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中药箱171《狐》、172《鸢尾》、173《丝瓜》、174《过江龙》、175《云母》 ...

已有 994 次阅读2016-7-9 21:46 |系统分类:诗歌

171《狐》

剥下的狐皮,长到她身上
白刀进红刀出的时候
他有种预兆,剥皮那阵
他的手在颤抖,抖得厉害
好像他不是专业杀狐的屠户一样。
媚,媚力十足,四射
她就化灰,他也还认得
那是上辈子的事
那时他一介书生
只因和她一腿,他看见刀
在自己身上白刀进红刀出
可怜一介书生
秀才未中就一命呜呼了。
是夜,他构思自己一万种死法
包括他杀狐时每只狐的死法



172《鸢尾》

被一只金铃子带去散步
春风暧昧,到底虫带人走
还是人带虫飞呢?
远山沉在水中不语
云行得很慢
我们腾在上面
手掌蓝色的灯盏
与照面的鱼儿相问路
鱼儿寻找刚丢失的波纹
而我找寻经年的指纹
只有小虫漫不经心
拿出手机,偶尔拍我
偶尔拍云,偶尔自拍



173《丝瓜》

丝瓜的编钟响起
突然有赶考京城的强烈意愿
现在,以书生还是书僮身份呢?
命运还是把我编入书僮
赴往京城途中,我为先生
在一棵枫香树下钻木取火。
丝瓜的编钟再度响起
先生后来中了,要往北方
任县令一职,而我阴差阳错
要往南方,坐上只掏空的南瓜
我往南方去,天空飘落细雨
许多年来,雨丝不停息
丝瓜的钟声,一而再地响起
我与先生,天南地北之隔
音信皆无相见也恐陌路



174《过江龙》

雨潇潇,不肯停歇
人在春江,思念花月
河对岸陶笛的夜曲隐约
这么多年我手足湿痹麻木不仁
陶笛悠扬,唤出体内湿气
筋骨的疼痛消减许多
骨笛在怀,掏出
奏起安魂曲,曲终人寂
夜静春山空,为何不闻陶笛?
江水流韵,陶笛声再起
抑扬顿挫的安魂曲
明月弄清影
河岸花儿,酝酿着开放



175《云母》

葫芦丝依稀挂在梦中
飘风拂动系住的中国结
故园依旧在,今又动芳菲
一切看在眼里
无奈的是,他肌肤如死
久服的云母擦亮双眼
让他身轻如云,轻轻地
即可往返彩云之南
彩云归,彩云归
何日他作彩云归?
金孔雀与金凤凰不停飞舞
葫芦丝还是挂在梦中
风卷珠帘,再卷起丝竹上
那红红的中国结
彩云之南的女子,荡在秋千上
是他多年前的梦中情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2-8-20 00:35 , Processed in 0.024554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