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安徽沙马的个人空间 https://www.poemlife.com/?46906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推荐安庆师院“白鲸诗社”成员诗歌选之二

热度 2已有 8747 次阅读2016-1-6 09:25 |系统分类:诗歌

       他们是安庆师院“白鲸诗社”成员,是一群94、95后的大一大二学生,他们一边读书一边默默写着诗歌。他们没有进入社会,没有触动诗坛。他们自由而率性的写着,为快乐,为内心,为彼此的交流。这样的写作是纯粹的,透明的,值得信任的,也是可期待的。看到这些诗歌,着实令我吃惊。我由衷的赞叹到:后生可畏啊,只要他们坚持下去,勤奋阅读,努力写作,未来的诗歌时代是属于他们的。


李瑞近作16首     
     

《不要说话》

  
我的生活在变窄
可看的越来越多,可写的越来越少
随意涂抹此时心情
你要听听?
   
女教师说话没完没了
同桌的阿鹏打瞌睡
抱着“罗兰•巴尔特”
我的稿纸是昨天用过的
没有吃早饭,肚子痛
就这些
   
没有太多
我悲伤吗,昨天偷偷喝了酒
这是你们不知道的
你们担忧被我蒙蔽
而我担忧的
不能告诉你们
                 2015.6.23

《不要说话》

   
房间关着我
四堵墙和身体覆盖
卫生间里的蛐蛐,玻璃门外
硬梆梆的蝉
用裸露表达愤怒
   
一声鸣叫代表悲伤那么
两声呢?或者更多?
   
当然,相对而言
我说得太多
这二十年也过得惶惶
猜不到下一秒钟自己会说什么

              2015.6.24

《静止诗》

   
我不经常外出
尤其是房间里没有
其他人的时候
空间充足,看到的一切
透明、半透明、非透明
包括对面阳台上那个
穿睡衣的年轻女人,都属于我
  
(当然,前提是她忽视了
我的存在)
屋外下雨,我在屋里
撑伞、摇头、抚摸身体
对一首诗软硬兼施

              2015.8.3

《静止诗》

   
神秘乃是你我
所未见而非不可言说
你害怕的深刻
用模糊表达
  
玻璃眼珠的女孩漂亮
之至,身体之下有无
真实非你
所知
   
夺生活一角为我所用比如
剥洋葱,挑拣柔软
在诗里拼接成完整
   
在这里
你说一,我说二,那么简单
请闭眼
                 2015.8.9


《逃离计划》

   
这是一个陈述性的
回答,你快乐吗
针对非此时的某时
排除客观因素
     
保留肺活量以便可以
容纳这个比喻句的巨大
与曲折
肢体外椭圆形的空间
“禁止入内”。站立、靠惯性
   
感受一种匮乏用语言而不是
触觉
脸和砂子燃烧为一体
身体器官与存在的关系
   
这些当然不是全部
在这间水泥房里
你可以拥抱一切
与人类无关的事情
              
            2015.9.10

《逃离计划》

   
昨天的对话止于此处
增补断句标点:
  
