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2011年同题玩乐

已有 10320 次阅读2013-3-28 07:06 |系统分类:诗歌

■寻香(一指论坛)

 

1、寻香

 

老爷子骂他不长进,不能闻到一点腥。象猫,望着吊钩上的鱼

放着绿光的眼球贼溜溜地转。夏小四醉了酒

骂老爷子老不死、多管闲事、碍事

小生这是风流倜傥,满腹经纶,诗意一点

这不叫沾腥惹臊叫寻香……呲着黑牙

得意地舔舔唇,一副酒透饭饱心满意足的样子

他让我想起了我家那只老狸猫

因偷吃邻家的肉,被邻家的男人硬生生地摔死了……

寻香?死法古典而浪漫。夏小四拿捏着

公鸭嗓,学独身的老姐唱道:望着一片天,只感到情怀乱

我的心似小木船……

 

2、青梅

 

总觉得她清瘦,太骨感,不丰满,让人摸着也硌手

或者说不熟,青涩,酸溜溜的倒牙

只到有一天风流老手何哥指着一个女子

悄悄地告诉我看走样她可能有身了

谁?赵春梅呀。靠,赵春梅呀,以直以为有一个

叫赵青梅的。我只是在名册上和她的人相对应

“赵青梅”,她有着玲珑的身段。1984年春末多雨,杏花、泡桐花、槐花

似乎都有一股及早的

腐败味

 

3、江湖

 

夏小四约我去周瞎子泡吃鱼。周瞎子泡本是荒泡

仗着其姑父是镇长,夏小六承包了

养鱼。周围拉上了铁网并扯了

三根高压线,岸边及水面上各有

数目不等的白炽灯。夏小四第二天不解地问我:

吃了鱼醉了酒,为啥还翻来覆去地骂洒家坏了江湖上的规矩

俺直筒子,你明白地告诉俺啥球毛

规矩!

 

4、东篱可采菊

 

老王头子说这儿每年都有菊花展的。我俩在园子里晃了半天

没找到。菊花似乎跟某某庆有关

跟中秋无关,跟重阳无关,跟东篱无关

当然跟诗、跟酒也无关。老王头子刚过四十

过早地谢了顶。东篱可采菊或者东篱

把酒黄昏后,不只是一个老而沉静的心境

更应该是一个很慢的年代:微雨若有若无

微风漫不经心,木门吱吱哑哑,酒是阵年老窖泥封着

不急去开坛,老朋友骑着驴或赶着

木马车……枝影扶疏里老王头子的秃脑顶多象朵老菊花

越看越象,古朴、孤独、忽明忽暗

 

5、美人灯

 

将军夜引弓,砰的一声,石头射碎了。我飘乎的美人灯不见了

给他重新扶好毡裳。林子幽暗阴冷

将军回头问我看到了什么。我没说老虎

更没说美人灯。我没看到月亮

没看到星星。我假装患有严重的夜盲症

看不到萤火虫。将军说穿过这片林子

爬上眼前这座山顶,往下就是开阔地带。

河那边就是京城,一池灯火。哪是王府,哪是相宅

哪是侯门

 

6、石头城

自拍胸脯,没问题,是攒足了胆子的。只不过一枚绣花针落地

实事再次揭穿我只不过虚张声势。阿斗,软泥胎

大口大口地吞杯冷水之后,仓惶遁逃

桌上细软金银该不会有着冷月亮一样的白光

我拒绝拉开窗帘,远处湖水的形状、色泽交给秋天的芦苇

瞬间如此狼狈,对一个提剑武士来说是致命的

我只给人提到过后半夜一个跛子路过经七街以及电视上

一条断了后腿的狗被爱心人置上了滑轮……

整体封存吧。石头城,再没人进去,没人出来

一号追杀令直指南阳刘子冀……。石头城和混凝土固封的旧核反应堆

有关联吗?

