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微克菲尔德的个人空间 https://www.poemlife.com/?62269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和李钢聊诗

热度 1已有 6855 次阅读2012-6-23 23:22 |个人分类:点评|系统分类:诗歌

 

按:李钢乃本人同学,年轻人,而非著名诗人李钢。

 

微克菲尔德 23:45:10
后面标红的这几首诗,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前面都可以很客观的呈现,可是一到后面情绪就来了,这就是不注意的结果。可是回头一想,若是没有了标红的部分,这还能成诗吗?明显它是少不得的,可是如何处理才会变得更好呢?从《致一个女人》中,我还是很难找出答案,仍需尝试。”

“我发现你若是有个对象来写的话能写得很好,像《与父书》《老花猫》《外公》,反而是以自己为对象时处理得不是很到位。”

 

很同意你的看法,我就是一直在寻找这种平衡,但写得多了才发现这会形成一种套路。处理这种类型的诗歌可以有多种选择,有一种最简单,就是“哲理化”,用大词,写成警句、格言的类型,这是目前较普遍的一种,尽管很多人否认,但这不可取。另一种是保持一般的情绪,像随笔一样写,没必要注意“主题”。我总觉得,情绪是必要的,如果没有,就变成单纯的风景诗,这已不是一首诗写作的初衷,但情绪太多,“表达”的意味又太浓了。

 

李刚 23:47:33
对,但哲理化介入得是不是过多了,这也值得体会一下。我觉得《与父书》《老花猫》《外公》这些诗主题很明显。特意哲理化于整首诗来说也未必好,如舒婷的“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不如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这虽是警句,可是这样写就把整首诗的气弄散啦,张力大减!若能聆听语言,不特意自然也会有哲理。特意哲理化,特意用大词等,特意就显得语言工具论。我觉得情绪是动力,方向还得我们自己把握。情绪不论多少都能让人陷入“表达”之中,只不过少的话,动力不足,你表达的欲望也就不是太强,自己也能控制住;若是多了,就会给人一种不吐不快之感。

 

微克菲尔德 23:48:20
是的,那些诗其实已经有一点“主题先行”的意思。我是抒发者,而不是自我“剖白”,这里面就有个难题,甚至心理的坎。写故乡,写校园,这些都是“主题”很明显的,因而出来乡土诗、校园诗等,一个不懂诗的人,他会深入诗歌背后寻找“主题”,寻找感动,这首诗表达了什么,而不是去体会语言的艺术,因而很容易在这些诗里找到可以“共鸣”的地方,尤其是较为口语的诗。

这里的诗,我想写“纯诗”(如果存在的话),也就是想体会和玩味语言,寻找一种语言的和谐之美,所以我特意打散“主题”。从我了解的情况看,很少有人欣赏这些诗,尤其在网络上,人们一窝蜂地去捧“哲理”、“主题”,但我总觉得“纯诗”才能体现出一个写作者要坚持和突破的“写作的难度”。

你对“情绪”的看法很贴近,但我还是觉得相对了点,二元对立,现在这也不是大问题,仍需我们去体会。

 

李刚23:50:20
其实就是说,故乡、底层和校园还是可以写的,只是随着思考的深入,写就会深入,因为那就是我们的生活。我们可以从中挖掘出更深的体会,这样写起来才不仅局限于故乡、底层。同情和悲悯应该是写作之后的事,写作时我们应该以平等的身份去体会你身边的人和事,相互尊重,不应俯视,也不必仰视,平视吧,我们就是其中之人,这样去体会就会更深刻。《算命》的导演徐童就这样说过,《算命》也是这样去拍的,导演与主人公始终处在相互交流的状态,导演融入主人公的生活之中,与他成为朋友,这样导演既能从一个知识分子的角度去思考,也能从一个最近接主人公的角度去思考。既没有高高在上,在活生生的事实面前又能汇入自己的思考。

同时,诗歌是不该要奔着主题去写的,诗歌更多的应该是呈现,有主题,线性也就太明显了。我认为诗歌的语言应该是透澈的,如镜面,其实里面什么也没有,可是当你站在它面前时,里面就有了你的样子,空故纳万物。写诗不是不断地往语言中装东西,反而是不断地剔除、清理语言中多余的事物,让其只剩下澄明的语言,此时的语言就是镜面。