搬家到市区
转变环境,降低楼层
房间里多了几个人,菜价上涨
   
外面的树都太矮,所以
尽量避免外出
在非休息时间,房子里
剩下白开水,冷的,和我
  
把所有可以听到的声音
都重复一遍,寻找发音位置
     
久不谈诗
惧怕自己越来越大的口气
   
            2015.9.12


《逃离计划》

   
我想过做一个宗教徒
当我的诗里有一个多余的
女人的时候
佛陀和基督,土豆和西红柿
   
除了属于一个教徒的禁欲主义
我最大的喜悦是蹲在
两个比喻之间,畏首畏尾
   
二十年的闭口不言让我
写不好一首温和的诗
                 
            2015.9.18


《逃离计划》


每年九月我就
会老去一岁伴有间歇性
头晕和遗传性贫血
花落到哪座山上,都不是我
可以解释的
   
菱湖公园离我并不远,跟不同的人
去做不同的事用不同的心情
在人群里待得越久
就越惧怕人类
   
在你们的视线之外
不用过得那么像“李瑞”
这个结实的名词
   
我做过最快活的事情是一个人
去动物园看一头河马
灰白色的门牙
               2015.9.25


《独身笔记》

   
一个假期包含七次失眠六次
赖床和一次尿急
一张高出我二十厘米
的床我爬下去床上就空落落
独身主义者的相对论
   
避开一个词语的命名
再用另一个代替这句话
怀疑时间的流动性
风扇转动灯光忽明
忽暗夹裹着流感病毒
   
夜里只带着一个影子的时候
也一样
散步、观星尽量
凑足两个人的戏份
   
              2015.10.3


《独身笔记》

   
胡子向里长,向外是另一种
不可能,隔着木板几厘米厚
寂静处应当无声、无色无味
但有孤独者、有孤独者说,有灯
如豆,接插电板
   
想象一堵墙想象出了一堵墙
墙在风后面、树后面
向我这边延伸
   
还在恋爱中,但可以不以
它为命,我已习惯此在
把严密的生活过得粗糙
   
跨过十二点
拥有更多的称呼
“李瑞”“阿瑞”“瑞哥”……
诸如此类,我拒绝
黑夜粘稠
接受另一种状态
   
这是长久以来的无奈
我之于生活
不能像文字那样肆意
闯过太多事物的边界

             2015.10.13


《独身笔记》

   
27岁那年我没遇到鬼
27岁以后的事情,我不敢轻易
下结论,我是一个不纯粹的
无神论者,对某些神秘敬而远之
   
湖里有鬼,我会绕一个圆,远离
诗里有鬼,说出来未必管用
我之于诗,从未敢轻举妄动
无词可用时更加谨慎于开口
   
学校里的一条狗轨迹明显
为证明有迹可循,我跟踪过它
两天,它比我还要无聊一些
食堂、房檐以及冷淡的异性
我被金属、水泥以及木板
包围,我开始相信“五行说”
     
我渴望一把火,烧掉我
身上的衣服,头发,皮肤
肉要露出来,可以是其他味道
再往里,是两棵被我抚摸
已久的树、一条避我而逃的狗
   
除了身体,我可以的东西
少的可怜
   
              2015.10.30

《慰己书》

      
写一个句子没有缓解
我的腰疼
雨来的也突然
教室里的十五分钟
分割开,一个人说话
两个人,继续说
三个人的时候会掺杂
     
你我的坏脾气
“某人说起自己。吞药丸
把二十多年过成一次性”
     
