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诗生活网 返回首页

gglie的个人空间 https://www.poemlife.com/?45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长诗《一个世纪的纪事》节选(2—3章)

已有 8 次阅读2019-6-17 09:28 |系统分类:诗歌| 长诗

长诗《一个世纪的纪事》节选

第二章  历史的空旷

谁践踏在地中海沿岸和尼罗河流域
谁在贩卖人类的血肉?
谁在冷战?谁在冠冕堂皇扬威耀武?
谁在阴谋策划下一场战争?
 
谁?谁在兜售人权和民主?
谁?谁在兜售罪恶和惨剧?
那些冠冕堂皇的借口,
掩盖不了美国一统天下,唯我独尊的梦想
 
我靠在黑夜的窗口面向黑暗的世界眺望
我望不到黑夜的尽头
我看见死亡在不断地挖掘人类的坟墓
那些无形的幽灵正在忙忙碌碌
它们说:“好!又有人死了!又有人加入我们的队伍!”
 
我看见罪恶的欺骗和霸权的战争
就在世界的那一边发生
子弹和导弹似乎掠过我的身边
令我头皮发麻,而爆炸声震耳欲聋
 
那些悲惨的呼喊没人听见
那些惨淡的脸孔无人看见
那些背井离乡的人们拥挤在逃难的路上
他们汇成了一个又一个的难民潮
 
我仿佛看见了我的祖先们,他们也拥挤在
国破家亡的逃难之路上,从北到南
拥挤来到了桂林,又拥挤去到了重庆
我眼里浮现一座城市空难后的惨象:千疮百痍
 
破败的街道,灰褐色的墙沿
那些房子断垣残壁
一场空袭刚刚过去
大胆的人们钻出来清理
他们咒骂着飞机和炸弹
也咒骂着自己的国家
 
而时空轮回,现在的一幕发生在另一国度
他们是另一个国度的人们,似乎与我们无关
当我们平安地睡眠
他们却在世界的另一边遭受灾难
我们关注着他们,除了声援
我们也无能为力。当我在黑夜里注视他们
他们却在防空洞里躲避敌人的炸弹
 
再也没人有兴趣去教堂里祈祷上帝
再也没有步履匆匆赶去上班
再也没有了孩子们的朗朗书声
战争,让一切都失去了平静
 
他们梦想回到平和安静的家园
天空中没有了那些飞来飞去的蝗虫
吞噬他们的粮食和房屋,让他们安静地生活
——这个时候他们才体会出和平的可贵和好处
 
我的头顶上,是中国的领空。
他们的头上,是他们的领空。
我们身在不同的地域,确实是有许多不同……
正如今夜我能够坐在桌子边写作
而他们却在提心吊胆躲避炸弹
 
同在一个地球天空下的我们
有人争吵,有人开枪
有人得寸进尺,有人一塌糊涂
有人发财致富,有人倾家荡产
 
现在他们正在做些什么?那里正是白天吧?
或者他们正在上班,或者正走在大街上,
或者回家吃饭,或者与情人幽会在咖啡馆里
或者跳舞,或者防空?
 
我靠在黑夜的窗口
看见那天空中的流星
火焰在空中一闪而逝
仿佛一枚导弹剖开了死亡的轨迹
 
仿佛只有那上帝黑暗的眼睛不露声色
他曾经说过:要有光,就有光
可是今天他却不能驱除他身上的黑暗
那无边的黑暗笼罩在这大地之上,这天空之下
 
我看见我靠在黑夜的窗口
注视着这夜色笼罩的大地
这夜色仿佛将人间的一切美好和罪恶都混在一起
让我们无法选择也无法穿透它黑暗的内部
 
是的,当我们在这深夜里透视世界
世界总会不知不觉中发生了一些事情
你可曾看见了什么?是哪一个政党一夜倒台
东欧剧变,苏联解体,还是南斯拉夫内战
还是非洲饥饿的黑人们等待着联合国的食品救援
 
你们那边是白天吗?我们这边正是午夜。
有没有一个电话可打过去,问问他们的情况?
或许你们也不欢迎我们的善意和打听
中国,在他们看来,本身过于遥远和软弱
 
画地为牢的我们过着不同的日子,不同的生活
仿佛气泡一样盛开在这片日渐被污染的蓝天之下
我们共同呼吸着被污染的空气,喝着被污染的水
走在被污染的城乡环境之中,没有谁能够避免
 