 

7、刀下

 

仿佛是我执意要刀下刎劲;她正念着什么经或咒,妖法深厚

定力无边……我来到人间有贬谪意

比如罢黜百家,独尊儒术

比如焚书坑儒。反正是蛛丝马迹或捕风捉影

唉,天亮了,我醒了,阳光高照了

冰做的刀子不见了。2011108

黄金周后铁人路上车如流水马如龙,透过人缝

楼兰用左手向我打了个V字形的手势。

该死的到底都念什么经或什么咒竟有着传销者的执着,她本可以腾出

嘴巴来,如骑着快马的信使般高喊一声:

太——刀下

留人

 

8、桃花岛

 

我又不是风,充当不了媒介;也无长翅膀的昆虫;又非雌雄同体

是怎么就受孕的呢?一定有什么人来过

或有暗藏着难以启齿的某类事件。夏六月

我拒绝水果保鲜的化学药剂。我试着用

简易的手段制造水果罐头……童话里的警长

根据厨房地板上的分泌物,追查到

蜗牛的家门口。蜗牛食桃花吗,食桃叶吗

食果肉吗?得有多少蜗牛,能一夜之间让岛上的

花朵受孕。20101016日一场突来的寒流带来雨雪交加的天气

桃花岛一片狼藉:枝残叶飘,草木含悲

仿佛一场提早的隆重的

或又过分渲染的

丧事

 

9、木头人

 

把那些受损的、不能返青的、够料的桃木砍下来

这个冬天我做木头人,要做成千个

上万个、上亿个。勿论东坑、西坑

都刀枪森然,威风难掩;气势磅礴

或杀声冲天。兰姑娘说桃花岛

本来逼仄,且木头人易腐,不同于泥俑

假若突如其来的灾难,如果沉积压实较快,也只是炭质泥岩

大言之充其量归类于小炭窑。安静地

呆在桃花岛,不招灾、不惹祸、不掀风、不鼓浪

做个木头人。嗯?不云不雨

不招蜂,不

引蝶

大丰镇(诗先锋)

 

前序:市长说把城市建在园林里,我把诗歌建在小说里,我把生活扔在虚构里,就象把骨灰洒在大海里吧

 

1、大丰镇

 

该以什么样的姿态重回大丰镇呢?阳光很轻,空气透明

以流水是不合适的,大丰镇没有河

大丰镇地处内陆,年降水量不足100毫米

1996年秋,三哥骑自行车帮我把粮油关系

由大丰镇迁出。我知道大丰镇周边麦子的长势再也

和我无关。如果重回大丰镇,我就变成云吧

为大丰镇的人们酝酿一场充足的夏雨。水塘满了

青蛙叫了,荷叶长的象蒲扇。那个卖鱼苗的人最终说服了老镇长

五元一桶的价格开撒。日,大丰镇似乎

不是这个样子的。如果我真的终老在大丰镇

我就经营一家铁铺子,打抓钩、锄、镰刀……暗中也

打武器给革命党,幻想能在革命胜利后

侥幸捞点便宜。日,大丰镇似乎不是这个样子的

它成不了枢纽,也非圣地摇篮。如果我终老在大丰镇

我经营一家熟肉铺。我知道穷二叔吃不起

但我喜欢看他那酸相,歪着脖子强着羊肉膻、狗肉腥

其实大丰镇只是一个碎石子,或沙粒。

就象央视二十四集《探索与发现之大丰镇》的结束词所说的:大丰镇文明

将永远淹没在历史的长河里。我回不了大丰镇

偶尔我纠结一下它的年降水量

与蒸发量。人身的含水量胎儿时期90%,婴儿80%以上

成年人60-70%

老年60%以下

 

2、三十而立

 