 

微克菲尔德 23:52:09

对,同意你的看法。现在我已很少去写故乡和底层,尤其是那种刻意的“表达”,甚至是纯“校园”的东西,我都觉得是有问题的。“同情”和“悲悯”本身也是有问题的,你先是占据了制高点,然后俯视人间,诗人可不能是上帝啊。

话说回来,这些“主题”又是绕不过的,我们就生活在里面,也不是不可以写,而是考虑要怎么写。是不是“主题”必须“打散”掉?一首诗里其实可以包容更多,像李老师那样,没有“主题”,没有“思想”和“哲理”,有的只有“生活”,是感受,是体会,是语言,这些最基本的元素。

我这里的诗确实是“情绪”太多了,但是我写作的冲动确实来自“情绪”,所以我不想刻意去避开和排斥这些“情绪”,这些诗多是一种写作的需要,有“为写而写”的嫌疑,虽然不是状态很好时写的,但我觉得有可以玩味的地方,所以也就保留了下来。

 

李刚 23:55:28
不是“避开”和“排斥”的问题。前面已经说了,作为动力的情绪是有诱导性的,我们要做的应该是不要让自己被导向发泄的那个方面。“躲开”和“排斥”都不如利用明智,情绪也是一股气,若是一味地发泄,那就容易是整首诗所凝聚起来的去全部散去,无法凝聚形成张力。

你今年的诗跟以前的不同之处,正是你说的在于语言的玩味上,这方面的经验能谈谈吗?

 

微克菲尔德 0:01:08
“语言的玩味”不是单纯的“玩”语言,这里面有最基本的东西,之前张默师兄说我会“玩味语言”,说实话,那时我还不会,至少我还体会不到,可能只是一种无意识,但现在我体会到了,对于一个词,你不可能再麻木地使用,而是要回到最初的定义,或者是考虑它进入你的系统以后的表意,也就是质疑这些词现在的定位,这样来看的话,你就发现问题了,所有的词,语言,他的本意,文化意义,政治意义,社会意义,都是不同的,都是有问题的,而诗歌,应该让语言回到这些词语最初的定义,如《诗经》一般。当然这做起来很难,需要一点一滴地去积累,学会聆听和体会,久而久之就会有感觉。

 

李刚 0:01:52
嗯,最近我也注意到了这点。但有时还是无法避免,尤其是我们这个年纪,“玩”的成分多了一些,比如学写臧棣那样的诗,但又要警惕。

如何让语言回到最初的定义呢?词语最初的定义又是什么呢?你还得进行区分,没有区分,一个词语能做什么呢?“词语的断裂处,无物可存在”所谓的断裂应该是一个词语被孤立起来,与周围的词语没有了联系,构不成区分。所以建立一套区分系统是必要的,也就是说一首诗都是一个独立的区分系统。诗中的字词和句子的准确意义是由整首诗中的字词和句子的关系决定的,理解一首诗应该从字词的整体关系出发,才能理解其独特的含义。这话不记得是谁的啦,大致如此。

 

微克菲尔德 0:04:25
先不需要去想什么该警惕,现在我们才刚刚开始,你还不可能做到他那种程度。说是“玩”,其实你是玩不了的,你只是在建立自己的体系,词语库,感觉系统,敏感度,说“实验”可能更合适,各种可能性都应该去尝试,先不必警惕,而是要勇敢地迈出去,否则是无益的。

 

李刚 0:05:37

我们当然还达不到他那种程度,而只是慢慢建立自己的系统,一点点剔除和留存。

 

微克菲尔德 0:05:34

“感觉第一节写得有些乱啦,刚开始写时,感觉还不清晰,直到写到了后面才慢慢清晰,所以会乱,李老师说过从生活场景中提取诗意有时候很容易泥沙俱下。)”

呵呵,你知道吗,写这首诗,我只是想写,单纯的想“写”,也就是你说的,写着写着就会“清晰”了,其实就是“主题”自然就来了,“纯诗”对我来说,是很难的,所以还不到警惕的时候,而是要放开胆子去尝试,这样的诗,我自己也觉得不好,可我又觉得有可以保留和继续玩味的地方。