那么灾难——你们承受的灾难
有一天我们也要承受,包括战争。
只不过你我有所分别,可迟早一个样。
我们的气候和水源又遭受了一场大规模的污染
海湾战争破坏了多少生态平衡
蓝天白云,清澈的江水有一天恐怕也成为孩子们的幻想
 
人们呵,被欲望和野心折腾的神经
突突突地跳动,变得反复无常
一个首脑企图发动一场战争,
一个老板正在澳门豪赌一场
一个北京市长贪赃下狱
一个黑社会的头目潜逃深圳
一个农民被打了许多白条,欲哭无泪
有人自杀,有人逃跑
有人山穷水尽,有人无恶不作
 
上帝啊,世界就是这么复杂。
形形色色的人们活在这个世上。
形形式式的花样盛开在他们的手中。
不同的心态驱使人们奔忙在不同的道路上。
西半球和东半球的人们,活着总有相同的地方。
 
——罪恶总有罪恶的借口。
——疯狂总有疯狂的理由。
——战争总有战争的代价。
问题是这代价由谁来承受?
可能不仅仅是那些失败者;
总有一天战胜者也要自讨苦吃。
 
你看见过这样的例子了吗?
那历史上无数次例证——可人们总是以为
自己能够避免犯同样的错误。
他们总想着一统天下的荣耀。
作为一个战胜者永远比一个战败者光荣,
他们的梦想从来都是好的。
他们从没有吸取前人足够的教训。
 
你看看吧,这个世界上
已经有人马失前蹄。已经有人一夜输光了资本。
已经有一个超级大国,转眼间土崩瓦解。
政权就像孩子们手中的玩具,从这个的手中转移到了那个手中
可是转来转去,现实的人们却遭了殃
他们需要过生活,照样需要吃喝玩乐
可是连最基本的条件都没了,都得不到了。
那些上台的当权者,你不知道他们在背后玩什么花招。
 
那些决定着一个国家命运的首脑,此刻是否睡得着觉?
是否像我一样在思考国家和世界的命运大事?
那些风云变幻的国际局势令他们大伤脑筋
而有许多是他们自找麻烦,或者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我看见有人喘息,有人苦闷。
有人想卖掉祖先的房地产。
有人想当掉自己的裤子。
有人从东方跑到了西方。
又有人千里迢迢,从纽约跑到深圳来投资。
有人从农村跑到城市
一宗宗生意。一场场谈判。
大会,小会。握手。酒宴。
致辞。开会。腐败。
较量,妥协,争吵
永远有人输,永远有人赢。
谁也不知道下一代的命运如何。
 
世界,永远不会按照我的意志行驶。
今夜的灯光只为我而亮
是否世界的那一边也有一个未眠人
与我在遥遥相对,在痴痴思想?
 
我不知道我能做些什么?
面对世界,倍感个人的渺小——
世界太大了,而我太小
没有人愿意听我良言相劝:
和平共处罢,否则大家将一起毁灭!
 
这时候黑夜静极了,仿佛没有一点声音
虚无正从天空上笼罩下来
这是一张巨大的天网,疏而不漏
罩在人类的头顶之上……
 
和平共处罢,否则大家没有谁能够避免共同毁灭!


  1993年片断草稿,1997年4月整理完成。


第三章  跟大地母亲对话

大地呵,万物的母亲
我敬爱的母亲,白发苍苍
今夜坐在我的书房,诗歌与呐喊
 
母亲!村庄的母亲,平原的母亲,河流的母亲
一齐来到我的书房
白发苍苍,我的母亲
 
在儿子的书房,你们请坐下来吧!
让我们坐在世纪末的春天上面吧!
让我们坐在人类的诗歌中间
我白发苍苍的母亲,请坐吧!
 