我一直幻想有个特权:电脑前能实时访问大丰镇的户籍档案

哪些男人快三十了,哪些男人整三十了

嘿嘿,本来也不是躺着的,为什么非要三十而立呢

三十是个节骨眼,那些男人地一下

就立起来了,直挺挺的。我拿起笔在油画布上

画高粱,不高兴时也画镇边上的桩,栓牲畜的枯桩

这些三十的物件。嗟,漏网的鱼真不少。和我一样迁出大丰镇的

他们档案消失了,更关键的人物就此无下文

会不会也和我一样酒醉后去低档的歌厅里撕心裂肺地唱

《那一夜》。嘿嘿,孔子说的三十而立非站立,是立定的立

也就是说就这个熊样子啦,固定不变了。一岁看小

三岁看老。那些三十岁的女人们呢?和大丰镇一样是一块碎石子或沙粒

沉没在茫茫的夜色里……

 

3、狙击手

 

这个狗日的炫耀他的枪还能保持135度。135度不一定是

最佳射击角度。它只是形式上的,具有象征意义

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小郑千里缉犯后

得了种怪病:看见腐乳就恶心,看见面条、馒头也是

更多的时候我还是回想在大丰镇用红胶泥捏枪

凉干后拿着它对射,嗒嗒嗒地过嘴瘾:拿枪一瞄准

就打死了个日本鬼,嗨哟嗨哟嗨……。嗟,狙击手只是一种枪战游戏

又玩了个通宵。迷糊中坏蛋暗藏于134号楼头

手里没有枪,或者枪已下垂,耷拉成0度,无精打彩

狙击手或者是极有可能是昔日的荣光

 

4、追忆似水年华

 

对于水,我更看重它的流动性。那整齐的田埂,旗子

劳作的男人、女人都具有流动性

天黑下来的羊群,沟帮子上的葱郁的紫青槐

也具有流动性。唯一的官路,马车,村庄

还有大丰镇都具有流动性。冬天的枯榆

春天的刺槐,夏天的蝉鸣,秋天的谷仓似乎

都是液态的,摇荡着飘逝。我独坐于大盆地的底部

如同没被冲涮、研损、风化掉的石子

孤单、悲凉。秋天的芦苇裸出根了,

一日枯黄于一日。也许我该潜心于沉积学

更合理的推断地理及气候环境

骨骼有没有纹络或者它的发育跟年景、政治

运势有没有关系?那算卦的老师傅借机摆弄着青春玉手

胡皱八咧。多粗俗,他不会倒背红酥手

黄滕酒。那两具甲骨只是个摆设

或许应是有文字的,印痕太浅。凭感觉去追忆似水年华

再为粗略的经补传或考据纯属画蛇添足

立起钻塔要打透泥土和岩层

是后来的事

 

5、蛙

 

今晚我在想:大丰镇如果雨水充足,气温适宜,那植物肯定茂密

我不想再提到小麦、红薯或棉花。贫穷的大丰镇

应彻底放弃农耕文明。大丰镇早期文明已被热带丛林所覆盖

祖先的骨殖腐化为有机养分。毒瘴的滋生

是有可能的,那是戾气所化。这样的虚构似乎有些过分

大丰镇总的来看是平和的,是认命的

是服从秩序的,是没有皇帝老子的,民风纯正

那就让大丰镇沉下去,沉成水塘。刚下过一场暴雨,水草疯长

大丰镇的先民们借大大小小青蛙的形式

昼夜鸣叫。我也加入他们,多么欢快的蛙声大合唱啊。但跟丰年无关

当然不用担心铁钎子,大丰镇的水塘存于不为人所知的

世外。在西北干旱的沙滩偶见蛙或蜥蜴这类的动物,我一直想弄明白

它们靠什么生存,又靠什么样的环境交配

孵卵

 

6、鱼鱼糖

 

