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鲁迅,请告诉我怎样回答一个孩子的问题

已有 11 次阅读2020-2-8 14:44 |系统分类:诗歌| 刘频, 诗歌

给我一座卡桑德拉大桥


给我一座卡桑德拉大桥
给我索菲娅·罗兰的美,照亮我的
疫病,和脆弱的心
让火车摁住我的心跳
驶过一个警察长长的皮带
一列火车和沿途在恐慌的时候
我只剩下爱,去感染那个孩子
这次,火车不是驶向斯特哥尔摩
是驶向武汉
在咔嚓咔嚓的声音里,我剪下的一截
是不带病毒的泪水

鲁迅,请告诉我怎样回答一个孩子的问题
       ——李文亮未出生的遗腹子
               
 这是一个时代悲情的遗腹子
先生
他还在怀孕的母亲腹中安睡
我流着泪祈愿他顺利出生,长大
但是
我又很担心这个孩子开始懂事时
他会仰起纯稚的脸
要我给他讲述他死去的父亲
——一个吹哨者的故事
先生
我是否可以如实地说
当那声良心的哨音鸣响的时候
我和大多数人一样
只是一个麻木的沉睡者
甚至,当那缕悲怆的尾音被摁住时
我还在假装睡着,像一只为了苟活的
鸵鸟,在声音的沙漠里埋下了头
先生
当那枚红手印开始流血的时候
我也只是嘴唇嗫嚅着,欲言又止
并开始准备赞美的言辞
请告诉我
那时,我仅仅是沉睡者,还是一个帮凶
是的,我像一条无辜的谣言一样活着
作为一个羞耻的幸存者
我怎样回答一个真理的死亡问题
先生,我是否还是那样回答——
啊呀!这孩子呵!您瞧!那么……。阿唷!哈哈!

羞愧

如果我是一个确诊患者
我就会,为前些天写出的诗感到羞愧
那些赞美的文字,空洞,高调
是如此可疑,像陌生人一样
如果我是一个确诊患者
请原谅,想到的还不是武汉
不是口罩里的故事
我想到的是我和我的亲人
想到他们的哀伤和苦难
在死亡边缘,我难过,流泪
甚至没有机会为他们交代后事
我特别感到羞愧的是
我的爱缩小成一滴眼泪,一滴药水
一张病床,就是我的祖国和亲人
“体温终于降下来了!”
那个女医生好听的声音
才是最温暖和有力的一句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5-31 13:45 , Processed in 0.029702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