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泼猴

已有 6624 次阅读2015-10-31 15:52 |系统分类:小说| 河南梆子, 软骨头, 少妇, 山东, 餐馆

本帖最后由 诗人马帮 15-10-31 14:51 编辑

泼猴第一次和我见面时,我并未看出他像只泼猴。
那天晚上,席间一共坐了四个人。除了我这个开餐馆的,其他三个都是文学圈的人。
说实在的,我并不喜欢和文学圈的人打交道,我不喜欢他们那股酸溜溜却还一副自命不凡的样子,更反感他们中有些人表面清高,内心却一副软骨头的犬儒样。
酒过三巡,泼猴来了兴致,嘴里又是《山东大鼓》又是《河南梆子》地乱唱。这还不过瘾,还摇头晃脑地要吟诗作赋。见其他两个文人一口一个诗人辞赋高手地吹捧,泼猴拍打着双手,很是享受。说话间,那两颗提前脱落的牙齿也显得格外扎眼,但他仍在兴头上。
钱算什么东西,别看我哥几个常到这些小饭馆喝酒,我随便写首诗或辞赋什么的,哪个老板不给个好几万?我还懒得理他们!见我未附和表演拍手,泼猴心中不悦。正在此时,席间来一少妇,泼猴一见,精神立刻大振,又是挪凳子又是倒酒,口中自然要少不了对少妇的恭维奉承之词。
几瓶白酒喝光之后,泼猴提议为少妇作诗并让我再加一菜。泼猴作诗完毕我已落座,在众人奉承和掌声中,泼猴以戏谑口气让我也说说对他所作之诗的感受。
好是好,就是好像在哪儿见过。我说。
真实胡扯,你在哪儿见过?”“泼猴对我的回答十分不悦。
“‘
头上倭堕髻,耳中明月珠这不是《陌上桑》中的句子吗,我女儿课本上就有的!我是个喜欢较真的人,见泼猴动怒,心中不爽,嘴上也就不客气了。
泼猴脸上泛红,正欲发作,外面响起了汽车喇叭声。在汽车喇叭的催促下,少妇起身欲走,但泼猴却拉着她的手,硬缠着还要作诗、喝酒。少妇一急,挣脱而去。泼猴追至门口,脚下一滑,摔了个狗吃屎
半天才爬起来的泼猴,看着少妇随车绝尘而去,边擦脸上的灰尘,边气急败坏地要砸我店里的桌子,好在两个同伴生拉硬拽地把他弄走了。期间,有个同伴还要回头向我道歉。我哈哈一笑,挥手示意他们快走。
自此,泼猴在我心中印象越来越深了。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22-12-2 01:19 , Processed in 0.026945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