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幼儿园大学(组诗)

已有 6209 次阅读2013-5-4 21:54 |个人分类:诗歌|系统分类:诗歌| 幼儿园, 大学

幼儿园大学(组诗)

 

一会儿

 

在教室趴一会儿

我就离开了尘世一会儿

 

又没能睡着:又一次事故

风凉凉地吹——

天气预报已经应验

新一轮冷空气就要到来

 

清明节,只有城市放假

可能天空也想

我能听到来自乡野的鞭炮声

还有人在山间敲击着锄头

 

风没有闲着,风到处乱窜

那些门窗,树叶一样翻动

教室里端坐着的人们

衣锦还乡是可能的啊

 

我也是他们中的一员

我也渴望与生活较劲

可我的语言还不够沉稳

还需要时间,不断地打磨

 

那些跳跃的鸟鸣哪里去了

我不就离开的一会儿

他们却也消失了吗?

这时,尘世空出了一节寂静

 

睡意的表情

 

天气冷了下来

衣服有睡意的表情

鸟鸣叫的声音很干脆

 

这是我喜欢的教室

靠窗的位置永远空着

轻微的翻书声能掀起一阵风

 

来到这里是惯性的生活

一本瞌睡的书,一支笔

一个手机,一页白纸

 

困倦会准时到来

梦的短暂如同落下的树叶

如同偶尔飘过的云朵

 

清明的雨

 

清明时下了很大的雨

声音敲打着窗台

给生活留出一丝缝隙

希望风能带来点儿什么

 

雨敲打着大地

冬天的雨还没有下完

初春的阳光显得娇羞,虚弱

桌面淤积着往事的尘埃

 

雨声渐次小了下去

我相信这是短暂的

这些岁月,一个又一个日子

把我的内心,已过得一贫如洗

 

躺在床上,任凭水向东流去

 

他们都不睡了

黑夜再没有对抗的意义

汽车穿过校园

风没能来到这个角落

轻微的话语撞击着墙壁

愁绪说不出来

你也没有更多的选择

只是躺在床上,任凭水向东流去

 

一种等待

 

一种等待是在等公交车

站在夜风里

盯着马路和对面的广告招牌

余光留在左方

车子过去,尘埃掀起短裙

你想着刚才的电话

友谊是一种等待的歉疚

无非是寒暄,无非是喝酒

一杯又一杯,话语苍白

最后还是等

人群散去,身体一片狼藉

 

大雨过后我从梦中醒来

 

大雨过后我从梦中醒来

并不觉得舒畅

寂静中有鸟鸣叫

我知道他在朗读哪一首诗

 

还是没有风

还是没有还给我足够的睡眠

被雨洗过的天空

空白的一大片时光

 

这些树木该舒畅了吧?

他们只是呆呆地出神

任凭鸟儿的叫唤

任凭行人从身旁匆匆走过

 

晚上,给一个兄弟送车票

 

晚风很大,一直在刮

人走了一批又一批

站在风中,短发被一只手抚摸

连同思绪,都是酥软的

 

风越来越大,行人渐少

有尘埃被刮了起来

有雨点掉入我的眼睛

一个塑料袋在地上开始奔跑

 

车一辆一辆地开过去

逛街的人也源源不断涌过

半个小时在风里流失

时间的河流没有一丝波浪

 

我还是原来的姿势

脚开始发麻,却不想坐下

我必须盯着前方的拐角

生怕风会刮走心头的一点什么

 

仿佛已是夏天

 

很久没来过这里

午后阳光慵懒

风有着绿茶的味道

 

南方初春,天气已闷热

树木开始从噩梦中醒来

被放弃的落叶,铺满草地

 

坐在湖边,风翻动流水

脚下的草地开始柔软

还有桃花开放,翻出的黄土

不久就会退回大地本身

 

我顺着草地躺下,光亮刺眼

鱼腥味夹杂在空气中

从记忆深处悄然飘来

仿佛已是夏天,仿佛躺在家乡的水库大坝上

 

放不下

 

放不下深夜

放不下难眠的灯光

放不下电脑

放不下的气温一点点回升

放不下的风已走出潮湿的阴影

 