跟写诗的人喝酒
尽量避免谈起诗
见人说鬼话,见鬼说人话
夹在人鬼之间的东西
我更乐意拥抱它
   
“我从不想起人世间
在不写诗的时候”
固执于此时状态
   
万物给我的快乐在
几年前就达到了警戒值

              2015.11.8


《角度问题》

      
时间过十二点,入眠的
可能性
越来越低,白天毕竟有限
花太多时间应付人类
非人类以及不能随意命名的
     
悲伤就写一首悲伤的诗,快乐
就写快乐的诗
下雨的时候宽容一切所见
悲伤的,快乐的
   
把斧头嵌进桌子,都一样
有难度把一个人嵌进生活
一千只蚂蚁,一万头熊
路灯浮于树叶
一步跨三个台阶,夜晚
这些都不在话下
   
对一棵树仰视
玻璃连接水泥,平移
晃动脑袋,保持直线
“+1cm”和“-1cm”,两种角度
树的生长跟随
一个人的视线长成直角
  
              2015.11.17


《不抒情》

   
雨在我出门之前
已经下了半个小时
我在棉花里,一堆棉花里
身体的烫蔓延到耳机
进入耳朵,房间里
对我来说多余的几个人
多余的孤独感

寒潮从北方来,我也从
北方来,蓝色预警
俄罗斯的飞机掉在了
叙利亚边境,就那么飞着
就那么掉了下来,清清楚楚
反正都是我猜的,清清楚楚
   
我给你们看过的诗一定不要
记住,我跟你们喝过的酒
可能在月末的某一天
一觉睡醒就再没钱买了,所以
   
尽量在我睡着的时候怀念我
尽量避开我,尽量背着我
偷偷说
   
             2015.11.24

《凹凸感》

   
上课的时候更喜欢不称职
的老师,她足够老,老得可爱
用“学委,来点个名”让我站起来
侵犯“课堂自由主义者”的自由
     
我坐下的时候,就抚慰我的心情
朋友说为什么不叫《自慰书》
身体和心情,我作出的比较
你怎么看
   
空调的红灯凸出来
嘴里的一块溃疡凹下去
摁下去,引发抽搐
     
神经性的疼痛和精神性的存在物
身体随眼珠,随眼珠前的
手机屏幕(夜晚十二点的手机屏幕)
发烫
室内温度低于室外
   
一个书包占据了我全部的
视野,或者一条线长到足够绕出
满屋子的烟圈
在树影下作鬼脸
在人多的时候作笑脸
   
你好啊,吃了没,哦,哈哈
“我的脸燃烧之后”一定
会让很多人失去目标

              2015.11.27


《观星术》

     
从昨天开始,他就开始
绕着教学楼转圈
伸直舌头,应付两张缠绕的嘴
企图通过甩动胳膊来抵抗
地心引力
   
我可以看到的,物体反光
否定眼睛,否定一切眼睛可容纳物
鸟鸣长成矩形
一种悬空的方式
遮蔽我
   
火星不会砸在地球上
我不会砸在火星上
这是最有可能的
我不会与一个星球相撞
换作一个女人,也一样
   
                  2015.12.14

李瑞:男。1994年9月生。文学院汉语言学13级。


邱志君诗五首

《噪》



我的恐惧源于画室里的那群孩子
糊涂的具象记忆
他们画太阳,植物,鱼……
陌生的物状
我装作和他们是同类然后拍手赞赏



我玩弄自己的照片,增添很多噪点
扭曲形状,在上面涂鸦
滤镜光滑无痕久了后就磨成了流行
审美,心理自我调节的机关膨胀又屡试不爽
使得我越来越大胆
直到把照片里的人玩弄成另一个人



大胆到打篮球赛前觉得球服丑,身体在里面
矮小奔跑的动态一定不美观
比赛时身子灵动是关键
好比胖子做爱时不一定不懂得技巧
和运动的节奏所以我
兴奋于室友说的一个原理
她说,
头习惯往一边倒久了
身子也就歪了


《叼狗尾巴草的姑娘》


昆虫滚向杂草和野花
我读出了巫术。现在
我必须对周围的嬉笑充耳不闻

一个问题困扰着我
关于人道主义,有一线天
超度和嫉妒,那么
修道者是否比富人更具同情心

一无所有的土地拥有无限可能
但最好别像历史循环论般让人旋转
一丝不挂的疯子最后往往富有
譬如喜欢裸着的雌性小鲜肉
苔伊丝,法郎士的“巴福尼斯”
甩断血脉飞走的小白毛

狗尾巴草的汁液让我感到害羞
时代变了
趁天黑之前,我得赶回去
藏在格子里
用太空泥捏一个豌豆和僵尸


《一代》


现在是2015.8.24
我躺在床上,作为大学生
我没找到暑期工
紧捏着手机,从早到晚
头顶爬上了滕蔓,长出枝叶
还错过了开花
有时我会想,如果现在是1991年
我已经生了个娃
像夏天一样的公主