在大丰镇那些年我从来没吃过真实的鱼。鱼鱼糖是当地的一种食品

有着鱼外形的糖疙瘩。也有一种面汤,被大人用来

哄赚孩子多下饭:来,再吃一口鱼鱼糖

咬鱼头,咬鱼尾巴……好,好,真乖

要是白面做的还好,更多的时候是杂面做的

发青、发紫或发黑,像蝲哈蟆蝌蚪子

从地质学上讲内陆高原亿万年前曾是海洋。其实我更希望

大丰镇属于湖泊相或沼泽相。先民们出于某种忌讳

拒绝食鱼。传说中的王坐的木轮战车偶过浅滩辗压出一对血淋淋的红痕

翻滚着时合时散……后来我一日老于一日

脾气越来越暴躁,摔碗砸碟子:丫环春红不行,没那本事

要那沉默寡言的老婆子做一碗鱼鱼糖面汤来,她能行

多年来我一直暗疑

她的身分

 

7、星期五的啤酒瓶盖

 

与其相信李伟的高雅脱俗,我毋宁坚信他是个精神病患者

身高19的大个,老师说他宜于打蓝球

他眼珠一翻:狗屁吧,俺喜欢高尔夫。李伟还写诗

模仿雨果或叶赛宁。让人受不了的是灵感来时

他在书页上随吣随记。好端端的一本诗集

让他弄得像巴巴介子似的。每到周末同学们都去看电影

或跳舞,他总是一个躲在上铺闷头沉睡,这一点

不但让我也让其它的室友们坚信他是一个精神病患者

被疏远是必然的。也许他内心极其高雅,俗之谓

“卓尔不群”?最后学期一个周末他不该向我显摆了他的恋爱史

翻出一条白衬裤指着上面的污斑说:在大丰镇

和一个叫段红的女孩子躺在草地上留下的。

我嗟,大丰镇那个鬼地方,那来的草地?纵有草地也

干瘪得要命,碾轧也榨不出这么多丰盈的汁液。你它娘的别犯病了

接下来的周末,当同学们都回来时发现李伟叛逃了

带走了室友A的一把吉他,撬了B的钱柜。两个空啤酒瓶

斜躺在地上,但两个瓶盖子翻躺在桌面上,盖子里

胶垫是白色的(肯定没抠动过,那时候没有奖)。李伟消逝在青春的诗页里

他肯定没回大丰镇。扉页上留着小胡子的叶塞宁还是

蛮漂亮的,如果镀在瓶盖上会比“再来一瓶”或“谢谢惠顾”

更艺术

 

8、音乐的悖论

 

这么多年一直困惑我的是一个从不唱歌不懂音乐的人为什么

要带走一把吉它。艺术大概是相通的

诗歌、音乐、绘画都是内部情绪或感受的渲泄

大概如此。有时我常幻想自己中一个亿

偶尔失神的喊出声来,这也是音乐?一定是!

我和李伟终都要回到大丰镇,大丰镇我虚构的水神一定会

接纳他。我们和大丰镇的先民们以同样单调的

单音在大丰镇的水塘里自由自在地鸣叫:

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有成与亏,故召氏之鼓琴也;无成与亏,故召乐之不鼓琴也

悖论!我们之呱呱,无关于成与亏

此亦是悖论!

 

  盒子(一指论坛同题)

 

1、盒子

 

我说它是盒子,你说它是匣子。盒子就是匣子,匣子就是盒子

残余地斜阳淹灭在你霸道的夜色里

我要凿壁偷光,坚信自己还是个年轻的书生

得有功名,骑马看长安花。有时也矛盾

是点那些青妓,要府上的千金,其实

酾酒的那个丫环也很青秀……还是个年轻的书生吗?

