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袁魁2013年作品 —— 《人证》(一)

热度 1已有 25562 次阅读2013-4-7 16:26 |系统分类:诗歌| , 女士, 金黄色, 屋大维, 小胡子

  袁魁2013年作品
  
  
  
  ◎ 和一位优雅的女士品味小麦芽之余
  
  坐下来聊一聊,女士,我有一大杯啤酒,可以助兴
  可惜你不是青蛙,不能对着窗外呱呱,味道不错是吧
  正宗的小麦,最好的工艺,拉出金黄色的大肠杆菌,别挑刺
  朋友,在这美妙的下午,清洁工们穿过下一条马路
  就会丢下清脆的苞谷,别挑,他们就要高潮了
  不要跟我说体温,打开你的传感器
  将频率调到94.7兆赫,我将给你带来一大段肚皮舞
  很熟悉吧,哦,我听到了你肚皮抖动的声音
  不要停下来,在下一段广告插入之前,苏丹会牵着一群荷斯兰奶牛进场
  而你当着我的面,脱下水晶鞋,露出乳白的脚踝,以示区别
  
  
  
  ◎ 摇一摇,泡一泡,舔一舔
  
  慢慢前进,有太多的风景,需要浏览,手风琴的骨头散了
  有时间帮我装上去,亲爱的,我会给你钱的
  不要冷落它,这蓝色的滑盖,水蛇穿梭,铁丝开花
  哦,你不要吐舌,气息柔和些,对我们有好处
  屋大维死了,不会再颁布那些讨厌的法令了
  我听见霍兰色的樱草,在脚下缠绕
  她们长着小胡子,和我调皮
  你不要误会,我们只是互致问候,在两只老山羊之间
  她们说着塞尔维亚语,而我动手动脚,忽大忽小
  
  
  
  ◎  和喜爱的人骑着丹顶鹤穿过扬州三月烟花南
  
  不要哭泣,亲爱的,我不是顾城,更不是海子,没有漂亮的云朵和亚洲铜
  我努力地在你胯下,钻来钻去,做鬼脸,扮灰太狼,只为你开心
  让那些虚伪的人见鬼去吧,的确,他们真的滚蛋了
  恶毒如我,我不会杀人,更不会自杀
  而我将会告诉你,宝宝,那都是些狂热的虚荣
  和元首一样,做着美妙的梦,我不会和你说这些
  否则我也将丧心病狂,而我一直在努力地,和你说些体己话
  你说你想养只猫,我赞成,不过,我更喜欢狗狗
  瞧它们风流样,插来插去的,就像宋朝的公子
  穿过小桥流水人家,从没戴过套
  
  
  
  ◎  恐惧就是条狗
  
  在四月,纸鸢翻飞,而我一人来到这里,恐惧就像条狗,追着你不放
  它随时会将我撕裂,和撕开一张卫生纸一样简单,而它只是旁观
  什么也不说,也不知道它的模样,或许它和我一样
  绑着绷带,脸色阴沉,手指着水面
  当我丢一粒石子,它会以其落水点为圆心,缓缓向四周扩散
  直到我累了,它才逐渐恢复平静,恍若恢复本来面目
  
  
  
  ◎  移花接木并非你我的本能
  
  我的身边,住满了穿制服的人,他们对我说欢迎光临,有的说注意行车安全
  还有的说先生,请出示你的证件,我一面低头,一面掏着相关证件
  可我的荷包里只有一些毛票,硬币,软木塞,还有一截断指
  我夹出它来,这是什么,他问,我的指头,他拿过来
  随手一扔,我看是狗骨头吧,他笑着甩甩头
  一条狗从巷子里撺掇出来,衔着我的指头,如获至宝
  先生,请出示你的证件,我给你了啊,可你把它丢给了狗
  好,跟我走一趟,我说去哪,去验明你的真实身份
  我不敢违抗,只得跟在他的身后,且不由自主地伸出另一只手
  不禁担心起来,谁知道下一刻,它还会长在什么身上
  
  
  
  ◎  危险物体,请避免接触
  
  对于H7N9,我说对此没一点兴趣,那是假的,有人戴上口罩
  说话含糊不清,比如鸟,是咬,还是表,我也分不清
  而它们从空中飞过,芜湖到呼伦贝尔
  估计有几千里吧,它们戴口罩吗,这是个好问题
  谁也不敢肯定,包括它们的性取向
  而他们张大嘴巴,吸入过滤气体,呼出二氧化碳
  这是一个明显的置换过程,而我处在其间,自由转换
  并不时抚摸自己的头,致以最亲切的问候,H7N9,你好
  