此外,电视上阅兵预演里出现
穿短裙的女兵
让我想起希特勒的“卍”符
不同的是,这个“卍”近于佛学
我坚信这是时代的,新战斗力
一股充满理性和逻辑性的暗涌的力量
但我想不出这和我有什么直接关系
我只是默默点个赞
就像农民忙着低头割稻子
他们也不会知道天津港“8.12”爆炸
那么多人绑架这个事件
但他们只一心一意的绑稻草


《强迫人格》


她又板着,脸上的
两条线垂的老长
她张嘴叨叨的时候,我分明看见
杯里的水溅出来了菜刀跳起来了
周围的桌子椅子翻倒了
玻璃也裂开了纹

我感到周围的一切都在威胁我
我的心里有一百头狮子在吼
一千只猎豹在跑
我全身上下的每一根寒毛
还有头发丝,都在发烫
我的脸和她的脸
浑然变成了同一张脸


《大师》


很多大师,
在说
大师
说了很多

还有大师说不要相信什么方法论
我发现,“还有大师”也说了
方法论

有人想
真正的大师是石头
沉默寡言
金鱼瞪大眼睛

那些闷紧嘴巴的大师
对它重复了很多价值观
还有性幻想

邱志君,1995年生,江西人,现就读于安庆师范学院美术学院。


任伟诗三首

《九月二十这天》

我在重复转圈儿将
圈子里的人
都转到圈外去了,还要继续转吗
过道里走过几个人
有些是熟脸
一种奇怪的细胞
我最近在练习和它对话
也许我自己也是
细胞构成

一个人自言自语会不会
看起来特别奇怪
在固定的空间里可能思维也是固定的
并触动一个固定的东西
近于木偶戏
而我喜欢中间偏右 靠窗最好

教室里只有几个人
课还是要上老师的面孔还是要看
只要有个开端
后面的事就接着来了不管你
心情好不好
遇到十字路口
就会自动生成选择
九月二十日这天遇上一个
阴晴不定的老师
2015.9.20


《睡眠诗》



这样一个夜晚
失眠睁着眼睛思考
对着一首诗
和墙上一幅画里的鳄鱼
犹疑不定


下午看一部电影
男主角回到了高中时代
把生活搅得一团糟

在电影里可以做一个自由的人吗
我一直想这么干

门口的水管啪嗒一声破裂
乱糟糟淌了一地
男主角手捏着一把枪
2015.10.3



最近有些糊涂
时间退后一点或者向前推
都是一种客观性
十五点零八分
开始讨论人类历史

时间暂停一下
零点四十二分
还能听见汽车的声音

桌子上放了半个小时的馄饨
还有一点热气
接受就算你是认可了

2015/10/13


一部电影看完
试图从零碎中拼凑点完整
信号不好网速为零
醒来总是鼻塞
时间还早
有狗叫 和飞机轰鸣

从睡眠中吵醒
体温上升虚汗流淌
很安静周围都很安静
包括一个醉酒的姑娘

头发还没来得及擦干
就上了床
挤压变形再柔软干枯
心情反复扭转

他说今天很冷
但花开了

2015.10.18


《休止符》

北京立冬下了雪
凌晨四点
想到什么就写下来
夜长梦多,姑娘和情人
窃窃私语

长发到短发 直发到卷发
称为改变
一种既定模式
固定的不动产

自我怀疑包围全身
没充满的气球不小心捏爆
重心有所转移
电量还有百分之三十六
没有高过心情
2015/11/21

任伟,1995年生,安徽滁州人,现就读于安庆师范学院文学院。


穆青诗三首

《写作与直觉》

星期天,花三个小时
描写一间房子
或大或小,有门
没有窗户

这感觉挺怪的像两个初醒的人
在黑暗中相拥
吱吱呀呀互相捕捉
对方鼻尖上的汗腥味

写作可是个技巧活儿
稍有不慎就像
麻雀站在生锈的云端大喊,下雨了


《有花开过的昨天》


今年的春天比往年来得似乎要早些
这实在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雾霾紧贴着日子
非感官功能性紊乱
还能有多少人记得三月里燕子,老屋,鲫鱼
或一朵花的昨天