 

李刚

有道理,先放开可能效果会更好


微克菲尔德 0:08:29
“主题”和内容如果没有,我觉得一首诗但凭“语感”是进行不下去的,我在尝试那些“知识分子”类型的写作,但我感觉很难,除非是胡言乱语,否则我写不出他们的那种诗歌。

 

李刚 0:10:05
不是胡言乱语的,他们也是有自己的体系的,但我现在也拿不准。

 

微克菲尔德 0:10:31
我总觉得,那些词语、意象、句子,乃至整首诗,根本就进不了我的系统,这可能是西方的东西接触太少的缘故,也可能我对这些词语的文化范围了解不够,我也把握不准。

 

李刚 0:10:37
昨晚看了一下肖水的诗,也有你的那种感受。

 

微克菲尔德 0:11:23
你要说纯诗,他们那一路,倒是有一些纯诗,但年轻的一上来也学那一路,我觉得很扭曲,但我觉得他们可能比我们要会“玩”语言,“语感”很好,至于是否会聆听和体会语言,那还很难说。


李刚 0:12:5

肖水博客里的:

诗歌的“一切要从语言出发”,首先就意味着应该从纯粹作为语言元素的“词语”出发。词语是火药,也是火本身。词语引发句子,然后引发仍然作为纯粹语言元素的“句子群落”。在某种意义上,这些句子的生成并非是可控的,因为它主要依靠潜意识而非意识的主动。当这些句子作为一种语言结构已现雏形,并继而存在完善、修整后具备一首完整的“诗”的可能性的时候,意识才中途加入。是意识带动着诗歌在写作的后半程进行着语言与时代性之间的滑动,或者就索性使诗歌停留在语言的内部。这也就是说,纯正的、从语言出发的诗歌,它的引发并非是主观先设的,也不应该是主题优先的,它也绝非“时代性”与道德、利益的奴仆——它只能是语言的奴仆,是词的婴孩和驯化物。因此,诗人不该说“我要写什么”,不该说“我要写一首什么样的诗”,而要在写作中首先任词语的牵引与摆布。然而,在与词语的关系中,诗人并非是无能的。非但不是无能,而且在写作前后,诗人与词语的关系完全是倒置的。在写作之前,诗人通过长期的阅读、思考、嗅辨,像猎人一样先构它与整个词语王国的紧张而混沌的关系:诗人将拨开密林的遮蔽,偷偷地接近词语,捕捉和占有词语,并慢慢获得驯化词语及其群落、与之心心相通的能力。

我觉得还是和李老师提倡的“聆听语言”有差异的。他把写作分为前后期似乎更具体些。无意识和意识之间的转换真的能分开吗?若平时都能与词语心心相通啦,还有必要写诗吗?写诗的整个过程不就是他所说的写作的前期吗?写作之前,语言沦为诗人的奴隶,写作时,诗人反而成了语言的奴隶,这说得通吗?

 

微克菲尔德 0:14:14
我是怀疑,我们这样下去你会发现,我们的“视野”是会越来越小的,如果你不是有意去突围,你会发现,不久你就写不下去了,尤其是毕业离开校园之后,内心不再那么纯粹,诗歌便成了一种可有可无的东西,当然诗歌本来也就是这样,但是,我们沉浸在诗歌里那么久,即使进步不大,但也不能滑入那种狭隘的深渊。

 

注:根据QQ上的聊天整理而得,其中有补充和改动的地方。

 

 

生命之轻

有一场大雨要来。五月的黄昏

一个人从生活里出走

他的疲惫是南宁低矮的天空

穿过芒果树的道路,雨

在湖面留下了印迹

风吹过树梢,吹过脊背和行人

风穿过胸口,穿过内心

树叶已躺在地上,没有思想

眼睛收回现实,疼痛消失

找一个避雨之地,藏起感冒

雨还是没下,难道他只是过客?

