差那么一点点!
差那么一点点,他就摸到了浪花
脚踝。膝盖......和一个女子最柔软的地方
哦那个近得无法企及的地方,靠着世间最最无常的大海


阳台上的男人

整个中午
我都坐在楼上看一个怪物
挖土
看它的钢爪一下一下地把土从地下
掏出来
一下一下地重复这个动作
(这是我最喜欢做的动作)
我一根一根地抽着香烟
想看那个怪物到底想干什么
抽完第一根烟的时候
地面上已经有一个小坑了
深度可以埋葬一个人
抽完第二根的时候
已经可以埋葬两个人
抽完第三根的时候
我回头看了看空荡荡的屋子
心里的坑已经很深了
而那怪物丝毫没有歇下来的意思
不停地往下挖
它挖出一些残砖烂瓦,扭曲
成一团
乱麻的钢筋,碎玻璃,和一切
支离破碎的东西..,..
我感觉我的房子在晃动,阳台危如悬崖
我在心里喊停停停,生怕再挖深一点就挖出一张沙发
一张双人床,一枚戒指,两具残骸.....



她说她想看一看大海

她说她想看一看大海
我说大海
她说着,雨下着,路(顺从地)躺着
雨伞一把把撑开,仿佛一只只水母漂向大海
她说大海已经躺下,呼吸均匀,嘴里还说着梦话
我说大海已经醒了,呼吸急促,嘴里含着泥沙
她还在说,雨还在下,大海还在很远很远的地方等着她
其实,雨还可以下得再大一些,那样她就可以听不见我在说什么
我说前面是门诊部,大海在三楼,医生是一条白色的玛丽鱼.......


金鱼



已经无法扑灭它。一如

已经无法扑灭它
(哀求和忏悔,也不能)
一团金色火焰,燃于燃点之下,冰点之上

身边已经没有可燃之物
它只能点燃自己:
为什么身体这么冰凉......
它多么渴望一场大火,让冷血沸腾

让泪水沸腾.......隔着一层透明的墙
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
这绝望的囚徒
在我0.03m3的爱中
自焚 


眺望

如果你是彼岸 
我就是沉船! 

哦,我的海很小 
没有大海的大   
只有蔚蓝 
的蓝 

却足以将我们隔开   
我只能—— 
眺望 
你冰山一样的脸 

当你 
搅动汤匙 
我们之间必有巨浪
滔天



无题

我想对你说的话
都在秋风里
大叶枫听懂了
就会飘落
白夜丁香听懂了
就会盛开

哦,如果你也听懂了
我马上就会肋生双翼
从遥远的另一个季节赶来
偷采你内心的蜜 


苹果

和香蕉、芦柑和榛子在同一个果盘里
它无疑是脸皮最薄的一个 
心中有太多的甜蜜
无法说出
我知道,它需要一张嘴 
给它一个粗暴的吻
而不是水果刀
小心翼翼的切削和解剖

哪怕一个吻就是一个伤疤 
哪怕一个伤疤就是一张
欲说还休的嘴
当我的嘴离开
它的嘴,我忽然惊觉——
我牙龈出血的嘴,会不会也是谁
留下的一个伤疤......


亲爱的

 

孤独

就是和自己在一起
(不,是和别人在一起) 

 

自己和自己说话

自己和自己吃饭

自己和自己睡觉
自己叫自己亲爱的

(能自己和自己生孩子吗?

会不会是怪胎?)

 

亲爱的,我们多久没在一起了?

......你的身上都是别人的气味



葡萄

榨干它的血
榨干它的肉
榨干它的每一次呼吸
榨干它的每一滴泪
榨干它的青春年华
榨干它的丰盈岁月
榨出它心中的酸,和涩——
就能酿出世间最甘最甜的酒:喝了它! 喝了它!喝了它吧!
喝了它,它就会在你体内放火
喝了它,它就会让你爱上它
喝了它,它就会让你忘记
你也是一颗葡萄


蔷薇

一切都那么遥远
雪山,大漠
瀚海,沙滩.....
仿佛都是别人的远方,跟我无关

一个早就没有了远方的人
心中有荆棘,有畏途
有猛虎,有牢笼
他的远方,就在离他鼻尖
不到一毫米远的地方


遗忘

你在遗忘
而我在追忆
你用鳃呼吸,而我在用整个肺
喊你——这里!这里! 

哦,你还离不开水,就好像我
还离不开你......
在你慌慌张张认出我之前
我紧握钓竿的手
有一些
尚未褪完的
鱼鳞

@注:据说,鱼只有七秒中的记忆


黑猫

我养了一只黑猫
但我叫它小白
“小白,过来。”
“小白,出去!”
“小白,让我抱抱。”
“小白,不要随处撒尿!”
它从来都没有听错过我的指令
仿佛它从来都没有怀疑过
它是一只白猫


白猫


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里
都有我喜欢的白:
瓷砖,地板,墙壁 
窗帘,床单......
都和它一样白
它趴在我膝盖上,白得像一团新雪
它占有了我的膝盖,而我占有了它的白
它是会移动的白。它是会呼吸的白
当我抚摸它的时候,它是会叫唤的白——
当它叫唤的时候,我不知道它是否快乐 

当我觉得它还不够孤独的时候,我决定再养一只白猫


喂鸽子

几颗玉米粒
就可以让一只鸽子
降落在离我们很近的地方
这时,它已经离它自己很远了
我一伸手,就可以捉住它 

我一边给鸽子喂食,一边歪头嗅你的发香 
我已经离你很近了,你没有察觉
哦,蜜蜂在采蜜,蝴蝶在偷香
我已经离我很远了,你一回头
就能捉住我


雨夜

半夜
醒来,雨还在偷偷
摸摸地下。像极了一个
受了委屈的女人,不敢哭出声 
她上完厕所出来,把一桶洗衣服的脏水
拎到阳台上泼下去,让雨大到整栋楼都可以听见




夜在持续
分泌黑:粘粘的,沾在眼珠上
一生都洗不掉
而月光是很好的稀释液
虫鸣也是
当寂静被稀释后,脚步声
不再是透明的
风也是
它推开门,来到庭院的中央
哦,那黑暗的中央
寂静的中央,是一棵开花的树
(花香四溢.....)
我也是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5-6-1 20:54
喜欢《夜》,只有月光可以稀释,清甜
回复 东门扫雪 2015-6-1 22:39
谢谢平林!夏安
回复 李德辉 2015-6-2 14:00
越来越温柔了,真是大家的手笔。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1-30 02:06 , Processed in 0.031974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