放不下黎明的拍球声

放不下汽车开过留下的一波震动

放不下即将毕业的日子

放不下未完成的毕业设计

放不下一份可以糊口的工作的想象

 

南宁深夜的街头

 

走在南宁深夜的街头

雨从漆黑中滴落

路灯昏沉,行人稀少

秀灵路,状元坡大酒店

几个民工在街角吃盒饭

雨点很大,像你的脚步

尾随的声音消失在喧闹中

仿佛童年在夜晚穿过树林

阴深处,总藏有一些幽灵

 

阴天是不会再有了

 

风凉爽。身体困倦

海水拍击着脸

自然的电风扇

汹涌的浪,从看不见的远方

席卷而来

一波又一波。汗流了下来

 

头上的轰隆声

日复一日地抵抗

窗口的入侵者

树叶翻飞,大地摇晃

仿佛有股神秘的力量

却又在你的鼓掌之间

 

阴天是不会再有了

看这天空,升得那么高

最高处,一朵云正擦过那栋32层高楼的

眉头

 

 

幼儿园大学

 

早上下过了小雨

薄雾还没有散去

“今天是不会有阳光的了”

天空是一张预防近视的白纸

 

我在湖边写诗

荷叶在水中生长

羊蹄甲又开了几朵小花

像是蝴蝶停在女孩的头上

 

榕树的果子从高处落下

掉到我的文字里

惊散了——

一群正欢快觅食的鱼

 

汽车奔跑在寂静里

灰尘苏醒过来,随风乱窜

流行音乐穿过树林后

感伤也没能降低一点

 

孩子们在上课,在走动

在谈恋爱——

我在写诗,在看书,在清风里

禁不住,颤抖

 

只是想到湖边来坐着

 

只是想到湖边来坐着

生活那么空,在湖面一览无余

固定的道路,眼前的十字路口

人来车去,尘埃漫天惊飞

 

坐在这里,不可能看得更远

楼房。树木。湖水。陌生人

最远处,也不过是清晨六点

那个翻动垃圾桶的女清洁工

 

四月将在一个阴天里结束

场面低沉,风稀释闷热

好在有花在开,荷叶在生长

蛙鸣在深夜拱动着无眠的胸口

 

日复一日

 

气温降了下来:小秋天

一只牛蛙在深夜鸣叫

日复一日。只要是初春

足够深夜

“呱……呱……呱……”

音乐很美,四年的弹奏

真想问,这是同一只牛蛙吗?

 

这样的日子有雨,适合谈情

风很凉,季节重感冒

从宿舍进出,在记忆里挖掘

美好的部分还剩多少?

夜已深,牛蛙呼唤睡意

下铺在打电话,日复一日

山西方言,只有风听懂,只有牛蛙听懂

 

 

室内的气温降了一点

窗外,太阳依然热烈

天阴沉下来,烤炉烧得旺盛

本以为昨天会有一场大雨

甚至风暴。湖水会翻滚

可惜只有大风,一群恶鬼在夜晚呼号

 

中午从湖边走过

阳光的手指像按着了个打火机

小鱼浮在水面,追逐大风过后的寂静

漂浮的树叶,塑料袋和纸盒子

风推动着这些船只向岸边航行

像阳光推着我,前去熟悉的教室

 

我要去远方

 

是谁用鼓声敲击着天空

流行音乐。舞台。摇滚。欲望

下午的风很大,落叶凶猛

阳光在树荫之外,在水中

我在一棵榕树下,在书本中

湖水翻动,拍击着传统

 

捕鱼者撒网,丰收挂在脸上

陌生的方言在水面激荡

远道而来的货车,大卡车

破冰船一样切割校园

我要去远方,撑着语言的船只

跟着腥味的风,逃离此地

 

到了深夜就应该睡觉

 

到了深夜就应该睡觉

遗憾是没有关灯

一个日子树叶般掉落

他们还没睡。集体宿舍的容忍

国产电视剧,虚化的社会生活

赶潮流的人在深夜迷路

 

有人在做毕业设计,有人沉浸于游戏

有人徘徊在美梦的街头

没有风的夜里也清凉

雨匆匆走过白天,留下几处水洼

雨在明天的天气预报里

不可触摸的未来,细节飘散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9-18 16:57 , Processed in 0.030760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