哎,无非是个盒子。哎,天空虽然飘着雨

哎,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哎,外面的世界很无奈

那些唱着年轻歌曲的隔代的年轻人

他们都早殇了。把盒子扣上,交给散着淡淡体香的少女

以吻封缄。今夜我甘愿沉寂在你沉沉的夜色里

觉不出霸道

 

2、左

 

左面,就是左面。临出门她说左面,我不自信地用纸巾擦左脸

每次出门她都要仔细看我一番。我惯于固定的

生活模式:刻板,冷淡。男人有是候是树,有时候是藤

或者说再别人那是树,在她那是藤。攀缘着

是幸福的。幸福该怎么理解我不清楚,有时候金光大道

比如在台上作报告时;有时候是旁门左道,比如

那个街道主任在中央党校学习的时候偷会情妇。有左必有右,反之亦然

偏左还是偏右,颠簸得紧。且进退中绳,左右旋中的善御者东野稷

颜阖遇之,知其败

 

3、雨一直下

 

雨一直在下,下的不是地方。老王说科技不发达啊,如果能

把带雨的云彩凿个眼,穿绳把它拖拽到

干旱的西北,那才爽呢。日,你以为可全局掌控啊

有掉链子的时候,瞅瞅那老头,走着走着在公司花坛上

掏出萎缩的皮管就尿。曾是公司劳模,七一庆会

的确,牵着的牛也犯倔,说屙就屙。靠,雨一直在下

争论这些鸟事还不如听雨一直在下。雨一直在下吗?骄阳似火的嘛

别自我浸淫

 

4、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

 

我不能悲伤地坐在你身旁。不再有机会,我硬硬地转身走了

有时候我问,我是那挣断绳子的驴吗

我也常常构思结尾或补记。力争逻辑上延续合理

庄子休鼓盆而歌,或毁于造镇运动

我给父亲的分岐发生在雨后:我人为那树根旁丛生的

黄色蘑菇不能吃;父亲坚持能吃,倔强地

揭我老底小时没少吃。我不能坐在你身旁悲伤

那年春天我以为复暖了,我扒了一堆瓜子仁为你

接下来的三天,气温骤降,大雪弥漫……我不只是在一个春天

迷失

 

5、黄昏中的邮箱

 

我要提前在黄昏把邮箱画好。我要画很多很多的邮箱

每条街的十字路口都安放。晚上送纸钱的人

那么多,别拥挤了。他们悲凄凄地

祭奠不存人世的亲人。清明无雨有狂风

那些黄昏时分被我烧掉了的邮箱拼命地晃荡着

一夜里哐哐唧唧不肯安歇。也许是打开锁头的声音

鬼魂们回阳间排队取钱。他们是从哪里

冒出来的呢。哎呀,黑压压的那么多……黄昏中的邮箱孤零零地

锈了,废弃了。它们将一直空着,等待得

杳无音信

 

  一指同题

 

1、便条

 

便条A:酒桶,百无聊赖得紧;便条B:草包,去磨房吧

扮成驴,转圈。这两个男人懒得相互言声

也不是懒,一个及早去斯卡布罗集市

一个夜间司炉。楼家的大姑娘、二姑娘、三姑娘……

只是传说。八代祖宗的,说来得真感谢生产队

爆动式的扫盲班。歪歪扭扭能糊弄上几个字

某年儿子超生被弄得有家不能归,现在不生逼着孙子生为要超生费

酒桶和草包性无能,落破难免。那张假便条

险些要了命。相互骗吧,狗屁男人!

注定在队伍外,根椐地外,团体外,地富反坏右。

一群拿着红樱枪的小草人指着酒桶的秃脑门耀武扬威

草包的嘴终于泄出了积年的一条密秘。如果密秘

已失去政治意义,又懒得捣鼓之。随意抓张破纸片子记下:老哥最佳的去处

不在台北,不在华盛顿。他应到马家滩洗肠胃,和楼家

最小的女儿,开个马大手抓或当卢

买酒

 

2、他站在树下

 

他站在树下等桑中姑娘?啊,呸;他站在树下拉起了手风琴

啊,呸;他站在树下掏出绳子,粗麻绳!

他要自缢吗?不是煤山啊,这也没有

黑郁郁的国槐。嗟,那老知识分子返老还童了!

