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参加一个坏人的葬礼

已有 76 次阅读2018-5-24 16:07 |系统分类:诗歌

参加一个坏人的葬礼

我想不到
给一个坏人送葬的队伍是如此
浩浩荡荡,有如一条黑色的大河
悲伤像巨大的蜈蚣,爬过田野和山岭
一个死去的坏人,他的魂灵
仍然像穿透乌云的强烈阳光
笔直地投射在南方起伏的丘陵
我想不到
一个死去的坏人,在棺材里换好了鞋子
他把丢弃的一双双旧鞋子
继续穿在了送葬人的脚上
我也想不到
作为一个旁观者,开始我侧目,愤怒
最后,我竟然会情不自禁地
加入了这送葬队伍的滚滚洪流
我像抬棺人一样,庄严肃穆
随大伙儿缓缓走向山那边的墓地


在活火山公园

上次火山喷发
距今有七千多年了
现在,在这座活火山上
到处是拍照的人
到处是大声的说笑
三只热气球飞过了火山顶
有人一定看见了远处的大海
两个沉溺于婚外恋的情人
还在草地上放肆地调情
我玩累了,坐在木凳子上
用手机写诗,最后一句是——
“生活太大了,我抱不过来”
在火山脚下,一个家伙
架着相机,他天天在等着
火山喷发的那一刻


向104岁的老祖母致敬

做白内障手术前
人民医院的麻醉师
给祖母注射了
局部麻醉针液
在手术床上,104岁的老祖母
喊着,骂着老家的脏话
她不能容忍一个医院
以人民的名义
把她的手脚捆绑起来
然后动刀
在半昏迷半清醒之间
她拼力晃动着枯老的身子
那种嘎嘎的声音
那种本能反抗的声音
至今,令我感到羞愧
多少年来
我被现实的绳索紧紧捆绑着
而我
缺乏祖母的反抗遗传基因
我在被捆绑中早已习以为常
那捆绑我的绳索
勒进肉里
俨然融为了我身体的一部分


在燕山上

在燕山上
白云丈量着一只蚂蚁的脚步
大好河山,被史书反读成山河好大
我的亲人还在青铜里反复争夺功名
落日里,有三千匹马的爱与恨
我爱的那个人,她的热血早已玉化
当滚滚奔雷把叛将的头颅斩落
在春夜喜雨里
一个哑巴居然喊出来——
谁能看见祖国山川内心的美
谁才有资格去死!      


请还给我一棵玉米

请还给我一棵玉米
一棵,没有化肥侵害的玉米
一棵,没有喷洒农药的玉米
一棵,拒绝鬼子转基因的玉米
一棵,不镶金牙,也不日夜咬牙切齿的
玉米
我要讨回的那一棵玉米
像我十一岁的样子,一个傻乎乎的乡村少年
质朴生长自然生长的样子
在傍晚,在炊烟扯乱的乡愁里
那是,一步步跟着暮霭回家的玉米


天鹅

这群黑天鹅,白天鹅
如此黑白分明
它们跟鹅的区别
在于
从不曲项向天歌
它们低着头
在污水里,也坚持清洗羽毛


第一列开往伊朗的中国火车

嘘,别担心
第一列开往伊朗的中国火车
装的不是军火,而是1150吨
中国巴彦淖尔的葵花籽

当火车抵达德黑兰时,哦
亲爱的伊朗人民,他们有福了
他们可以像我一样,在晚风里
一边看书一边闲嗑着瓜子
来自中国大草原的葵瓜子
有着青草和牛奶的气息

当这列火车返回中国时
我希望它空空的车皮,只装回一部
我早就想看的伊朗电影,名字叫
《橄榄树下的情人》


漏雨的教堂

雨好大
在大雨到来之前
维修教堂的工人
像基督走下十字架一样
走下了脚手架
在漏雨的教堂里
张玉山牧师
撑着雨伞还在坚持讲道
今天,在大雨中
讲的是出埃及记19章第6节
我的爱人脸色苍白
像一个幸福的受难者
和其他人一样
撑着雨伞在凝神聆听
教堂里有那么多安静的雨伞
看上去
就像一座座教堂的穹顶
雨声从教堂的缝隙滴下来
那是,神的声音


敌人

敌人
终于被我一枪击毙
他死时还紧握的手枪
正是
我早年丢失的那把


草泥马

老虎一叫,庙堂顷刻有倒水声
四阿哥骑一匹草泥马跑来
前朝的锦衣卫拽紧鼠标
要夕阳下,再下
直到落草的人被草埋了
朱砂御批批下三个字
——“知道了”
我草泥马的四阿哥啊
在狗年
我按住虎口,不让十二只老虎
生出来
河山好大,是四阿哥的草泥马
坐老虎的镜子


狗年

今年
轮到汪汪坐庄
普天下一片犬吠之声
此起彼伏,遥相呼应
在风中我分辨得出
那最疯狂的声音
分明是人在装狗叫
放眼望去
一群群进化成狼的狗
浩浩荡荡
追赶着躲进云里的月亮
今年
我注定要与狗为伍
出门可得当心了
要随身携带
打狗棍,或者狂犬疫苗
从狗年的第一天起
我就一直摁住虎口
不敢让一匹老虎跳出来


