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米•肖洛霍夫:《静静的顿河》

已有 5066 次阅读2011-8-2 08:36 |个人分类:随想|系统分类:随笔| 夏天, 静静的顿河, 俄罗斯语言, 羽茅草, 新月

        一入夏就订购了枕边这套书,厚薄均匀,一共四册。炎夏酷暑,不敢轻易出门,成日里躲在空调房里昏睡闷吃。终于,这一套长篇累赘的小说派上了用场,一有心思就阅读开来,现在已到了第三册第六章。许多精美的篇章已经翻过去了,不得不暗自慨叹俄罗斯语言的纯粹雅致、博大精深,这类书,只读一遍肯定是不够的!午后猝然撞见以下几段文字,很喜欢,于是抄写下来:

  羽茅草熟透了。草原上,方圆几十俄里都是波浪滚滚的银白色羽花。风吹草地,野草富有弹性的,像浪花一样起伏翻腾,沙沙作响,灰白色的浪潮忽而涌向南方,忽而又涌向西方。气流掠过的地方,羽茅草就像做祷告一样弯下腰,一道黑乎乎的幽径就会在羽茅草花白的头顶上浮留半天。

  各种颜色的野草都已经开过了花。山岗上,晒黄了的苦艾忧郁地低着头。短短的黑夜很快过去了。每天夜里,乌黑的天穹上,繁星灿烂;一弯新月——哥萨克的“小太阳”,半边阴黑,吝啬地闪着惨白的光辉;广阔的银河和其他的星系交织在一起。空气辛辣、浓郁,夜风又干又苦,苦艾味浓;大地吸透了同样强烈的苦艾气味,渴望着凉风的吹拂。夜空中,骄傲的、没有被马蹄踏过、没有人迹的星群铺成的道路纵横交错;像麦粒似的小星,在干燥的漆黑的天幕上,还未发光,甚至未及庆幸自己的萌发就消失了;月亮像块干涸的盐土块,草原上是一片干旱,枯草遍地,到处是一片无休止的、银白色的鹌鹑的搏斗声和响亮的蝈蝈儿的叫声……

  白天——则是一片暑热、气闷、白雾弥漫。褪色的蓝天、酷热的太阳、万里晴空和张着棕色铁弓般的翅膀盘旋的鹞鹰。草原上,是一望无际的耀眼的羽茅草,热气腾腾的、驼毛色的杂草晒得冒着白烟;鹞鹰斜着身子在蓝天上盘旋,——它的巨大的影子在蓑草上无声地掠过。

  金花鼠疲惫沙哑地吱吱叫着。田鼠在洞边新挖出的、正在变黄的土堆上打盹。草原上,热气腾腾,但是,却是死一样的静穆,四周的一切都是透明的,纹丝不动。就连古堡也在目所能及的天边闪烁着神话般地、隐若地闪着蓝光,就像在梦中一样……

  亲爱的草原!带苦味儿的风把马群的骡马和种马的鬃毛吹倒。干燥的马脸被风一吹,散发出咸味,于是马就呼吸着这种又苦又咸的气味,用像缎子一样光滑的嘴唇嚼着,嘶叫着,感到嘴唇上既有风又有太阳的滋味。上面是低垂的顿河的天空,下面是亲爱的草原!到处蜿蜒着漫长的浅谷、干涸的溪涧和荒芜的红土深沟、残留着已被杂草遮没的一窠窠马蹄痕迹的广袤的羽茅草大草原,珍藏着哥萨克的光荣的古垒在神秘地沉默着……哥萨克永不褪色的鲜血灌溉的顿河草原啊,我要像儿子一样,恭恭敬敬地向你弯腰致敬,我要亲吻你那淡而无味的土地!

                            ——摘自【苏联】米·肖洛霍夫《静静的顿河》

 

                                                                                                                              兰花花

                                                                                               2010-8-11

 已同步至 兰花花的微博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1-12-1 15:20 , Processed in 0.025266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