这一刻是什么声音?
从尘世传来
仿佛一株灯光
照亮了书房
 
母亲,请听我说
人类开始的时候
就互相残杀
还说是上帝的惩罚
 
母亲,你听我说
我和我的敌人共居一室
除非有一个人死了
否则较量就不会停下来
 
母亲,你们都听我说
我和我的敌人共居一室
除非有一个人死了
否则上帝也不会让我们停下来
 
母亲,总有一些人丧心病狂
总有一些人看不得别人的好
总有一些人欲望太强,贪心不足
总有一些人唯我独尊
 
就这样,为了自己的利益
总有一些人找到了战争的借口,打仗的理由
就这样,战争在我们这个地球上层出不穷
从古到今,人类为了争夺资源,争战不已
 
如果我有一个巨大的历史记忆屏幕
就让我打开那些过去发生过大大小小的战争
让我们看看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那些悲惨故事
 
母亲,你还记得吧?
他们从十五世纪开始捕猎和贩卖黑奴
从非洲贩卖到美洲去作奴隶
不满三岁的孩童被摔得脑浆迸裂
海盗的船只满载了黑人的白骨
 
母亲,你还记得吧?
贩卖黑人的强盗是谁?
后来又是谁?
后来不仅仅贩奴,还打起殖民争夺战
矛盾就这样越积越深
后来,一场规模空前的世界大战爆发
战火弥漫了欧洲一半的土地
先后卷入了三十多个国家
 
战争刚刚结束,可是好景不长
狂热的小胡子希特勒和号称太阳的岛国小日本
外加一个墨索里尼:三个战争疯子
把地球搅得一塌糊涂。
爱好和平和正义的人们,在生死存亡的关头
抛弃了意识形态的对抗,团结成为世界反法西斯联盟
浴血奋战,付出了巨大的牺牲,方才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可是战争乌云并未消散。冷战的铁幕又重重布下
两个拳击手:北约和华约
社会主义阵营和资本主义阵营,在世界舞台上对擂
你攻我守,无形之招频出
双方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朝鲜热战,越南战争,美苏争霸
第三世界兴起,不结盟运动
欧共体壮大,日本经济起飞。美国霸主地位受到挑战。
中国文化大革命,自己人搞自己的鬼。
西方和平演变战略。1988年世界处于巨变的前夜。
1989年东欧剧变,1991年苏联解体。
世界局势动荡不安,风云变幻
血雨腥风又一次降临到世界人们的面前
 
我就这样面对着一座座废墟
人类一再创造的“奇迹”
我的血迹和呼吸凝滞在悲惨的大地
那里的人们遭受空袭,血流遍地
 
我看见那里一条病狗,一双眼睛瞪着这个世界
耳目失灵,怯生生地拐进一条街道
慌慌张张,夹着尾巴,仿佛倍受惊吓
就这样面对着一座战火笼罩下的废墟
 
母亲,让我们再看看一个细节吧——
波黑。一位八岁的男孩在啃着一块干面包
男孩的父亲愁眉不展,脸色苍白,他在为明天而发愁呢。
男孩的母亲忙着照料一个更小的女孩,她的奶水早已没有了。
男孩的哥哥正在和一个年纪相仿的男孩争吵
他们俩个人在争夺一块面包
扯来抢去,仿佛非要干上一架不可
 
一个波黑的士兵走过来,喝道:“你们争什么?”
卡尔和彼得停止了争夺,转头看着士兵。
卡尔开口回答:“他抢我的面包……”
彼得脸色涨红:“我已经整整两天没吃一点东西了,
他老把那一块面包在我眼前晃来晃去……”
士兵大为生气:“为了一块面包你们就打起来?
如果没有人制止,你们非要打到你死我活不可!”
卡尔和彼得还在继续指责,谩骂
还要动手动脚,大有一触即发之势
 
士兵大声宣布:“住手!你们都给我滚回去!
滚回你们的帐篷去!
你们两个兔崽子,再争我就收拾你们!”
孩子的父亲脸色苍白地站起来,打断士兵的话:
“我不得不站起来说话——
我们的家园战火纷飞,我们四处逃难,
要吃没吃,要穿没穿,这日子怎么过下去?……
彼得,你说你两天没吃东西了,可你知道吗?
我已经三天没吃一点东西了,那块面包是我留给我的孩子的
——你这混蛋,居然也想把它夺去!”
 
