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gglie的个人空间 https://www.poemlife.com/?45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方法》第五期编后语

已有 24 次阅读2019-6-18 08:25 |系统分类:诗歌| 方法, 第五期, 编后语

《方法》第五期编后语

 

编完了第五期,已经是年底的最后一天了。我的1997年就这样过去了。

1997年是人类历史上有着重要影响的一年。对中国而言,香港回归祖国,江泽民访问美国,中共十五大召开,都是意义重大的事情。对世界而言,克隆技术、东南亚金融风波、“旅游者”访问火星等等,都是影响深远的历史篇章。我们正处在一个深刻变化的时代,已经展望到新世纪的曙光,知识经济正在快步来临,科学技术越来越快转变为社会生产力。人类文明前进的步伐越来越快,地球变得越来越小,科学家的眼睛越来越盯在别的星球上。21世纪我们将可能实现星际移民。

在罗城这个偏僻的角落里,我有如坐井观天。我只有默默无闻地教书,远远看着别人轰轰烈烈地做事,仿佛自己远离了世界,被上帝搁置于一旁。然而我实在不愿做隐士,然而我无法一下改变我的处境。我只好边教我的书,边编印我的旧作,聊以自慰,纪念也好,忘却也好,总之我把它们编印出来,就完成了我的心愿。这好比鸟儿脱掉身上的羽毛,是为了长出新的。我说过我要写出我心目中的作品,可是它又在哪里呢?直到今天它都无法写出来,这便使我有了害怕和恐慌,也有了后悔和惭愧。写作并非我当初想象的那么容易,——生活已经逼使我承认,不得不承认,写作并非我想象的那么容易,生活比写作更令人心烦意乱,我无法可想!

 在我根本无法也谈不上改造客观世界之时,我只能改造我的主观世界——改造我的认识能力,改造我的思想,改造我的表达能力,改造我自己同客观世界的“天人合一”的关系,努力使自己变得日益成熟和富有经验起来。改造自己的认识,改造自己的思想;加深自己的认识,形成自己的思想,这是我多年来一直思考和实践的人生主题。我知道自己事情经历得少,亲身去做的更少,面又狭窄,效果几乎微乎其微。然而我一直在做,努力地做,正如屈子所说“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我在《方法》创刊号上曾经说过,要寻找新的方法,做新的事业,其实我又做出了什么了呢?——其实什么也没有!穷人只能永远与困难作斗争!我只能做我自己热爱的工作,努力使自己不沉沦于生活的海底,不被生活的庸俗所淹没,不被恶劣和平庸所同化,保持一个本真的自我,一个本真的心灵,一个高贵的心灵,不被尘俗所污,坚持自己的独立人格和良知,不为世俗所污垢,这就足够了。

我的诗不是商品,不是金钱,它是我的精神的写照,它是我的灵魂的体现,它是我的世界观。它反映了我生命中艰难的历程,并在这个历程中关心底层的生命和他们的命运,以及这些生命的精神和价值。尽管这些生命为世俗所蔽,不为人知,但我要把他们的生命挖掘出来,呈现在世界的面前,让他们的精神放射出他们本质的光芒,让他们的意义呈现出来。这就是我的诗歌所努力的目标。

我一直想要探索一条诗歌为人民服务的道路,诗歌要从底层开始寻找读者,要从老百姓中寻找读者,要为老百姓着想,要为老百姓服务,但它又必须是诗,而不是别的宣传品!这是非常难以做到的。许多诗人不是他不想代人们立言,而是他代不到,他做不到!于是他便虚晃一枪,虚张声势:“我们不要代言!”企图消解代言的使命,其实他哪里能消解得了?!他所说的“不要代言”,其实这也无非反映了他那一类人的声音,那一类人的心理而已,无非是他企图以之来掩盖他自身虚弱的实质而已。

 我还是愿做一个老百姓的代言人,但是我的能力非常有限,实在也做不出什么来;既然如此——有人说,那你干脆放弃算了,还充什么英雄!是的,我并不自充英雄,我只是要做一个匹夫有责、疾恶如仇的有血性的人,一个真正的人!我也并不讳言我对英雄的追求,如果说我能够做到英雄,我也决不放弃!

为了办《方法》,我几乎花尽了心血,倾囊而出。为了这个刊物我一直苦苦支撑着,殚精竭虑,我一直盼望有同道者参加进来,然而没有。当初创办时原设想出了一两期后就会有朋友们参加进来,就会有响应者,然而一直没有,直到今天也还没有,我就自己一个人默默地支撑!这使我想到了诗歌的困境和艰难,我无话可说!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悲哀,而是一个时代的悲哀。既然没有人参加,我又不愿意放弃,那么就自己撑住吧,那么就咬牙坚持!挺住就是一切!至于能挺多久,我也不知道!

 在这个冬天里,我的生活非常简单。白菜每次买的都是十斤,够吃一个星期,每餐都是一碟白菜。我苦倒不打紧,却连累了我的弟弟,他跟随我这个大哥来在这里读书,也不得不跟着我吃苦,过着紧巴巴的日子。我十分不忍于心,却又无计可施,只好眼睁睁地看着,装作视而不见。倒是邻居吴开华老师看不下去了,就经常提醒我说:“你这个大哥要注意你弟弟的营养啊,他正在长身体!你们兄弟俩早也吃白菜,晚也吃白菜,怎么不买一点肉来吃呢?”我苦笑了:“我们一星期吃一次的!”其实连这一点我也没办法完全做到。

 ——最大的困难就是没有钱!为了编这一份报纸,我已经一而再,再而三地借债了。先是借学校的,后是借私人的,发了工资再还部分。我曾经想请有钱人赞助一下,然而又到哪里去找这样的好人家呢?世上哪里又有这样的好人呢?况且在这样一个地方,谁会赞助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伙子的文学事业呢?我也不敢丢文学的脸,也不想让自己蒙丑。既然是自己的事,那就自己办吧!所有的苦都是你自找的,那你就得自己咽下去!所有的艰难都是你自找的,那你就顶住吧!

对于这份报纸,只要能够办下去,我就一定办下去!没有钱,从工资里出,从口中节省出来;或者借,以后再还!

1997年过去了,1998年来临了,而我没有了一分钱,在我心中已经没有过年的意义了。

去吧,我的《方法》,去寻找爱你的人们!我已经不爱你了!

 

             19971231日深夜11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19-12-9 21:48 , Processed in 0.026591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