每日独自到树下要跳猴皮筋。累了他也喃喃自语

也呆滞,似乎也沉思。肆无忌惮地小便时

才真地回到了过往。而我总想起小时候看战争片

英雄倒下去时,枝劲苍酋的松柏在旋啊转啊

天气预报说:北京,山东,河北一带

有特大暴雨。那棵树下气象细若游丝不分明。啊,我呸,损到家了

还辩尿声知精气。他还站在树下

九月底的天黑得

特别早

 

3、爱上一个死者

 

也许是一个猫,躲在暗处。我只看到那对泛着绿光的眼

突然想起哲学课上老师讲的案例:

猫不存在了,但猫的笑脸存在。横扫一切

牛鬼蛇神,只是在动荡不安的年岁里为自己虚弱的

没底气的灵魂

壮壮胆

 

4、未来有许多坏天气

 

未来有许多坏天气。后半晌地化的厉害,我蹬不动车轮

我回来了,等明早上冻了再走。母亲总提起

我上学时可怜,周末回来踏着雪

棉鞋被打透。未来还会有许多坏天气,十月底的天

还连阴雨,母亲的院墙是新花柴围成的

那些空空的花壳子,角还硬着,整齐的仰望着天空

它们要搜集雨水吗?其实那些连阴的坏天气里

母亲很烦燥,急着生火,划不着火柴。父亲从贴身的衣兜里

掏出半盒开封铁塔火牌柴……未来还会有

许多坏天气。最让母亲伤脑筋的事可能是我哥几个还

都尿床,上下差不了几岁

 

535

 

我只是记下了35两个简单的洋码号。我记得太简单,过于简单

当时确切的想载下什么,真弄不清了!

还是文字好!纵结绳记事

年代久远或疙瘩多了凭回忆来还原细节

是极其困难的事。而当初为什么我们都那么自信?那女子有极佳的轻功

从庙顶跃落入神台竟没荡起一丁点

浮尘。她想寻找什么?她想带走什么?

35,并排着的35是她想要找的东西吗

也许。我不该把庙门封死,尽管废弃

有人要回来的

 

幽寂之所(诗先锋八月同题)

 

1、幽寂之所

 

抱着头也许像名雕“思想者”。阳光明不明媚是靠心情的

趁三暑天没过,母亲把旧年的黄豆炒熟

浸渍,微微发酵;再匀摊在上草席上,晾晒

我去野地里打一种叫黄麻蒿的野草,它有一种怪怪的臭异味

母亲会用它来覆盖半干的豆子上。半个月后

一粒粒熟豆子都裹着长长的绿醭衣。紧跟着天凉了

下到坛子里,放些别的作料。十月开坛

酱豆子就做成了。黄麻蒿丛生的地方是幽寂之所;裹着长长绿醭衣的豆子

是幽寂之所;天微凉的坛子是幽寂之所;如果一个人

就一碟酱豆子嚼着黑窝头,那个院子甚至

半个省份是幽寂之所;抱着头想着那些沉逝于

黑暗的旧物什,草席、笸箩,想说给你而你又不懂

我是多么幽寂的幽寂之所

母亲也是

 

2、挖个坑,埋点土

 

挖个坑,天没黑之间,把小坑挖好。做什么?尿窑子!

挖个坑,天都黑透了,我要挖小坑。做什么?刨石头!

无数个春天里,我挖小杭种柳树

无数个夏天里,我挖小坑养泥鳅

无数个秋天里,我挖小坑建房屋

无数个冬天里,我挖小坑掘地鼠

那些个寂寞而漫长的冬天男人们被迫去挖河,女人们扎堆在草垛旁做针线

邻村的孩子下地窖取红芋死了

自然老师给我们讲科学:下窖之前,点个蜡烛续到窖底

如果蜡灭了……我挖个坑潜藏在下面试

肺活量。老了我无聊透顶,总想着

挖个坑,又埋点土。扯闹不清的还有那道数学题:

一虫从井底往上爬,日爬半米

夜下滑40个公分

 

3、僵尸毒

 