母亲,你看见了吧?
他们就在世界的另一边缺吃少穿
忍受着悲惨的生活,背井离乡
逃难在艰难悲惨的道路上
为的是躲避战争和死亡。
 
通过他们,我们仿佛又看见了数十年前
发生在我们国土上的那一幕
那时日本鬼子打进了我们的家园
我们的同胞不也是如此逃难吗?
那时神州战火到处纷飞,山河破碎
敌人的铁碲践踏着我们的家园
逃难的人们潮水一般涌向大后方
 
在今天这个世界上,这一幕又仿佛在重演
只不过是换了一个地方,发生在巴尔干半岛
或者发生在别的地方
在这个和平旗帜得到高举的时代
天下仍不太平,世界仍然动荡不安
局部战争仍然不断爆发,战火仍然吞噬着人们
那过去的那一幕幕,仍在今天的日光下上演
——战争仍然层出不穷,可又有谁能够制止他们?
那个号称举世无敌的美国,正是它到处惹事生非
正是它到处横行霸道,正是它到处恃强凌弱
——如果没有它,这个世界就会安宁得多!
 
今天的非洲,流行疾病和贫穷
那里的孩子赤身裸体,干瘪如柴
睁着一双饥饿的眼睛,嗷嗷待哺,
让全世界那些富人们的目光,避开,避开
他们的目光不敢在这里停留
仿佛遇上针尖般的刺痛
 
母亲,我不知道世界为何如此多灾多难?
我不知道生命为何如此悲欢离合?
在这个世界上,灾难的事情总是不断发生
这似乎已成为一个定律:
即使你再希望美好,灾难仍然不能幸免!
没有灾难就不成其为生活和命运!
 
难道我们不能减少一些灾难吗?
难道我们不能和平共处吗?
难道我们不能携手共同克服一些世界性的难题吗?
难道我们不能共同守护一个地球吗?
 
当有一天,那些病魔遍地肆虐横行的时候
当野生动物灭绝的时候,当紫外线从天大降的时候
当臭氧洞在我们人类头顶上畅开的时候
我们就知道人类种下的恶果到了无力挽救的时候了
 
母亲,我仿佛听见了死亡的声音
“女士们先生们,欢迎你们前来参加我们盛大的宴会
你们的到来,哈哈,给人类减少了生存的危机
请你们不要为你们的死而感到难过……
你们的死是给后来的人们增添了一线生机!
现在你们死了,岂不比活在悲惨世上的人们要幸福一些?!”
 
在死亡盛大的宴会上,地球一片废墟
全世界的废墟在黑夜的笼罩下
一片恐怖阴沉
活像一座人间地狱
 
一个垂死者发出了临终前的呼声:
“可怜可怜我吧,给点儿水喝!
……我的祖父和父亲,半个世纪以前
被炸死在这里,现在我也被炸死在这里
我们一家人都死在炸弹的下面
难道就是这个世界给我们的报应?!……”
 
母亲,我不忍再听这些声音
让我关闭这些时间
让我回到诗歌的中间
让我在天空的低层举起诗歌的利剑
我将发出正义、响亮的声音
我将解放步履蹒跚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诗歌
将它的脚镣和手铐劈开
重新发出庄严和自由的声音
 
我抚摸着黑夜的悲剧和人类的经卷
庄严发誓——
“母亲,请放心你的儿子吧,
他将用他手中的这支笔作为战斗的武器
向着这个世界的罪恶、愚昧和黑暗作战!
绝不向那些邪恶和暴力屈服!
而要向蓝天、鲜花、和平致敬!”
 
母亲春风一样的手指抚摸过我的额头
她对我又慈祥又慈爱地说:
“孩子,你辛苦了!你要注意你的身体!”
“母亲,我能扛得住!请你放心!”
 
我送走了母亲
回到屋里,重新坐了下来
我决心完成我的誓言
在我有限的一生中
我要以生命的诗歌维护人类的自由和尊严
 
让我们欢乐地和平共处于这片蓝天之下吧!
让我们的子孙后代欢乐地在五湖四海之间跳舞吧!

1994年、1995片断,1997年整理完成。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Archiver|诗生活网 ( 粤ICP备18148997号 )

GMT+8, 2019-7-24 00:05 , Processed in 1.027467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On,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