那个人躺在大地,和一片落叶平行

他才知道,生命如此之轻

5.19

大病初愈

大病初愈。不敢轻举妄动

凉风之夜,人们早早睡觉

躺在床上,却忘不了自己

我想起一些散落的朋友

那些童年一般美好的经历

他们都消失了,草一样在草地上生长

我想起他们,只是因为想起自己

但都失踪了,梦一样不可寻找

大病初愈,闷热归来

仿佛我躺在记忆的旅馆里

七块钱就可以打发一个夜晚

但仍失眠。我总是那么被动,依赖

其实我不属于那样的生活

太接近兄弟,太靠近世俗

我不得不去远方,故乡一样远的远方

5.16

致一个女人

她是大姐还是阿姨?

她的热情超过季节的温差

我的羞涩是五月的荷花盛开

是清澈的流水融入池塘

此时我正坐在湖边

荷叶在阳光下生长

拍照者不知道花开的惊喜

他们想留住美,留住短暂的感触

就像青涩的芒果在枝头闪光

就像荷叶在夕阳下谦卑垂首

这时没有风,绿茶并不可口

可我是那样的不安

像树叶在高处将要落下

一个女人从我的眼前走过

一张荷叶感动得浑身颤抖

(这是里面我最喜欢的一首,把他放在中间主要是想做个对比,这首诗前后的两首都笼罩着比较浓的情绪,而这首则能很冷静地道来,一点点鲜活地呈现当时的情景而不为情绪笼罩,把那个感觉和情境结合得很好,读到这首诗时我也有了一种“花开的惊喜”的感觉,淡淡地书写,意味却值得不断地玩味,总觉得这个感觉真独特,且能很好的呈现。)

5.28

走出自己

从午后醒来,跌落在湖底

“不该睡这一觉”

一个漫长如荷叶生长的雨季

路上有很大的风

落叶迷失了自己

湖水已高出日常的位置

恢复消失的散步

一棵树行走在园子里

他没有方向,意义如大风

被压抑着的枝头,悬挂着一颗

闪光的芒果

困守于黑暗中,语言如落叶死去

走出自己总是艰难

等待的夕阳却只会暗淡下去

(后面标红的这几首诗,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前面都可以很客观的呈现,可是一到后面情绪就来啦,这就是不注意的结果。可是回头一想,若是没有了标红的部分,这还能成诗吗?明显它是少不得的,可是如何处理才会变得更好呢?从《致一个女人》中,我还是很难找出答案,仍需尝试。)

5.26

雨点敲打着深夜的空洞

冲动的雨下个不停

瞌睡的头发躺在潮湿里

你在电脑前坐着

有人还在看书

还不能关灯

雨点敲打着树叶

声音敲打着地板

你躺在记忆里

硬板床

雨点敲打着你的胸口

(雨点敲打着深夜的空洞)(去掉)

5.23

夜晚

夜很热。夜还在感冒

夜晚是一篇散文,毕业随笔

夜晚有很多虚荣和做作的部分

比如窗外,还有人在足球场上

走在路上的,多是醉鬼

足球场上,除了情侣

还有三个小诗人

(感觉第一节写得有些乱啦,刚开始写时,感觉还不清晰,直到写到了后面才慢慢清晰,所以会乱,李老师说过从生活场景中提取诗意有时候很容易泥沙俱下。)

夜晚是从失眠开始的

尤其是写诗以后,夜晚的动静特别多

不是磨牙,就是梦话

也有不合时宜的梦游者

有汽车开过胸口,雷声从天花板跌落

在卫生间里,变成水滴

其实夜晚根本没有什么风景,不信

你可以想象,但你跃出围墙

夜晚就丰富多了

夜宵摊,钟点房,按摩院

夜晚本来就属于梦境,可你一越轨

夜晚就像白天一样没有秘密

5.18

总之,两个问题:泥沙俱下如何避免、情绪的掌控。这两个问题都有一个共同之处:能迷惑人。若能从生活场景中,从感觉中暂时离开,可能会更好。可是我觉得,这还得靠写作的经验来解决,找到适合自己的写作经验才是最有效的解决方法。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海上鸥 2013-5-5 00:27
可以这样的研究探讨,真是幸福!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2-18 17:19 , Processed in 0.028603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