“家后有个芝麻杆,刺着牙瞪着眼”,这是哥哥拿来吓堂妹的话

俗话所说的月黑头加阴天,小鬼出来闹翻翻

堂妹吓得直往桌下钻,煤油灯的灯苗

开始摇荡不定。嗨,小时候我应特大胆,走夜路唰唰的

唯一害怕的是鳏夫黄老虎,头发蓬乱

牙齿外露,不爱言语,总拿凶巴巴的眼神盯人

应是黑五类分子。我和哥哥把死掉的狗崽送给他

后听别人说那只狗复活了,想朝他索回

他站在屋门口叫我们自己屋里取:操,屋里黑洞洞的

卧室也是厨房,厨房也是卧室!他有剁狗腿的斧头

让哥哥和他理论去吧。我撒鸭子就跑……这个老僵尸跟了我好多年

早些年过他的坟地,后背还毛缨缨的。总感觉

地里有风,旋着霜打过的乌黑的干芝麻壳子,干芝麻叶也乌黑的

相撞着,哗啦啦地响

 

4、不死身

 

——题解:同个故事的两个版本,向光看背光看会不一样的。

 

生产赵队长后半夜酒归,路过后台田棉花地。地里有响动

有人偷地,潜进去!那小偷太专心了

赵队长己站到他背后,说声起来吧他才惊魂未定地

停止了偷棉活。嘿!这马老四是全村

有名的老实人,你怎么做这个!赵队长说你快走吧

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赵队长的感觉是第二天田里依然阳光透亮

马老四讲的是一个月黑头的晚上,八月底了

天也凉得很,北台田里的棉花大絮大絮地开着

老婆让他偷弄点好过冬,孩子缺棉衣。撞上鬼了

赵队长真他娘的鹰眼!包产到户好多年后马老四还是怕赵队长

怕去北台田。雨水大的时候,台田沟里也有草鱼

到死马老四也没弄清弄出动静的是猫还是黄鼠狼,更不解的是

这草鱼是什么变的,是什么变的呢?都干四、五年了,一遇水年

鱼还是挡不住地生

 

5、琵琶骨

 

把她比喻成一条河吧!现在正是盈水期,身子散发着无限活力

象五月的棉花苗一样蓬勃着,汁液象河水

我还可以想到棉花或云朵。靠,当目光相遇时

我溃退到弦窗外,大片大片衰败的

浮云啊,它抵不住任何意外的晃动或闪失。如果意外

我想起了那个商丘开,从高台上投下形若飞鸟

哎,河水,河水,河水哗啦啦地;哎,河水,河水,青盈盈的水来蓝盈盈的天……

是句戏词。我只能象个面相丑陋的老人叹: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当我们谈起古河道,它有过

多次剧烈的尾摆,为什么呢?它不再丰盈

没有了沿岸丰茂植物,那时候的野花比星河璀璨。我看到了它的肩胛骨

一个叫石破天的人故意卖给了我个关子,其实

琵琶骨就是肩胛骨,形也似神也似,够绝的,够妙的

孤单的破旅馆里透彻了这比喻,不禁

黯淡神伤

 

九(诗先锋、一指九月同题)

 

1、九

 

我一直坚信“九”字最初不是这个写法,比如象“染”或“粱”

六月的水塘,有光屁股的水鬼

岸边紫青槐藤条里有蛇,太旺盛太茂密了

我怯怯生生的打量着这一切,内心充满狐疑。

“九“字最初不这是个写法,一定不是。

后来叶落了,藤条里的鸡毛被风翻卷着

塘里的水也彻底干了,我和来福挖泥鳅

德阔爷说挖出来的不是蛇,是黄鳝。“九”字最初不是这个写法,一定不是

水没了,米没了,木没了,电也没了

镰刀的锋利收藏起来了。异乡她喊我小九的时候

我想起您,母亲,黑天你摸鸡窝

想找鸡蛋为远归的我做蛋汤,你抓出来一盘蛇。热乎乎的

象鸡刚下的蛋,您一定吓坏了……九就是

倒扣的鸡窝,它空掉了。

只有空掉

 