  
  
  ◎  金鱼缸外的小浪莎
  
  神山离这不远,有时间我带你去转转,踏踏青,看满目的葱茏
  笼子里呆太久了,对人不好,对动物也是,金鱼就别带了
  有生命危险,而它们张大眼珠,看也不看我们
  也好,你说,我想穿裙子,为什么不呢
  好久没看见你穿裙子了,当你弯下腰
  背对着我,钻进裙子里的时候,就像条小银鱼
  哦,我要把你再扒出来,亲爱的,裙子太长了,你我当赤诚相待,血肉相连
  
  
  
  ◎  我看见的不是那个再别康桥中的小蘑菇
  
  骑小马跳花布舞,穿过乡村和花街,兔子安与汤姆妞向你打招呼
  乡间小径密布的红蘑菇啊,亮晶晶的闪,老爷爷已经累了
  躺在床上听见了你的笑,哦,小姑娘,你这是去哪
  你不吱声,舞着红手绢的小手,白嫩嫩地飘
  而这不过是场晚宴,小姑娘的你就是厨娘
  还需要些骨头,一些蝌蚪的肺啊
  而撅着屁股的小姑娘啊,你可能发见
  不远处的绿青蛙啊,正等着你轻轻的手,剥去它们的皮
  
  
  
  ◎  这绝对不是一种固定术
  
  金属在外太空爆裂,中美各自亮肌肉,J胖子,你要好好把握
  不要错过了统一大业啊,统一大业,我看见了你的微笑
  挂在唇边,我看见了你的夫人,端庄极了,哦
  就让我们共舞一曲探戈,看优雅的白天鹅发神经
  在四月的湖面打着转,看奥黑子正抓着胸脯上的毛
  而牵牛花在准备,把漂亮的脸对向观众,可惜了你的腰
  过于纤细,啊,J胖子,你要表演什么,转呼啦圈,一圈二圈
  小蜜蜂去了趟美利坚,而大黄蜂即将来袭,J胖子你得抓紧点
  地球转得太快了,而你太轻了,在下一个黑夜来临之际
  J夫人将把你放上床,给你施以古老的安慰,哦呼啦
  
  
  
  ◎  测声仪在中央公园的现实意义
  
  这里是中央公园,有人在投纸飞机,他们发出清脆的声音
  迪迪迪,环绕我的耳边,我力图把时间放慢
  分析它的音长及波段,有蜜蜂嗡嗡
  像女人的嘴,我有些烦,掏出一根针
  对着一个扎羊角辫的小女孩,暗念一声,po
  
  
  
  ◎  第一百零一次自由的落体
  
  我每天都照镜子,摸摸自己的脸,看看它是不是又变老了一点
  洗脸的时候,我也会摸摸自己的脸,多半有一些凉
  路过公园,我又摸了摸它,我知道,它迟早会坠
  落下来,在水边,或林间
  而我则稀里糊涂地,在潘安的屋顶,跳来跳去
  
  
  
  ◎  一个老二逼青年的苦难史
  
  晚上六七点,他总要到公园门口溜溜狗,那有一群人和狗
  只有在这时候,他才不觉得生活无聊,难以打发
  关键得有货,比如看狗交配,互相咬尾巴
  如果没有你,我会杀人,或被人杀
  反正都是死,怎么死也无所谓了,他掏了掏狗头
  而它望了望他,伸长舌头,安静的把爪子收了进去
  
  
  
  ◎  阿尔法粒子的半衰期研究三
  
  要学会细嚼慢咽,骑车也是,慢慢地骑,说话的时候,要慢条斯理
  不管怎样,我要缓慢前进,就像我的手,因为速度太快而折了
  我要吸取教训,慢慢地穿过花园,就像一头蜗牛
  在这明媚的春光下,不停地分泌我的黏液
  张大我的触角,哦,亲爱的,你的皮下
  有密布的虫眼,像一片明亮的树叶,被我慢慢消化
  
  
  
  ◎  当伏尔加静静地穿过盛开在四月的鸢尾花
  
  不要反抗,不要挣扎,不要嚣鸣,就和那大街上晃悠的劣质音响一样
  而它们穿过细碎的法国梧桐,穿过建筑工地,也穿过我的耳膜
  绿幽幽地闪着蓝光,哦,这并不矛盾,当枪口对向自己
  当子弹即将穿过我的脑袋,Peng,你说,还可以更响一点
  
  
  