现在(甚至每天)我混迹在人群里
成为人们中的一部分
毫无个性
像他们
宁愿平视着被修剪成叉子的
光秃秃的树干,也懒得
转过身看
右边开出的花

扪心自问这是假话
毕竟我说这话的时候
已经看了它们一眼


《动物一号》


动物园是个好地方
猴子打架
山魈扭着紫色的屁股
骆驼在臭哄哄的泥里踱步
秃鹫蹲在架上等肉腐烂
以及来找优越感的那种
穿着衣服的不知是什么的动物
一直做傲视群雄状

你一定以为我在骂人
其实我在描述
自己
头发在打架
手里执刀
杀人不见血

在我们看猴儿打滚儿的同时
它们在吞咽着我们
假装出来的同情
穆青,1995年生,山西大同人,现就读于安庆师范学院文学院。


吴美华诗一首

《老东西》

女厕所的门坏了,
我当然不会怀疑这是谁有意为之
上了年纪的老物件
会发脾气
比如轰隆隆的声音
装着自动冲水的马达,我害怕
它会怪叫
在我沉默的时候

有人试图拉开门
我得尖着嗓子大叫
“有人”
透过缝隙看移动的光影和
急躁的咒骂

风啸过玻璃窗,
带进两片落叶在沙沙地响
和冲水声一起
变老
我也不会想象消失的东西

吴美华,1995.12.16生,江苏人,现就读于安庆师范学院文学院。


张萍诗二首


《空想》

昨晚没睡觉的女人站在讲台上
音色难听
说了三次抱歉
我把我神经一根一根拆开
听课    思考    并且写诗
思考荒诞
两个卵子结合生出了小孩
继而坟墓大开    男人都跳了进去
女人拿簸箕运土    互相打耳光
长指甲切割一张脸
思维碎裂
我想到残渣    哗啦啦——
诗没写完    哈欠把铃声带了过来


《陷阱里的人》




沿着漆黑的路走
手里握着一束光
路很长
光在地面上是一小块太阳



遇到一个陷阱
陷阱里有一个留长发的人
“喂,要不要我把你拉出来?”
把自己伪装成一个救世主的形象
他摇头   拒绝我的做作



我不会写诗  找不到突破口
就像我在画画时
总觉得自己很low
我用口头禅化解冷场的落魄
像个大人一样
用教育口吻来分别两个孩子



我带隐形眼镜
眼睛会被擦亮
看一个人时看五官  记下特点
下一次见面打印出来
轻易说一声“嗨”



救世时总是不经意被拖到凡间
彩色的心情变成
我的眉心
用眉心夹死一只虫子
虫子的汁液是彩色



不愿剪发的孩子不接受我的教育
摔下来时我的膝盖落了灰
小孩的长发和女人的长发一样
让人迷惑
有的时候一卷一卷绕在手指上玩
自己也被绕了进去


张萍,1996.11. 10生,江苏人,现就读于安庆师范学院美术学院。


杨雯汀一首

《拿玻璃的人》


拿玻璃的人没有什么不同
就像      追风筝的人
拖地板的人
总要有个人拿玻璃

拿玻璃的人拿的是透明
就像      你喝的水没有沉淀
眼睛没蒙上一层雾
一张口他就接着叙述

拿玻璃的人什么也不想做
喝上一口老酒    或者
看看今天和昨天有什么不同
手腕上也不会喷出什么颜色

拿玻璃的人斜眼向后看
没有发现什么

杨雯汀,1997.2.15生,安徽巢湖人,现就读于安庆师范学院人文与社会学院。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平林 2016-1-13 20:17
拿玻璃的人拿的是透明
就像      你喝的水没有沉淀
眼睛没蒙上一层雾
一张口他就接着叙述
很有意思的想象
回复 海上鸥 2016-2-2 11:40
后生可畏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0-2-25 21:11 , Processed in 0.025500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