两个刘频

整整三年了
我还在惦记着我在北京丢失的那张身份证
我感到惴惴不安
就像一个守法的公民丢失了法律

在如坐针毡的日子里
我总在猜想那个拾到我身份证的京腔片子
大约也是单眼皮,小眼睛
他揣着我的身份证沿着大街和胡同
四下张望,走走停停
在背风处点一支烟,随时准备下手

这个假冒的刘频
干着我想干而不敢干的坏事
把我平日里心中的恶念
像放气球一样五彩缤纷地放出来

有时,他学我装出很斯文的样子
在不同场合里,娴熟地用文化来作秀
把内心的阴暗打磨得精致,光亮
而他把所做的坏事,统统算到我的头上

整整三年来,这个冒牌货的刘频
在几千里以外的北京
用一种新的活法,替我重新活了一回
我惊恐地想,如果这个家伙也会写诗
他几乎就可以做我的替身


一本1948年的《马太福音》

在孔夫子旧书网里
我看见一本《马太福音》
扉页上有三行毛笔字

——张贵珍女士受洗纪念
——基督教堂敬赠
——1948年10月3日

我好奇地猜想
在战乱时代一间安静的教堂里
一个名叫张贵珍的女人
在受洗之后,沐浴着上帝之光
一定很美

我很想知道 
这个在十字架影子里消失的
张贵珍
从教堂出来后
她一路去了哪里
她最后,是否听到了神的福音

一本从张贵珍手中辗转而来的
《马太福音》,售价500元
那个网商在线上像布道一样劝导我
——这绝对是珍品,值!


春天里

春天来了
芹菜美好
一拨拨的好人
进山烧香了
留下一个坏人
在祠堂里写检讨


为人民服务

1975年冬夜
在张玉娇家里的煤油灯下
七个小学四年级的孩子
在学习毛主席的《为人民服务》
张思德的炭火,从遥远的陕北
把学《毛选》小组这几个孩子的眼睛
映照得像炭火一样发亮

在张玉娇夸张的领读里
我们齐整整地诵读着——
“但是我们想到人民的利益
想到大多数人民的痛苦
我们为人民而死
就是死得其所”
七个孩子的声音,赶走了呼呼的北风

那一次,晚上九点钟
张玉娇的爸爸从公社的鱼塘回来了
我们很拘束地站起来打招呼——
“叔叔辛苦了”
他瞅了瞅我们,摆摆手说——
“不辛苦,为人民服务”
后来,当这个渔业社主任被揭发
我们才知道
每次巡鱼塘回来
在他那个印有”为人民服务”的挎包里
总是藏着几条鱼塘浮起的死鱼

很多年过去了
想起那盏煤油灯,想起《为人民服务》
我们都打趣着张玉娇,这个身家上千万的张总
怪不得她那时那么胖,脸色那么红润
张玉娇咯咯笑起来
她说她安排了60个人就业,这也是
为人民服务


下刀,从脖子开始
       ——在档案馆看到一个女军统的交代材料

杀鸡,杀羊,杀牛,包括杀人
等等
都是从一只脖子开始的
从那里下手,最好
血注从刀口飞出,最美
如果是一只精致白皙细嫩的脖子
那更是,深受一把刀的欢迎
从脑袋和肩膀之间下刀
虽然很残酷,但十分有效
蔡莲芸,这个军统老牌女特务
在档案馆,我看到她的交代材料
这个放下屠刀的女魔头
在她1951年的水笔字里
依然散发出浓重的杀气
据说,1999年夏天她临终时
脖子上还围着一条长围巾


对一张报纸的测谎

他们搬来升级版的测谎仪
用最先进的技术手段
对一张权威性报纸进行测谎
他们从最可疑的文字下手
但报纸上那些新闻和社论
那些政客的讲话和外交辞令
像真理一样镇定自若
竟然没漏出一丝破绽


被下了手枪的切.格瓦拉

我的眼睛有点左倾
所以我喜欢古巴
喜欢卡斯特罗
一枝大雪茄冒出的浓烟
是一列老式火车
有节奏地奔跑
是我悲情的胡子在
继续燃烧

甘蔗
被一个阶级的理想压榨
是糖,还是一滴凝固的眼泪
我带烟草味的帽子
还在快乐地飞啊
飞过了南美,亚洲
和东欧旧时代的上层建筑
一本职业革命家的日记
在跟那个模特碰杯的声音里
不小心滑落了下来

是的
我是被下了手枪的切.格瓦拉
在电梯里
我要和议员们一起赶去开会
但他们不知道
我口袋里还私藏有几粒子弹
那时,帝国大厦一片雾霾
有几粒生锈的玉米
在报纸的左下角悄悄发芽


白云

白云是我的前生,也是我的来世
最现实的那一朵
落到一张四尺宣纸上
让我的今生锁定在白纸黑字

在我的清水里,白云是白的
在我的污水里,白云也是白的
白云挖出我的骨头,叫做白骨

在浩浩荡荡送葬的队伍里
系在我腰间那块古老的孝布
是白云做的。我一路哭着
对爱恨交加的世间,依然满怀深情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5-31 15:24 , Processed in 0.030707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