  ◎  淳良里47号
  
  空酒瓶能做什么,盛醋打酱油装劣质酒冒充二锅头,而我什么都不做
  就让它空着,搁窗台上,我知道它的空虚,连蜘蛛也不碰它
  它太滑了,而我还有许多事要做,还要去二路车站
  接小美,她刚从医院里出来,还很虚弱
  我扶着她走到淳良里,她问,K,今天星期几
  礼拜五,我说,她望望我,笑了笑,我突然有点后悔
  没有把花插进空酒瓶里,我想让她知道,她不在的日子,我起的一些变化
  
  
  
  ◎  现实只能让我恒久的悲伤
  
  亲爱的,有空我带你去钱塘江看大潮去,我会说许多笑话给你听
  比如那个跳桥的傻B,他说我要征服你,便在水中翻了几下
  彻底消失了,这是个例,事实上,我们都太小心了
  就像昨晚的套,我都说我戴上了,你不信
  非要用手摸一摸,这可不好,亲爱的
  再慢一秒,我就真的硬不起来了
  
  
  
  ◎  汀棠公园地块正式招商中
  
  去水边坐坐吧,你说,而周围都是废墟,你从断瓦上站起来,拉着我的手
  春光是多么明媚啊,夹竹桃也已开了,柳条插在水里,多好啊,你说
  是啊,多好,我翻开一块砖头,一些爬虫卷了上来,翻开另一块
  还是它们,多有趣啊,我轻轻把砖头阖上去,和原来一样
  这不过是个插曲,亲爱的,我会继续陪你
  看平静的湖面,就像看镜中的你
  而你轻轻分开水面,没了进去,而湖面晃了晃,又恢复了平静,多好啊
  
  
  
  ◎  叠影综合症的临床症状
  
  我常在超市门口发呆,什么都记不起来,人们把我推来推去
  好像我从没存在,只是一扇门,我就这样站着
  有孩子玩着直升飞机,而它在我的头顶盘旋
  挥之不去的阴影,让我惊恐,你为什么站在这里
  孩子终于发现我了,我也不知道,我说,我什么都记不得了
  他不说话了,也不再看我,动了动操纵杆,飞机轻轻的
  从我头顶飘过,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我闭上了眼睛
  而它依然在我的眼前悬浮着,一动不动,为什么
  我张开眼睛,再阖上,它还在那,悠悠地悬着,好似没有我
  
  
  
  ◎  爆裂的不只是波士顿
  
  当子弹从枪口射出,当她从空中坠落,当石块从山顶滑下
  当我走出墓园,我听见了你们的歌声,缓缓升起
  而我知道这不是真的,否则我会听到
  世上只有妈妈好,夹杂一大片,刺耳的蛙声
  
  
  
  ◎  陶渊明若来雅安会不会已醉得不省人事
  
  当地震来了,我会缩在墙角,抱好头,这个是常识
  但我还会闭上眼睛,可能身体伴有轻微的抖动
  和窗台上的空酒瓶一样,它也抖得厉害
  我得保持好平衡,不能像它一样,毫无变化,而我还要活下去
  好排出更多的空酒瓶,我更紧的卷起来
  等待更大的抖动,而窗外的桃花,已近尾声
  
  
  
  ◎  杯弓蛇影的历史意义在当下生活中的现实反映
  
  我曾经有一块花山谜窟带来的石头,白而瘦,把在手头有玉的温润
  捡起它的时候,它正躺在一大滩的石头中,平淡无奇
  有时候我会把它放在床头,有时候搁玻璃杯里
  放一点水,浅浅地没着,就当金鱼养儿
  第三次搬家时,它被我弄丢了,当时没想起来
  直到有一天,女儿跑来问我,爸爸,你的石头呢
  我恍然不知所措,摸着女儿的头,原来,它不只搁在我的杯里
  
  
  
  ◎  最后的夏天
  
  那年夏末,你我同游后山,光线炽烈,而我俩躲在马尾松下
  贴着耳朵说话,你说起清朝的长袍,而我只想咬你的乳房
  那温嫩的小丘,当我噙着你的乳头,不远的山下
  传来旋转木马的笑声,夹着你的呻吟
  当你闭上了眼睛,只一刹那,我就进入你的体内
  而山外的街衢,依旧那么得空旷,背有微颤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窗户 2013-4-10 22:05
继续,问候兄
回复 袁魁 2013-4-11 13:17
窗户: 继续,问候兄
问候窗户,在这明媚的阳光下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2-1-21 04:36 , Processed in 0.026887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