2、深海

 

我从弯枣树上往下跳,跳入深海。啊,还没到底

怎么还不到底?我担心这口气

够不够进去返回的水中行程。奶奶说深海

有树根,当心绊里要你的小命

那一身黑粗衣的老妖婆,啰嗦得要命

哎呀,我反复的跳!跳,跳,从弯枣树上往下跳

我百跳不厌。只到我离乡多年了

奶奶说深海那边天一热仍然有动静。扑通

扑通,扑通,扑通……我和奶奶的深海其实就是宅前的南水塘

滞留在新疆阿勒泰戈壁滩上我突然想起深海

九月了啊,秋风一阵猛于一阵

扑通,扑通……或不哒,不哒……其中有且必有

熟透了的枣子

 

3、秋风错

 

大地一片金黄。似乎九百六十万个平方一夜黄透

我是个绿蚂蚱,或螳螂

她一眼就能看出我。嗯,是假的,艺术品

翡翠做的

 

4、湖水初蓝

 

湖水初蓝,仿佛春天已降落到尘世。浣衣的少女不在

遗落的蹄痕不在

尘世覆盖着尘世

繁华缠绕着荒凉或繁华竟逐着繁华

湖水初蓝,她们拼命地

把我葬进湖底

我拼命地挣扎

我争辩我不是那变态的国君

绳子,石头,旧年纠缠的水草有韧劲拒绝腐烂

那些在水面戏水并追打的女人们

老成了精,是我要祭奠的亡魂

是我奶奶,我奶奶的奶奶。她们不接纳我。不承认也不指认世间的血亲

蓝是一种物质形式,黑也是。像阴阳两隔

哪种我都

进不去

 

5、以为是圆的

 

以为是圆的。这个无宾语的句子,由他脱口而出

与其说他在表达什么,毋宁说

他在掩饰什么。失口了,有泄密之嫌。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是多么危险的事

管涌或豆腐渣工程于一个死刑犯

与牢固或样板工程并无二至。但我是夜间

唯一清醒的人:还好,仅凭只字片言

无法推断一个年代。以为是圆的

宾语可以是农具,比如春上的碾子

也可以是炊具,比如面杖;可以是中秋节的月亮

也可以是那场下得正紧的大雪,此时你正爬上天桥拼命地挥着手

我无法解救……更有可能他指的是诗歌

是圆的,最终严丝合缝或滴水

不透

 

6、渡鸦

 

只要穿透楼群顶上的那层暮色,和自己的影子合二为一

就能远离尘世,到达澄澈的天堂

那群乌鸦聚集着、盘旋着

到天黑透也没找到出口。它们

集体暗哑,只是盘旋着,并不发出哀鸣。那盘旋着的乌鸦也许本身

就是乌鸦的

影子

 

7、中秋,忆无常

 

设案几,摆月饼,焚香,祭拜月神。母亲,这连阴的天有点冷啦

看来是晴不下,我找不见白月亮

等不及了,你干脆把月饼先给我们哥几个

分吃了吧。哎,那时我嘴馋。母亲

现在我是挂在桐叶上的布袋虫,桐叶在秋风里一经霜会

变黑的

 

8、月饼

 

家乡有为长辈送月饼的风俗。我的月饼无人可送

那些活着的老人和我血缘太远

不能带孝帽跪进灵棚

硬充亲

 

9、二丫

 

二丫是某某人的干妈,顺理成章我会成为某某的干祖父

这都是玩笑。二丫承认,我也承认

我们都乐于看某某气急败坏的样子

二丫不是一面镜子,我也不是某某的虚像

我们各自独立。二丫好久

没出现了。我和某某似乎都有点想念她。二丫,广场里的花坛在秋天

为什么会出现那么多蝴蝶,你快出来

回答我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2-1-26 18:40 , Processed in 0.032875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